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3章

春山踏着月色回到王府,王府里的人都已经睡了,春山便坐在桂花树上看月亮……对了,今日没有月亮,那便看星星吧。

星星终于隐去,天际泛起了鱼肚白,府里的仆从开始洒扫,屋内传出王爷的咳声,刘公公带着人往里进,春山跳下桂花树走了过去。

刘公公乍一看见他吓得往缩了缩,瞪大眼:“你咋回来了?”昨天晚上不是拎着小包袱给他送走了吗?

春山看他一眼,推开门进去来到床边“扑通”一声先跪为敬。

刘公公:“……”

萧彻靠坐在床上眯眼瞧着他。

春山也不抬头,就低头看着地面,沉声道:“昨夜有杀手刺杀他,属下发现那些人跟五年前去杀他的人是一伙的,甚至就是同一拨人。”

刘公公惊呼出声:“你如何得知?”

“五年前我与他们交过手,他们的功夫路数有些邪门属下记忆很深,且其中一人的眼睛我识得,那人五年前我定是见过的。”

五年前,公子中了一百零三箭,那些人上前想要查看尸首,当日双方也是经过一场激战的,公子的尸首算是他抢回来的,而他带去的人也折损了五个。

说起这个,春山抬头,一脸迷茫:“所以,他到底是如何活下来的?”到底是当年死的人是假的还是如今癫了的这人是假的?

主子为什么还不扒他的裤子确认一番?

萧彻反问:“抓到活口了吗?”

春山摇头,迟疑道:“他……先跑了,还喊着我一起跑……我俩就一起跑了……护着他的那些人没能抓到活口。”

屋内寂静一瞬。

刘公公道:“惜命好呀,惜命好。”

不知何时进来的木夏抱剑站在一旁,拧眉道:“能让咱们府里人折损的人,身手一定很强,但昨夜沈公子全身而退,说明护着他的人也很强,既是军中之人,那便是成国公手底下的人了……所以,沈公子这次回京的目的是什么?”

公子已经流放,五年前也有消息传来说他已经死了,老国公若是想护他周全,暗地里将人救走隐姓埋名便好,可他却回了京。

五年前的旧案看似已经沉寂,可他活着回来,有心之人若想利用此事,那公子便是一个极佳的棋子。

活着有活着的利用,死了有死了的说法。

京中如此形势,他不可能不知,所以他为何还要回来?

萧彻垂着眼不说话,刘公公便大着胆子道:“依着沈公子之前的言语,怕是也对当年之事心存疑虑,许是想查清什么吧……”

刘公公边说边拿眼偷瞧自家王爷,却见王爷盯着春山看。

春山敏锐,自然也察觉到那视线,抬头:“……”

“所以,你不止没杀他,还救了他?”萧彻开口。

春山:“……”

春山看向木夏,木夏抬眼看屋顶。

春山看刘公公

,刘公公转头看桌腿。

春山深深吸了口气,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小本本呈给王爷,也不说为什么没杀沈晏,只将自己跟了他这些天的所见所闻说给王爷听。

事事详细,一字不落的转达。

萧彻一边听一边翻看那个小本本。

辗转难眠至天亮思念白兄。

夜会二皇子……

夜会不明人士……

萧彻面无表情将小本本翻看了一遍,然后扔到了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春山忍不住跪的更深了。

王爷不说话,春山也不敢起,刘公公无奈,只能上前打圆场:“春山呀,还查到了什么?”

春山睨了一眼刘公公,这时候不看你的桌子腿了?

春山抿唇:“我还问他,他的心上人是谁……”

木夏眉毛高高扬起,竟还真去问了,春山大人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他不告诉我,还问我王爷的心上人是谁,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他知道。”

刘公公:“???”

木夏眉毛扬的更高了,王爷有心上人了?

王爷还有这心思呢?

什么时候的事儿,他咋不知道?

他都不知道,沈公子能知道?

春山已经麻木了,垂着眼:“他说王爷的心上人是他,还说王爷为他斩断了衣袖,王爷与他是断袖之癖。”

春山面无表情讲述那个关于断袖和某人绝世风姿的故事。

听完后,屋内人都沉默了。

木夏咂摸后,心道,真敢说呀。

要不说他敢在王爷面前发癫呢。

这本事……佩服,实在是佩服。

刘公公也一脸茫然,这造谣都造到王爷头上了?那位现下应该能确诊是脑子有病了吧?

无人敢说话,而被造谣的人面无表情,语气森然:“我心悦他?”

春山低头,这又不是他说的。

萧彻就危险的眯起了眼。

刘公公忙嚷道:“春山呀,断袖之癖是个典故,说的是前朝的一位皇帝和他的一个朝臣的故事……”

春山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木夏:“他骗我?”

木夏无言,让你问你真问,他说啥你还信啥……

刘公公也无奈:“他咋说什么你都信呢……”

春山咬牙,攥紧了手。

“你这么信他,不如你去给他当护卫吧。”萧彻冷冷道。

春山膝盖一软又想跪,却发现自己已经跪着了。

“属下知错,还请王爷责罚。”

为什么木夏回来了,跪的人还是只有他?

眼见王爷的脸色不知何时又有变黑的趋势,刘公公推着春山往外走:“你先去吧,去吧,王爷要用膳了,走吧,走吧……”

春山就这么再次被刘公公撵出了府。

春山恍惚间才发现,自己又活了一天呢。

自从那位回京,这日子越来越难活了。

*

沈晏的屋顶昨夜漏了,只能换了个房间,又与杨固筹谋一番,直至快天亮才入睡。

叮——

【霸道总裁萧泓认证成功,请努力打败他,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叮——

【187黑皮体育生不知名人士认证成功,请努力打败他,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沈晏被叮叮声吵醒,却躺在那里毫无情绪波动。

系统:“你听到了吗?”

沈晏平静道:“我耳朵又不聋。”

系统:“……”

沈晏眨眨眼,温声细语:“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呢?嗯?”

系统:“……”

沈晏:“187黑皮体育生不知名人士是谁?怎么就不知名了呢?”

“不知名为什么还能认证?”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霸道总裁?二皇子?”

“哈哈哈哈哈……”沈晏大笑出声,太好笑了,真的太好笑了。

人,活着,就是,一个,笑话!!!

叮——

【恭喜主角,隐藏任务*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开启。】

【发现第一名觊觎白月光人士白兄,请努力打败他,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隐藏任务完成将有双倍奖励哦,请主角加油呦。

沈晏惊呆了。

双倍奖励哦——

加油呦——

叮——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发现一名觊觎白月光人士春山,请努力打败他,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

啊——————

听到少爷的凄惨叫声,老管家匆匆进门:“少爷哎,我的少爷呀,你又咋了嘛……”他想不明白屋顶是怎么破的,也想不明白他家少爷为什么一大早起来就……发癫……

沈晏披散着头发在屋内乱转,像个疯子一样疯狂挠头。

二十个心上人啊,二十个心上人还不够,又来一个隐藏任务,觊觎白月光的人……

白兄又是谁?

哪里冒出来的白兄?

系统:“请宿主淡定。”

沈晏:“你淡定一个我看看。”

沈晏往贵妃榻上一倒,看着头顶上的虚无,神魂迷离,双目无神且空洞。

沈晏努力动用自己冒烟的脑子:“统,我看不懂这个任务,若是只要接近我就能被认证,那这个不知名人士是谁?谁接近了我却不知名?”

“接近我的人多了,为什么只认证他们?”

“若是需要萧彻认证,那萧彻又从哪里得知二皇子,萋萋姑娘,还有这个不知名人士的?又是凭什么认证他们?”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啊啊啊啊……

沈晏在床上翻滚着,这破任务疯的也太彻底了吧……

老管家站在一旁焦躁难安,怕是真的要找人驱邪了,不能让府里人知道,不能让夫人知道,也不能让少爷知道,得偷摸着来。

系统:“既然如此,就不要再纠结如何认证了,不若去完成任务吧,这样才能获得能量。”

沈晏:“完成任务,然后呢?让萧彻得到奖励吗?”

系统:“……”忘记了,彼之奖励吾之惩罚……

一人一统再次沉默。

沈晏爬起来找出逍遥开始叮叮咚刺啦……

他需要平复一下心情。

老管家悲痛地落下泪来,他家少爷风度翩翩麟子凤雏博览群书学富五车,现如今却变成这般模样……唉……

春山跳上屋顶时听到琴声,掏出了一个新的小本本开始记:弹奏逍遥,神情凄婉,不知缘由。!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