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51章

叮——

【能量传输开始】

饶是沈晏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起初的那一阵刺痛还是让他浑身一哆嗦,抓着萧彻的那只手骤然收紧。

萧彻眉头微皱,看向躺在身边的人:“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沈晏咬着牙佯装无事地摇头。

萧彻看着自己被攥紧的手,又看了看沈晏那蹙成一团的眉,沉默一瞬后便放下书本,侧身过来亲在了沈晏的唇上。

沈晏倏然睁开眼睛,又亲?

那种身体能量被带走的滋味并不怎么舒服,可萧彻的吻却如这世间最好的药,止痛且销.魂。

许是觉得沈晏此时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好,所以萧彻轻轻挑开了他的唇,想要让他更方便的吸食阳气。

沈晏只觉自己置身云朵之上,轻飘飘,软绵绵,又是握手又是亲嘴的,这样接触面积更大了,能量传输也就更快了吧……

“云翊……”沈晏呢喃一声。

“嗯?”萧彻贴着他的唇含糊的应了一声。

“我热……”沈晏拽了一下自己的中衣,想要将它脱下来,可手有些无力,扯了两下都没扯开。

萧彻想要松开他的手去帮他,沈晏忙拽住:“别,别松……”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刺痛感。

萧彻一只手被他攥着,另一只手撑着身体,实在是帮不上忙,所以只能看着他用他有些微颤的在烛光下泛着莹白的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缓慢的一点一点将中衣解了开。

在这一刻,萧彻似是忘记了该如何呼吸,就那么怔然了许久后才有堪堪别开了头,红晕从脸颊泛到了耳朵根。

他怎可如此,怎能在这种时候对沈晏有如此心思?

萧彻闭上眼睛平复心情,却觉那只手放在了他的脖颈处开始解他的衣袍:“云翊,你不热吗?”

乱了,一切都乱了……

萧彻的手失去了力量,倒在了床上,沈晏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他们手相握,身相贴,唇相触……

系统:“!!!我要关闭视觉和听觉了。”

沈晏有气无力地骂道:“你觉得我俩能干啥?”

系统一想,也对,一个双腿动不了,一个已经浑身没了力气……

要想开始一百零八式确实有些难度。

系统:“那你别脑补,谢谢。”

沈晏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

屋内一直没叫水,刘公公耳朵贴在门上贴了好几次,倒是也能听到声音,都是公子在哼哼唧唧,刘公公也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送,送吧怕打扰了,不送吧,又怕公子受苦……

木夏也要听,被刘公公一把推开,瞪他:“你个小孩子家家的,听什么。”

木夏震惊,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小孩子?”

刘公公一脸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木夏:“!!!”

刘公公到底是没进去,就是有些发愁,王爷这也太糙了,有些事情做完后得洗澡呀……

“明儿你去找些话本子给王爷瞧瞧。”刘公公又对木夏道。

木夏抱臂倚靠在那里:“我不去,我都是小孩子了,找什么话本子。”王爷都能生世子了,还看什么话本子,刘公公怕是老糊涂了。

刘公公又拍了他一下。

木夏捂着肩膀,他一个杀手也不知为何就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刘公公一直等到翌日天亮听到屋内有动静了才进去,一进去就看到自家王爷正侧着身子在那儿掰扯公子的嘴。

刘公公有些好奇的上前一瞧,便见王爷手里拿着他昨日做的糖正往公子嘴里塞呢。

“哎呦,我的王爷呀,您这是做什么呀?”刘公公大惊失色,“这咋还大清早的喂糖呢?”

“他脸色不好。”萧彻有些急躁,“你看他的脸白得跟纸一样,浑身都软绵绵的似是没有骨头,院子里的香还燃着吗?”明明昨夜吸了他那么多的阳气,怎会变得如此虚弱,难道是香烛不好吃?

刘公公惊的眉毛都扬了起来,跟院子里的香有何关系?这是被你折腾了一夜折腾病了呀……

“来人啊,快去找神医,快去,快去……”刘公公急的不行,上前掰萧彻手,哄着,“王爷莫急,让神医来瞧瞧,但不能吃糖……”王爷咋想的牙。

“糖?”萧彻倏地转头看向他,捏着手里那洁白的梨花,“你说这是什么?”

“糖呀。”刘公公急了,“这不是昨儿个王爷让老奴去给公子做的糖吗?”不过才一日,您就忘了?

“糖?”萧彻大怒,“本王让你做香烛,你做糖?”

刘公公:“???”

他现在有些反应不过来,难道是他昨夜值守一夜没睡觉所有困懵了影响了他的聪慧?

听到声响进来的木夏也有些懵,只见公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沉睡不醒,他家王爷坐在床上急赤白脸的怒吼刘公公,多少年了,他没见过王爷脸上有如此丰富的表情,这让他莫名有些激动。

“木夏。”

“属下在。”木夏忙上前。

“将那花烛拿过来。”萧彻指着桌上快燃尽的龙凤花烛,沉声道,“还有香,也拿一些过来。”

木夏听令拿了花烛和香火过来递给他,然后惊得瞪大了眼睛,喊出了声:“王爷,不妥吧……”

只见他家王爷捏着公子的嘴,然后将那掰成小块的蜡烛往公子嘴里塞。

刘公公扑过去:“王爷,王爷啊,你冷静,冷静……木夏……”

木夏也来不及惊讶了,也扑了过去,一把攥住了自家主子的手腕:“王爷,您您您先先先……等一等……公子万一有了世子,您现在杀了他,世子咋办?会流产的呀……”

萧彻冷眼瞪着他:“你疯了吗?什么世子?松手。”

“王爷……”木夏看着被掰成鸡嘴状的公子的嘴,他一松手,那蜡烛可就塞进去

了……

木夏咽了咽唾沫:“王爷,冷静一下,公子哪里得罪您了?您说出来,属下帮您杀,您别脏了自己的手……”蜡烛杀人?王爷在想什么???

刘公公一脸呆愣,杀人?怎么又变成杀人了?

 沈晏迷迷糊糊悠悠转醒,他这一夜与萧彻赤.果相对……裤子没扒,不过上半身已经贴贴了,就这么贴了一夜,这可比只牵手传输能量快多了,当然了,他自己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虚弱,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三个脑袋,沈晏吓得一震,但因为身体太虚弱,没能震得起来,只眼睫颤了几颤。

“你,你,你们在干嘛??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沈晏用虚弱的小的跟蚊子哼哼似的声音开了口。

下一刻,萧彻已经甩开了木夏的手,将手里的蜡烛塞进了沈晏的嘴里。

沈晏下意识嚼了一下,呃……呕……

“王爷,不能喂呀……”刘公公已经有些癫狂了,过来掰沈晏的嘴,想给他抠出来,沈晏被他压的猛咳了一声,那蜡烛就从嘴里喷了出去。

“公子,公子,还活着吗?”刘公公急的掀他眼皮看,他没进来之前,王爷没乱给他喂东西吧?

沈晏出气多进气少,已经开始翻白眼,他好虚弱呀……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醒了?”萧彻将半趴在床上的刘公公甩出去,低头看沈晏,压着急躁温声问,“是不是很不舒服?”

沈晏眨了眨眼,好虚,感觉再说一句话就会耗尽他所有的心力。

“吃什么会管用?蜡烛还是香?难道是香灰?还是需要烧些东西?”

沈晏又眨眨眼,云翊在说什么?为什么他一个字都听不懂?

刘公公与木夏也面面相觑,王爷到底在说什么?

不等他们弄清楚王爷说什么,只见王爷再次抠了一块蜡烛塞进了沈晏嘴里。

“王爷啊……”刘公公扑过去,嗓子都劈叉了,“……我滴个老天爷呀……”

沈晏:“???”这是什么?

系统冷冰冰:“蜡烛。”

沈晏呆滞:“为什么给我吃蜡烛?”

木夏已经冷静了,可能王爷是又想起了昔年的旧事,心绪不宁拿公子撒气,于是道:“王爷,蜡烛杀不死人的,不若鹤顶红吧,很快,只消一刻钟,王爷把这蜡烛给属下,属下给您去找鹤顶红。”

刘公公瞪他,杀什么杀呀,王爷那是……那是……

刘公公急的拍腿,王爷到底怎么了呀?

沈晏惊了:“!!!云翊要杀我?要用蜡烛毒死我?”为什么?昨夜亲亲我我柔情似水,怎的一睁眼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云翊……”沈晏呸出嘴里的蜡烛,红了眼眶,颤着唇,“你好狠的心呐……”

萧彻深深吸了口气,拿过枕头砸向木夏:“滚出去。”

木夏:“???”

转过头来,萧彻看着沈晏白如纸仿若透明的脸,手发

抖,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不吃这个,那你要吃什么,告诉我,告诉我……”

沈晏张了张嘴,啊,竟说不出话来了。

沈晏怨念地看了一眼萧彻,然后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地呸了两口,将嘴里的蜡烛残渣呸了出去。

“一大清早的又怎么了?”华融蓬头散发骂骂咧咧的进了来,“咋的,谁要死了吗?赶着投胎呀。”

“神医,您来了。”刘公公像是见到了救星,热泪盈眶,“您快过来瞧瞧吧……”

“瞧什么?”华融看着面色难得红润的萧彻,又看了看躺在床上异常安详的沈晏,“到底是谁要死了?”

刘公公咽了咽唾沫:“我们公子,我们公子昨夜那啥,就那啥,可能是伤着了,您快瞧瞧吧……”

“那啥是那啥?”华融睨他。

“就,就,就那啥呀……”刘公公急了,“神医一把年纪难道不懂吗?”

“呵。”华融冷哼一声,“同房就同房,有什么不好说的,行了,把他翻过来,裤子扒了我看看有没有伤口。”

!!!

沈晏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听到了什么???

这老家伙要看他的屁股?

你也配!!!

萧彻凌厉的视线便落在了华融身上,华融一脸挑衅:“咋的,不让看,不让看我就走呗。”

“别别别……”刘公公忙扯住他,“神医,不若您先帮我们公子把把脉,其余的地方我们王爷自己看,有上好的金疮药,不妨事儿的。”

华融却突然上前两步,来到床边眼睛紧紧盯着萧彻,拿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萧彻偏头,下意识侧身挡住沈晏:“你做什么?”

华融眯了眯眼,一把抓过萧彻的手搭在了他的腕上,萧彻不察被他抓了个正着,挣了两下愣是没挣开。

沈晏无声动嘴:“老家伙,放开云翊。”

华融闭着眼:“脉象浮而无力,外邪入体,心焦燥热,这是癔症呀。”

外邪入体?

萧彻下意识甩开华融的手,冷声道:“神医莫要胡言乱语。”难道大夫也能看出他被吸了阳气?

华融懒得理他,睁开眼转头看向刘公公:“你家王爷受了刺激犯了癫症,我开两副药你给他灌下去,一准儿好。”

原是癫症啊?

刘公公差点儿给神医跪下,他就说王爷这几日不对劲,原是病了。

有病就好,有病就好,毕竟有病才能治,就怕没病,没病怎么治病?

华融又睨眼瞧着躺在里面只眼珠子乱转一直一言不发的人:“嘿,你躺的挺怡然自得呀。”

沈晏好不容易发出一点儿气声:“我乐意,你管得着嘛你。”好烦,这破身子妨碍他发挥,怼人都没有气势。

华融伸手捏住他的腕,只须臾便甩了他的手,一脸嫌弃:“老夫真是佩服,你是真能装呀,你这一招反复用,到底是你脸皮够厚,还是……”说着,华融扭脸看萧彻,“某些人太笨?”

“要么你得癔症呢,脑子泡水了吧。”

沈晏气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刘公公和木夏都是死的呀,都不知道回嘴。

云翊对他那么好,怎么可能得癫症。

你个庸医。

沈晏用尽最后的力气朝华融发出气虚的一声:“呸。”!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