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56章

今儿L是休沐日,崇明帝也不上朝,正带了众嫔妃在御花园里赏菊。

太监来报,说瑞王进了宫去了永延殿。

“瑞王去了永延殿?”一旁的淑妃惊诧地看过来,“他去永延殿做什么?他都多年未踏足那里了。”

陈贵妃靠在那里翘着自己新染了豆蔻的指甲,懒懒道:“他是王爷,自是想去哪里去哪里,皇上又没说不许他去永延殿,他为何不能去?”

淑妃无奈:“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疑惑而已。”

那观景阁便是在永延殿内,自从坠楼之事后,瑞王便再也没有踏足过永延殿了。

皇后看向崇明帝,温声道:“瑞王好不容易进一趟宫,不如皇上让人传了他来一起用午膳。”

陈贵妃又轻笑一声:“他若来自己便来了,还需去传吗?显然是不想来。”

崇明帝淡淡看过来,陈贵妃便坐直身体:“臣妾失言了。”

崇明帝想了想,起了身:“朕去瞧瞧去。”

陈贵妃轻哼:“他架子倒是大得很,还得皇上去瞧他。”

崇明帝沉了脸,陈贵妃忙道:“那臣妾一同去吧,今儿L休息,小八也一直没回来,臣妾正好去接他。”

崇明帝动了动唇,最终也没说什么。

*

观景阁这几年成了一个禁地,皇上下了命令,除了洒扫以外,任何人不许上去。

萧彻坐在观景阁下沉默不言,轮椅之下,便是他当年坠落的地方。

刘公公有些忐忑:“王爷,咱们进宫应该先去给皇上请安的,这样不妥吧。”

萧彻没言语。

“啊啊啊啊,我终于可以回家了,我要回家喽……”一个小胖子从小路的尽头冲了出来,往这边跑。

“小宝,你等等我,你等等我……”

“八叔,你慢点儿L跑……”

三人一前一后出现在萧彻面前,最前面的沈小宝一个急停,比他矮了一头的八皇子就撞了上来,两人一同往前倒去,被萧承轩从后面拎住了后脖领,三人堪堪站住。

看到萧彻,萧承轩忙过来行礼:“见过三皇叔。”

八皇子也走过了过来行礼:“见过三哥。”

萧彻淡淡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沈小宝身上,萧承轩扯了扯沈小宝,低声道:“这是瑞王爷,行礼。”

沈小宝摸摸鼻子,他当然知道这是瑞王爷了。

谁能有他知道呀,毕竟瑞王可是他大哥的仇人呀……

他不会拿他泄愤吧?

沈小宝后退一步,躬身行了个礼:“见过王爷。”

萧彻上下打量他一番,冷声道:“宫中禁止喧闹,回去好好学学规矩。”

果然!!!

他想借着规矩罚他。

沈小宝抿抿唇:“是。”

大哥,我今儿L要是死在宫里,做鬼也会

去找你的。

萧彻:“去吧。”

嗯???

阎王竟让他走?

难不成是晚上再来索命?

啊啊啊啊啊……

大哥,死的时候我会带着你的。

沈小宝拔腿就要跑,想到规矩,又慢了下来。

萧承轩便一手拽着一个要离开,萧晟却甩开他的手,噔噔噔跑到萧彻面前,直视他:“你为何与沈小宝说话,却不与我和承轩说话?”

刘公公看着眼前的八皇子,萧晟今年要满六岁了,个子长得比同龄人要高一些,眉眼飞扬,说话气势十足,这作态倒是有三分像贤王。

刘公公心道,三分便好,可不能再多了。

萧彻睨他一眼,慢慢转开头,没理他。

萧晟撅起嘴:“你怎么这样呀……”

“八皇子莫气,莫气……”刘公公忙陪着笑脸安抚。

“晟儿L……”

听到有人叫他,萧晟抬头,瞬间眉开眼笑,扔下萧彻跑过去:“母妃,父皇,你们怎么来了?”

陈贵妃拿起帕子给他擦了擦额头上沾染的灰尘,笑道:“母妃来接你回去。”

“母妃,我好想你。”萧晟钻进陈贵妃怀里蹭,崇明帝笑着在他脑袋上摸了一把,“多大的人了,还撒娇。”

萧承轩带着沈小宝上前行礼,沈小宝一脸的生无可恋,他咋就这么倒霉呢?他就想回个家,却碰上了皇帝一家子,谁能有他这种运气?

崇明帝扫了一眼沈小宝后,迈步来到萧彻身边:“怎么今儿L想起来这里了?”

萧彻行过礼后坐直身体,望着那高高的观景阁:“儿L臣昨夜做了个梦,梦见了以前和沈晏一起在永延殿念书的事情,醒来后心绪不平,便想着来瞧瞧。”

萧彻此言一出,诸人皆震惊。

本以为沈晏这个名字在瑞王这里是个禁忌,却没想到他竟会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轻飘飘的提了起来。

沈小宝悄摸摸往萧承轩身后躲,苍天啊,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让他出现在这里?

崇明帝微微低头,视线在萧彻脸上若有所思地转了一圈,安抚道:“过去的事便让它过去吧,想多了伤身。”

“是,父皇说的对,儿L臣也努力这般去做了,可……”萧彻抬眼对上皇帝略显幽深的眼睛,哑着声,“可儿L臣一想到沈晏在这京里活的恣意潇洒,儿L臣就夜不能寐,扎心一般的疼。”

崇明帝皱了皱眉,似是不知该说什么,一时间有些沉默。

片刻后,崇明帝开了口,声音温厚:“父皇知你向来最懂父皇的心思,也最明事理,你的委屈,父皇都知道。”

沈小宝咽了咽唾沫,他就说让自家大哥少出去晃荡,现在好了吧,被人记恨了。

萧彻垂了眼,低声道:“儿L臣昨夜梦魇,今日失了态,还望父王莫要见怪,儿L臣知道分寸的,必不会让父皇为难。”

崇明帝闭了闭眼,半晌后用力

拍了拍萧彻的肩膀。

“那儿L臣便先出宫了。”萧彻行了一礼后便有些神伤的由刘公公推着走了。

∮本作者爱哈哈的小刀提醒您最全的《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尽在[],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崇明帝望着萧彻背影,长长叹了口气:“到底是朕亏欠了他。”

“皇上觉得亏欠了,就补偿呗。”陈贵妃一脸地无所谓,“前儿L不是才有官员进献了几颗如斗大的夜明珠嘛,臣妾讨要了一番,皇上没舍得,不若赏了瑞王得了。”

崇明帝听闻这话,方才那些悲愁就这么堵在了心口不上不下,愣是好一会儿L没说出话来。

萧承轩见崇明帝盯着陈贵妃瞧,忙上前:“祖母的意思是那夜明珠珍贵,三皇叔夜里难眠,若能赏玩一番,也可消长夜落寞。”

陈贵妃见崇明帝冷着脸,忙道:“是,臣妾便是承轩这个意思,臣妾读书不多,不会说话,皇上千万别跟臣妾一般见识。”

崇明帝懒得看她,转过身:“待会儿L承轩出宫,便替朕将夜明珠送过去吧。承轩有句话说得对,彻儿L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他选个王妃了,有个伴也好。”

“……”萧承轩低头皱眉,是他失言了,因他一句话竟让皇爷爷给三皇叔选妃,三皇叔若不愿,这事儿L便是他的过错了。

“皇上说得对。”陈贵妃眼睛一亮,“皇上,臣妾倒有个人选。”

崇明帝又看了回来,陈贵妃上前攀住他的胳膊,喜滋滋道:“骠骑大将军的嫡孙女今年十八,因受大将军宠爱,一直未选出合适的夫婿,臣妾本想着给承轩,可她到底是比承轩大了几岁,这么看来,倒是和瑞王年龄般配,不若指给瑞王吧。”

崇明帝静静看着她,陈贵妃便也笑着看他:“皇上也觉得好是不是?瑞王那么受皇上宠爱,那孩子倒是有些高攀了,但瑞王不是……所以也算般配。”

沈小宝缩在那里直接震惊地瞪大了眼睛,骠骑大将军的嫡孙女?那家世都能做皇后了,把她指给一个腿废了的王爷?这陈贵妃怕是疯了吧?也不怕那老头拿剑给她砍了。

沈小宝抬头悄悄打量了一番那陈贵妃,这陈贵妃看起来倒是挺年轻漂亮的,但算算年龄来说怎么也得四十多岁了吧,竟然还朝皇上撒娇……他娘平日里都不朝他爹撒娇。

不过……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听皇家的家事?

他若是死在这里,都来不及回去拉他大哥做垫背的。

萧承轩轻咳一声:“祖母,三皇叔的婚事自有皇爷爷做主。而且,这事儿L也得听听三皇叔的意见,总该让三皇叔满意才好,不然不仅不能给三皇叔作伴,反倒给三皇叔添堵。”

“祖母知道。”陈贵妃瞪了萧承轩一眼,“祖母这不是给你皇爷爷分忧嘛。”

崇明帝闭了闭眼,甩开陈贵妃的手,一言不发带着人走了。

陈贵妃欢声:“恭送皇上。”

眼见着皇上走了,沈小宝行了个礼后撒丫子就蹿了,他再不跑,怕就得死在这里了。

陈贵妃带着萧承轩和萧晟回了她自己的宫殿,萧承轩一

路都紧皱着眉头,等到陈贵妃让人将八皇子带下去殿内没了人后,他才开口:“祖母,今儿L三皇叔是何意思?他想要杀沈晏吗?”

陈贵妃在榻上坐下,淡淡道:“他是来挑起你皇爷爷的愧疚的。”

萧承轩了悟:“那,祖母觉得三皇叔会杀沈晏吗?”

陈贵妃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额头:“不会。”

“祖母为何如此笃定?”萧承轩倒了杯茶恭敬地端给陈贵妃,“祖母喝口茶润润嗓子。”

陈贵妃接过茶饮了口后才道:“前几天,小八身边的一个小太监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毫无痕迹。”

萧承轩微愣,后恍然:“是那个在八叔面前嚼舌根的小太监……是了,那日我与八叔谈论此事时恰巧在御花园遇到了三叔,难道是他……”

陈贵妃打断他的话:“承轩,你三叔与这些宫里金尊玉贵着长大的皇子不同,他是凭借他自己的手腕带着他的母妃一起从冷宫里爬出来的,那年他才七岁。”

“这些年他虽看着不悲不喜的,但祖母不信他不愤不恨,只要他动了,这个京里就要乱了。”

“你回去好好盯着你父王,莫让他与你三叔起冲突。”

“三皇叔一直深居王府,两人倒是也碰不太上……”

“沈晏。”陈贵妃抬眸看着萧承轩。

萧承轩有些迟疑,“祖母的意思是……他们二人……虽孙儿L与贺叔也有此猜测,但有些事情想来实在是不合情理,哪怕三叔再大度,那沈晏到底也是害了他,他们二人还有可能吗?”

陈贵妃摆摆手:“记住祖母的话便好,任何情况下都莫动沈晏,若他需要,你们倒是可以帮帮他,别想着杀了他一了百了,沈晏是逆鳞,万万杀不得。”

萧承轩有些想不透,但还是点头:“孙儿L知道了。”

陈贵妃招手让萧承轩到近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轩儿L,祖母知道你有大才,你父王也想为了你争一争,可……”

“孙儿L明白。”萧承轩朝陈贵妃笑了笑,“皇叔们都很出色,孙儿L从不敢有此想法,是父王心疼孙儿L罢了,只是若是二皇叔……父王的处境便会很艰难。”

“好孩子,你有此心怀便好。”陈贵妃拍拍身边让他坐下,“记住,得莫欣,失莫悲。且,现在才刚开始而已,结果尚未可知。”

萧承轩起身,躬身:“孙儿L谨记祖母教诲。”

“对了,祖母,方才您为何要提及将骠骑大将军的嫡孙女许配给三皇叔?如此怕是要得罪大将军。”

陈贵妃并未答他的话,只道:“记住祖母今日的话,好好盯着你父王,让他少惹事,别乱出主意。”

“是。”萧承轩应了声,然后若有所思地看向陈贵妃,“祖母是不是知晓些……”

“嘘。”陈贵妃竖了一根手指在唇上,然后拍拍萧承轩的胳膊,“好孩子,去吧。”

*

沈小宝屁滚尿流的跑出宫,一出来就找自家的马车

,嘴里呼唤着:“花大,花二,花三四五六七八……人呢?”

“回小少爷的话,人在这儿L呢。??『来[]_看最新章节_完整章节』”木夏笑眯眯走上前,指了指不远处被绳子穿成一串的花花们,朝他拱手,“我们王爷说顺路送小少爷回府。”

沈小宝下意识后退一步,狂咽唾沫,完了,完了,他今儿L要死在这里了……

什么武林高手,竟然被人穿了串,他银子都白花了吗?

沈小宝四下望了望,那守宫门的侍卫们面无表情,像是没看到一样。

宫门口倒是有不少来接伴读的马车,大家也都往这瞧热闹,但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这瑞王这么嚣张的吗?

“请吧,小少爷。”木夏放了脚凳,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小宝转身就跑,被木夏拎着后脖领拎了起来。

沈小宝蹬着腿,大喊:“瑞王爷说要送广平侯府的三少爷回府,三少爷谢谢瑞王殿下。”

“瑞王爷说要送广平侯府的三少爷回府……”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塞进了马车里,沈小宝迅速掀开马车帘子往宫门口喊,“广平侯府的三少爷今儿L是被瑞王爷送回去的,被瑞王爷送回去的呀……”他要是死了,就是瑞王杀的他。

沈小宝一连吼了七八遍,直到哑了嗓子后才缩了回来,一抬头便看到了瑞王那张冷脸。

自此以后,话本子里的阎王就有了脸。

沈小宝瘪着一张嘴瑟瑟发抖:“冤有头债有主,你得去找我大哥,我跟我大哥关系不好,你杀了我不解恨的。”

“杀一个算一个。”萧彻淡淡道。

“……”沈小宝呜呜呜,“大家都知道我被你带走了,你杀了我,我爹会找你的……”

萧彻嗤笑:“一个广平侯而已,本王怕他?”

沈小宝:“……呜呜呜呜……”

沈小宝哭了一会儿L后,突然往怀里摸啊摸,最后摸出一沓银票来,颤抖着双手捧到萧彻面前:“王爷,您缺不缺银子?这里是三千两,能不能买我一条命?”

木夏在一旁看呆了,这少爷可真有钱呀,随随便便一掏就是三千两。

好羡慕。

见萧彻没有反应,沈小宝又将身上带着的玉佩摘了下来:“这玉佩值个五六百两,还有这个……”

沈小宝又将脖子上的玉坠也扯了下来:“这也值不少银子。”

将身上值钱的玩意儿L都掏完了后,沈小宝又脱了靴子,将藏在靴子里面的两张银票拿了出来:“这是一千两,够吗?不够,我回府问我娘要,对啊,我问我娘要。”沈小宝一下子来了精神:“王爷,杀了我不如绑票我,问我娘要个三五万两银子,我娘一定会给的。”

“……”木夏眼红的都要滴血了,拎着人将人扔下了马车。

沈小宝看到那亲切的“广平侯府”几个字后,披头散发就往府里跑,喊的撕心裂肺:“大哥,大哥,我大哥呢……大哥呀……”!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