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46章

庆王府灯火通明,萧泓披着外袍坐在那里,脸色很是难看。

小丫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丁姨娘每日半夜里都要夜起喝点儿L温水,她守夜时与往常一般估摸着时间早早等着,可今夜丁姨娘却一直没喊人,等来等去她便小心翼翼进去看了一眼,这一看才发现,丁姨娘根本就不在床上。

小丫鬟屋内院内找了许久也没找到人,彻底慌了神,于是便大半夜惊动了整个王府。

侍卫首领也跪在那里,额头上冷汗直流,人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他一概不知。

“三姐姐,这位丁姨娘是何来历?”坐在下首的清秀男子开口问道。

坐在萧泓身侧容貌俊美的女子道:“原是府里的一个歌姬,具体哪年入的府我倒是……”

“回王妃和十三少的话。”府里的管家开了口,“丁姨娘入府是在崇明一十一年,崇明一十四年也便是三年前被王爷看中抬了姨娘。”

“身世可清白?”那男子又问。

“是个卖身的孤女。”管家又道。

“孤女?”男子若有所思,“今夜之事,她若是个普通女子,断不能避开府里众多侍卫自个儿L走出去的,是以,要么是她身手了得,要么是被人掳走,无论是哪一种,这位丁姨娘的身份可都不简单。”

“被人掳走?”王妃蹙眉,不敢相信,“难不成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不可能。”

“莫非……”管家犹豫,“府里有内鬼?”

萧泓一直沉着脸不发一言。

府里的护卫换班是他特意叮嘱过的,隔几日便会变动一番,就怕被人寻了规律,所以哪怕是府里的下人都窥探不破,外人若想查清楚更是难如登天。

所以,府里若是有内鬼,那必是非常亲近之人。

萧泓的视线在屋内几人身上一一扫过,复又垂了眼,若眼前这些人都信不过,那他这个王爷早就被害死多少次了。

萧泓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前两日在京外的庄子里小叶子被人当着他的面抢走了,当时他还有些怀疑那是沈晏故意搞的把戏,现在看来,也许两件事之间有牵连。

是谁?

难道真的是沈晏?

他有这么大的本事吗?

还是贤王?

这个丁玲儿L身上又有什么秘密?值得这么大费周章?

“将这个丁玲儿L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个清清楚楚,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

沈晏是被绿云一路押送到瑞王府的。

因为绿云怕沈晏半路跑了。

沈晏无奈:“绿云,你是来京里以后才开始脑子出问题的吗?”她到底是站哪头的?

绿云淡淡道:“不,我是在认识你之后才开始脑子出问题的。”

沈晏:“……”

绿云抱

着剑打量眼前眼前人:“我只是很好奇,你平日里巴巴的往人家面前凑,为何今日给你机会你不去?跟个鹌鹑似的。”

鹌鹑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那不是人家不搭理,所以我现在要脸了嘛。”

“要脸?”绿云点头,“那便要来无用了,去吧。”

沈晏:“……”

系统:“绿云姑娘是本系统在你们这个世界最佩服的人,没有之一。”

木夏和春山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关心沈晏去不去王府了,他们比较关心的是自己的小命,也不知这位丁玲儿L能不能保他们的命。

沈晏站在瑞王府侧门前垂死挣扎,他白日里刚从王府跑出来,他今儿L是真不想去,他想缓几日,他才刚被扒了裤子呀,有没有人同情他一下?

绿云靠在那里,冷淡道:“你今天若是不进去,我便去杀了瑞王。”

木夏和春山同时转头看她:“???”

春山:“……”这话莫名有些熟悉感。

沈晏惊了:“绿云,你怎么比我还癫?”

绿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退缩,但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便一定要做到。”

“你答应过我什么?”

“答应过你要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沈晏怔愣片刻,终于想起了这个承诺。

那是他与绿云相识半年后的一天。

那夜星星很美,他坐在大漠的沙堆上吹羌笛,粗粝的沙子糊了他一脸,却糊不掉他的笛声。

悦耳动听的笛声打动了绿云,绿云走过来,将剑横在他的脖子上,对他道:“你敢再吹一声,我就杀了你。”

那时的沈晏惨兮兮道:“你别杀我,我只是太思念一个人而已。”

绿云道:“那便去见他。”

沈晏叹口气:“我害怕,既怕见,又怕不见。”

绿云冷笑了一声:“痴男怨女,都是傻子。”

沈晏苦笑一声,再次将羌笛横在了唇边,绿云的剑压了压:“你救了我们,答应你一个愿望,你说吧。”

“不用。”沈晏摇头,“作为一个君子,施恩从不图报,这是本君子的处世之道。”

绿云无言地翻了个白眼后:“那我便帮你去见他,若他负你,我便杀了他。”

“是我对不起他,他哪怕对我千刀万剐我都没有丝毫怨言,你怎能杀他?”

“于我无关。”绿云转身,背对着漫天星辰,裙摆随风飒飒,“这只是我对你的承诺,只要我活一日,此诺必践,百死不悔。”

沈晏回过神来:“绿云,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就是,就是……”

“不需要就是。”绿云一把将他推进门,“你想见便去见吧,他不见,我便杀了他。”

沈晏深吸一口气:“……他可能会杀了我的。”

绿云笑了笑:“无妨,那我也会杀了他,让你们死在一起,我会将你们一起烧了,将你们的骨灰放在一个

罐子里,生死相缠□『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永不分开。”

木夏:!!!

春山:!!!

沈晏捂着脑袋啊啊啊,都疯了吧。

木夏和春山对视一样,这位绿云姑娘一看便是个狠角色,她若是搞刺杀,还真是防不胜防,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就是让公子见王爷嘛,又不是没见过,天天见呢,见就见呗。

于是木夏和春山,一边一个攥住沈晏的胳膊,公子,您就走着吧。

沈晏生无可恋的被提着来到了萧彻的主院。

木夏也疯了,前几天,他还冷着脸不让他进呢,现在就开始提溜着他让他往里进了。

“统,你有没有觉得在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正常人?”沈晏问。

系统:“宿主自己觉得就好。”

来到主院,木夏和春山的步子却停了下来,互相对视了一眼,不过一日不在府里,王爷的卧房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只见王爷的卧房内到处摆满了大红的龙凤花烛,每一对花烛中间都有一个香炉,香炉里是半人高的香火,粗粗一数,花烛有十几对,香炉也有七八个,屋里烟雾缭绕,仿若失火现场。

小厮仆从在刘公公的指使下进进出出,应该是觉得香炉放在屋内不太好,所以正从屋内往屋外挪。

木夏和春山目瞪口呆,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什么呢?

这龙凤花烛是成亲是才会用的,王爷莫不是想成亲了?

可想成亲也没有自己点花烛的道理呀,而且谁家点花烛配香炉?

“咳咳咳……”沈晏鼻子异常敏感,被这香熏得咳得惊天动地。

云翊这是要升仙吗?

不对……

沈晏突然惊恐道:“统,他不会是想将我烧成灰洒在香炉里吧?”绿云刚刚还说要给他俩烧成灰,萧彻这里就弄了个香炉,让他很难不联想。

而且这是萧彻能干出来的事儿L。

沈晏开始瑟瑟发抖,他说他不来,绿云非让他来,现在好了,马上就要成灰了……

“你不喜欢这个味道?”

熟悉的声音传来。

沈晏抬头就对上了坐在桂花树下香炉云烟后有些朦胧的萧彻。

他披着厚厚的大氅,腿上盖着薄毯,正脸色苍白的看着他。

“你……问我?”沈晏指着自己的鼻子,欲哭无泪,他问他喜不喜欢这个味道,他是真的想把他烧成灰……

这就是云翊说的与众不同的死法吧?

他的云翊脑子果然与常人不同,杀人都能玩出花来。

“我……能说不喜欢吗?”

萧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是不喜欢。

“那红烛呢?”

???

沈晏往屋内瞅了一眼,那龙凤花烛雕的那叫一个精细,那叫一个好看。

难道是想把自己练成蜡油浇在这龙凤花烛里?

那这花烛确实比香灰要强。

“……挺好看的。”龙凤花烛是成亲才用的呀……这也算得偿所愿了吧……

萧彻又点头,果然是喜欢这种好看的。

“过来。”萧彻平静地朝沈晏伸出手。

“……”

沈晏看着那只清瘦骨节分明的手,咽了咽唾沫。

云翊的声音是难得的温和柔软,让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去牵那只手,想去抱他,可!!!他还有未完的事儿L,所以还不能当香灰也不能当花烛。

沈晏转身撒腿就跑,然后被木夏和春山一左一右架住送到了自家王爷面前。!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