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70章

绿云出现时引来一阵叫好,且随着绿云来到萧彻面前,这叫喊声差点儿冲破了屋顶。

绿云笑着朝他们福了福身,等厅内安静下来后才在萧彻对面坐了下。

萧彻执起茶壶给她斟了杯茶,道:“我现下也只有这些身外之物可以拿的出来了。”

绿云看了一眼大厅里摆满的箱笼,转过头看着他:“我未见过你与他的过去,也不知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我见过他的执念,所以我一直替他不值。”

萧彻垂了垂眼:“我也替他不值。”

“可人的感情向来都是冷暖自知的,旁人无权置喙,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陪他走这一遭。”

萧彻静静看着她。

绿云笑了笑:“他一路走来都很苦,所以,我便想让你给他一点甜。”

萧彻一边听着绿云的话,耳中还有一个机械的声音在重复,那是那个东西在说给沈晏听。

萧彻朝绿云拱了拱手。

那个声音又道:“你觉得甜吗?”

萧彻的视线往二楼看了过去,他听不到沈晏的回答,可他知道,这有什么可甜的?

时至今日,他为他做的怕是还比不上眼前的绿云姑娘。

他甚至连那点子吃味都不好意思了。

“绿云姑娘。”有人终于喊了出来,“瑞王爷是在向你下聘吗?”

萧安也不知何时趴在了二楼的栏杆上朝下看,一脸的怨念,绿云姑娘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被瑞王给瞧上了呢。

萧安回头朝隐在那里的沈晏哼了一声,他怀疑瑞王是沈晏引来的。

绿云笑了笑,并未答话。

“砰”的一声,二楼发出一声响,沈晏回头,便见一个黑衣人执长剑直冲他面门而来。

沈晏下意识后退,萧安已经喊了出来:“小心……”

沈晏侧身避开那一剑,心中生出许多疑惑来,能在烟雨楼刺杀他的人需要躲避绿云的人要躲避杨固安排在暗处跟着的人,还要躲避春山,不可能越过这些人直接就上来了。

而且春山他们呢?

沈晏一边躲一边想,姑娘们难道是真的烦了他,要看着他死?

沈晏招式还是有的,身形也灵活,两个刺客一时间拿他也没办法。

“啊啊啊啊……”元寿挥舞着一个茶壶扑上来,“少爷快跑……”

沈晏拽住不要命的元寿,差点儿摔倒在地。

元寿真是比杀手还杀手呢。

“喂喂喂……”萧安躲在柱子后,“后面,后面,小心,快,快……”

那闪着光的长剑划破了沈晏的衣袖,沈晏一手将元寿甩出去,一连倒退几l步:“阁下是哪路神仙,不妨报上名来。”

那刺客倒是也说:“吾等奉瑞王之命前来取你性命。”

沈晏:“……”瑞王的名头真好用啊。

烟雨楼内因为这一变故

变得嘈杂无比,二楼的客人哭喊着往下跑。

萧安一边随着人流往下跑,一边喊:“瑞王爷,救命呀……”

萧彻端坐在那里冷眼瞧着,绿云缩在侍卫身后瑟瑟发抖。

那刺客闻声,一刀砍了过来,萧安吓得吱哇乱叫:“不是我,你别杀错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安身边的小厮将他护在身后,萧安大喊:“沈晏不能死呀,死了就是你瑞王杀的,这么多双眼睛瞧着呢。”

萧安话音刚落,沈晏便踉跄着后退几l步直接从二楼掉了下去。

“啊……”萧安下意识伸手,却是没能拽住。

完了,他今儿算是玩完了,沈晏死在他面前了……

他今天为什么要出门呢?

有人飞身而来攥住沈晏的胳膊让他平稳落了地。

沈晏看着木夏面无表情的脸,好好好……

萧彻身边的侍卫飞身上楼,两个刺客见状不好,跳楼而跑。

萧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沈晏没死!!!

他以后再见沈晏他就是狗。

沈晏看着自己身上被剑划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一抬眼变对上了萧彻的视线。

烟雨楼似乎在这一瞬彻底静了下来,那些跑了的又慢慢挪了回来。

萧彻瞧着他,淡声道:“真巧呀。”

沈晏看着他,沉默不言。

主要是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萧安用扇子遮着脸一步一步挪过来拽住他的袖子,小声道:“傻子,跑啊……”

沈晏顺着他的力道转身,木夏抱着剑堵住了两人的去路。

萧彻扬声道:“沈公子受了伤,带回府里找大夫给他治治伤。”

“是,王爷。”木夏上前攥住了沈晏的胳膊。

萧安大惊失色,从扇子后露脸:“别,别啊……瑞王,这,这不好吧……”沈晏被瑞王带走还有活路?

萧彻冷冷看向他:“方才本王若不救你们,你们可就死在这里了。世子有没有受伤?不若跟本王一起回府,也让太医来瞧瞧?”

萧安撒腿就跑:“沈晏,我会去跟你爹说让他去救你的,你,你,你自求多福吧……”等你死了,我会给你上两炷香的,你可千万别来找我……

我已经尽力了。

沈晏终于弄明白了萧彻在搞什么,轻咳一声:“瑞王爷,你这样不好。”

“好不好本王说了算。”萧彻转着轮椅往他面前行来。

沈晏后退一步:“可我不想去。”

“我看你是伤糊涂了,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沈晏:“王爷这般怕是有违律法。”

萧彻嗤笑一声:“你当本王怕吗?且,本王救了人,将人带回府里养伤,犯了哪条律法?”

沈晏悄悄瞥了一眼四下,差不多了吧?

“走吧。”萧彻淡淡道。

木夏便推了沈晏一记,沈晏踉跄两步跟在了萧彻身侧。

“云翊

,这是给我的聘礼吗?”沈晏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小声哼哼。

萧彻耳朵尖微红:“不算,太少了,上不了台面。”

一顿后,萧彻又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道:“只是为了哄你回家而已。”

“什么?”沈晏没听清。

系统冷漠无情:“他说,只是为了哄你回家而已。”

沈晏美的要冒泡了,却还得面无表情,一张脸都扭曲了。

系统:“矜持,矜持,绿云姑娘说的你都忘了吗?”

萧彻几l不可见地挑了一下眉。

萧彻转着轮椅,两人自那些挂着大红绸子的箱笼中走过,一起上了马车。

有人喃喃:“不是下聘嘛,咋还把沈晏给带走了呢?”

有人突然拍了一下大腿:“你们当日赌沈晏活几l天?他是活不过今天了吧?”

屋内一寂后一群人一起往赌坊跑去了。

马车上,沈晏笑嘻嘻往萧彻身边凑,被萧彻躲开:“你离我远一些。”

“什么?”沈晏一愣。

萧彻无奈:“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晏皱眉:“那你是哪个意思?”

萧彻捏了捏眉心,他不知道沈晏是如何做到帮他治腿的,是必须肌肤相贴才行还是只要近一些就好。

萧彻又不说话了。

“哎呦,我的王爷呀。”刘公公急死了,又开始了,咋说话这费劲呢?

“公子莫生气,莫生气,生气对……伤身不好。”刘公公忙安抚沈晏,“今儿那些礼物都是送给公子的,公子喜欢吗?”

沈晏一听这个来劲了:“那箱笼里有东西吗?不是空的?”

“怎么可能是空的。”刘公公拍腿,“里面实打实的全都是好物件,全都是给公子的,一件件都是王爷亲手挑出来的。”其实也不用怎么挑,这一遭王府差不多都搬空了。

他们王府这几l年确实有些穷,所以王爷才不好意思说是聘礼,是有些尴尬了。

“真的吗?”沈晏又开心了,“等我得空我去瞧瞧。”

系统:“你是真好哄呀。”

沈晏:“闭嘴。”

 萧彻看着沈晏,是啊,真好哄。

昔年,那个不好哄的沈晏,他时时觉得头疼不已,想着怎么会有人这么能闹腾,揪着一点儿小问题车轱辘话来回闹他。

而现在,眼前这人不闹了,哪怕他刚刚说了那般伤人的话,他也只是皱了皱眉而已。

不是因为沈晏好哄了,而是因为他觉得他没资格再肆无忌惮。

萧彻从一旁拿过一个油纸包伸手过来。

沈晏瞥他一眼:“什么?”

萧彻没言语,只再次伸了伸手。

沈晏接过来,萧彻的手迅速缩了回去。

沈晏忍无可忍狠狠瞪了他一眼。

刘公公心道,该。

有了世子不让你抱有你后悔的。

沈晏打开那

油纸包,里面是一个个的糖山楂,裹着晶莹透亮的糖,上面还洒了芝麻。

萧彻偏头看着窗外,嘴里淡淡道:“路上瞧见了,便买了些。”

“哦。”沈晏拿了一颗塞进嘴里,然后顿了顿。

沈晏又拿了一颗给刘公公,刘公公咬了一口酸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沈晏就笑:“甜吗?”

刘公公龇牙咧嘴的点头:“甜,很甜。”

王爷其实还挺上心的,买山楂都买酸的,有孕可不就喜欢吃酸吃辣嘛。

*

皇宫里,刚刚被召进宫的翁太尉跪在地上:“淑妃虽名义上是老臣的女儿,可老臣一心效忠的都是陛下,淑妃所为老臣确实不知。”

崇明帝静静看了他一会儿,走过来亲手将他扶起来:“朕自是信你的。”

翁太尉站起来,低声道:“但老臣觉得此事不像淑妃娘娘所为。”

“怎么说?”崇明帝给翁太尉赐了座。

翁太尉谢恩后坐下,道:“皇上曾明言不会让淑妃娘娘诞下的皇子做太子,淑妃娘娘已经让皇上厌弃过一次了,怎还敢如此明目张胆再做第二次?况且此事雷声大雨点小,并不缜密,淑妃娘娘怎么就能确保能将两位王爷拉下马,并立她的皇子做太子呢?淑妃娘娘是个聪明人,应不会引火上身。”

崇明帝抬眼:“你觉得会是贤王和庆王其中一个吗?”

翁太尉叹口气:“此事若是贤王和庆王亦或者是淑妃做局,那此局便实在是太蠢,若是另有其人,那此人着实聪明,老臣现下还看不出做局之人到底是蠢笨的那个还是聪慧的那个。但不难看出,两位王爷之前一定也是有想过要利用沈晏的,只是沈晏并未入局罢了,不止沈晏未入局,瑞王殿下也未入局。”

崇明帝点头:“是啊,彻儿还是明事理的。”

“皇上,此事可先私底下秘密调查,但……”翁太尉一顿,看向崇明帝,“这沈晏却是留不得了,现下闹成这个样子,连铊夷族也被提及,他活一日,便总会有人想利用五年前的旧事,到时便不好收场了。”

“朕知道。”崇明帝闭目,沉声道,“可此事……难办呀。”

翁太尉也蹙起了眉,确实难办的很。

“皇上。”暗卫突然进来,跪倒在地,“宫外传来消息,说瑞王殿下当街将沈晏绑回了府中。”

“什么?”崇明帝倏然睁眼,厉声道,“发生了何事?”

“探子说,瑞王爷不知何故突然亲自前往烟雨楼给楼里的绿云姑娘下聘礼。”

“下聘?”崇明帝一愣,“下什么聘?烟雨楼的姑娘?那不是个青楼吗?”

崇明帝深深吸了口气:“……继续说。”

“瑞王爷去下聘,恰巧碰到了沈晏在那里饮茶,又恰巧有人要刺杀沈晏,是被瑞王爷给救了。”

“瑞王救了沈晏?”翁太尉插言。

“是。然后……瑞王爷说沈晏受了伤,要将他带回府中治伤,然后将人给带回了

府中。”

崇明帝靠回去,撑着额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抬头看向翁太尉:“你听明白了?”下聘礼?救沈晏?怎么听怎么八竿子打不着。

翁太尉若有所思:“先不说瑞王爷去给青楼女子下聘这事儿有多荒谬,就说恰巧遇见沈晏,又恰巧救了沈晏,就实在是太巧合了。”

崇明帝叹息:“他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个坎,那日在朝堂上提起旧事,朕便瞧他心里不痛快,无论今日沈晏一事是他故意的,还是确实是巧合,他怕是早就想将人带回府里折磨一番了……朕就怕他一时犯了怒不小心把人给杀了,这事儿便不好办了,不行,朕得让人去传旨将沈晏带出来。”

“陛下,先稍等。”翁太尉眯了眯眼,“此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怎么说?”

翁太尉拢了拢衣袖,站起身来先对崇明帝行了个礼后才缓缓开口:“若沈晏死在瑞王府……”

“朕如何对成国公交代?到时朝野上下必得闹翻了天。”

“那便……”翁太尉躬身,“让瑞王爷出来交代。”

“五年前之事本就是沈晏与瑞王之间的恩怨,若是能了结在他们二人之间,是最合适不过的。”

崇明帝蹙眉:“何意?”

翁太尉躬身作揖,并未言语。

崇明帝突然怒目圆睁,一巴掌拍在桌上:“你是想让朕舍了自己的儿子?”

翁太尉道:“沈晏与瑞王之间的恩怨道不清理不明,本就没法言说谁是谁非,若陛下到时舍了瑞王,成国公又能怪谁?皇上大义灭亲,届时朝臣又能说什么呢?”

崇明帝一个杯子砸过来落在翁太尉脚边碎成了片。

崇明帝瞪着他,呼吸急促。

翁太尉眉目不动,继续道:“沈晏一死,成淮宁必得回京,等他回来了,再想走可就难了,将他禁在京里,成国公失了羽翼,还能做什么呢?”

*

马车停在了王府正门前。

沈晏撩开帘子,看着写着“瑞王府”三个字的牌匾,感慨道:“回京时,我没想到有一日我还能从正门进王府呢。”

萧彻闻言,低声道:“现在还不算正大光明。”

“什么?”沈晏跳下车,回身朝他笑,“怎么不算正大光明?我现在要从正门大摇大摆进去呢。”想他之前爬墙头时有多憋屈,现在就有多舒爽。

萧彻看着他笑的弯起来的眉眼,叹了口气。

刘公公也叹了口气,然后挤出一个笑脸:“公子,王爷的意思是说等以后他会让公子洗刷所有冤屈,以知己,以至交,以王府另一位主人的身份大大方方的进门。”

王府另一位主人?

沈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萧彻:“是吗?”

萧彻面无表情转着轮椅进了府。

刘公公便点头:“是的,王爷说是的,老奴听见了。”不是他说,王爷以后真的抱不到世子。

沈晏撇嘴:“你是在他肚子里当蛔虫的时候

听到的吧?”

刘公公便乐:“那蛔虫说的可都是真的呢。”

沈晏快快乐乐往王府里蹦,就听“叮”的一声。

【系统提醒,已经有好几l日未完成任务了,惩罚一次。】

【惩罚开始。】

沈晏一惊:“疯了吧,怎么还突然惩罚呀?这破任务系统真的不是在公报私仇?我怀疑它是因为之前没斗过云翊,所以才这么癫的,好小心眼呀。”

前面的萧彻猛地停了下来,转头看过来,便见沈晏已经没了方才的开心,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

系统是什么?

惩罚又是什么?

不等萧彻想明白,突如其来的那阵疼痛让他白了脸,手指紧紧攥住了轮椅,青筋毕现。

站在原地的沈晏转了转眼珠。

“统啊,惩罚完了吗?”

系统:“你还是没感觉到疼?”

沈晏:“是啊,不疼呀,这任务系统是废了吧?”

系统:“不晕不疼?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沈晏:“哈哈哈,少爷我的运气简直太好了。”

萧彻心中大骇,原来他猜得都是真的,沈晏以前一直在忍受这些疼痛。

萧彻一时间觉得心中悲痛难言,沈晏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远处的沈晏舒展了眉眼,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他一把抓住刘公公的胳膊:“今儿这么快乐,请姑娘来府里唱曲儿呀?”

刘公公:“……”

不如你看看王爷的脸色快不快乐?!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