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58章

翌日清晨,沈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大部分都是能动的,虽然不太利索,但身体的能量在恢复。

沈晏算了一下时间,上一次传输能量传输了一夜,第二日他躺了整整一天,昨夜只有三个时辰,他大概很快就能恢复了。

唉,这能量也不稳定,断断续续时有时没有的,也不知道对萧彻的病有没有益处。

系统:“你在质疑我???”

沈晏:“……你是在有情绪吗?”

系统:“呵呵。”

沈晏:“……我现在不太爱跟你这样的统说话。”

系统:“彼此彼此,我也不爱跟质疑我的人说话。”比如某人一夜没睡就盯着你看了这种话它决定不说了。

沈晏:“哼。”

系统:“哼。”

沈晏转开视线就对上了不知何时早已起身正坐在窗边的萧彻的视线。

萧彻用一种很淡漠却又似乎看透一切等着他醒来便质问他让他交代一切的眼神看着他。

沈晏下意识翻了个身背对着萧彻,但因下半身还不太能动,整个人扭曲的像一个麻花。

这就尴尬了。

屁股无痣的事情还没解释,现在又半夜爬床……

萧彻不可能不问的吧。

而且自己时不时便不能动弹,云翊又不是傻子……

以后这床还得经常爬……此时必得有一个合理的借口。

沈晏眼珠子转啊转,转啊转……

沈晏将麻花扭回去,一脸无措地挣扎着将没什么力气的身体撑起来,惊恐地看着萧彻:“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谁?”

系统一向冷漠的声音竟是高了三分:“????你是疯了吗?”

沈晏:“闭嘴,别说话,这叫失忆。”

萧彻想了很多种沈晏的胡言乱语疯疯癫癫,确实没想到他能来这么一招。

萧彻眯眼瞧着他:“你不认识我是谁?”

“我应该认识你吗?”沈晏眨着眼害怕地往后缩着,“这是你家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萧彻捏了捏眉心,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应对。

刘公公听到声音进来,看到软绵绵可怜兮兮缩成一团蜷在床角的人,一叠声的问着:“怎么了,怎么了?公子怎么了?”

沈晏抬眼,颤抖的手指着他:“你是谁?长得如此凶神恶煞,是你将我掳回来的吗?我是谁?我又在哪里?”

刘公公惊得张大了嘴巴,这是咋了?昨夜还好好的爬他家王爷的床,怎么现在就不认识他了?

而且,他咋就凶神恶煞了?

刘公公伸手想要探他的额头,沈晏便惊恐的喊了一声:“别碰我,你这个坏人。”然后伸出他微颤的手放下帷幔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系统:“……”

“这叫先发制人,学会了吗?”沈晏洋洋得

意地仰倒在床上。

系统:“……”

沈晏:“不管什么计策,管用就好?[]?『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现在云翊问我什么我都可以说不知道了,你说我咋就这么聪明呢?

系统:“……”

刘公公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不敢置信地看向他家王爷,都开始口无遮拦了:“主子,你把公子咋了?你是半夜把他的脑子吃了吗?”

萧彻忍无可忍瞪了他一眼。

刘公公实在是想不通,疯狂挠头,是他昨夜睡觉时姿势不对吗?

哦,不对,他昨夜值守没睡觉。

他可能是困出幻觉了吧。

“主子?”刘公公维持着最后的理智,“要去请神医吗?”

“不必。”萧彻叹息一声,摆了摆手,“不用管他。”

刘公公神思恍惚:“是。”都失忆了,真的不让神医瞧瞧吗?

萧彻已经从方才短暂的愕然中恢复了平静,推开窗子看了看天色,今儿能动的时间竟然要早很多,从他昨夜身体变凉到现在还能坐在床上装疯卖傻才不到四个时辰而已,那日可是足足八个时辰。

……

沈晏在床上折腾了这半天,枕头都给折腾歪了,他伸手扯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了萧彻枕头底下压着的两本小册子。

这册子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沈晏随手拿过来翻了开。

帷幔内的光线有些暗,沈晏便悄悄伸手挑开了一个缝隙,然后借着那点子微光看了起来。

辗转难眠至天亮思念白兄。

夜会二皇子……

夜会不明人士……

……

!!!

这都是什么?

沈晏惊了,迅速拿起另一本小册子。

一大早在屋内发癫说要修复身体,还要与佟童仝桶兄生死相许???

沈晏下巴都差点儿惊掉了,这都是什么东西?

他跟谁生死相许了?

这不是胡言乱语,歪曲事实吗?

好一会儿后,沈晏咬牙切齿:“春山你个仙人板板的,原来是你背后里出卖少爷我呢?”

“我终于知道那破任务为什么能认定了,这都是春山传的话呀,我,我,我……”春山跟着他,他知道他必然是会去跟萧彻传话的,可他没想到春山真是事无巨细,连他吃完睡觉如厕都记下来,这清楚的,仿佛一本传记。

而且他还自我发挥,你看看他这都记了些什么玩意儿?

沈晏气的扯开帷幔,探头冲外喊:“春……”

猝不及防对上萧彻无言的视线,沈晏气势瞬间消散,想起了他正在失忆,于是迅速换上一脸地委屈巴巴:“……天什么时候来?春夏秋冬,我最喜欢春天了,可我竟失忆了,不记得春天长什么样子。”

萧彻无奈:“沈晏,你……”

沈晏立刻将帷幔又拉上了,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再看到手里的册子,

沈晏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拿过萧彻放在小几上的炭笔划掉佟童仝桶,给他改了个统兄,讥讽道:“字都不会写还传递消息呢。”

系统:“……”

这是真的有点儿病在身上吧。

沈晏依旧气不过:“光长了张嘴还不行,还拿笔记下来,活该你被鬼吓。”改天给你弄个一飞冲天,吓死你。

美女艺人,187黑皮体育生……

沈晏那个气呦,愣是给他气出了很多力气,锤的床砰砰作响。

萧彻靠坐在那里,眼看着那放着帷幔的床时不时伸出只修长的手,又时不时帘帐抖动,现在还开始砸床……那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竟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春山。”

春山从屋外进来,萧彻低声说了几句话。

春山点头:“属下这就去办。”

春山转身往外走,路过床边,便听身后传来破空的声音。

暗器?

春山倏然转身,躬身用双指夹住了因为力气不足射到一半而掉落的……一支炭笔。

春山看过去,只看到了一张被帷幔围的严严实实的床。

春山面无表情看向了自家主子,只见自家主子手支在额上竟是避开了他的视线。

“???”

春山将炭笔放回床边的小几上,一头雾水的走了。

主子就不管吗?

先装不能动,然后装失忆?明个儿装什么?

公子自己一个人比得上一整个戏班子了。

……

沈晏躺到午膳十分便恢复了所有的气力。

系统冷嘲热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沈晏坐起身,拢了一下衣衫:“统,我发现你情绪越来越饱满了,你这样不好,你知道吗?”

系统冷漠:“大好时光,莫要虚度。希望宿主今日能完成两个任务,加油!”

沈晏扯开帷幔,他知道,他只是一个毫无感情的任务木头人而已。

看到沈晏精神饱满的下床,萧彻又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拿过毛笔在面前的小册子上写了几个字。

沈晏的眼神可好了,又是一本小册子,这又是谁的小册子?

???

谁又在背后里编排他呢?

春山?木夏?温玉?

一个个的都给他等着。

沈晏暗戳戳上前,萧彻便收起册子放在了一旁的小匣子内。

竟还上了一把锁???钥匙收进了袖子里。

沈晏抿唇,哼哼了一声。

萧彻慢条斯理地收好匣子后,才抬头看他,无甚表情:“现在记得我是谁了吗?”

沈晏眨眨眼,点头:“记得了。”

刘公公松了一口气,应该是昨夜睡蒙了,他就说嘛,公子那脑袋瓜子灵的,怎么可能失忆呢。

沈晏笑嘻嘻冲他喊了一声:“娘子。”

娘子???

刘公公一口气憋住,咳得惊天动地看,咳得眼泪都出来了。

沈晏推开碍事的刘公公上前,双手撑在书桌上,弯起的眼睛笑看着萧彻:“娘子你长得真好看。”

萧彻一向不动于山的脸上终于有了裂痕,咬着牙一字一句道:“娘—子?”

“是啊,你不就是我娘子嘛,咱俩成亲多年,一向恩爱,娘子怎的像是不认识我一般?娘子是变心了吗?”沈晏说着竟是红了眼眶,“枉我对你日夜思念,娘子竟是将我忘记了,我……不活了……”说着,竟是一头往一旁的墙上撞了过去。

“公子呀……”刘公公惊得蹦了起来。

萧彻双眸急缩,双手猛地按在了桌上,下一刻却见沈晏自己刹住了步子,回头望着萧彻,悲悲戚戚,“不,我不能死,我要让娘子回心转意,我们还要白头偕老呢。”

刘公公被左右脚一绊,差点儿摔倒,扶住一旁的桌子才堪堪稳住了身体。

萧彻将僵直的身体缓缓落回去,盯着沈晏看了片刻后,竟是气笑了:“娘子?行,沈晏,你最好别后悔。”

沈晏心虚的摸了摸鼻尖,他现在就有些后悔了呢。

他一定是被那日的龙凤花烛给刺激了。

系统忍不住出声:“若是我,就一巴掌给你扇出去,真的忍不了一点。”

沈晏:“闭嘴吧你,你倒是出个正经主意啊?”

萧彻疲惫的捏了捏眉心,对刘公公摆摆手:“摆膳吧。”

刘公公便恍恍惚惚的出去了。

以前他觉得公子有些疯癫。

现在看来,公子确实疯癫,但王爷似乎也不是个好的。

对了,神医那日开的治癔症的药,他去熬上两碗,待会儿给两人灌下去。

屋内萧彻看着只着里衣站在那里身形清瘦的人,指了指屏风,压着声音道:“去把衣裳穿上。”

沈晏硬着头皮:“好的,娘子,我都听娘子的。”已然如此,那该维持的人设还是要维持的。

萧彻冷冷看过来,沈晏立刻转身。

系统:“按照你此时的人设,你应该说为夫都听娘子的。”

沈晏:“我是装疯,我不是真疯,你猜云翊会不会弄死我?”

系统震惊:“你都娘子了?你竟然还怕他弄死你?”

沈晏轻咳一声:“那,那,那也不能太过分不是。”

系统:“……”

窗外,温玉与木夏一同望着远处,温玉恍惚道:“这世子到底是谁生?”

木夏:“别管。娘子生也好,相公生也罢,谁生本也不在乎一个名头,凭的是自己的本事。”

温玉大悟,拱手:“还是木夏大人有远见,属下学到了。”

木夏摆手:“要不说我是大人呢,你且有的学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