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能力(1 / 1)

推荐阅读:

第2章

东京咒术高专男生宿舍,换回常服的夏油杰正襟危坐。

他完全没有了世俗的欲望,只剩下满脸的淡然。

五条悟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

那双无限接近神的的六眼睥睨着,审视桌面上的触手小团子。

五条悟崴了一勺冰淇淋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问:“……杰,你不觉得它很奇怪吗?”

夏油杰摇头:“没。”

除了有点怪怪的可爱,他没看出来任何问题。

五条悟又一次确认:“真的吗?”

到底什么问题?

夏油杰被勾起了兴趣。

于是,他的笑容多了一分勉强,咬牙切齿道:“下次做任务回来,我会多捎点这个口味的冰淇淋的。”

五条悟笑容灿烂:“哇哦,你是自愿的吗?”

绝对是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夏油杰咬牙切齿,勉强保持风度:“当然。”

“好吧”

五条悟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小团子身上。

六眼能看透一切术式和咒力流向,如同X光一样精准。

此时,五条悟更是收敛了浮夸的笑容,扫描了很多次,却依旧没发现这只触手小团子有什么异常。

再加上,杰似乎也没感觉到哪里不对。

五条悟耸了耸肩,无所谓地想:算了。

只是弱小的一只三级咒灵而已,就算是有问题,能掀起什么浪花?

他和夏油杰可是最强!

他们两个干的可都是拳打特级咒灵,脚踹老橘子的活耶!

如果怀疑一只弱小的如同史莱姆的触手小团子.......

太婆婆妈妈了!

一定会被杰嘲笑的!

于是,五条悟咽下了本要说的话,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没什么,逗你玩呢。”

夏油杰骤然捏紧了拳头:“……”耍我呢。

“死啊!”

转身,夏油杰毫不犹豫地抄起了一旁抱枕,朝着五条悟的头顶狠狠砸去。

“叽咕叽咕?”

【虫巢之母】丝毫没有自己成了话题的中心自觉。

两只两脚兽在打仗。

它小心翼翼地伸出触手,悄悄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

好饿啊。

真奇怪,他们在交流什么呢?

……它能不能学会两脚兽们的内部语言呢?

虫巢之母对一切新知识都会产生征服的欲/望。

但它现在确实没心情学习。

——两脚兽们的咒力太庞大!。

像是两座大山,投下一片沉重的阴影,将它笼罩得密不透风,形成了一所禁锢着自己的监狱。

触手小团子战战兢兢,感到了超大压力。

干脆,它保持一动不动,把自己想象成了没有知觉的桌面摆件。

它在心中止不住的埋怨:刚刚被轻易放过,果然只是错觉!

这两个家伙就是想用恶毒的杀法干掉自己。

——饿死

好残忍……

触手小团子“愁眉苦球”。

它在桌上苦恼地瘫成了一张饼,脑子中却疯狂盘算着逃离的方法。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好倒霉,要死了……

“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让两个把互殴当日常的幼稚高中生咒术师停了下来。

发现是班主任夜蛾的来电后,夏油杰接起电话。

他:“喂,莫西莫西——”

一年级班主任,夜蛾正道打断了夏油杰拖长的声音,焦急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

“杰,来我办公室一趟。”

下一秒,电话被直接挂断——

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五条悟甩了甩一头被弄乱的白发。

因为还欠着夜蛾正道几千字检讨,五条悟拒绝凑热闹。

他说道:“杰,你去吧。”

于是,夏油杰点了点头。

“好。”

至于刚刚争吵的中心,那只三级咒灵触手小团子……

在他们眼中,它的咒力像是米粒一样微小,威胁性恐怕只比撬棍高那么一丁点。

两个自持甚高的咒术师根本没有把它当成威胁,忘在了脑后,忽视地一干二净。

触手小团子独自被遗忘在了寝室。

不过,离开前,夏油杰还是习惯性地随手召唤出一只咒灵,看家护院。

挥手——

一只金色的蝴蝶身姿轻盈,翩翩出现。

它轻颤着翅膀。

华丽的金粉伴随着翅膀的抖动,洋洋洒洒地飘落,像是一场纸醉金迷舞会的落幕。

……

很美,看起来也很眼熟。

这不是自己的梦中情虫吗,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太香了。

小团子的嘴角诚实地流下了泪水。

那一瞬间,虫巢之母以为快要死了,眼前的画面只不过是不符合逻辑的临终幻想。

小团子晕晕乎乎:好幸福

这还是第一次,临死前的幻境不是痛苦挣扎的梦魇,而是真实又温馨的美梦呢......

离开前,夏油杰命令蝴蝶咒灵,说到:“守在这里。”

砰——

门合上了。

两脚兽们离开了。

房间空无一人,静悄悄的。

“叽咕叽咕~”

软趴趴的触手小团子骤然激动起来,“Duang”地一下弹射起立。

虽然它一如既往不理解两脚兽们的语言。

但这次,它似乎“理解”了小眼睛的意思。

饿到不行的虫巢之母一厢情愿地听到,或者说是脑补出的意思大概是:

“请你吃蝴蝶!”

嘶——

这是真的嘛?

不可能吧!小眼睛混蛋会这么好心?

诱人的香味充斥着大脑,它的意识一阵发昏,思维也变得迟缓。

智力加载了好一会儿,才如同挤出的牙膏一样,慢悠悠地被挤了出来:

——不管是不是真的,其实全部都无所谓!

天降横财,已经送到嘴边了,哪有不试试的道理啊!

它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真诚地感谢上天的恩赐。

原来生无可恋,瘫着等死的小团子想通了。

它满血重生。

一个饿虎捕食,像个小炮弹,直直地冲向了蝴蝶咒灵。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厮杀。

触手们很谨慎。

它绕到侧方,小心地抽了一下金灿灿的大翅膀。

蝴蝶咒灵瞬间被惊扰。

下一秒,覆盖在翅膀上的鳞粉“活”了。

蝴蝶咒灵想要飞到高处。

空中是它的领域,可以撒下腐蚀性的金粉,将这只胖乎乎的团子轻松分解。

但在它飞起的一刹那,触手们竟然无畏地抓住了翅膀的边缘!

【虫巢之母】像是个八爪鱼,缠在蝴蝶的身上。

这些粉沫蹭在小团子粉嘟嘟的身体上。皮肉瞬间被腐蚀,发出滋滋声,冒起滚滚黑烟。

“叽咕叽咕——”

它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大眼睛中沁出泪水。

伤口处流出血水与透明的泪交融,慢慢滑下。

小团子发出了小小的哽咽声,却只是咬紧了牙关。

触手甚至扒得更用力了——

无论遭遇怎样的痛苦,它都不会放弃!

为了活下去!

为了能够变强,它可以什么都不顾!

它的努力是有回报的。

咯吱……咯吱……吸溜——

一口下去,鲜嫩的汁水在口中猛地炸开。

搭配着浓稠的咒力,就像是炎炎夏日中的一杯加冰可乐,解渴又降温。

它:啊,复活了,好满足!

空白的大脑终于开始运转,虫巢之母掉线已久的理智回归。

虽然,被咬了一口的蝴蝶咒灵就如同陈年老酒,越发香醇可口。

但这一次,它却迟疑地将食物推远。

因为它突然反应过来:

——小眼睛,好像是一个小气又吝啬混蛋欸。

还记得初次遇见,他伸出手,竟然它团成个球!

之后更将它囚禁到幽深的空间里,不管吃喝……

总之,他心狠手辣,不是善类!

如果小眼睛让知道,自己吃掉了他豢养的怪物……

嘶——

触手小团子有点害怕。

但是蝴蝶已经被干掉了,让它放弃到手的猎物是绝对不可能的。

嗐,好艰难的选择哦~

虫巢之母一边害怕一边又在翅膀上啃了一口,还喳喳嘴,细细品味。

它催促自己:快想个解决方法啊,别光吃了。

对了!

它可以用操控细胞,捏出一只新的蝴蝶,替换被吃掉的。

……只要不留下把柄,不就行了?

*

五条悟的寝室就在隔壁。

趁着这一点空闲时间,他窝在沙发上,掏出了手机,点开了最近迷上的游戏。

“唰唰唰咯吱咯吱——”

突然,沉迷其中的他把墨镜推到鼻梁下,支起了耳朵。

什么声音?

听起来有点像是小仓鼠在啃瓜子的动静。

但是杰没养仓鼠啊,他疑惑地想:声音从哪传来的?

六眼扫视一圈,最后落在了他和杰房间的间隔墙上。

五条悟挑眉,起身把游戏音乐关掉。

轻快的游戏音乐停下,房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当中。

——这就导致,悉悉索索的声响在五感敏锐的他的耳中,更明显了!

五条悟:?

去看看怎么回事!

五条悟从沙发上起身。

接受过大量体术训练的DK先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随着动作,隐约露出了覆盖着一层坚韧肌肉的窄腰。

他的表情漫不经心,冰冷无机制的六眼闪烁着猫抓老鼠时的戏谑和锐利。

脚步轻盈而有力,五条悟来到了夏油杰寝室的门前……

砰!

五条悟猝不及防拉开了门——

寝室内一片宁静祥和。

光线透过窗帘轻轻洒下映照在整洁木质的地板上,勾勒出淡淡的温暖。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新香气,舒适宜人。

角落里的小植物焕发着生机,绿叶婆娑摇曳。

可疑的触手小团子就躲在花盆后。

它怯生生地看向五条悟。

五条悟猝不及防发现:

这只咒灵的眼睛很大,明亮又纯净,像是林间无忧无虑的小鹿。

他顿了一下,然后在心中找补一般,飞快地补充:肯定只是伪装!

只要是咒灵,都长得很丑,他才不会被骗呢!

可此时,五条悟没有注意到:

在房间的角落,夏油杰的另外一只咒灵似乎有点不对劲。

蝴蝶咒灵一副被蹂躏过的模样。

它的节肢细腿抖个不停,正虚弱地趴在桌面上。

翅膀连续轻颤,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像是第一次尝试控制翅膀。

虫巢之母更是紧张得要死。

在那双异样的蓝色眼眸注视下,一股巨大的恐惧在心头炸开,全身泛起了战栗的麻意。

它不敢动弹,想:这个白发的家伙,比小眼睛更可怕!

暴露的话,

会死的!

新生的“蝴蝶”的动作滞涩又迟缓,完全没有夏油杰刚召唤出时灵动,显得有些诡异。

这份滞涩在芽衣眼里,就是:

全是披露,全是破绽!

虫巢之母几乎紧张到眩晕。

好在智慧生物的潜力是无限的,逼一逼更利于爆发。

情急之下,虫巢之母不知道怎么打通了任督二脉。

新的分身——“蝴蝶”停止了颤抖,完全接受它的操控。

那一瞬间,虫巢之母的意识一分为二,思维被切割开,分散到两个躯体中。

对人类来说是很困难的,但却是它刻在基因里的本能——

虫巢之母是意识的集合体。

或者说,它即是种族,构成身体的任何细胞即是它。

所以。

无论是触手小团子,还是刚刚构建出的蝴蝶都并非拥有独立意识的个体,而是相当于它的[器官]。

不过,虫巢之母的脑中跳出了一个更准确的词汇——

【兵种】

它用触手挠了挠肥嘟嘟的小肚子,美滋滋地评价:还怪高级的嘞。

那就用这个了词命来名了!

……

虫巢之母很有自信,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破绽。

但当白毛两脚兽冰冷且无机质的视线落在身上,它还是产生了一种被全然看透的感觉。

“啾啾啾~”

小团子有点扛不住了,率先软软地叫对着五条悟了一声。

虽然它表面乖巧,心中却疯狂跳脚:

该死的白毛,怎么比小眼睛还讨厌嘞!

都说吃人东西嘴短。

用蝴蝶填饱肚子后,小团子突然便觉得:小眼睛没那么可恶了。

甚至有点眉清目秀的。

虽然他不是个好人,可他豢养了不少可食用的怪物啊!

还是挺宜其家室的。

——甚至可称为贤惠。

这么一比,非要针对它的白毛简直狗!憎!人!嫌!

“我回来了。”

恰巧,夏油杰去而复返。

他行色匆匆地赶回来,叫住了即将踏进自己寝室的五条悟。

五条悟转头。

他立马把三级咒灵丢到了脑后,问:“夜蛾有什么事找你?”

夏油杰说:“是紧急任务。”

“窗观察到,圣心医院出现了咒灵,要求我们去解决。”

随手将毫无威胁的触手小团子放在了肩膀上,当成装饰,夏油杰宣布:“我们出发吧!”

芽衣:等等,带着我去干嘛啊!!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