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9章

沈晏一觉醒来时有些恍惚,看着陌生的床帏,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屋内光影有些暗,鼻息间有淡淡的药味,有些苦,但不是很难闻。

可能是被系统折磨的有些“随遇而安”了,沈晏也没纠结此时身在何处,醒来第一件事情便是找系统。

沈晏:“统啊,在?”

系统:“在。”

沈晏:“咋回事儿?”

系统为他奉上总结:“你被电晕后昏睡一日一夜,你昨日下午来的王府,现下已经是第二日晚间了,至于其他的,你自行回忆吧。”

沈晏:“……”

系统像极了一个不负责任的薄幸人。

虽然被电晕了,但沈晏的脑子还是非常清楚的,记得昨日发生的一切。

印象最深刻的当属他扒着萧彻去强吻人家!!!

而萧彻像一个良家妇男一样对他极力抗拒!!!

那画面,一想一个不吱声,再想,就想去死一死了。

沈晏闭了闭眼,有气无力:“统啊……我觉得我在这个世上待不下去了,若不然你带我去你的老家吧,我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系统懒得搭理他。

沈晏自我消化了一下,感觉这种事情一时半会儿很难消化,便决定搁置一旁,再想想旁的事情。

比如那狗屁奖励最后没完成把他电晕了的事情!!!

“这是奖励?”沈晏想到那二十个心上人,眼前又是一黑。

系统:“也不完全算没有收获,至少相见欢的拥抱任务完成了,算是意外之喜。”

相见欢……拥抱?

沈晏一骨碌爬起来,紧张中带着期待:“他抱我了?”

系统:“抱了,抱的紧紧的。”

沈晏愣了一下,然后开始捶床,啊啊啊啊,云翊抱他,他竟然晕死过去了……

“怎么抱的,你赶快细细说来。”沈晏急切的催促系统。

系统:“有什么好说的,你被电晕了倒在他腿上,他不抱你,你就出溜下去了,而且你猝不及防倒下,是个人都会下意识伸手的。”

沈晏:“……”他就说他跟这个说话刺耳的系统八字不合。

沈晏坐在那想象云翊抱他的画面,可过往的他们没有过拥抱的经历,所以沈晏怎么想也想不出那个画面。

“唉……”沈晏遗憾的呢喃出声,“可惜,可惜了……”

“可惜什么?可惜装睡的时间太短吗?”

忽闻此熟悉的声音,沈晏愣愣的转头,就与烛光下不知从何时起就盯着他看的人来了个四目相对。

萧彻靠坐在那里,手肘懒懒撑在轮椅上,手里拿着本书,从他那个角度正好能将床上的人尽收眼底。

沈晏不觉咽了咽唾沫。

昨日情形太过混乱,他们还不曾如此面对面。

沈晏看着萧彻消瘦的脸和隐

在书桌后的轮椅,只觉心口发疼。

“云翊……”沈晏喃喃。

对上沈晏略显呆滞的视线,萧彻淡淡别开了眼睛。

沈晏抿了抿唇,可下一刻,萧彻却再次抬头看了过来,直直对上了沈晏的眼睛。

看着萧彻漠然无波澜的眼睛,沈晏恍惚,五年啊,到底是变了。

少年时,沈晏不要脸,喜欢盯着萧彻的脸瞧。

起初,沈晏坐在自己的蒲团上给萧彻扔小纸团,上面写着:三皇子,你生的真好看,我就长得很好看了,你跟我差不多好看呢。

萧彻坐在他的侧后方,一抬头就能看到沈晏朝他挤眉弄眼,便冷着脸当着他的面将那纸团撕成一片一片的扔到窗外。

沈晏也不介意,撕呗,反正他纸多。

后来,凭着他的不要脸他终于混到了萧彻身侧,便歪着头托着腮看他,萧彻心情好时便任由他看,萧彻心情不好时,就直接用折扇托着他的下巴给他转开。

沈晏就撇撇嘴,转开就转开呗,下次再看。

再后来,少年沈晏坐在少年萧彻的对面,双手捧着下巴盯着人瞧,瞧着瞧着便觉对面人的脸似是染上了淡淡的薄粉,衬着他如玉的肤色,当真惊艳绝伦。

只是这么好看,沈晏却觉得脸颊发热,竟自己转开了脸,然后去开窗子,可能是天太热了,云翊觉得热,他也觉得热……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窗子推开时,满院飘的都是桂花香。

而此时此刻,沈长策盯着萧云翊看……只能叹一声,物是人非。

昔年他们读诗词歌赋,读到“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时,云翊便不许他再读下去,说有些诗词意境不好,他不爱听。

沈晏当时还笑,说他们二人说不定会因日夜相对而两相生厌,但绝不会故人江海别,再见时相悲各问年。

沈晏口中发苦,如今他们连故人都不算,更是连一句“这些年你过得好吗”都无法问出口。

因为显而易见,他的云翊过的并不好。

沈晏垂了眼,昏暗烛光下尽显落寞,似是隔着山川与云雾。

萧彻指尖在书页上轻轻捻着,视线自沈晏脸上一寸一寸扫过,似是在探究着什么。

沈晏悄摸摸抬头,正好对上萧彻的眼睛,沈晏承受不住他这样直白却带着冷漠与疏离的目光,堪堪别开了眼睛。

不过看萧彻的样子还是比较放松的,也不知盯着他看了多久,看的时候是想着将他油炸还是大卸八块。

沈晏摸了摸唇角,自己睡觉的时候应该没流口水……

系统:“你心真大,这时候还想着流没流口水。”

沈晏:“闭嘴,你懂个屁,士为悦己者容。”

“昨日之事,你解释一下吧。”终于,萧彻开了口。

解释?

沈晏皱起了脸。

解释什么?

解释自己为什么要强吻他吗?

 这玩意儿能解释?

显然,解释不了。

沈晏心虚地摸了摸鼻尖,低着头不说话。

萧彻见他不说话,若有所思:“你知道你昨日做了什么吗?”

“……”沈晏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强吻嘛……他知道呀……

萧彻见他开始咬手指,眉头微蹙:“说话。”

沈晏便如蚊子般哼哼:“……大约知道。”有些事可以不说,但不能欺瞒。

“大约?”萧彻眯眼,“那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沈晏抬眼,张了张嘴,结舌半晌,又如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去,小声嘀咕,“我说我突然犯了癔症,你可信?”

萧彻眯眼:“你觉得我信吗?”

沈晏不敢看萧彻,但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毕竟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人了,于是眼睛又黏了回去,留恋在萧彻的脸上移不开,有些恍惚道:“要不你随便信一下……”

“……”萧彻看着沈晏那有些呆滞的眼神,确实信了,不过是信刘公公的话,沈晏怕真是得了癫症,且症状还不轻。

“赵太医。”萧彻眼睛盯着沈晏,嘴里喊了一声。

外间,一直候着的赵太医就晃了进来,看到披头散发坐在床上的沈晏,一脸无语:“沈少爷可还认得老夫?”

沈晏:“……”这不是老熟人嘛……

沈晏干笑一声:“咋还叫太医了呢……”

赵太医看他神色,觉得稀奇,这人竟然会脸红?

难道是还知道要脸?

赵太医走过来拿起他的手腕开始把脉,嗯,这少爷的身体实在是太好了。

扔开沈晏的手,赵太医回身冲萧彻躬身:“沈少爷可能就是年轻,身体好,没什么烦心事儿,所以嗜睡。”一个大男人嗜睡成这样,也真是奇闻一桩了。

沈晏龇牙,这咋还拐弯抹角的败坏他的名声呢,你才没有烦心事儿呢,你全家都没有烦心事儿。

“嗜睡?”

赵太医就一言难尽的点头。

萧彻对赵太医示意了一下,赵太医便走过去俯下身子听萧彻说话。

沈晏坐在床上支起耳朵,但什么也听不到。

沈晏:“统,他们说啥呢?”

系统:“萧彻让太医给你检查一下脑子。”

沈晏:“!!!”

赵太医嗯嗯啊啊一番后,便起身再次朝沈晏走了过来。

沈晏下意识往床里面退,警惕地瞪着他:“你想干嘛?”

赵太医也不知咋的,突然放温和了声音:“莫怕,来,让我看一下。”

沈晏:“???”

系统:“据我观察,他大约是把你当疯子了,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萧彻把你当疯子了。”

沈晏:“闭嘴吧,该你说话的时候你不说,现在在这儿叭叭叭的烦人。”

赵太医凑近沈晏,沈晏干脆也没躲,仰起脸任由赵太医看,疯子就疯子

吧,总归为他的不寻常找了个由头。

看,还是云翊聪明,知道他脑子有问题。

系统:“……”

刘公公端了油灯过来照亮这方天地,赵太医扒着他的眼皮看,又用手在他的后脑勺上轻轻按着,问他:“疼吗?”

沈晏眨眨眼:“你猜。”

赵太医:“……”我猜你个仙人板板。

木夏进来时便看到自家王爷端坐在那里,眼睛盯着只着白色里衣披头散发坐在他床上的那人。

木夏也忍不住顺着王爷的视线看了过去,再转过头时,便看到王爷的视线已经从床上人的身上转到了自己身上。

目光……不知为何,挺冷的。

木夏摸不清王爷的心思,忙敛了心神,走过去站在了王爷身后。

王爷却在此时开口了:“出去吧。”

“……是。”

摸不着头脑的木夏出了门就看到春山和元寿一人一边蹲在门口。

春山:“你知道你家公子的心上人是谁吗?”

元寿:“你打听这个做什么?王爷不杀我家少爷,打算杀他的心上人泄愤了吗?”

春山:“……”元寿可能猜对了,但他不能承认,于是淡定道:“不,我只是好奇而已。”

元寿:“古语有云,好奇害死猫。”

春山攥紧了手里的剑,好想把元寿的舌头割下来。

好一会儿后春山咬牙道:“猫死的时候可能因为知道了答案还挺安详的。”

元寿震惊地看向他:“那猫怕不是个蠢猫吧?谁家猫能蠢成这样?”

“……”春山气的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元寿倚靠在了廊下的柱子上,眼不见为净。

元寿撇嘴,嘀咕一声“莫名其妙”,然后就转头继续托着腮盯着桂花树瞧,一脸的愁容,他家少爷在瑞王床上睡了一日一夜了,也不知道需不需要他去收尸。

他现在也看开了,只要能跟少爷死在一起,死还是活,已经不重要了。

木夏来到春山身边,抱臂看他,春山就眯着眼瞪他。

木夏凑过去小声问:“为什么要问公子心上人的事情?”

春山瞪了他好一会儿后才瘪嘴:“王爷要我将公子的心上人带回来,带不回来……我可能就没命了。”

木夏不解:“王爷为什么要见公子的心上人?”

春山没好气道:“我哪知道,你去问王爷呀。”

木夏:“那你就把他的心上人带回来呀。”

春山咬牙瞪着他:“可我不知道他的心上人是谁。”

木夏:“……那你直接问他呀。”

???

春山一愣:“还可以这样吗?”

木夏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尖:“我随口一说,你随便一听,出了问题可别找我。”!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