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1章

元寿见自家少爷跑了,也跟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喊:“少爷,你慢点儿,看着点儿路呀……”

主仆二人一阵风似的刮没了,徒留一室寂静。

明明只是走了一个沈晏,却仿佛走了一个街市上那么多的人,喧哗吵闹瞬间消散。

刘公公开始吩咐人过来收拾房间。

那毕竟是王爷的床,被褥都得换新的。

看着下人一趟一趟来回抱走被睡过的,换上簇新的,刘公公轻叹一声,昔年,那位可是能在他家王爷床上打滚的,枕头底下是他藏着的话本画册,还有一匣子新奇小玩意儿,都是从王爷这里顺走的,也不带走,就放在王爷的枕头边,但那是他的,谁也不许动。

王爷便也不动,还每每嘱咐下人,收拾床褥时莫要动,动乱了,那位总胡搅蛮缠,烦人的很。

刘公公叹完气,一转身就看到自家王爷正看着他。

“呃……”刘公公也不知怎的,竟有些心虚,下意识别开了眼睛,而自家王爷已经淡漠的转开视线,喊了一声:“春山。”

春山闻声走了过来,躬身:“主子。”

萧彻淡淡看着他,问他:“沈晏的心上人带回来了?”

春山抿唇:“没有,属下还没有查清楚。”

“呵。”萧彻眯眼,“你如今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

“扑通”一声。

春山跪了。

“是属下无能,还请主子责罚。”

萧彻捻着桌上的白玉瓷杯,垂着眼也不知在想什么。

春山跪在那里也不敢抬头。

良久,萧彻开了口,语气森森:“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他了,你去杀了他吧。”

???

春山震惊地抬头,他听到了什么?

杀了他?

杀了谁?

沈晏吗?

那人刚刚才走,你刚才咋不杀?

那人还在你床上睡了一日一夜呢,你咋不杀?

萧彻见他神色,沉了脸色:“怎么,现如今我已经吩咐不动你了是吗?”

春山忙低头:“属下不敢。”

“好,那就去吧。”

“是。”

春山恍恍惚惚站起来,恍恍惚惚往外走。

他要去杀了沈晏吗?

怎么杀?

春山坐在花园里迷茫看月亮,这月亮……月亮去哪了?

月亮现在都不屑出来看他了吗?

“春山……春山……”

有人在呼唤他,春山偏头,就看到了小跑着过来的刘公公。

“春山呀。”刘公公气喘吁吁,“这沈公子现在可不能杀。”

春山面无表情:“可王爷让我杀了他。”

“杀了他,那神医可就跑了,谁来给王爷治病?”刘公公攥着他的胳膊,生怕他跑去杀人,“这事儿可

不能听王爷的。”

“你是让我背叛王爷吗??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刘公公拍他一下:“这咋是背叛呢……王爷现下可能脑子也不太清楚,你再等等……”

“王爷已经说我办事不力了,再等下去,我的命先没了。”

刘公公:“……”

“刘公公,让他去吧。”木夏不知何时抱臂倚靠在了树上,“我们当护卫的,唯王爷是从,王爷既吩咐了,自当去做。”

春山闻言有些炸毛:“你咋不去?”明明木夏都回来了,为什么又跪又杀的事情还是只有他自己?

都是暗卫,凭什么???

木夏笑了,眼睛往四下看了一眼,朝春山招了招手。

春山觉得他有猫腻,但还是不自觉的凑了过去,毕竟他现在心有些慌,还是下意识信任木夏。

刘公公毫不犹豫的也走了过去。

木夏朝春山一挑眉,压低声音道:“你知道王爷为什么不让我去吗?因为他……”

木夏拖长声音开始卖关子。

春山转头就走。

木夏一把扯住他:“我说,我说,因为王爷他不敢。”

“为什么?”春山皱眉。

“因为但凡王爷真让我去杀他,我会毫不犹豫一刀毙命,绝不留活口。”木夏笑眯眯。

春山眉头皱的更深了:“既如此,咋不让你去?”省的他翻来覆去,辗转反侧。

木夏笑而不语,只看向了刘公公。

刘公公被他看的一愣,眨眨眼后突然间仿佛醍醐灌顶一般猛拍大腿,嘴里嚷着:“竟是如此,竟是如此呀……”

刘公公收拾了个小包袱塞进春山怀里,亲自将他送出府:“去吧,去杀人吧。”

春山瞪大了眼睛:“???你们都疯了吗?”癫病是可以人传人的吗?

刘公公拍拍他的肩,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着他:“去吧,不用着急回来。”

木夏靠在门上,朝他挥手,目送他离开。

春山就恍恍惚惚抱着他的包袱去执行他的杀人任务去了。

刘公公转头盯着木夏看了好一会儿,才摇头:“是我一叶障目有些东西没看清楚。”

木夏便笑笑转身进了府。

刘公公叹息一声,原是如此,原是如此呀。

春山与木夏不同,无论何时,春山都会留沈晏一条命的。

所以那一年,木夏明明就守在一旁,王爷生死之际喊的却是春山。

王爷的心思……唉……

*

元寿赶着马车撵上沈晏,他家少爷虽然癫却还知道爬马车……

还有救,元寿如此安慰自己。

马车一路狂奔去到了画舫,沈晏先写了封信交给杨固:“你让绿云找人送去阳谷山,她知道如何做。”华融这老头性情不稳定,且没有道义,说不定哪天就跑了。

杨固接了信去了。

沈晏这才瘫在那里喘气。

心好累!

系统:“你的心上人现在已经成功认证五位,美女艺人萋萋姑娘,医生华融,帅气保镖木夏,司机元寿,管家刘公公同志,十五位尚未认证,医生华融已经成功打败。”

沈晏:“那不是我的心上人。”

系统:“就是你的心上人。”

沈晏:“你的心上人。”

系统:“不,是你的心上人。”

“……”

沉默片刻,沈晏长叹一口气,有气无力道:“打败华融是如何打败的?”

系统:“按照逻辑来说,认证是萧彻认为你与他有一腿,打败便是认为你与他没有可能了,可,你说萧彻不可能认为你跟他有一腿,是bug,所以这个打败是如何打败的,我也无法按照逻辑来总结。”

沈晏:“统啊,你可以学习人类的优点,但不要学习人类如何说废话,你现在废话越来越多,没有一个字不是废话。”

系统:“……那你来说。”

沈晏冷哼一声:“我,无话可说!”

活一天算一天吧,别想,想了也没用。

“少爷。”元寿突然推开船舱的门,“有小船靠了过来。”

“谁?”

“他说他单名一个泓字。”

泓?

沈晏眯了眯眼,对元寿道:“请他上来。”

沈晏起身整了整衣衫,还对着铜镜理了一下头发。

片刻后,元寿引着人进了来。

沈晏躬身行礼:“二爷。”

“长策快起身。”来人托着沈晏的手将他托起来,“多年不见,长策风采依旧呀。”

来人是当年的二皇子如今的庆王爷。

沈晏的画舫在河上飘了这么多天,没想到等来的第一个人竟是他。

沈晏让元寿上茶,两人相对而坐。

二皇子萧泓与大皇子同年,不同于大皇子的张扬,二皇子为人内敛,温润儒雅。

萧彻刚从冷宫里出来时,宫里人都瞧不上他,唯二皇子温和待他。

当然了,这些事情沈晏都是听刘公公说的,后来沈晏向萧彻提及此事,当时萧彻只平静道:“刻薄对待还是温和对待不过人之性格不同而已,我的性格便是对此毫不在乎。”

沈晏当时就忘了二皇子的事情只追着他问:“那你在乎我吗?”

萧彻不理他,沈晏就绕着他转圈圈:“那你在乎谁?”

萧彻被他缠的头疼,最后无奈道:“在乎。”

“在乎谁?”

“你。”

沈晏这才心满意足道:“那不在乎二皇子就不在乎吧,在乎我就好。”

沈晏给萧泓斟了一杯茶。

二人昔年一同在永延殿念书,二皇子平易近人,沈晏也从向他请教过学问,一声旧友也是称得上的。

寒暄一番后,沈晏道:“不知王爷星夜前来可是有事?”

“听闻长策回京便

想一见,可你也知你我的身份如今多有不便,所以才拖到今日,长策莫要怨怪。”

沈晏起身拱手:“王爷折煞我了,我如今便是煞星一个,王爷还愿前来,是我的荣幸。”

“长策莫要多礼,快坐。”

等到沈晏再次落座,萧泓这才说起了正事:“长策对当年之事就无怀疑吗?”

沈晏眼睛一闪:“王爷这是何意?”

萧泓微微俯身,压低了声音:“长策可还记得小叶子?”

“小叶子?那是云翊身边的小太监。”

“云翊?”萧泓重复了一遍这二字,叹息一声,“你如今依旧这般称呼他,我便知当年之事必有隐情。”

沈晏垂了垂眼,并未反驳。

“小叶子现在就在我京郊外的庄子里。”

沈晏倏地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萧泓:“当年皇上不是将云翊身边伺候的人全都打杀了吗?”

萧泓点头:“我觉得此事有蹊跷,便买通那行刑的太监保了小叶子一命。”

沈晏怔怔的坐回去,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道:“那二皇子可问出了什么?”

萧泓顿了顿,才道:“不若长策自己去问一问。”

沈晏闭眼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起身对着萧泓深深行了一礼:“沈晏谢过王爷。”

萧泓也起身托起他:“长策客气了,你我也算旧友,举手之劳而已。”

沈晏亲自将萧泓送上小船,萧泓披着斗篷站在小船上对沈晏道:“长策何时想去,便派人知会我一声,我来安排。”

沈晏又行了一礼。

看着小船行入夜色当中后,沈晏挥开了折扇,一改方才激动的神情,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系统:“为什么不现在去见那个小叶子?”

沈晏:“万一这是一场阴谋,他要杀我怎么办?”

系统:“???你不信他?”

沈晏淡淡道:“现如今我除了云翊,谁都不信。”

“啊……”身后传来元寿的一声惨叫,接着是怒吼声,“你跟个鬼似的站在这里,吓死我了。”

沈晏回头,便见船头处站着一手执长剑身背包袱的人。

那人用长剑指着沈晏:“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沈晏:“……”

元寿走到沈晏身前挡着自家少爷,瞪着那人:“你疯了?你有毛病?”

春山面无表情:“王爷让我来杀了你。”

沈晏:“……”

*

木夏回到主院,卧房内已经燃起了烛火。

木夏进了去,便看到主子坐在炭火旁抱着手炉取暖。

只才入了秋而已,王爷的身体已经有些受不住寒了。

木夏走过去拨弄了一下炭火,小声道:“主子宽心,温玉已经找到了那京兆尹的孙子,正带着人往回赶,算路程,也就这几l日了。”

萧彻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不悲不喜的,半晌后,却突然开口:“你说,他跪在雪地里时在想什么?”

木夏低头:“属下不知。”

“他这五年是如何活下来的,又去了何处?何以疯癫至此?”

木夏道:“属下会查清楚的。”

萧彻却突然笑了起来。

木夏悄悄抬头,便见他明明笑着,却是一脸的怆然,喃喃自语:“他若是合着那神医一起来诓骗我就好了,我就能杀了他了,不,我现在就想杀了他,我说要给他寻个与众不同的死法,可我现在不想等了,就想他死,死了一切就都了了。”

木夏看着那跳跃的火苗,手指不小心碰到后嘶了一声。

挺疼的。

萧彻呢喃:“春山已经去了,今晚就能把人头带回来了吧……”!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