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8章

沈晏无语至极,也搞不清这到底是系统道德的沦丧还是萧彻这人有什么特殊癖好,总之华融就这么被认定了。

萧彻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一息,突然淡声道:“出去。”

谁出去?

沈晏还没搞明白,木夏已经站到了他面前:“公子,请吧。”

沈晏心觉不好,硬着头皮道:“我不。”

木夏道一声:“得罪了。”然后便伸手攥住沈晏的胳膊将人强制性的请了出去。

叮——

【帅气保镖认证成功,请努力打败他,将白月光占为己有吧。】

!!!

沈晏刚刚闭上的嘴再次大张开来,努力回头去看王八蛋萧彻,但门已经在身后关上,将两人隔绝开来。

沈晏恍恍惚惚回到桂花树下坐下,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认证了俩?

到底是谁疯了?

是系统还是萧彻???

谁能给他一个答案。

沈晏:“你为什么不说话?”

系统:“你想我说什么?”

沈晏:“你猜?”

系统:“我不想猜。”

刘公公亲自过来给沈晏倒了杯水,笑容可掬:“嗓子干了吧,来,喝口水。”

沈晏便端起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人都麻木了,不知脑子该先去想哪一桩事情。

屋内,萧彻转着轮椅往前行了几l步与华融面对面。

他看着华融,慢慢开口:“华神医可否说一说那一诺千金不可言而无信的故事?”

华融起了好奇心:“他将你坑害至此,你对他倒是还挺包容。”

被直戳痛点,萧彻却眉目不动:“看来,神医与他确实是旧相识,那不若将事情说来听听。”

华融冷笑一声,也不遮掩:“你已经猜到了吧,确实,就是这龟孙子让我来给你治病的。”他恨不得将那臭小子想要瞒着的事情全给他兜出来呢。

萧彻手慢慢收紧,沉声道:“阳谷山不治萧姓人,前辈为何会破例?”

“我没破例,是那鳖玩意儿命大。”

提起这事儿华融就咬牙切齿。

“阳谷山不治萧姓人,那臭小子就说你以后是沈萧氏,进了他沈家门,就不算姓萧了。”

贴着门听墙角的刘公公差点儿被口水噎死。

沈萧氏,还真敢说。

木夏偷眼去瞧自家主子,便见他神情有些恍惚,但不过也只一瞬而已。

华融嗤笑一声:“敢跟老子耍心眼,我说了,只要他能在阳谷山上跪三天,我便允了他。”

“你说什么?”萧彻倏地看过来,眼中一片冷厉。

木夏也诧异出声:“跪三天?阳谷山上常年积雪,冷寒无比,别说三天,几l个时辰可能就没命了。”

“是啊。”华融面无表情,“我便是为了让他知难而退,那时还是寒冬,

跪不了多久,他自己便会放弃的。”

木夏咽了咽唾沫:“他,跪了?”

提起这个,华融“啧”了一声:“你别说,这小子有点儿本事,三天,还真硬生生跪了三天……这人被冻成了冰坨子,竟然还能活,也真是奇了……”

华融起了兴致:“我以为他死了呢,是令安恰好回山给他用热水浇了过来,这人还真就活了,你说他是不是命大?”

木夏深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手里的剑。

刘公公捂住了胸口,一脸惊愕地看向了桂花树下喝茶的人,竟是如此……

沈晏正焦躁不安。

当年若是他死在了阳谷山上,华融也只会拍手叫好

所以现如今华融这个老家伙是不会为他遮掩的,甚至会兴致很高的看他的热闹。

他不想让萧彻知道那些旧事,知道又如何?

期盼他因此而感动吗?

不,只是徒增一重又一重的折磨而已。

于萧彻是如此。

于他也是如此。

屋内,华融又是一声轻哼:“照我来说,便是不认那个承诺的,姓萧的,没一个好东西,可偏偏令安非说一诺千金不可言而无信,偏与这死小子三击掌……”

提起陆令安,华融又是一阵滔天怒火,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老不死的狗皇帝。”狗皇帝,你砍我师弟的手,你儿子就没了腿,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我师弟没有手,还是我代他击的掌,一年诺,我来京里为你治一年的病,治得好治不好,都算了了这个诺。”

“小子,我实话告诉你,你这腿我治不好,不若你跟院子里那个臭小子说,让我走,我跟令安也好交代。”

“这个鳖孙子,一肚子坏水,也不知怎么的就讨了令安的欢心,我看见他就烦……还说我若不遵诺言,他便回阳谷山找令安告我的状……”

华融叨叨个不停,木夏听得头皮发麻,不是因为华融话多,而是因为华融那些话里传达出的信息。

“前辈,前辈……”木夏朝他拱手,“莫要再说了。”每一句都是刀子扎在心口上。

华融一顿,一抬眼便对上了萧彻的脸。

华融自认阅人无数,可却也无法参透眼前人此时此刻的情绪。

听闻那人为他九死一生,又听闻自己的腿再无希望,这人竟能做到面不改色,不知是了无生念,还是……

华融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挺会藏,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不是可以让我走了?”

萧彻沉默不言,伸手去端一旁的杯子,却不知为何端了两次竟也没动端得起。

木夏上前挡住华融的视线,端起茶杯放到了萧彻手中。

萧彻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才哑着嗓子道:“既然前辈有一诺之言,那还请好好在王府住着,本王的病以后就劳烦你了。”

华融瞪眼:“我说了治不好,听不懂吗?”

“治不好,也治,本王

会好好配合神医的。”萧彻捏着杯子,垂眼道,“木夏,送神医去休息,好好伺候,不可慢待。”

“是,主子。”木夏上前,“前辈,请。”

爱哈哈的小刀提醒您《殿下说我发癫的样子很美》第一时间在[]更新,记住[]『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一个两个都有病,治不好治不好,非治,哼。

华融气呼呼出去了。

看到坐在桂花树下喝茶的人,华融狠狠剜了他一眼。

沈晏正愁肠百转,看到华融用眼睛剜他,愁肠也不转了,立刻剜了回去,谁怕谁。

“春山,找人给他看紧了,别让他跑了。”沈晏盯着他,“老家伙幺蛾子太多。”

华融骂骂咧咧被春山接手请走了。

沈晏有些忧愁地看向窗子处,华融这人虽说幺蛾子多,但不会信口雌黄,他既说萧彻的腿治不好,那便是真的没有办法。

沈晏捏紧了手,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云翊现下怕是难受死了吧。

叮——

【恭喜,华融医生已消除威胁,离将白月光据为己有更进一步了呢,请继续努力加油吧!】

???

沈晏:“什么情况?”

系统:“不知。”

不等沈晏深究,便听又是叮的一声。

【奖励*白月光主动亲吻我,请主角确认是否开启。】

沈晏:“什么东西?”

系统:“白月光主动亲吻……不像好东西……”

沈晏也反应过来,大惊:“当然不开启了,关闭关闭,不开启。”

系统:“好的,关闭白月光主动亲吻我的奖励。”

叮——

【未检测到主角的选择,倒计时十秒后,将默认开启,十,九——】

沈晏慌了,倏地站起来:“什么意思?”

系统:“……你不是主角,无法关闭奖励。”

沈晏:“!!!”

【——二,一,奖励开启,请享受这美妙的一刻吧,星星眼,比心。】

不等沈晏搞明白什么是星星眼和比心,下一刻,沈晏只觉自己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它有自己的思维,腿开始自己迈动,径直来到了萧彻的卧房门前。

“沈公子……”刘公公一愣,尚未来得及阻止,沈晏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木夏听到声响,抬眼看过来,就见沈晏直愣愣的冲着他家王爷过来了。

听闻阳谷山之事后,木夏也觉心绪难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待沈晏,但见沈晏这么冲过来,还是下意识过去拦。

但没想到沈晏力气还挺大,一把将他推了开。

木夏:“???”

沈晏喉间啊啊啊的,但身体却不受控制的朝萧彻扑过去,嘴巴撅的像个油壶,但脸上表情却很狰狞。

萧彻皱着眉头看着他:“沈晏,你放肆。”

沈晏:“mumumu……”祖宗啊,你当我想放肆?我放肆,你倒是躲一边去呀……

沈晏就那么扑在了萧彻的腿上,双手撑着他的胳

膊,噘着嘴去亲萧彻。

萧彻一手抵着他的胸膛,一手抓着他的胳膊制住他,眉头紧蹙:“沈晏,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mumumu……”沈晏撅着个嘴,满头大汗,服了这个系统了,这是奖励?

这是对他的惩罚吧?

木夏站在一旁手足无措,这要是刺杀,他肯定就上去拼命了。

可……非礼他们家王爷,这事儿……他咋办?

“沈-晏。”萧彻用力抵着他,还得偏头躲闪着他暴风雨般的亲吻,咬牙切齿,“你疯了吗?”

沈晏:我没疯,是系统疯了……

系统:“不是我,是任务,系统与任务不算一回事儿,莫要迁怒。”

木夏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沈晏像一个疯子,而他家王爷因为双腿不便,推拒的相当艰难,沈晏的唇离他家王爷的脸就只微末距离,两人呼吸都交错在了一起。

木夏思索片刻,还是决定上前将两人分开,沈公子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木夏上前,伸手打算去抓沈晏的胳膊,却听王爷呵斥一声:“不用。”

木夏的手就下意识收了回来,可能王爷不想被轻看吧,毕竟昔年他也是骑马射箭顶顶好的。

【……六,五,四……】

听着这数字,沈晏快哭了,终于要结束了……

只是,萧彻这一甩,他怕是要跌个屁股蹲,肯定很丢人。

【……一,奖励未实现,惩罚开始。】

沈晏一愣,控制着他的那一股特殊力量突然就消散的无影无踪,

萧彻的手已经攥紧了沈晏的胳膊,开始用力想要将他甩出去,却见沈晏毫无征兆的眼睛一闭便软塌塌的倒了下来。

“长策……”萧彻下意识伸手昏过去的人揽入了怀里。

叮——

【相见欢*拥抱白月光任务完成,奖励已发放。】

短时间内,经历了沈晏发疯耍流.氓再到晕倒在王爷怀里的木夏目瞪口呆。

“去将神医叫过来。”萧彻抱着沈晏,脸色有些发白地冲他喊,木夏忙应了一声,跑了出去。

华神医刚被春山强制送回他现在住的小院,木夏后脚就蹿了过来拽住他:“快快快,神医,公子晕倒了。”

然后就被生拉硬拽又拽了回去。

沈晏躺在萧彻的床上,面容安详,呼吸绵长,一动不动,任由刘公公在一旁公子长公子短,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华融骂咧咧推开刘公公,自己上前捏起沈晏的手腕,只片刻便嫌弃的扔了开:“这身体壮的跟头牛似的,晕个屁,装的。”

装的?

刘公公看了一眼床上紧闭双眼的人,犹疑:“不能吧……这也不像装的呀,神医,您老再好好瞧瞧。”

“怎么,质疑我的医术,有本事把我撵走呀。”华融冷哼。

“……”刘公公忙陪着笑脸,“不敢,不敢。”

“哼。”华融甩手

走了。

萧彻看着依旧没有反应的人,对春山道:“去请赵太医。”

春山便领命去了。

刘公公站在床边仔细观察着沈晏:“难道是华神医与公子有仇,所以故意那么说的?”

若真是如此,可是真不敢让他给王爷治病,本来就有仇,现如今似乎医德也不太好,哪敢让他看病呀。

床边,萧彻探手过去试了一下沈晏的额头,身体是温热的,不烫。

赵太医被春山从家里挖出来,急匆匆被塞上了马车,一路狂奔,到了王府门口时,春山还捡了一个蹲在偏院门口发呆的元寿。

赵太医看了元寿一眼,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三人来到主院,赵太医气喘吁吁:“王爷哪里不舒服?”

刘公公忙迎了上来:“不是我们家王爷,是我们公子,您快来瞧瞧,这咋突然晕了呢。”

赵太医来到床边,探头一看,嘿,老熟人呀。

“给他看?”赵太医问。

“是啊,是啊。”刘公公见赵太医慢悠悠的,急道,“您快着点儿吧。”

赵太医看着这面色红润有光泽的人,挽起袖子,伸手搭在了沈晏的脉上。

半晌后,赵太医神色古怪的收回了手。

“如何?”这次是萧彻问出的话。

赵太医看着瑞王爷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上竟然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焦急,觉得有些新奇,王爷不是应该将这位千刀万剐吗,怎么还把人弄到自己床上去了?

而且这位吧……

赵太医无语:“回王爷的话,睡着了而已。”

???

屋内瞬间针落可闻。

刘公公视线在沈晏脸上扫了一圈:“……不能吧……”这人虽癫,但也不至于疯癫至此。

赵太医指着元寿:“你们问他,上一次他家少爷睡了多久。”

众人齐齐转头看向元寿,元寿此时才闹明白,这个躺在瑞王床上安睡的人竟然是自家少爷,难怪他进来后一直没找到少爷,原来……

元寿扑过去:“少爷,少爷,别睡了,醒醒呀……”你咋还能在瑞王床上睡呢,咋死的都不知道。

听赵太医说完上一次侯府的奇闻后,几l人皆是沉默。

“都起开,太医不行,我来。”华融不知何时又晃了回来,推开众人走了过来,“让本神医来把他治醒。”

“这位是……”赵太医听到这人的话,眉头皱了起来,这老货是谁,竟然敢质疑他的医术。

华融睨他一眼,懒得理他。

嘿,赵太医怒了,他堂堂太医院院正,先是被质疑医术,然后被哼,看他这个暴脾气……

刘公公扯他衣袖,小声道:“这位是华融华神医。”

赵太医一口气没吐出来,转头看刘公公:“谁?”

刘公公眨眨眼:“华融。”

赵太医也眨了眨眼,刘公公是不会信口雌黄的,且瑞王府一直

在找华神医……这是真的找到了?

赵太医心里一跳,瞬间激动,满脸堆笑地凑上前:“华神医啊,是是是,我医术不行,您老来,您来,您来……”

说着将床边的刘公公一屁股挤到一边,给华融腾地方:“来来来,神医请。”

刘公公:“……”

看在你给王爷治了那么多年病的份上,我忍。

“你才老。”华融走过去,在袖子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根又粗又长闪着光芒的针,冷笑一声:“我看你个鳖孙子醒不醒。”竟然用装晕这一招,当年他在令安面前都不敢用,这臭小子竟然敢用,扎不死你。

赵太医见状,竖大拇指:“神医果然是神医,简直奇思,在下自愧不如。”

刘公公眼睛都瞪直了,这么粗一根针扎下去,死人都能扎活了,跟神医有个屁的关系。

赵太医,你这马屁怎么张嘴就来。

华融撸袖子跃跃欲试的打算扎,赵太医兴冲冲的打算观摩。

针朝着沈晏的人中而去,扎死你个小鳖孙。

只一毫时,华融被人攥住了手腕。

华融偏头,就见萧彻甩开他的手,漠然道:“既是装的,那就让他装下去,饿了自然就醒了。”

华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以为你恨不得食他骨饮他血呢。”

萧彻嗤笑:“所以,这个人的这幅躯体是我的,容不得你随意泄愤。”

华融哼了一声,将那根粗针又收回了袖子里,冷嘲热讽:“人啊,就是记吃不记打,自己都这样了,还不忘护着。”

刘公公一把拽住华融就往外拖,祖宗啊,您可闭嘴吧。

赵太医屁颠颠的跟上来:“神医说的对,神医说的都对。”!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