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5章

瑞王府

晚膳后,刘公公推着萧彻在花园里散步,仆从打了灯笼在前面引路。

刘公公道:“主子,明日便让神医开始瞧病吧。”主子今日也没提神医的事儿,看着并不热切。

萧彻没什么情绪道:“他说了治不好。”

刘公公:“神医自是有神仙医术,老奴相信他一定可以的。”

萧彻无意识地捏了捏自己没有知觉的腿:“想不到你还知道神仙的事情呢。”

刘公公:“……”

这话说的,他都没法接。

轻咳一声,刘公公小声嘀咕却又恰到好处的让萧彻听到:“那沈公子将人找来就是治病的呀,不治病白养着他吗?浪费粮食呀。”

萧彻冷声道:“要不你去广平侯府当总管吧。”

刘公公闭了嘴。

他可不想跟春山一样。

推着萧彻在花园里转了两圈后,夜深了,便往主院走。

不知何时,竟有了些雾气,刘公公从跟着的仆从手里拿过薄毯盖在了萧彻腿上。

这腿疾最忌湿寒。

前方夜色中一个人影显现出来,是一身黑衣的木夏。

木夏看到萧彻,步子有几l番犹豫,但还是走到近前,扑通一声跪下,低头道:“属下跟着沈公子去了庆王京外的庄子,在那里,发现了小叶子。”

“小叶子?”刘公公惊呼,“他竟然还活着?”

“是。”木夏道,“属下已经将他带回来了。”

“小叶子?”萧彻眯了眯眼,“萧泓竟将他藏匿了起来,走吧,去瞧瞧。”

刘公公推着萧彻往前走,但木夏却依旧跪在那里没起身。

刘公公狐疑地看他,说事情就说事情呗,咋还突然跪了,以前也没这个动不动就跪的规矩呀,难道是近春山者便如春山了?

木夏跪在地上,突然明白了春山的感觉。

若是春山在就好了,那跪的便不是他了。

“主子……”木夏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自己抢一送一的事情,“属下……”

“云翊……”

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人自层层叠叠的云雾中走了出来,他着一身白衣,在黑夜中的雾气中尤为显眼,同样显眼的还有他脸上堆叠着的不解:“云翊啊,你若想见我派人知会我一声就好,何必还劳烦木夏去抢我呢。”

“不过才一日不见,云翊,你也太黏人了叭。”

木夏惊恐的抬头看向沈晏,一向笑眯眯的脸皱成了一坨,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抢你?”萧彻半眯着眼睛看着雾气中显得有些不真实的人。

“是啊。”沈晏往前走了几l步,来到萧彻面前,叹了口气,“木夏也是的,说你要见我就好了呀,可他偏不说,非动手将我抢走,那抢走就抢走吧,我正好见了小叶子,我想你肯定也想见小叶子,便将小叶子带了来。

“云翊,我是不是很贴心?”

木夏:“???”

萧彻将腿上的薄毯摊开将双腿完全覆盖后,才看向木夏:“是吗?”

木夏:“……是……吧?”

沈晏耸肩,嫌弃地瞥了一眼木夏:“木夏就是嘴笨,以后得改,不像春山,春山说你让他去保护我,云翊,我实在是太感动了呢。”

刘公公:“……”

木夏:“……”

隐在树后的春山:“……”

“这种情况多久了?”萧彻问他。

“什么?”沈晏一愣。

萧彻转着轮椅往前走,从他身边经过时,道:“是间歇性的,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疯卖傻?”

沈晏转身跟上,长叹一口气:“云翊,你怎能如此想我,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加实诚的人吗?”你才癫呢,现在没有比他更正常的人了。

萧彻懒得理他,对木夏道:“带我去见小叶子。”

沈晏忙跟了上去。

*

瑞王府的地牢内,小叶子已经被水浇醒了,看到站在他对面的沈晏时,有些惊诧:“沈公子,这是发生何事了?”

不用沈晏说话,小叶子下一刻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萧彻。

小叶子的脸霎时间变得惨白,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已经离了庆王的庄子被绑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三,三皇子……”小叶子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瞳孔都震动了。

这一路行来,春山跟上来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告知了萧彻,此时萧彻冷冷看着小叶子,道:“你既活着,这五年来为何不来见我?”

“奴奴奴……”小叶子抖着声,“奴才怕王爷会杀了我……”

“怕我杀了你,却将实情告知沈晏,所图为何?”

小叶子咽了咽唾沫:“当年贵妃娘娘不仁,奴才心存怨念,恰逢公子回京,奴才便想借这个机会……”

“是吗?”萧彻淡声,“这些话可是庆王教你的?”

“不不不……”小叶子慌忙摇头,“与庆王爷无关,是他救了奴才,还找了大夫给奴才瞧病……”

“奴才是真心实意想要告知沈公子真相的……”

小叶子将求救的目光放在沈晏身上,沈晏便温声安抚他:“别害怕,你也知道,咱们殿下是最善良不过的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最善良不过的人!!!

刘公公木夏还有春山同时撇了一下唇,这人是如何面不改色说出这话的?

最善良不过的人支着额头对木夏抬了一下手:“先断他三根手指。”

木夏便应声上前。

“公子,公子……”小叶子吓得往后缩着身体,尖叫出声,“公子救我……”

“怎么能这样呢……”沈晏皱眉,急匆匆往萧彻身边走,一边走一边道,“云翊,你也太残忍了叭,这场面多血腥呀,可不能吓着你,来,我给你捂着。”

说着人已经到了萧彻近前,伸手去覆萧彻的眼睛。

很轻很淡的竹叶香萦绕在鼻间,萧彻抬手攥住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冰凉的触感。

萧彻的手凉,沈晏的手也凉。

萧彻顿了顿,然后甩开沈晏的手,冷呵道:“出去。”

沈晏看着他,抿了抿唇:“我不。”

萧彻也不看他,喊了一声:“春山。”

春山便上前强制性的攥住沈晏的胳膊将他请出了地牢。

沈晏坐在地牢门口,托着腮望着夜空,耳边是地牢内小叶子痛不欲生的喊叫声。

他其实挺见不得这种场面的,可死过一次的人,心若不硬一些,受伤害的只会是身边人。

轻轻吐了口气,沈晏对系统道:“云翊又握我的手了呢。”

系统:“那是甩开你的手。”

沈晏:“你就说握没握吧?”

“……”系统懒得搭理他。

春山抱臂站在一旁,脑中回忆了一下今晚发生的事情,眉心皱成了川字:“那位绿云姑娘与你到底是何关系?”

沈晏蹲在那睨他:“你咋那么关心我和绿云的事情?”

我和绿云的事情?

春山笃定地点头:“我知道了,绿云姑娘就是你的心上人。”

“我在竹林里都听到了,绿云姑娘要与木夏比试,你不肯,是因为怕伤了绿云姑娘,绿云姑娘就是你的心上人。”

沈晏震惊:“……你是这么觉得的?”

春山不答反问:“不是吗?”

沈晏瞪着他看了一会儿,无语道:“行行行,你说是就是吧。”这理解能力简直无人能敌。

叮——

【隐藏任务*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开启,白月光也有白月光,白月光不同于心上人,求而不得最是遗憾,请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取代白月光心中白月光的地位吧。】

——白月光的白月光绿云姑娘认证成功,请主角努力打败她,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

沈晏惊恐的看着默默无声盯着他瞧的春山,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这些认证难不成不是萧彻认证的,而是春山认证的?

系统:“你想多了,请回头看,有惊喜。”

沈晏倏然回头,就看到阴影处坐着一人,背后是朦朦胧胧的烛光,那人的脸隐在暗处,看不清神色。

但沈晏一眼便能认出来,那是萧彻。

而地牢里小叶子的惨叫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

沈晏莫名有些心虚,咽了咽唾沫:“云翊啊……”

萧彻转着轮椅上前,也不看他,轮椅从他身边经过,留下一声轻嘲:“你的日子还真是丰富多彩。”

什么呀,怎么就丰富多彩了。

沈晏瞪了一眼春山,跟在萧彻身后跑:“云翊,小叶子招了什么呀?”

萧彻:“跟你有关系吗?”

沈晏:“云翊,你这么说话就有些伤人了,怎么能没有关系呢。”

萧彻:“春山,是谁由着他在府里大摇大摆走动的?”

春山上前:“属下这就将他送出去。”他现在已经确定绿云姑娘便是那个心上人,那只要把绿云抓进府,他是不是就算完成任务可以回府了?

沈晏嚷:“我不走,是木夏将我绑回来的,他得对我负责。”

木夏:“……”!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