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1章

第21章

沈晏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小的来给王爷请安呢。”

“滚。”

沈晏抿唇,小声道:“……怎么滚嘛,我又不是个球。”

“……”萧彻摔书摔得震天响,“沈晏,你真当我不会杀了你是不是?”

“自然不是。”沈晏退了几步,来到廊下,隔着窗子往里看了一眼,还是看不到人,便干脆往栏杆上一坐,语气突然认真了起来,“我知道,王爷杀我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王爷之所以现在还留着我的命,是因为你还念着旧日情分。”

“旧日,情分?”萧彻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们说你疯了,我还不信,现在看来,你流放五年,脑子确实是坏了,竟跟本王聊起情分来了。”

“你咋能说你不念情分呢,你知我喜欢新鲜,所以用心的给我准备了那么多死法,这个世上没有人对我比你对我更用心了呢。”

春山:“!!!”

他听到了什么?

去厨房催晚膳得到消息赶回来的刘公公:“!!!”

连系统都忍不住叮—了一声,宿主的脸皮真的无敌。

萧彻半晌无言,可能是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生气吧。

好一会儿后,萧彻才道:“既如此,那日的死法依旧作数,你选一个吧。”

沈晏摸摸鼻子:“我觉得王爷选的都不太符合我,要不我自己说一个,还请王爷成全我。”

萧彻嗤笑一声:“那你说来听听。”

“我选……牡丹花下死,这死法风流,适合我……”

沈晏话音未落,从窗子里就飞出一个杯子,“咣当”一下砸在他的脚下碎成了片。

这动静太过突然,刘公公都吓得缩了一下,沈晏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反而笑了:“云翊,你还会生气,我很高兴。”人活着,若连生气都不会了,那便也无了生趣。

他总怕萧彻也是如此。

刘公公默默无语。

这位是真的知道如何挑起王爷的怒火呀。

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沈晏绕过碎片起身来到窗前,低声道:“流放时,有人要杀我,我想那时候你肯定恨毒了我,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所以我不曾怀疑春山就是去杀我的。”

闻听沈晏说起旧事,春山和刘公公都震惊地抬头看了过来,尤其是春山,他跪在屋内,看不到沈晏,便跪着往外挪了两步,探头看过来。

“可我后来反反复复想,如果没从我口中听到真相,你必是不会让我死的那么痛快的,所以,云翊,那日若不是春山想要杀我,那又是谁想要我的命呢?”

春山咽了咽唾沫,这事儿他也向王爷提起过,但王爷当时没言语,后来他便再也没敢问过。

沈晏闭上眼睛,手在那带着繁复花纹的窗棂上轻轻抚摸着,似是呢喃:“我从来没想过欺你叛你,你当知我心,我亦没有理由欺你叛你,可那日

的事情,我却实在也辩无可辩……”说到这里,沈晏苦笑一声,窗棂上的手紧紧攥了起来。

刘公公捂着胸口,要不然你努力辩一辩,这样两个人都能好好活下去。

“云翊,我如今也是苟活,你给我一点时间,若我真叛了你,当日承诺依旧作数,我用命来偿你。”

院内针落可闻,无人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停滞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有仆从在廊下燃起了灯笼,屋内也亮了起来,人影映在了窗户上。

沈晏看着那人影,忍不住伸手想去抠那窗户纸。

刘公公终于回过神来,忙过来阻止:“不可。”

无论王爷是怎么想当年之事的,但一定是不想让这位沈公子瞧见自己现在这般模样的,他伺候了王爷这么久,这点心思还是能猜出来的。

沈晏干笑一声收回了手。

春山跪在那里大气不敢喘一声,但一直没听见王爷的声音,又忍不住抬头,就见王爷一脸的讥讽。

“沈晏。”终于,萧彻开了口,语气冷漠的像是从冰窟窿里冻过一样,“你以为现如今,你还能凭几句话便能让我对你深信不疑,千依……”

说到一半,萧彻似是觉得失言,突然厉声道:“滚,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书桌的笔墨纸砚被扫落在地,伴随着桌椅倒地的声音。

刘公公冲进去:“我的王爷诶,您这是干嘛呀,太医说了,莫生气,生气伤身。”

沈晏往后一步坐回了栏杆上,后背靠在了柱子上望着廊下的灯笼发呆。

系统:“你这是走剧情吗?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沈晏没好气:“我什么时候走剧情了?”

系统:“这不是吗?”

沈晏苦笑:“当然不是,这只是真情流露而已。”

系统:“……”

沈晏深深吸了口气,打起精神:“让我缓一会儿,别急,我还没开始呢。”

屋内声音渐息,刘公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王爷先喝口水顺顺心,我这就让人赶他走,再不让他来了。”

听闻要被赶走了,沈晏叹口气,随意撩开袍子往地上一坐,对系统道:“少爷要开始了。”

“此一番,前路渺茫,生死难料……”

系统:“请,立刻,马上开始你的表演。”

废话那么多,要是它早就把人扔出去了,这位王爷其实还挺能忍的。

沈晏轻咳一声:“王爷,那日你说你一直惦记着我,还说夜夜做梦都能梦见我……”

屋内的萧彻正接了茶打算喝,闻言差点儿再次将手里的杯子砸出去。

“???”

刘公公名忙转身打算出去将人撵走,却听萧彻开了口:“站住。”

刘公公停下步子,转头看过来,只见自家王爷一脸寒意,眼中泛着冷光。

刘公公心下一紧,王爷只有想要人命的时候才是这般模样。

这沈公子怕是真惹急了王爷了。

这沈公子真的是不知死活。

窗外不知死活的那位还在念叨:“我想告诉王爷,我也一直惦记着你,夜夜做梦夜都能梦见你,日日想着能和你见面呢。”

小说中,两人一起长大,一番相见,白月光也表达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应该是符合剧情的吧。

刘公公听傻了,偷眼瞧王爷,见王爷眼中寒意更甚了,周围都冷的要结冰疙瘩了。

沈晏问系统:“有反应吗?”

系统:“无,剧情灯是红色的。”因为之前系统被迫歇停,再醒来后便自动修复bug,剧情有了提示,红灯表示剧情不通,绿灯表示剧情通顺。

沈晏:“可能是我说的比较少。”

系统:“……我觉得不太像。”

沈晏不死心:“我再试试。”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已经开始念诗了,刘公公都麻木了,念一句,王爷脸冷一分,念吧,念吧,谁念的过你呀。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还跪在那里的春山目瞪口呆,他是疯了吗?

想到这人是他招惹回来的,春山慢慢跪着挪,挪到了门后边将自己的身体隐藏了起来。

木夏为什么还不回来?

叮——

“系统友情提示,请宿主死心,换个法子。”

沈晏:“……”

沈晏搓了一把脸,其实剧情里有提示,只是他不愿意尝试罢了。

剧情里,起先主角只是跟踪,后半段时,他有一次出现在了白月光面前,不等说什么呢,白月光就兴高采烈的告诉主角……

沈晏从窗下爬起来,倚靠在墙上,视死如归:“王爷呀,咱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所以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我,我……”

沈晏咬牙:“我那什么,有心上人了,改日让你俩见一面,一起吃个饭呀。”剧情里说的是他有男朋友了……

叮——

【相见欢*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任务开启。】

——虽然白月光已经有了心上人,但不要气馁,请开始追求他,用你的真心真意打动他吧。

刘公公冲出来,尖细的嗓子喊着:“沈公子,沈少爷,你在说什么呢?你莫不是得了癫症?”疯了吧,这人?

前一刻还在“行也思君,坐也思君”,现在就要带王爷去见他的心上人?

他是嫌死的太慢了吧。

沈晏一脸菜色地摆摆手:“刘公公啊,我先走了,明个儿见。”

沈晏听着脑子里叮叮叮的声音,恍恍惚惚出了院子。

让萧彻来追他……

哈,哈哈……

院中的仆从瞬间退避三舍,这位爷千万别来沾他们。

刘公公眼看着这人笑着走了,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后,他进到屋内,艰难地朝萧彻道:“老奴那日便说,这沈公子似有疯癫之相……”

萧彻推开窗子望着似是突然变得空荡荡的院子,眯了眯眼:“装疯卖傻,必有所图。”

萧彻食指轻轻敲着桌子,可是,图什么呢?

他现在这般模样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图的?

“春山。”

春山从门后跪着爬了出来:“主子。”

刘公公瞪大了眼睛,这暗卫现在都从门后往外爬了?

萧彻难得有了兴致,勾了勾唇:“去把沈晏的心上人带来我瞧瞧。”

“!!!”

春山咽了咽喉头,艰难道:“可,可,可属下不知道他,他的心上人是谁……”

萧彻看着他,语气平静地反问:“是吗?”

春山惊出一声冷汗:“属下一定把他的心上人带回来。”

这都是他自找的!自找的!!

当初他就不该擅作主张把人带回来!!!

刘公公:“……”就,自求多福吧。!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