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10章

第10章

烟雨楼确如萧安所说的是个清雅之地。

诗词字画,丝竹声乐,茶香袅袅,倒更像是个茶楼,只不过这里面端茶倒水的都是些美艳的女子。

萧安找了个二楼包间的位置,点了一壶好茶。

“这烟雨楼的老板是个叫绿云的女子,长得那叫一个花颜月貌,那一手琴技说是仙乐都不为过,可惜需千两银才能听一曲儿。”萧安叹息着看向沈晏,“不若哪日带你家三弟一起来接受一下琴音的熏陶?”

沈晏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懒洋洋道:“你要不要问一问他身边的八个大汉?”

萧安:“……按理说他也十多岁了,该长点儿见识了。”那小胖墩可是个行走的银罐子呀,若是他三弟就好了。

沈晏:“他身边有八个大汉。”

萧安:“……有道理。”

沈晏往软榻里一倒,揣着手笑看着萧安:“那世子今天请我听曲儿吗?”

萧安倒是也不装,也往软榻里一瘫:“本世子也清贫的很,请不起绿云姑娘弹琴,但冉冉姑娘的琵琶也很好听,今日就请沈兄听一曲琵琶,贺长策兄平安归来,也愿长策兄能否极泰来。”

“那就谢过世子了。”沈晏朝他拱了拱手。

萧安挥了挥手,一旁的侍女便去喊了人,没一会儿,一个杨柳细腰容貌艳丽的姑娘抱着琵琶进了来。

萧安朝沈晏挑眉:“冉冉姑娘,一百两一首曲儿,世子我对长策兄还是很大方的,还有,刚刚我借你去下注的银子也是一百两,长策兄可得记好了。”以后别忘了还。

堂堂一个世子,区区二百两便如此斤斤计较。

沈晏敷衍的点头:“谢过世子。”反正他没银子。

行过礼后,姑娘坐下开始弹琵琶。

沈晏半倚靠在坐塌上,长腿支着,双手随着乐声打着节拍,一派浪荡公子的架势。

萧安支着下巴看了他一会儿后,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后笑道:“前些年,我每每请你出来,你都百般推诿,我一直以为长策兄对这些不感兴趣。”在宫中伴读时他虽不喜三皇子,但那年入宫伴读的只他和沈晏两人,又是年岁相当,所以二人的关系不算亲近去也没有什么龃龉。

沈晏眼睛盯着姑娘,懒懒道:“生死走一遭,才知人生得意须尽欢,以前当是错过了太多大好的时光。”那些年他以为日子会一直那样过下去,只雄心勃勃图来日,从未珍惜过当下,后来才知可生死离别不过一夕之间而已,若非机缘,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是吗?”萧安挑眉,“我一直以为长策兄其实天性风流,只那些年被三……瑞王殿下管得严而已。”

站在一旁的元寿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倏地看过去:“世子这是何意思?”

“大胆。”沈晏抬头看向元寿,厉声道,“怎么跟世子说话呢,赶快赔礼。”

元寿自知失言,立刻跪了下去,只唇紧紧抿着,显然不服

别以为他听不出这世子语气里的暗含的意思。

什么叫被瑞王殿下管得严?当他家少爷是什么?

萧安摆摆手:“无妨,无妨,世子我向来是最大度的人。”

沈晏便对元寿抬抬手:“那就赶快起来吧,你跪在这里都显得世子不大度了。”

萧安:“……”

萧安身边的小厮忍不住瞪了沈晏一眼,这什么人呀。

还当他是以前的沈晏呢。

元寿立刻瞪回去,都是小厮,谁又比谁高贵呢,哼!

刚刚的话因着这一打岔便过去了,萧安也不再提,却不料沈晏自己靠过来,挥开折扇将两人的脑袋罩在一处,小声道:“世子有所不知,以前那是年纪小不懂事儿,现在才知这声色犬马最是逍遥。”说着,还朝萧安暧昧的眨了眨眼,一幅“大家都是男人,都懂,都懂”的样子。

萧安忙推开他,瞪他:“胡说八道,什么声色犬马,烟雨楼最是正经不过的地方了。”

沈晏大笑着倒回自己的坐塌上:“还是京城好呀。”

“当然还是京城好。”随着这一声冷呵,包间门被人一脚踹开。

沈晏抬头看过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贵公子。

有些眼熟。

“呦,七……少爷。”萧安“啧”了一声,站起身走过去,“你也来听绿云姑娘弹琴吗?有一千两银吗?我可否跟着蹭听?”

萧允冷冷看着萧安:“我今天来绑人,你最好别招我,不想惹麻烦,现在就出去。”

萧安不悦:“天子脚下,七少爷……”

“一边待着去吧你。”萧允一把将萧安推了开。

萧安踉跄一步才站稳:“我好歹也是世子,明日我就去找你父亲告你的状。”不受宠的皇子比闲散王爷的独子也高贵不了哪儿去。

萧云懒得理他,只盯着沈晏:“你竟还敢在大街上乱逛?”

“我长着腿,为什么不能乱逛?”沈晏起身拍了拍衣袍上的褶皱,然后笑着朝萧允拱手,“多年不见,七少爷长大了不少。”

“呵。”萧允冷笑一声,“少套近乎,来人,给我把这贼子绑了。”三哥不好出面,那就由他来出面,反正不能由着这厮潇潇洒洒活着。

萧允身后的人听命上前,沈晏忙后退一步缩在角落里,嘴里喊着:“大汉们何在?”

大汉们翻着白眼挡在了他身前。

萧允眯了眯眼:“沈晏,你敢反抗?”

沈晏疑惑:“我又没犯事儿,为何不能反抗?世子可以替我作证。”

萧安立刻摆手:“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

沈晏看向他,萧安忙用手捂住了眼睛,以表清白。

萧允嗤笑一声:“可真是狐朋狗友,来人,赶快给我把人绑了,他胆敢反抗,就给我揍他。”

萧允带来的都是他的近身侍卫,身手都不错,但沈晏的那四个大汉却

也不是善茬,两方就在这个小包间里打了起来。

两方实力差不多,一时间谁也占不到上风,只时不时劈个桌子踹个凳子的。

萧安的人将他围在角落里,也不走,就观战,兴致还挺高。

那些公子哥跟了大半天终于等来了盼望已久的热闹,将包间门口围的严严实实。

打打打,使劲打,最好现在就杀了沈晏给这个京城助助兴。

沈晏扯了一下拿着一个茶壶挡在他身前的元寿。

“少爷,别怕,小的拼死也会护住你。”

沈晏无语:“护什么护,还不跑。”

元寿:“嗯???”

趁着屋内一片混战,沈晏撩起衣袍不顾形象的从窗子里翻出去,然后将元寿也给扯了出去。

刚刚弹琵琶的冉冉姑娘站在廊下对他招手:“公子,这边。”

沈晏便抬脚跟了上去。

元寿:“???”救他们于水火,这冉冉姑娘人还怪好的嘞。

冉冉带着他们入了旁边的一间包间,然后推开书架,带他们入了一条密道,走了一段后再打开便是另一间房间。

出了房间,元寿才发现这是烟雨楼旁的一家客舍。

元寿一头雾水,不过他没问,主要是他家少爷太淡定了,就跟着人家姑娘后面走。

少爷跟,那他也跟。

从客舍二楼的包间下去,进到后院里,沈晏的步子就顿住了。

有人从墙头上跳了下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沈晏搓了把脸,来了,来了,他来了。

顶尖杀手不愧是顶尖杀手,这么绕他也能跟过来。

院子里,春山抱着剑冷着脸站在那里盯着他看。!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