第 3 章 医院(1 / 1)

推荐阅读:

第3章

由于营救任务紧迫,两位高中生DK决定乘坐飞行咒灵前往任务地点。

咒灵的速度很快。

狂风呼啸而过,在夏油杰肩膀上的触手团子毫无征兆,被吹成了一张薄纸,只能无力地哗啦啦的乱颤。

触手小团子:“......”

它只好虚弱地呼唤,试图唤起小眼睛的良心:“叽咕叽咕——”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夏油杰下意识地一僵。

——触手小团子太弱了,被他潜意识地当成了随身挂件,忘在脑后。

反应过来后,黑发咒术师偏头觑视,便被它可怜巴巴的样子给逗笑了。

他想: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吹得乱七八糟的触手怪呢。

于是,夏油杰带着几分宠溺,伸出手,将软乎乎的团子扔进到背后卫衣的帽子里。

虫巢之母:要命,终于得救了。

小团子被冷风吹僵了,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活力。

用透明中带着一点粉色的稚嫩触手勾住棉质帽子的边边,它探出头,向下空望去。

“叽咕!”它吓了一跳,小小地尖叫了一下。

一切都是陌生的——

乱七八糟的气味,嘈杂混乱的声音,川流不息的两脚兽。更让它恐惧的,是刺激神经的光污染、电信号混乱而游走不定……

突如其来的现代文敏刺激到了从未踏足过人类社会的触手小团子,不可避免地让它感觉到了一瞬间的恐惧和焦虑。

小团子变得僵硬起来。

它情不自禁靠在了小眼睛的背上,隔着薄薄的布料,企图获取力量。

黑发两脚兽身上的味道淡淡的。

小团子不知道人类语言中“温柔”这个词汇,无法做出准确的形容,但这样温暖又平静的味道的确安抚了它,

它没有那么紧张了。

虫巢之母又开始胡思乱想:他怎么会散发这样温和的气味呢?

难道……他其实和自己一样,是善良的生物吗?

——它可是会捞出溺水的小鱼,帮助它们呼吸新鲜空气好触手怪呢!

虫巢之母:好怪。

它被自己的猜测震惊到了。

等小团子收回发散的思路,几人已经到达了任务地点。

它遥遥望去,作为生命堡垒的大楼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各种珍贵的医疗器械残骸散落一地。

被泯灭的建筑、寂静无声的气氛,让触手小团子害怕地……

不。

因为虫巢之母根本没见过正常状态的医院是什么样子,所以它自动认为:

倒塌的大楼,散落的石块……都只是一种特殊的造型。

就和小眼睛的房间是方方正正的一样,没什么区别。

它:嘿,还挺乱,有种回家的熟悉感欸~

#捡垃圾的基因动了#

真正让虫巢之母警惕的,是那只藏匿在

深处的怪物。

下方幽深的阴影里,有一只怪物正用充满恶意的目光窥伺着天空中的来者。

五条悟眯起眼睛扫视一圈,作出了判断:

“是一只二级咒灵,正在三楼四处破坏和找人。不过还好,幸存者们都躲到了地下室。”

他补充道:“看来我们赶到得还算及时嘛!”

夏油杰点了点头,随后拿出了手机,对着已经倒塌了一半的大楼就是一顿狂拍。

他边拍边解释:“先留下证据,这样就可以和夜蛾证明,大楼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是半塌状态了。”

这样谨慎都是因为之前任务。

五条悟化身人形炮台,“一不小心”便轰炸了半所圣夜学院。

那一天,小学生们失去了课堂,守护者们(五条:什么者?)失去了他们的皇家花园……

甚至上了社会新闻板块的头条。

整整三天,电视台都在呼吁群众要注意“瓦斯爆炸”的安全问题。

#所以,小学里发生瓦斯爆炸真的合理吗?#

夏油杰同样惨遭连坐,写了一万字检讨,才平息夜蛾老师的怒火。

……唯一还能让他露出笑容的,只有五条悟被罚了两万字,握着笔,折磨得抓耳挠腮的样子了。

“轰隆——”

突然,危危可及的建筑里传来出石头敲击地面的巨大声响。

——摧毁了半个医院的罪魁祸首踏出阴影。

它形如巨怪。

身躯如山峦一般巍峨,褐色的皮肤粗粝如同岩石,庞大的身躯让它每走一步都带来了大地的震颤。

“哇——”

触手小团子发出了没见过世面的小小赞叹。

这样庞大的身形,一口吞掉一百个自己都不成问题!

它怎么没想到,还可以构建出这么大的身躯,来增强杀伤力呢?

学到了新的知识,虫巢之母开拓了眼界,整个小团子又满足又兴奋。

触手在肉乎乎的肚子上来回摩擦,它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平缓内心的激动。

“吼——”

巨怪感受到了威胁,锁定了几人,发出了地动山摇的嘶吼。

好可怕。

还沉浸在兴奋中的小团子被吓了一跳。

它瑟瑟发抖,下意识地想要藏回帽子里,却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提溜出来。

“怎么了?”

夏油杰对情绪很敏感,即使它不是人类,只是一只三级的触手怪。

但他的温柔转瞬即逝。

——对他来说,触手小团子现在只是长得可爱的工具咒灵,肆意破坏秩序的巨怪才是优先级。

他的视线甚至从来没有从巨怪身上移开。

只是用大拇指在触手上或轻或重地揉捏,敷衍地安慰了一下,便随意地随后放回肩膀。

“我来解决吧。”他对五条悟说,“正好最近缺一只力量系的咒灵。”

要是五条悟出手,这只巨怪恐怕都留不下一个全尸。

五条悟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转身去搜寻其他幸存者。

......

巨怪拖着沉重的脚步,气势汹汹奔向夏油杰,点状的小眼睛中射出深深的恶意。

一边靠近,它一边握紧了拳头。

没人会怀疑,那铁拳可以轻易击穿最厚的钢板,就像是撕碎一张薄纸那么简单。

似乎还觉得不够,它脚步一停,捡起了一块巨石。

“要向我扔石头吗?”夏油杰眯起眼睛,“那我以牙还牙,可不许说我过分哦。”

他弯腰捡起不大的石块,用手掂量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似的笑容。

小眼睛要干什么?

虫巢之母不能理解他的做法。

在它的眼里:体格庞大的生物更有压迫感,实力更强。

小眼睛小小一只,根本没有胜算。

可下一秒,黑发DK随意地扔出了那枚石块——

石头以惊人的速度飞行,空气中传来了呼啸声,直奔怪物而去。

在剧烈的冲击下,巨怪发出了惊恐的哀嚎,下一秒,便摇摇欲扑倒在地上,掀起一阵尘埃。

虫巢之母:哇哦!

这可......真是太反转了!

意识到己方更强之后,瑟瑟发抖触手们顿时耀武扬威起来。

团子模样的它蹲在夏油杰的肩膀,小肚子骄傲地挺着,一副指点江山的骄傲感。

“吭哧吭哧—”

巨怪狼狈地趴在地上,缓了好半天,才迷瞪瞪地甩了甩脑袋,似乎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它挣扎地想要爬起来。

但每一次要成功时,夏油杰都会精准地扔出石块,让它再摔一个狗吃屎。

触手小团子:我负责递石头,嘿嘿。

眼看着小眼睛大杀四方,虫巢之母一边用触手搜罗附近的石块,本身就弑杀的心也跟着躁动起来。

它水汪汪的眼中看向悠闲地扔石头的夏油杰,充满了羡慕。

——它也想亲身加入这场战斗。

这样,战斗结束,猎物就能分它一点吧......

巨怪的体型这么大,它只要一小口就能吃饱了哦。

可虫巢之母将稚嫩的触手举到眼前,却委屈地发现,自己没有能干掉巨怪的能力。

——毕竟,从第一次睁开眼睛到现在,它只进化了一个月的时间。

它还小,以后就会变得更厉害的!

小团子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流血的巨怪真的好香啊!

刚刚才吃掉的蝴蝶咒灵似乎只是在胃里走了个过场,虫巢之母再次变得饥肠辘辘。

它无限渴望能量。

小团子开始动脑筋琢磨:好饿啊,到底怎么才能吃到呢?

视线流转,最后落在了被触手卷起的石块上。

小团子眼睛一亮,拿起石头和自己比了比大小:似乎差不多?

有办法了!

……

扔石头真挺好玩的。

夏油杰看着狼狈挣扎的咒灵,差点笑出声:毕竟哪个男孩会不喜欢扔石头呢?

......更何况,他不需要弯腰捡石块,触手们就会主动递上。

无论是时间,还是节奏,都把握地刚刚好。

他甚至没有下达捡石头的命令,都是触手小团子主动的!

夏油杰忍不住感叹:怎么会有咒灵长得这么可爱,还怎么乖啊!

巨怪被连续的攻击砸得晕晕乎乎。

它当然知道,是远处的咒术师在不断用石块砸自己。

可它的优势是力量大。

如果不从地面上爬起来,它就不能冲到该死的咒术师面前,一拳砸烂他的脑袋。

所以,它只能又一次坚强地撑起身体——

夏油杰弯起眉眼,向身后伸出手,去摸本应准备好的石块。

却出乎意料,这一次,他摸了个空。

他心中一跳,刚想回头查看情况,便感觉到,一个球形的东西被匆匆忙忙塞进了宽大的掌中。

夏油杰:好奇怪的手感?

可是,接石头,然后扔出去,这一套流程已经成了肌肉记忆。

夏油杰下意识地蓄力,不受控制地一扔——

杰:等等,那是什么东西?!!

虫巢之母:芜湖,起飞喽。

风在耳旁呼啸而过。

眼睛被风刮出了薄薄的泪水,它坚定地眯起眸子,眼中只有正前方体型巨大的对手。

它的行为,就像是以卵击石。

它的躯体没有石头硬,要怎么才能发挥出更强的攻击力?

它想要一击必中,杀掉巨怪。

对了!

吃掉了蝴蝶后,它学会了构建翅膀,还有腐蚀性的金粉!

一刻也没犹豫,小团子憋气,使劲用力。

金灿灿的鳞粉率先覆盖全身。

细胞听从至高意识的命令进行分裂,新鲜的血肉开始生长,交织成一对稚嫩的小翅膀缀在身后。

下一刻,翅膀轻轻地煽动。

加速!

干他x的!

“轰隆轰隆——咚——”

一不小心,承重墙被撞碎了。

只剩下残垣断壁的医院大楼骤然倒塌,发出了恐怖的声响,地面也跟着不断颤动。

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一瞬间,灰尘铺天盖地,整个世界颠倒,陷入了一片黑暗。

宛若世界末日。

一片尖叫和混乱当中,刚刚被五条悟解救出来的受害者们惊恐地抱在一起,无措地望向远处。

“爸爸,你看,是希望!”突然,一个小女孩惊呼起来。

众人惶恐不安望去,只见——

金色的流星以惊人的气势划破黑夜,撞倒了那只恐怖的巨怪,就像是……拯救他们的神迹!!!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