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20章

第20章

沈晏醒来时便见床边站满了人。

沈煦沈千寻还有赫连柔都在。

沈煦还找了个太医过来给他看病。

沈晏看到太医,惊了:“这咋还请太医了,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难道电一次就弥留了?

“统啊,统……”沈晏在脑中深情呼唤,“你还在吗?”

滋啦……

【重启中……】

今儿来的是赵太医,按理说给沈晏这样的“流放之徒”瞧病是不需要劳动他的,但他今日正好值守,不由对这位伤害瑞王的“凶手”起了好奇心,于是便拎着药箱过来瞧瞧。

刚进来,恰巧沈晏就醒了,于是赵太医便上前把脉。

越把脉,赵太医的神色越古怪。

沈煦见他的模样,慌了:“太医,我儿没事儿吧?今儿小厮过来喊他,怎么喊也不醒,这都黄昏了,竟才醒,可是这些年身子亏损严重?”

沈晏这才发现,屋内光影昏暗,原已是到了黄昏。

赵太医收回手,摸着山羊胡轻咳一声,斟酌了一下词句:“少爷没什么大碍,可能是近几日没休息好的缘故所以才会一直沉睡不醒,现在醒了,便无事了。”

“无事?”沈煦不相信,“他若无事,怎会昏睡不醒,太医你还是给他开些药吧……”

“行,侯爷要是不放心,我便开几贴药给少爷。”

赵太医表情淡定,内心却相当丰富。

不过是睡死了不醒,这侯爷竟还找太医过来瞧瞧他儿子为什么不醒……

这位沈家大少爷这身体好的,简直了,他行医多年,没见过比这身体还好的。

知道的是他流放去了荒蛮之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哪个安乐窝颐养天年了呢。

“大哥,你确实没事儿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沈千寻关切的问。

沈晏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被窝里活动了一下手脚,还好,挺健壮的。

沈晏轻咳一声:“许是昨夜失眠,所以今日便多睡了几个时辰……让大家担心了。”

赵太医:“……”

果然是身体好睡得香,一群人围着喊他都喊不醒。

再三确定沈晏没事儿后,沈煦也反应过来他儿子可能只是睡死了,一时间有些无言,亲自送了赵太医出去。

竭力掩饰也没能掩盖住那些无语的赫连柔嘱咐了几句也走了。

沈千寻还想留,沈晏忙摆手:“我再睡会儿。”

沈千寻:“……”

他大哥是昨夜做贼去了吗?

等到人都走干净了,沈晏才终于有了空挡跟系统说话。

沈晏:“怎么回事儿?”

系统:“之前第二个任务是触发了关键剧情才开启的,而现在可能是没触发剧情所以任务没开启。”

沈晏:“可是也没说需要触发剧情呀?还有,为何突然惩罚?都没个提

醒的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我以前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我需要一些时间?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请宿主耐心等待。”

沈晏盘腿坐起来,听到肚子咕噜了一声。

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呢。

不等沈晏开口要吃的,元寿已经端着饭菜进来了。

沈晏吃饭,元寿就蹲在一旁睁着个大眼睛看着他:“少爷,咱真的就不能好好活着吗?”

“咳咳咳……”沈晏被呛的直咳嗽。

咳完后,沈晏摸了摸元寿的头:“寿啊,少爷的苦你不懂。”

元寿也叹了口气:“元寿的苦,少爷也不懂。”

主仆二人凄凄惨惨戚戚,真是闻者心酸,见者流泪。

等沈晏吃饱喝足元寿收了碗筷出去后,系统终于开口:“我们之前可能没有彻底理解这个任务的核心。”

沈晏:“什么意思?”

系统:“我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任务,所以难免有疏漏。”

沈晏眯眼:“你一个系统竟然学会推脱责任了?

系统再次莫得感情:“任务是穿书剧情,执行者是萧彻,唯一能改变剧情的只有他。”

沈晏:“是啊,这些我们都知道的呀。”

系统:“所以,在这个小说里,你,只是一个,工—具—人。”

“……”

沈晏怔愣一瞬,倏地站了起来。

他,明白了!!!

任务,是要从萧彻的角度来看的。

萧彻是执行者,可以改变剧情,而他这个工具人,是需要走原书剧情的。

他必须得按照萧彻的改变来改变,不能自己随意改变。

也就是说,他需要演书中白月光的所作所为,还需要按照萧彻的改变来揣摩那个白月光的脾气性格继续演……

第一个任务,给白月光上坟,那是萧彻的行为,与白月光无关。

第二个任务,知道他还活着,对他诉衷肠。

沈晏喃喃:“所以,他诉衷肠后我应该给与回应的,可我没有,不,应该是我没有按照那个白月光的行为给与他回应。”

诉衷肠那日他做了什么?

哦,对了,诉完衷肠后萧彻要将他扔进油锅炸了,后来他就跑了。

显然这并不符合剧情。

“如果不开启任务,会如何?”

系统:“因为你这次晕倒,我被扣了一部分能量,能量扣完后,咱俩死翘翘。”

沈晏倒在榻上,无话可说。

元寿进来,见沈晏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吓了一跳:“少爷,你又咋了,你不能总吓我呀。”

沈晏朝他朝手,有气无力道:“给少爷倒杯茶。”

元寿倒了茶过来,沈晏咕咚咕咚喝完后爬起来:“走,去瑞王府。”

做任务时好歹还有时间提醒,这倒好,说电他就电他。

元寿白眼一翻差点儿晕过去。

可只要晕不过去就得赶车,

翻着白眼赶车。

沈晏在马车里开始读那本小说,边看边吐槽。

这破小说哪有什么剧情呀。

小说原剧情里,主角看到复活的白月光后并未上前相认,而是一直在跟踪偷窥。

而现在,任务要求萧彻来见他,而萧彻也见了,这时候剧情开始改变。

所以,白月光应该是什么反应呢?

青梅竹马,应该是愉快的接受然后开开心心在一起吧?

是吧?

一定是的吧?

马车来到王府偏院,元寿跳下马车去拍门,来开门的小厮见到元寿,惊得张大了嘴巴:“还真又来了呀……”

元寿面无表情:“我们家少爷请见王爷。”

小厮犹豫一瞬:“……那先进来吧。”

那日,刘公公是这个意思吧?

杀不杀的,先把人放进来再说。

元寿便又冷着脸跳上马车将马车赶了进去。

小厮着急忙慌去回禀,沈晏便自己下了马车往主院走。

他可记着路呢,不用人领,自己就能找过去呢。

仆从们看到他又来了,有些惊讶,但既然这人能在院子里大摇大摆走,那肯定是王爷允许的。

但王爷那日摆了那么大的阵仗要油炸他,说不定情绪如何反复呢,所以现在谁沾上他,那谁就是一个祸福难料,所以还是躲着点儿吧。

沈晏:“他们为什么跑那么快?”

系统:“可能你面目可憎吧。”

沈晏:“你不是没有情绪的吗?为何冷嘲热讽的如此贴切?”

系统:“可能是近墨者黑的缘故吧。”

等到小厮回禀完出来就看到沈晏已经到了院子门口了。

小厮吓了一跳,这人咋不等人通报就自己往里走呢?

小厮忙挡在院门口:“这位少爷,王爷说他不见您,还请回吧。”

“咋不见了呢,上一次不是见了嘛。”沈晏冲里面喊,“王爷,王爷……我来了呢……”

说着将小厮推开,人走了进去。

小厮:“???”

但没走两步,沈晏便被春山拦住了。

春山瞪着他,咬牙切齿:“你到底想干嘛?”这些天,王爷看他越发不顺眼,他都不敢往王爷跟前凑,日日蹲在房梁上,本以为快熬过去了,这人又来了。

他真的就那么想死吗?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王爷说。”沈晏一本正经,“你先让开一下。”

春山一愣,倒真是被沈晏面上的严肃神色给唬住了,迟疑一瞬,问道:“你想说什么?”

沈晏摇头,越发认真:“这不是你能听的。”

春山纠结:“……那我跟主子言语一声。”

万一真的有要紧的事儿呢?

春山转身进了院子。

沈晏立刻抬步跟了上去。

春山前脚迈进屋,沈晏后脚就也要迈进去。

“站住。”里面传出一声冷呵。

沈晏便堪堪停下了步子。

萧彻冷眼看着春山:“谁让他进来的?怎么,府里是没人了吗?由着一个外人大摇大摆的往里进。”

“……”

春山回头怨念的看了一眼沈晏,也不说话,直接扑通一声就跪了。

这些天他已经跪习惯了。

只是,木夏为什么还不回来?

轮着跪也好能让他的膝盖歇歇。!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