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44章

“脱衣服?”沈晏眼睛四下转着,“脱衣服干嘛呀?不是你要沐浴吗?你是想让我给你搓澡吗?那我不用脱衣服,这汤池也不是很大,折腾不开咱们俩……”

这汤池是在内室,连个窗子都没有,唯一的出口就是萧彻背后的门。

“让你脱你就脱。”萧彻看着紧紧裹在沈晏身上湿透了的衣衫,捻着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难不成你想让我亲自动手?”

“云翊……”沈晏抿唇,“你,你,咱们两个大男人,不好吧……”

萧彻无甚表情:“你不是说我对你是断袖之癖嘛,袖子都为你断了,让你脱衣服,委实再正常不过。”

沈晏翻白眼,春山这嘴真欠抽呀,他咋啥都说?

“我,我那是开玩笑的。”沈晏干笑,“云翊你如此风光月霁坦坦荡荡一君子,怎么可能断袖呢,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龌龊事情,是我错了,我不该背后里编排你……”说着,沈晏拱手求饶,“还请殿下见谅。”

“风光霁月坦坦荡荡一君子?”萧彻嗤笑一声,“那倒是你不了解我了,自称君子的一直是你,本王从来就不是君子,想的龌龊事多了,只不过你没发现罢了。”

“是—吗?”沈晏干笑,“那,那,那……也不能上来就搞这么大呀,我,我,我,当你面脱衣服,我,我,我害羞呀……”

害羞?

萧彻眯着眼看着眼前人。

他没想到竟有一天能从沈晏嘴里听到害羞这两个字。

当年,八岁的沈晏闯入他的浴室,一定要与他一同沐浴,说这样才能证明他俩关系好。

都是小孩子,一起沐浴便一起沐浴吧,可少年萧彻平日里沐浴连下人都不用,又何曾跟人一起用过一个汤池,到底是放不开,于是便穿了条中裤在身上。

沈晏倒是乐得很,脱得赤.条.条的便跳进了汤池里,见萧彻如此扭捏,竟扑上来扒他的裤子,还要跟他比大小。

便是那日,他第一次瞧见沈晏屁股上的胎记。

红色的胎记很艳丽,像一朵没开的花骨朵。

少年沈晏还邀请他去摸,少年萧彻有些好奇,但到底是没好意思。

那夜,沈晏做梦都在嘿嘿说梦话:本少爷一定是第一个瞧见三皇子小.鸡.鸡的人。

萧彻支着额头,表情越发冷淡:“脱。”

系统:“我是不是该关闭听觉和视觉?”

沈晏:“关个屁,他是想看我的屁股!!!”

“!!!”系统震惊,“你这么开放吗?不介意我看?”

沈晏:“闭嘴吧,跟你说不清楚,还有一飞冲天吗?要不咱跑吧?”

系统:“一飞冲天已经没有了,哪怕有,我也不确定你能冲的破这屋顶。”

沈晏:“……”

系统反复发问:“你确定不用我关闭?”他对人类原始的运动一点兴趣都没有。

晏:“……”萧彻为什么要看胎记?他在怀疑什么?怀疑自己不是真的沈晏?

那确实也该怀疑,毕竟当初他可是被春山确定死的透透的。

沈晏忍不住攥紧了自己的腰封,垂死挣扎:“我不,我要脸。”

“五年不见,没想到你的脸皮倒是薄了起来。”萧彻淡声。

沈晏反唇相讥:“我也没想到五年不见,王爷你竟然还有此爱好了呢。”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自己脱,要么我帮你脱。”

沈晏硬着头皮:“你让我选我就选呀,我选第三个,我就不脱,萧云翊,你别欺负人,小心我我,我去皇上面前告你的状。”

“告吧。”萧彻不为所动,“告状也得脱完了再去。”

系统:“要么就脱吧,早晚也得脱,毕竟还有一百零八式,你们也不能穿着衣服一百零八式。”

沈晏:“闭嘴,我身上的胎记都没了,他咋想?”若真的被萧彻瞧了,他该如何解释?

沈晏开始往汤池边爬,云翊双腿不方便,他平常就是让着他罢了,若真想跑,他堂堂侯府大公子难不成还真跑不了?

沈晏抖抖身上的水,眼角瞥了瞥萧彻,若无其事道:“云翊啊,那我可脱了,你可看清楚了。”

“脱吧。”

沈晏手放在腰封上,作势要解,下一刻,撒腿就往门口跑。

云翊,今儿这脸面是你自己非得丢的,现在我可顾不得你的自尊心了。

眼见着大门近在眼前,腰上却被搂上了一只有力的手,沈晏腾空而起,也不知怎的就天旋地转的被翻了个面,等他回过神来时已经被头朝下压在了萧彻的腿上。

!!!

沈晏扑棱着腿:“萧云翊,你放开我。”

萧彻看着怀里的扑棱蛾子,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上手开始扯他的衣裳。

“萧云翊,你无耻……”

“啊啊啊啊……你放开我……”

沈晏慌了,他被萧彻这么按着根本挣脱不开,这人手劲咋这么大了?

“云翊,云翊,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害怕……”

“我疼,我疼,你别……”

站在门口的温玉直接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听到了什么?

王爷,王爷,王爷他……他……他……原来这么狂野的吗?

也是,平日里也没个侍妾,这可不素着了嘛……

但,啊啊啊,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听这个?

这个差真是一天也当不下去了。

木夏大人呢?春山大人呢?

能不能来个人救救他?

“殿下,殿下,你放开我……”

“你这是侮.辱我你知道吗?”沈晏突然不再挣扎,开始泫然欲泣,“我堂堂七尺男儿,如今竟受如此屈辱,萧云翊,你是不想让我活了吗?”

“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我我我,我再也没有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了,呜呜呜呜……”

刺啦……

在沈晏时而怒骂时而求饶时而卖惨时而哭泣的声音中,萧彻面无表情冷淡无比毫不犹豫的撕裂了沈晏的衣裳。

③想看爱哈哈的小刀的《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吗?请记住[]的域名[]③『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感受到身上的凉意,沈晏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屁股都露出来了,已无回旋余地。

看着那细腻白皙仿若白玉般洁白无瑕连一丝毛孔都没有的屁股蛋,萧彻眼睛急剧收缩,下一刻,修长的手迅速将沈晏上半身的袍子也扯了开。

撕裂声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异常清晰。

那身上连一个痣点都没有。

沈晏耷拉下脑袋,完了……

外面的温玉耳朵贴着门,咋没声音了,不会是被王爷给折磨的……

哎呀……

那个画面不敢想。

看到刘公公进来,温玉忙朝他招手,刘公公小跑着过来:“咋了?”

温玉用力咽了咽唾沫,往内室指了指,抖着声道:“王王王……”

刘公公看着他,不过片刻不见,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王爷,王爷把沈公子那,那啥了。”

“啥?”刘公公有些懵。

“就那啥。”温玉急了,你一个太监咋啥都不懂呢?

“那啥?”刘公公一惊,尖细的嗓子喊出了声,“杀了?我的天呀,沈公子现在可不能死呀,你咋回事儿啊。”刘公公一拳捣在温玉肩膀头上:“要你何用啊?”

说着推开温玉,就要推门进去。

恰在此时,门被人打开,只见他们家王爷寒着一张铁青的脸转着轮椅出来了。

刘公公和温玉吓得同时后退一步。

眼看着王爷走远,刘公公忙进了内室,颤着声:“公子啊,公子,你没死吧?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让神医给你拼起来……呜呜呜呜……”

“没死。”一声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嗯?”刘公公看着趴在地上,身上盖着自家王爷外袍的人,手抖得厉害,“公,公,公……”

沈晏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用萧彻的袍子将自己裹紧,抬起脸,恍惚道:“刘公公,我不清白了。”

看着沈晏布满泪痕的脸,刘公公咽了咽唾沫,只见室内一片狼藉,周围地上全是沈晏衣服的碎片,那惨烈程度……

想到温玉的“那啥”……

刘公公干愣愣的,虽早知道王爷可能是对沈公子有那么点儿那啥的情意,但,但,但……

我的老天爷呀……

“公子呀,你咋样了呀?”刘公公终于缓过来,走过去跪在沈晏身边,也不敢伸手碰他,那衣裳都碎成那样了,可见这外袍底下是什么情况了,“受伤了吗?”

“伤了……”沈晏捂着胸口抽噎,“你说他咋能这样对我呢?他怎么能强迫我呢?我没脸见人了,呜呜呜……”

刘公公尴尬:“他,他,他真把你那,那,那啥了?”王爷大清早的火气那么大吗?

“当然。”沈晏猛地抬头瞪他,嗓子都劈叉了,“你让我以后如何娶妻生子?我名声都没了,他得对我负责。”

“负负负,负责……当然得负责……”刘公公手足无措,“那,那你先等着,我给你找身衣裳你换上……”

“好吧。”沈晏抽噎一下,睨他一眼,提出要求,“那你别随便找,就拿云翊的吧,毕竟我现在是他的人,也不好穿别人的衣裳,对名声不好。”

刘公公:“……”这自觉,适合当王妃。

见刘公公急匆匆出来,温玉忍不住探头往里看了一眼,然后迅速闭上了眼,哎呀天爷呀……真是没眼看呢。

沈晏穿戴好后从内室出来,悄悄打量了一眼坐在窗边从看过他屁股后便一直沉默不言的萧彻,心里忐忑不安。

他的身体被系统修复后,连一颗痣都没有,萧彻是一定会起疑心的。

他都已经想好怎么回答了,身上的胎记嘛,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没了,不管萧彻信不信,只要他坚持,萧彻也拿他没办法。

可萧彻却一个字也没问,扯了袍子扔在他身上便转身走了。

他为什么不问?

“来,公子,这边坐。”刘公公热情无比,拿了个软垫放在凳子上,“就在这儿用午膳,老奴吩咐下去,做点儿清淡的。”

沈晏心虚也害怕,没敢坐:“我,我,我……我……没脸见人了啦……”沈晏一跺脚,捂着脸嘤嘤嘤的跑了。

刘公公:“……”您倒是慢着点儿呀,跑那么快屁股不疼吗?!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