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6章

沈晏跟在萧彻身后念念叨叨,似是终于将人念烦了,萧彻才开了口:“小叶子咬死一切与萧泓无关,萧泓只是救了他。”

沈晏皱眉,萧彻的手段自是不用提的,绝不会撬不开小叶子的嘴。

所以,萧泓当年真是好心才救了小叶子吗?

沈晏对此是不信的。

“也许萧泓早就知道小叶子是陈贵妃的人,留着小叶子必有用处,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而今我回京便是最好的机会,若我信了……”一桩谋害三皇子的旧案,足以让大皇子一败涂地。

“那当年你身边有没有萧泓的人呢?”沈晏拧眉思索着,手无意识放在了轮椅上推着萧彻往前走。

“松手。”萧彻也不知怎的,突然动了怒火,回手抓住沈晏的手腕就将人甩了出去。

沈晏不察,踉跄两步差点儿摔倒在地,被一旁的刘公公扶了一把。

沈晏撑着刘公公的身体才堪堪站稳。

没有月色的夜晚,只一点烛光照亮这一番天地,沈晏低着头抿了抿唇。

萧彻胸口有些起伏,闭了闭眼后一言不发转着轮椅继续往前走。

刘公公小声道:“公子没事儿吧?”

沈晏摇了摇头,喉间发苦:“其实我不该出现在他面前的。”他与云翊一起长大,曾经一起策马扬鞭,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当年的云翊有多么的鲜衣怒马,如今的他每出现在云翊面前一次便是往云翊的心上扎一把刀子。

刘公公不懂这些心思,只觉沈晏的语气有些哀婉,不由叹了口气。

这些年他常常叹气,叹着叹着仿佛成了一种习惯。

刘公公不知该不该安慰一下沈晏,自从那日听了神医的话后,他也确实对沈晏多了几分悲切,可他们如今的立场似乎不应该去安慰他。

刘公公正纠结呢,便听沈晏高喊一声:“云翊,你等等我呀。”说着快步上前再次走在了主子身边。

刘公公:“……”原是他想太多。

“云翊。”沈晏当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语气依旧轻快,“我想到了,不如将小叶子送到贤王那里去吧。”

萧彻停下了动作,转头看着沈晏:“为什么?”

沈晏眯眼,沉了声:“坐山观虎斗,我想看看两位王爷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且小叶子当年背叛你,死一百次都少。”

萧彻无甚表情:“沈晏,你回京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无疑是故意挑起贤王和庆王的矛盾,沈晏如今不明哲保身,为什么一定要趟这些浑水。

沈晏垂了眼,绞着手指小声道:“你……回京是为了你。”

萧彻静静看着他,没说话。

夜风吹拂,雾气弥漫,刘公公就站在不远处,却恍惚着有些看不清被笼在雾气里的两个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轮椅先动了,缓缓没入雾气中不见了身影,而另一位则站在原地看着那背影痴痴发呆。

春山上前:“走吧,我送你出府。”

沈晏看了一眼理解能力堪忧的某人,转头对刘公公道:“你看我来都来了,不若我去见见神医呀。”

刘公公立刻眉开眼笑:“好呀,好呀,老奴看王爷那样子似对治病这事儿无甚兴趣,还得请公子多想想办法,来,公子,这边请,春山呀,你去跟着王爷。”

春山:“……”

这是都忘了他现在的任务是杀沈晏吗?

“春山呀……”沈晏对他招手,“告诉木夏,让他将小叶子扔到贤王府里去。”

春山冷冰冰:“他不会听你的。”

沈晏已经不再搭理他,跟着刘公公往华融院子里去了。

春山站在原地左右看看,最终还是跟上了自家王爷。

春山犹豫半晌,才小声道:“主子,我觉得他的主意挺不错的。”

萧彻淡淡道:“挑起贤王和庆王的争端有什么必要吗?难不成我如今这般模样还要去争一争?”

“你如今这般听他的,不若跟着他吧。”

春山:“……”活该,让你多余问。

萧彻进到屋内,冷冷道:“出去吧。”

春山便低着头退了出去。

其实杀沈晏这种任务比跟在主子身边伺候好像还要轻松一些。

木夏恰巧过来,看到春山的神情,便问何事。

春山睨着木夏,如今他已经不太信任这人了,不太想跟他说话,但,他心有疑虑,除了木夏却也无人能说。

先重重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对他的不满后,春山才小声将事情说了说。

“将小叶子扔去贤王府,妙呀。”木夏眼中迸发出亮光,“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这个渔翁到底是谁?”

木夏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糖果塞给春山,这是两人小时候做乞儿时,春山最稀罕的东西,哪怕如今不缺吃不缺喝,春山却依旧对这些糖果情有独钟。

“假若当年的一切确有苦衷,那公子自是从一而终希望咱们家王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

春山含着糖差点儿噎着,从一而终……

“若他今时今日依旧心系咱们王爷,那自然是要为王爷筹谋的,八皇子,对,八皇子,若是八皇子能……上那个九万里,便是如今对咱们王爷最好的了。”

木夏一拍春山的肩膀,差点儿给他咬着舌头。

春山瞪着他,木夏两眼放光:“咱们王爷不想争,可日子这么过下去未免也太憋屈了,咱们王爷旷世逸才,不能就这么埋没了,虽不能登那至尊之位,可八皇子若是能……那咱们王爷也有施展才华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春山看他激动的样子,淡漠的给他泼冷水:“若你的假设不成立,那位对王爷另有所图,你有想过后果吗?”同一个人身上跌两次,还让不让王爷活了?

木夏眯了眯眼,眼中弥漫上毫不掩饰的杀意:“那正好了,我杀了他,自此绝了王爷的心思,一了百了,说不定还是好事儿。”

“春山。”木夏双手板着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赌一把,信他一次,成,王爷自此也便活了过来,败……又能比现在差到哪里去呢?”

春山神情有些动摇,但想到王爷那阴晴不定的性子,再想到自己有些疼的膝盖,还是有些犹豫:“你是要违抗主子的命令吗?”

木夏轻咳一声:“怎么能用违抗这么严重的词呢,充其量不过是……疏忽职守。”

木夏附在春山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春山便一脸无语的将他推开,嘴唇动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你有病吧?

木夏对他点头:“去吧,就按我说的办。”

春山猛搓脸,搓完脸后便出了府直奔烟雨楼去了。

一个时辰后,有人翻墙跳入王府,不费一兵一卒从顶级杀手木夏和春山的手里抢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小叶子。

两个时辰后,小叶子被人从墙头外扔进了贤王府的院子里。!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