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2章

画舫上春山用剑指着沈晏,元寿挡在沈晏身前,形式险峻,一触即发。

于是,沈晏转身下了船,还喊了元寿一声:“快来赶车。”

眼见着马车就这么走了,春山看了一眼夜色中的画舫,手里的剑都迷茫了。

杀手呀,他是杀手呀,竟有人不怕杀手。

马车哒哒哒的往广平侯府走。

沈晏靠在那里,拧着眉想事儿,想了半晌开口道:“春山。”

无人应声。

“春山……”沈晏又喊了一声。

依旧无人应声。

“春山呀……”

马车帘子被掀起,抱着包袱的春山寒着一张脸进了来。

沈晏指指坐垫:“坐。”

春山看着他:“我是来杀你的。”

“知道。”沈晏淡定点头,“杀之前先聊几句。”

“二皇子这些年与你家王爷关系如何?”沈晏问。

“二皇子?”春山坐下,先皱了下眉,后又想了想,最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用炭笔记下来,于画舫上夜会二皇子。

沈晏见他在写字,探头看,被春山躲过去,写完后,春山抬头:“庆王这些年逢年过节会送节礼,前些年也会来看主子,但几次里主子也就见一次,后来庆王就不怎么来了,不过节礼还是没少过的。”

沈晏若有所思。

系统:“你在怀疑什么?”

沈晏:“二皇子性情温和,但并非只对云翊如此,可当年云翊出事时,他为何要冒那么大的风险留小叶子的性命?”

是真的贤德还是有所图?

春山见沈晏神情认真,有些疑惑,这人癫着从王府里跑了,现在看着倒是又跟正常人一般模样了。

说不定还真的是装疯卖傻。

“你的心上人是谁?”

忽闻此言,沈晏啧了一声,挑起眉:“问这个是何意思?”

春山就面无表情道:“就问问,你之前不是说要带心上人去见王爷吗?”刘公公说的对,府里有位总出幺蛾子的神医,所以这位现在还不能死,如果他将心上人带回去,是不是就能戴罪立功了?

沈晏:“!!!”

这事儿他自己都忘了。

“你想知道吗?”沈晏现在听不得“心上人”这三个字,听到就觉得反胃。

他发癫所为何?不就是被这劳什子的心上人害的嘛。

春山犹豫了一下,点头:“想。”

沈晏托着下巴看着他:“那你先告诉我,你家王爷有没有心上人。”

春山蹙眉:“我哪知道主子有没有心上人。”

“我知道。”沈晏道。

嗯???

春山瞪大眼,王爷这几年几乎不出府也不见外人,他怎么可能知道王爷的心上人是谁?

难不成是府里的小丫鬟?

可王爷身边伺候的人也没有丫鬟,丫鬟仆妇都是管着洒扫……其实府里也没几个小丫鬟……

春山正想着呢,沈晏轻咳一声:“王爷的心上人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如仙人一般有绝世风姿……”

③本作者爱哈哈的小刀提醒您《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第一时间在.?更新最新章节,记住[]③『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春山慢吞吞转头看着沈晏。

沈晏便微微一笑,用折扇指着自己的鼻尖:“那便是我本人了。”

“……”春山开始搓脸,他刚才为什么会认真听他说话?

赶车的元寿麻木脸,人家都要用油锅炸你了,人家把你当心上人?

车里坐着的那位是来杀你的,你跟人家说他家主子把你当心上人?

“你不信?”沈晏看春山那一脸无语的样子,心里开始不舒服,云翊的心上人咋就不能是他了?

沈晏危险的盯着春山:“咋的,我不配?”

春山:“???”

疯了吧,你是男的,你不知道吗?

春山抱着剑沉默,他忘记了,眼前这位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太好。

见他不说话,沈晏更不舒服了,咋的,他差哪儿了?

沈晏用力咳了一声,语重心长地开口:“春山呀,昔年我与王爷同塌而眠,你不知道吗?王爷还曾因我睡着压着他的衣袖,怕起身将我吵醒,便干脆拿剑将衣袖斩断了,我和王爷之间的感情就叫做断袖之癖,你可明白?”

春山一头雾水,王爷拿剑斩过衣袖吗?为什么他不知道?

难道那日是木夏值守?

系统:“宿主的脸皮,你是我见过最厚的。”胡说八道张嘴就来呀。

沈晏:“废物的系统,你是我见过最废的。”

“等一下。”春山突然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系统也同时开口:“有人围了你的马车。”

“谁?”元寿大喝一声。

春山撩起马车帘子,隐着身体往外看,沈晏就直接多了,直接探头出去:“谁啊?”

只见马车外站着一圈蒙面黑衣人,粗粗打眼一看,得有十几个。

沈晏啧道:“我这命还挺值钱的。”

春山将他扒拉到身后,沉声道:“各位是哪条道上的,不若报上名来。”

那杀手便道:“我们奉瑞王爷的令前来取故人首级。”

“呸。”不等春山和沈晏反应,元寿已经一口唾沫喷了出去,“你个仙人板板的,还奉瑞王的令,瑞王得脑子多笨才找你们这样的杀手,上来就自报家门。”

一直自报家门的春山:“……”

“呵,让我猜猜你们是谁的杀手,贤王?庆王?五皇子六皇子?还是七皇子?我家少爷要是死了,做鬼也得拉着你们下葬。”

“我家少爷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咋就阴魂不散呢,咋的,流放五年还不行,人都癫了,还要赶尽杀绝,我呸死你们,呵……tui……”

沈晏:“……”你才癫了。

春山:“……”这是癫了吗?

系统:“……”

杀手们可能没执行任务时被这么骂过,但也只是怔了一瞬,便同时抽剑冲了过来,其中一人专门冲着元寿去了。

元寿啊啊啊啊叫着就要跳下马车,死吧,死吧,都死吧,我跟你们同归于尽。

元寿是被春山拎着后脖领给拽回来的:“会功夫嘛,少添乱。”

春山手中的剑接住一刀时,周围暗影里突然出现了几人与杀手打在一处。

这些人身手俱佳,明显是护着沈晏的。

春山一边接招一边观察,难道是早有准备?

后来的人有七八个,虽功夫都不错,但因要护着马车,难免有些束手束脚,就在此时,元寿一鞭子抽在了马身上,马车动了。

里面那位还小声喊:“春山,快上车。ü_[]ü『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春山,快呀。”

“春山……”

春山解决完一个杀手,跳上马车,元寿的鞭子挥过去,马便扬蹄冲了出去,有杀手跳上马车,被春山一脚踹了下去,并反手给他来了个割喉。

沈晏在后面催促:“元寿,快跑,快跑……”

春山坐在车辕上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沈晏,跑路竟然还不忘记带他。

沈晏见他回头看他,急道:“你好好看着周围,万一有杀手追上来呢,咱仨就你会功夫了,命都在你手里头攥着呢,我要是被别人杀了,我看你杀谁,回去咋交代。”

春山面无表情转头,提醒自己,他才是真正奉瑞王令来取故人首级的顶级杀手。

元寿赶着马车一路狂奔奔回了广平侯府。

沈晏跳下马车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吓死少爷了,差点儿就没命了,好在跑的快。”

春山:“……”

元寿愤愤:“以后遇到这种事儿,少爷自己跑吧,我上去砍死他们。”板板的,他死也得拖几个垫背的。

春山:“……”谁砍谁?

沈晏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往屋内走,还不忘吩咐:“给春山安排个房间,就住我隔壁吧。”

元寿:“好的,少爷。”

春山:“不需要,我是来杀你的。”

沈晏:“记住,你是一个杀手,来无影去无踪,别被府里人发现了。”

元寿:“那少爷,咱管他饭吗?”

沈晏:“你问他吧,他若不吃饭,就回他们王府吃,他若要吃饭,你就从你的饭食里给他省一口。”

元寿:“???那我能吃饱?”

沈晏:“那是你的事情。”

春山死鱼脸,癫病果然是人传人的吧。

半个时辰后,墙头上跳下一人直接进了沈晏的卧房。

沈晏看到杨固,松了口气:“没受伤吧?”

杨固摇头:“只冉冉姑娘伤了手臂,不碍事。”

系统:“提醒宿主,春山上了屋顶,就在你脑袋顶上。”

“谁?”杨固察觉到不对,猛地抬头,手里的暗器也飞了出去,也不知是何

暗器,威力大得很,“砰”的一声,屋顶就碎了,瓦片掉下来,多亏沈晏躲得快,不然瓦片就砸他脑袋上了。

杨固正要飞身出去,被一头灰的沈晏一把按住胳膊:“别慌,那是云翊的人。”

杨固皱眉:“他来做什么?”

沈晏:“杀我。”

杨固无语看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话音刚落,门被推开,春山大摇大摆进来,然后关门,往门上一靠,上下打量杨固一番,掏出小本本开始记。

夜会不明人士,身高大约五尺七,皮肤有些黑,有功夫,应是军中人,似乎交情匪浅。

???

杨固看向沈晏,什么情况?

沈晏摆摆手,心累道:“别理他,有抓到活口吗?”

“没有。”杨固摇头,“来的都是顶尖杀手,若不是咱们早有准备,你今日就得交代在那里。”

沈晏点头:“多亏我跑的快。”

“那些人是当年杀你的那些人。”春山收起小本,突然开口。

“什么?”沈晏与杨固一同看向春山,目露惊诧。

杨固皱眉:“当年,不是你带人去杀我们家少爷的?”

春山抿唇斜了杨固一眼,并不言语。

沈晏早就疑心当日春山并非去杀他的,只不过他从未从春山或者萧彻嘴里得到过确切的话,而此时春山的态度表明了一切。

沈晏闭了闭眼,平复了一下复杂的情绪后,才看向春山:“他们身上有何特征能让你如此笃定?”

“他们……”春山下意识开口,突然反应过来,皱眉,“你又不是我主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说完,竟是转身打开门一个起跃没了踪影。

杨固:“???”

沈晏追到院子里只看得到一道残影,简直无语:“你倒是杀完我你再走呀。”说话说一半,是要急死谁。

杨固道:“少爷,我让几个人在府里守着你吧。”

沈晏摇头:“你们都是行伍出身,在暗杀的事情上,可能还真护不住我。”

“那让绿云姑娘进府。”

沈晏依旧摇头:“不方便。”

杨固:“哪里不方便?”

沈晏:“哪里也不方便。”

杨固:“我觉得挺方便的。”绿云姑娘是个通透人儿,不在乎这些的。

沈晏:“闭嘴。”大老粗,别说话。

杨固:“???”

沈晏:“没杀了我之前,春山还会回来的。”

杨固看疯子一样看着他:“你指望杀你的人护着你?”

沈晏:“不是木夏,我就死不了,对付春山我可太有办法了。”

杨固:“???”

理解不了一点儿。!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