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2章

第12章

楼上萧允见打不过,正待多喊几个人上来,却突然发现沈晏这厮不知何时竟不见了。

“人呢?”萧允怒冲冲质问角落看热闹看的起劲的萧安。

萧安手指捂在眼睛上,猛摇头:“我什么也没看到。”

“你……”萧允气疯了,“快,去给我把人找回来,把这几个人也给我抓起来。”

四个大汉一看沈晏不见了,对视一眼后跳窗蹿了。

萧允找了一圈没找着人气呼呼去了瑞王府,却被告知三哥病了。

“病了?”萧允惊讶,“我那日见他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病了?”

刘公公道:“可能是昨夜吹了风的缘故吧。”

惊闻那一百零三箭,他都一夜没睡好,更不要说王爷了。

王爷这几年身体不好,一旦思绪过重,第二日肯定病。

“我去瞧瞧三哥。”萧允道。

刘公公倒也没拦着,由着他进去了。

萧彻正靠在床上喝药,黑乎乎的药一饮而尽,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些年习惯了的。

小厮接过空碗,又端了清水给他,等漱过口后,便下去了。

萧彻用绢布擦了擦唇角后轻喘着靠坐回去,看了一眼进来的人,眉头微蹙:“你怎又出宫了?”

萧允:“……”言外之意,是嫌他又来了。

“三哥,你知道沈晏那厮他去了哪儿吗?”萧允也没问萧彻的病情,毕竟这些年见多了他病恹恹的样子,问了也无用。

“他不自来你这里请罪,竟然跑去青楼找女人,得亏他跑得快,不然我非揍死他。”

“去哪儿了?”刘公公先震惊了,声音都尖细了三分。

“青楼。”萧允越说越气,咬牙切齿,“我去的时候,他跟萧安两个正在温柔乡里沉醉着呢,流放这几年可给他素着了,也不怕丢了性命,还有这个萧安,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刘公公眉头紧蹙,偷眼去瞧坐在床上的人。

萧彻拿过放在床边小几上的书本翻开,垂眼看着,语气平淡毫无波动:“我说过了,不要招惹他。”

萧允摸了摸鼻子,小声道:“你那意思是不能杀他,又没说不能绑他,我想着把他绑来折磨一番,也能让你出出气。”

“不必。”萧彻翻了一页书,神情越发寡淡,“以后不要总往我这里跑,好好待在宫里念书吧。”

萧允噘着嘴出了院子,一边走一边问:“刘公公,你说我三哥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知。”刘公公摇头。

萧允看他一眼,气急败坏地走了。

沈晏,我跟你没完。

刘公公突看着七皇子的背影,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不知。

要说恨吧,这几年七皇子来府里时常会提起沈晏,王爷也没说不许提。

要说不恨吧,这些年王爷的嘴中再也没有出

现过那人的名字。

所以,他也猜不透王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人也是,就不能老老实实待在府里吗?咋就跑去青楼了呢?

唉……

*

 前往瑞王府的马车里,沈晏歪靠在榻上盯着春山看。

抱着剑坐在马车边边处的春山觉得眼皮一直在跳,不由在心里默念,白天没有鬼,白天没有鬼,世上最恐怖的不是鬼,而是人心。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也是无从说起。

沈晏掀开帘子往马车外看了一眼,突然道:“我有些腹痛,能不能让我去如个厕?”

春山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

系统:“你想干嘛?”

沈晏:“当然是跑了。”任务没出来,还是先不见的好。

系统:“其实,你根本就是惧怕见他吧。”

沈晏:“……别说实话,扎心。”他怕,怕极了。

沈晏皱着一张脸,弯着腰捂着腹:“春山呀……难不成你想看着我在王爷面前失态?”

看着眼前明显佯装的人,春山攥紧了握着剑的手。

他此时已经开始后悔今日来这一趟了。

他不该非要弄个清楚明白的。

春山深深吸了口气,让开地方:“去吧。”

沈晏没有一刻犹豫,立刻跳下马车往一旁的酒楼走去,一边走一边对春山挥手:“你等我,我马上出来。”还不忘扯走车辕上的元寿,美名其曰:“少爷我害怕,你陪我一起。”

看着两人飞一般离开的背影,春山闭了闭眼。

明显,他不想去见王爷。

若他真的是公子,若当年的事情真的有误会,他现在应该很想见到主子跟他解释才对。

所以他此时若真的让沈晏走了,无异于背叛主子。

可,他曾经将沈晏也当成主子的。

那年,是他和木夏跟着主子的第一年。

主子与公子一起去骑马,公子的马匹不知怎的受了惊,连带着主子的马也焦躁起来,两匹马碰撞着跑了出去,情急之下,他奔上去制住了主子的那匹马,而公子则掉下马摔了胳膊。

那次,主子问他,明明是公子的马受了惊,为什么不去救公子。

当时,他回道:“您才是我的主子,我的职责是护着您。”

那日,主子对他说:“沈晏也是主子,日后若遇到事情,像护着我那样护着他……算了,还是先护着他吧,毕竟他到处惹祸。”

那时的他年岁小,主子说什么是什么,他甚至都没有去思索,便认了自此有两个主子这件事情,他没有想过,他们二人终究有一天会分开,不能长长久久永远在一起的。

少时的根深蒂固,注定了今时今日的左右为难。

帘子掀起,一人爬了上来,坐回了原处,冷着脸朝他挥手:“走吧。”

春山错愕的看着他,脑子都不能转了。

他竟然真的回来了?

难道真的只是腹痛去如厕?

这,是个假的公子吧。

以前的公子肯定就借机跑了。

“你什么眼神?”沈晏瞪他一眼,“怎么,以为我跑了?”

“呵。”沈晏冷笑一声,挥开折扇用力摇着,活像这折扇跟他有仇似的,“少爷我翩翩君子,向来言而有信,什么时候骗过人?”

春山:“……”

你骗人的时候,那说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最新小说: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我吃西红柿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