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3章

第23章

系统叮的一声提醒屋顶上又趴了人的时候,已是鸡鸣十分,而此时的沈晏尚未入睡,躺在床上有一种出气多进气少的生不如死萎靡沧桑的凄美感。

系统一直没开口,也没敢给沈晏来个强制睡眠,毕竟这剧情确实挺癫的。

沈晏有气无力:“统啊,我真的很后悔当一个君子了。”

君子,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他现在真的好想死。

二十个心上人,不是随便说说的,任务都给他罗列出来了。

幼年玩伴,少年玩伴,医生,护士,老师,司机,电车男,187黑皮体育生,人夫,□□,保姆,管道工,美女艺人……

系统冷冰冰开口:“这也是个长期任务,但剧情灯已经绿了,便是剧情已经通顺的意思。”

沈晏:“绿了,真的很绿呀……但这个剧情到底是怎么开启的?”

系统:“不知,总之还是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吧……”

沈晏:“你告诉我,怎么完成?”

系统:“请宿主独立思考,毕竟……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癫的任务。”

沈晏:“打败?是要让萧彻用拳头打他们吗?”

系统:“不知。”

系统:“对了,这二十个人也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原小说里,这二十个人都是和白月光……酱酱酿酿过的人,所以,并非bug。”

沈晏:“……”

沈晏从床上爬起来,朝着虚空抱拳拱手,咬牙切齿道:“白兄,沈某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敬仰之情真是无以名状。”写这个小说的那个人才是真癫呀。

元寿见自家少爷房里的灯一直亮着,进来瞧瞧时就见他家少爷在那弯腰鞠躬,吓得蹦了一下:“少爷,少爷,你咋了?”这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屋顶上,春山掏出小本本用炭笔记下来:辗转难眠至天亮思念白兄。

白兄是谁?

需要再查探一番。

叮——

系统突然出声:“你看,这个少年玩伴显示的跟旁的不一样。”

——少年玩伴(1/1,0/1)

而旁的诸如幼年玩伴之类的则是(0/0,0/0)。

沈晏:“这是什么意思?”

系统:“任务系统有些卡,你等我刷新一下。”

“……”沈晏气的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元寿过来给他拍背,担忧道:“少爷,你咋了,身体又不好了?让太医来瞧瞧吗?”

沈晏扶着元寿的胳膊:“你家少爷心上人太多,单薄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了。”

扒屋顶的春山:“???”

心上人太多???

将元寿打发出去,沈晏灌了一壶冷水后,系统终于刷新成功。

叮——

【少年玩伴萧安认证成功,请努力打败他,

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

要素过多,沈晏一时不知从何问起。

系统终于再次开口:“刷新完毕,任务对象需要认定成功后才可以被执行者打败,少年玩伴已经被认定成功,就等着被……打败了。”

沈晏搓脸。

沈晏疯狂搓脸。

沈晏脸搓掉了一层皮。

沈晏咬牙:“惩罚怎么算?”

系统:“……没有惩罚,只有奖励。”

“什么?”沈晏不敢相信的抬头,“这么好?什么奖励?”

系统:“每打败一个心上人,就会给萧彻一个奖励。”

“给萧彻的?不是给我的?怎么给他?”沈晏纳闷,“之前给我的那什么一飞冲天体验卡还躺在那儿没动过,萧彻得的奖励也是这种?”

系统:“不知。”

沈晏:“你知道什么?”

系统:“我知道任务没有时间限制,完成一个任务就会奖励系统大量的能量,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消耗能量,如此反复,直至完成任务。”

“……”沈晏搓脸,继续搓脸。

这任务到现在已经癫的他看不懂了。

怎么完成?

难道要把萧安弄到王府去让萧彻打一顿?

但现在也不只是一个萧安的问题,那什么187黑皮体育生,还有什么管道工,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他听都没听过。

*

元寿一夜未眠,不知该不该去跟老爷说少爷可能得了癫症,要不要找个人来驱驱邪。

可他又怕,怕传出去会损了少爷的名声,这一顿纠结可真是身心俱疲。

晨起,他来到少爷卧房打算观察一下,就见他家少爷披头散发盘腿坐于贵妃榻上,膝盖上放着一张七弦琴。

元寿只觉不好,下一刻便见自家少爷修长的手指开始动了……

叮叮咚——刺啦……

还伴随着少爷撕心裂肺的声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元寿捂住了耳朵,他听不懂诗,只听到那“悦耳”的琴声了。

这琴是昔年三皇子送给他家少爷的。

他家少爷不通音律却毫无自知之明,非说自己的琴声一定得一张好琴来相配。

三皇子便寻了一块据说是几百年的杉木然后找人制成了这张七弦琴,少爷取名为扶摇。

他记得那日三皇子的手抚在琴弦上,沉默半晌后,道:“不若逍遥吧。”

“干嘛逍遥呀,还是扶摇好,不过你说的也对,这名字确实有点儿太张扬,那就在外叫逍遥,咱们两个时叫扶摇。”他家少爷笑嘻嘻的过去撞那人的肩膀,最后便这么定了下来。

元寿那时不懂,逍遥与扶摇不过一字之差,都是摇嘛,分什么里外。

*

沈晏就坐在府里弹琴,也不出门,一会

儿笑一会儿叹的,状若癫狂。

春山见听不出什么了,便从屋顶上跳下来走了。

先去街市上买了昨日他看过的那些东西,又去找了昨日那两个唱曲儿的姑娘,一并带回了王府。

两个姑娘吓得站不住,颤颤巍巍给萧彻跪下行了礼。

萧彻端坐在那里,垂眼看着,声音平静:“叫什么名字?”

“民女萋萋,这是我的丫鬟和儿。▁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萧彻便不再说话,端起茶喝了一口。

刘公公便道:“那就唱一曲儿吧。”

“王爷想听什么曲子?”萋萋问。

刘公公:“昨儿下午在画舫上唱的什么便唱什么吧”

“是。”萋萋不知为什么是要唱昨日在画舫上唱过的,但她也不敢问,只要不杀她,让她唱什么都可以。

萋萋抱着琴在凳子上坐下,拨弄了一下琴弦后便袅袅地唱起了缠绵悱恻的小曲儿。

春山将买来的风车胭脂水粉书画陶瓷还有刚出锅的一笼包子摆在桌上给萧彻看。

萧彻随手拿过那风车拨弄了一下。

春山:“他今日没出门,在府里弹琴,用的是……逍遥。”

逍遥?

萧彻面色倏然变冷,沉默一瞬后竟是扔了手里的风车,转着轮椅往屋内去了。

冷宫里出来的皇子没有退路,他退一步,便是万劫不复,所以只能踏着荆棘往前走。

曾有人在夜半时凑在他耳边用很低很低的声音对他说:“云翊,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陪你一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一句空话而已。

可那时他信了。

刘公公瞪了一眼春山,虽听小曲儿的缘由有些荒唐,但到底是有了些兴致,也算好事儿,这下好了,兴致没了。

春山扑通一声跪了。

他也不知他错在哪儿,但跪就完事了。

*

叮——

【美女艺人萋萋姑娘认证成功,请努力打败她,将白月光据为己有吧。】

???

还捧着琴在那叮叮当发癫的沈晏整个人都惊了。

真是人在家中坐,美女天上来。

萋萋姑娘是谁?

这是哪个王八蛋认证的?!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