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59章

“娘子,你吃这个。”沈晏给萧彻夹菜,“这个多吃点儿,对身体好。”

“娘子,喝点儿汤,这汤味道可鲜美了呢。”

“我记得娘子最爱吃这个冬瓜,来,赶快吃,都给你。”

刘公公看着殷勤给他家王爷布菜的人,脸都皱了起来,从未听说过王爷最爱吃冬瓜,但某些人似乎最讨厌吃冬瓜。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一口一个“娘子”,真是喊的越来越顺口了呀。

“这个水晶包长得真好看。”沈晏夹起水晶包到碟子里,将其挑开,“娘子最喜欢里面的馅,相公替你吃外面的皮儿。”说着将陷夹到了萧彻的碗里,自己一口将皮吃掉了。

刘公公先是被一声“相公”惊得再次差点儿跳起来,又被那皮肉分离的水晶包给无语了,他家王爷爱吃馅?不,只有某些人不爱吃馅而已。

系统:“不是不自称相公吗?”

沈晏:“……早晚被弄死,爽完再说,哈哈哈哈,好爽。”

系统:“……”有什么好爽的?理解不了一点。

刘公公不知沈晏发的哪门子疯,但王爷都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只能拿筷子打算将王爷碗里的冬瓜和馅给夹走,却见他家王爷却已经吃下去了,还盯着人家问:“喜欢吃饭?”

沈晏拿着筷子的手微顿,小心翼翼看过来:“怎么,不给饭吃吗?”

萧彻似是想起了什么,面上表情并不算好,沉默的夹了个水晶包到他碗里。

沈晏迅速挑开将皮吃了,有的吃赶紧吃,他怕萧彻疯起来打算饿死他。

刘公公却是福至心灵,微微倾身,小声提醒:“王爷,是人,就得吃饭!!!”不吃蜡烛,您别是又癫了吧?

有些事最怕有人时时提醒,萧彻淡淡道:“出去。”

“……”刘公公闭紧嘴巴站到了一旁。

“娘子……”

萧彻冷冷抬眸:“再喊一声试试?”

系统:“试试就试试。”

“……”沈晏一噎,轻咳一声,“我就知道你变心了。”

萧彻可能是实在忍不了了,放下筷子转着轮椅走了。

沈晏小声嘀咕:“娘子慢走。”

刘公公:“……”

午后,华融过来给萧彻扎针。

现在的针灸暂时先放在下午,正好行一套有助于睡眠的针法让他晚上能够安睡。

治病嘛,休息是很重要的。

华融先给萧彻把脉,沈晏就蹲在一旁眼巴巴瞧着,刘公公看不下去了,给他搬了个小凳子让他坐在那儿。

华融不想看他,闭上眼睛,屏气凝神,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沈晏一看他那表情就紧张。

华融摸着萧彻的脉好半天,最后道:“明儿瞧瞧再说。”

华融又看了看萧彻的脸色:“还不错,晚上要按时

喝安神茶……”瞥到那坐在小凳子上的人,冷哼一声,“最重要的是莫受诱惑,禁欲。”

沈晏耳朵根子唰的一下就红了。

?爱哈哈的小刀的作品《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他一个老处男,找谁说理去呀。

萧彻倒是面无表情,仿佛没听到一般,只因他的思绪不在这里。

他这几日一直神思恍惚,昨夜又是一夜未眠,按理来说应该神情倦怠,疲乏无力才对。

难道是昨日神医的针起了作用?

“开始吧。”华融冲萧彻抬了抬下巴。

萧彻点头,开了口:“出去。”

沈晏立刻冲刘公公挥挥手,快出去吧,他家娘子害羞。

刘公公冲他挤眉弄眼。

沈晏慢吞吞转头,便见萧彻面无表情盯着他。

沈晏轻咳一声,摸摸鼻子站了起来:“那云……娘子你好好配合大夫,我……为夫就在外面等着你……”说完,不等萧彻有所反应,立刻转身就往外跑。

华融惊得眉头挑的老高,这鳖玩意儿真是一天一个玩法,他……他回去也喊令安一声娘子……

令安会……一巴掌甩死他的。

他好久没见令安了。

都怪……姓萧的。

华融再看向萧彻时,一脸凶相,扎死姓萧的。

沈晏也没跑远,就蹲在窗户底下等着,趁这功夫翻看系统的任务。

“蹦迪是什么意思?”

系统:“跳舞。”

“露营呢?”

系统:“就是去野外安个帐篷一起吃喝玩乐,跟你们的踏青差不多。”

沈晏一扬眉:“这个可以。”

系统:“你娘子会跟你一起去郊外露营?你真是想多了。”

沈晏没理他:“演奏会是什么?”

系统:“弹奏乐器。”

沈晏一拍巴掌站起来:“统,你的好日子要来了。”

*

华融午后进的房,直到天擦黑了才出来,刘公公跟在后面一连串的好话:“老奴吩咐厨房做好吃的给神医补补,神医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要不你让人送我回阳谷山?”

刘公公笑容一滞:“那自然是不能的。”

华融冷哼:“那你就闭嘴,叨叨个没完。”

刘公公也不在乎,只要能治病,骂死他他都甘愿。

华融回院子的路上路过花园便看到花园里人影穿梭,竟是热闹的很。

他来王府这些时日,总觉得这王府像一个巨大的冰窟,没有人气,比他的阳谷山差多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沈晏靠在那里指挥着这些人:“桌子放这儿,椅子放那儿,那个帐篷支稳点儿。”

“你在做什么?”华融上前。

沈晏睨他:“跟你有关系吗?”

华融:“明儿我就扎死你那个相好的。”

沈晏立刻笑眯眯:“前辈,晚上一起吃暖锅呀。”

华融哼了一声:“我爱吃羊肉,多切。”

沈晏咬牙:“是,谨遵前辈吩咐。”

刘公公推着萧彻过来时,夜幕已经落下,花园里处处都是红灯笼,本是美景,却因着那突兀的帐篷显得非常诡异。

府里的几个仆从坐在那,有的怀里抱着琵琶,有的手里拿着笛子,还有一个面前放着七弦琴,众人都非常惶恐,看到萧彻战战兢兢的跪下。

他们不知道他们为何坐在这里,因为他们并不会弹奏乐器,可公子说,随便拨弄就好,也不知待会儿王爷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他们。

长桌上摆着好几个暖锅,冒着汩汩热气,旁边是厨子送上来的切好的各种配菜。

沈晏看到萧彻,明亮的喊了一声:“王爷,快来。”

刘公公眼前一亮,现下不是娘子了?恢复记忆了?

“你在做什么?”萧彻看他。

沈晏弯起眉眼:“府里日子多闷呀,今儿咱们便听听曲儿,赏赏月好不好?”

萧彻披着大氅,怀里抱着手炉,看着沈晏,突然道:“我是谁?”

“……”沈晏摸摸鼻子,微微躬身凑到萧彻耳边,“娘子,怎么,你也失忆了吗?”

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廓上,萧彻默然一瞬后才抬手用两根手指抵着沈晏的脸将人推了开。

沈晏哼了一声,然后再次开怀:“咱们用膳吧。”

长桌上,华融早已自顾自吃了起来,一口酒一口肉,畅快不已。

除了春山木夏这些人外,乔廷之和岑九也过来瞧热闹,萧彻扫了一眼,道:“多摆一些,都坐下一起吃吧。”

刘公公:“王爷,这不合规矩吧?”

“无妨,再去拿几坛子好酒过来。”

“是。”

春山和木夏又让人搬了两张长桌过来,花园里也多了几个侍卫,众人行过礼后依次落座。

如此架势,沈晏倒不知道该不该坐了。

萧彻看了一眼还站着的人:“不坐?”

沈晏默默坐到了萧彻身边。

萧彻端起桌上的茶盏举了起来,朗声道:“诸位当年追随我,为的本是奔一个好前程,可惜造化弄人,时乖运舛,是我辜负了诸位,今日便以茶代酒,以表吾之歉意。”

萧彻将手中茶一饮而尽。

众人起身,单膝跪地:“王爷折煞属下们了。”

华融抬头瞟了一眼过来,挑了一下眉。

沈晏却默默低下了头。

刘公公为萧彻又添了一杯茶。

萧彻再次举起杯:“这第二杯酒,是谢诸位。这些年劳烦诸位为我奔波各地,出生入死,从不相弃,我二人在此满饮三杯,聊表谢意。”

沈晏微怔,刘公公忙替他添了茶,小声提醒:“公子,举杯。”

沈晏忙端起茶杯站起了身,拱手行了一礼,萧彻也同时拱了拱手。

“王爷公子不可如此。”岑九喊了一声。

沈晏仰头将杯中茶饮下,红了眼眶。

“属下们甘愿为王爷公子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在众侍卫的喊声中,沈晏哽咽着饮了三杯茶。

萧彻看他一眼,转头道:“今夜,允你们放纵,可以开怀畅饮。”

“谢王爷。”

“祝王爷公子福寿绵长。”

“祝王爷公子洪福齐天。”

“希望王爷公子否极泰来。”

“希望王爷公子早生世子……”

“哈哈哈哈,木夏大人你是喝多了吧……”

……

刘公公看着这一幕眼含热泪,府里有多少年没这么热闹过了?

哦,对了,王爷为人冷清,好像是一直没这么热闹过。

当皇子的时候也没有。

刘公公收了收眼泪,原来这般热闹竟是人生第一次呢。

木夏端着酒杯晃过来轻轻碰了一下刘公公的杯子,刘公公便笑了起来,红着眼睛与其碰了一杯。

花常开,月常圆,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便满饮此杯敬长久吧!!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