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47章

“过来。”萧彻再一次朝沈晏招手。

沈晏干笑一声,乖乖将手放进了他的手心里。

萧彻捏着这只手细细打量,手是带着温度的,皮肤柔软细腻,再捏一捏……里面有骨头。

沈晏僵着身体,头冒冷汗,他不会是想着先把他肢解吧?

云翊是有点儿丧心病狂在身上的。

春山和木夏看着王爷当着他们的面在那对沈晏旁若无人的摸摸摸,一时间觉得自己仿佛离开王府多年而非一日,王爷咋就突然变了个人呢?

二人同时看向温玉,温玉朝他们沉重的点了点头,一副饱受摧残的模样。

最终还是沈晏受不住,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仙人板板的,要吓死少爷了呀!

萧彻看着自己骤然空了的手,沉默一瞬,才抬头看向不远处被木夏放在院中趴伏在石桌上依旧昏迷的女子,淡声道:“这是谁?”

木夏和春山没有丝毫犹豫,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给沈晏吓了一跳,咋还说跪就跪呢?

木夏没隐瞒,将杨固和绿云来找他的事情回禀给王爷。

“所以,这位是庆王的侍妾,你们将他掳了回来?”萧彻面无表情,“木夏,你越来越有主见了。”

木夏:“属下知错了。”

“嗯,去领罚吧。”

???

嗯?

主子今儿怎么这么好说话。

“是,只是……”木夏大着胆子抬头,“春山是被属下硬逼着去的,属下愿将他的罚一并受了。”

萧彻点头:“可。”

春山正要开口,被木夏一把捂住嘴:“走。”

春山踹他,木夏低声呵斥:“别闹。”

沈晏看着这俩货,有些头疼。

以前三皇子的侍卫犯了错,便是一人十板子,木夏一人若是二十大板,怕是要在床上趴个十日八日的。

他擅作主张,确实有错,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哪能让他躺在床上啥也不干呢。

“那,那,那个……”沈晏小声道,“是我的人有错在先,要不然,要不然我替木夏受罚,好不好?”

萧彻抬头看着沈晏。

他的人?

谁是他的人?

那个杨固……

杨固应该便是春山小本本上的那个不知名人士……

还有绿云,都是他的人。

他还要替木夏受罚?

叮——

系统冷漠播报:“任务更新,杨固替代不知名人士。”

沈晏:“???”

跟杨固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突然更新杨固?

“你替他?”萧彻盯着沈晏问。

沈晏又开始犹豫:“真,真打呀……那要不然我替春山,木夏自己挨自己的?”毕竟他也怕疼呀……

好,现在又便成替春山了。

萧彻面色有些不太好。

“不用替。”春山和木夏同时开口,春山同时还白了木夏一眼,“属下的罚属下自己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院子去领罚去了,温玉作为执行者一同前去。

屋内的香炉已经都移了出来,院内都是烟雾,萧彻转着轮椅往屋内走:“进屋。”

让谁进屋?

沈晏左右看看,人都走了,连刘公公都带着人出了院子不知忙啥去了,院内除了萧彻就是他,好像确实是跟他说的。

“云翊……”沈晏摸鼻子,“我们要不要先审一审这位丁姨娘?”

“今日太晚了,明日再说。”萧彻回头看他,“进来。”

“哦……来了。”沈晏一边应着,一边转身就蹿。

现在春山木夏和温玉都不在,谁还能拦得住他?

被不知名冷脸侍卫拎着进到屋内后,沈晏那张麻木的脸在□□凤花烛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的俊美。

萧彻撑着下巴灯下看美人。

明明是以前向往的场景,可此时沈晏只觉得心里发毛,为了缓解这份不知名的尴尬,沈晏伸手去摸那龙凤花烛,不得不说,这花烛雕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他若成婚的时候能燃上这么几对花烛就好了。

“喜欢这个花烛?”萧彻问。

“嗯。”沈晏点头,“很漂亮。”

“我让刘公公特意寻来的。”

沈晏悄咪咪看他:“为什么找花烛?”又不是成婚,难不成云翊想成婚了?还是他看上哪家的小姐了?

“今日太仓促,等明儿我让刘公公再去寻些旁的样式你瞧瞧。”

沈晏眉头皱了起来,旁的样式?他真的想成婚?

这样想着,沈晏便问了出来:“云翊,你打算成婚了吗?”

“成婚?”萧彻闻言,有些怔然。

他从未想过这些事情。

十四岁那年,母妃要为他选让他晓事的小宫女,那时他还不怎么懂这些事情,但知道那是要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的,可他的床上已经有沈晏了,他那么闹腾,是断然不会答应三个人一起睡的,于是他便拒绝了。

十六岁那年,父皇要为他指婚,那时他已经背着沈晏偷偷看了画册,知道了男女之事,可他从未想过身边人从沈晏换成另一个陌生的女子,所以他便言说再等几年以此推拒了。

十八岁那年,睡觉不老实的沈晏往他身上蹭,给他蹭出了一身火气,那时他才知情从何起。

该怎么将这人绑在身边一辈子呢?

无数个夜晚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却也从未敢想过成婚之事,毕竟男子与男子本就有违纲常。

“好,成婚。”萧彻低喃,“便成婚吧。”

沈晏差点儿炸了,他竟然要成婚了?他竟然真的要成婚!!!

沈晏又气又伤心,幽幽道:“你是想把我做成花烛的蜡油贺你新婚之喜吗?”

“花烛的蜡油?”

萧彻视线落在那繁复好看的花烛上,喃喃,“那蜡油确实没什么香味,我早猜到你或许不喜欢,明儿我便让他们重新调制,最好用桂花香的。”

!!!

沈晏几乎跳起来,萧云翊竟然真的想把他做成桂花味儿的蜡油,然后等他成婚的时候烧了他。

“好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萧彻看他神情,语气又软了几分,“我知你不喜,你再将就一晚,明儿就换,天色已晚,睡吧。”

沈晏本还想闹腾,一听他说睡吧,整个人都愣了,睡吧?谁要睡?睡哪儿?

“你想睡里面还是外面?”萧彻转着轮椅来到床边随手掸了掸床褥,“原来你喜欢睡里面,现下还喜欢睡里面吗?”

沈晏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喃喃:“云翊是疯了吗?他竟然要跟我一起睡?”

沈晏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脸,嘶,疼……

系统:“你没发现他有些不对劲吗?”

沈晏下意识道:“说谁不对劲呢?你才不对劲呢。”

“过来。”萧彻又朝他伸手。

与云翊一张床睡觉,这个诱惑对于沈晏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也阻挡不了沈晏奔赴萧彻床侧的步伐。

沈晏晕乎乎的走过去,萧彻替他解开了腰封,沈晏便转了个圈将外袍脱了下来,然后爬上床如昔年一般躺在了内侧,还动手调整了一下枕头。

萧彻坐在床边看着他,低声道:“闭上眼睛。”

沈晏便乖乖闭上了眼睛。

身侧淅淅索索应该是萧彻脱衣裳的声音,沈晏闭着眼睛忍不住去想那个画面,竟是觉得有些浑身发烫,连脸颊也红了起来。

沈晏扯过被子盖在身上遮住了不受控制的地方。

感受到身侧的人躺下,沈晏的心开始狂跳。

他不知道萧彻到底发哪门子神经,竟会与他同床共枕,也不知半夜里萧彻会不会把他熬成灯油,可他现在是实实在在躺在萧彻身边的。

五年了,五年了……

观景阁一别,整整五年。

他躺在棺材里凄风冷雨时,从未敢奢望过还能有这样的一天,哪怕让他立时死了他也是甘愿的。

被子里的手被人握住,萧彻轻声道:“睡吧,屋子里都是花烛,你应该会睡得很香的。”

那人的气息拂过他的耳垂,若迷香一般让沈晏五迷三道,像是踩在云朵上,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系统:“再次提醒宿主,你难道不觉得萧彻的精神状态有问题吗?”

沈晏恍恍惚惚:“闭嘴,谢谢。”

“长策,除了花烛你还喜欢什么?”萧彻问。

沈晏痴痴呆呆咧嘴笑:“喜欢你。”

喜欢我?

萧彻皱眉,是了,他们这种应该是喜欢阳气的,可他病了这些年,也不知道阳气还足不足。

萧彻撑起身体,侧了一下身,一手撑在沈晏的另一侧,低头将唇覆在了沈晏的唇上:“给你。”

他知道,这叫吸阳气,吸了阳气就能精神足,能站在阳光底下与常人无异。

!!!

如一声惊雷炸响在沈晏脑海,云翊他,他,他,他竟,竟,竟轻薄于他……

沈晏心跳如鼓,呼吸急促,那唇略有些凉,带着些桂花香……沈晏不由攥紧了被子,脑子一片空白,眼中脑中只有附在他身上的这个人。

系统:“!!!你们疯了吗?好好的怎么就能亲上了?哪句话是亲的前奏?宿主,宿主,你冷静一点,你现在脑子热的像油锅你知道吗?”

“宿主?”

“宿主?”

“呼叫宿主,请宿主回答!”

“……”

哔——

【系统现在关闭听觉和视觉,请宿主自重!!!】

沈晏根本就听不到系统的话,他现在无法呼吸,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与兴奋的状态,身体更是酥酥麻麻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想要更多,可是如何要更多,他却不知道。

直到再不呼吸就要被憋死了时,沈晏才伸手推开了萧彻。

萧彻眼睛有些红,低头看着他,呼吸不稳道:“好了?”

沈晏胸口急剧起伏,因为憋气而眼睛泪汪汪的一片朦胧,什么好了?

他不太好,他,他,他……沈晏扯住被子捂住了自己。

萧彻躺了回去:“以后每天晚上都给你。”

沈晏:“!!!”

每天晚上都有?

这,这,这也,太快乐了吧……

世上怎会有如此美事儿?

他是在做梦吧?

不,一定不是做梦。

因为他做梦都从不敢这么想。

嘿,嘿嘿,嘿嘿嘿……

萧彻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沈晏便魂颠梦倒地闭上了眼睛。

萧彻却看着那龙凤花烛,眼睛眨也不眨。!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