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1)

推荐阅读:

第3章

第3章

那日发生了什么?

那一夜,是那年冬日里的第一场雪。

萧彻说要去赏雪,于是便让小太监将炭炉送上了观景阁,从那里看雪看红梅是最佳的地方。

二人温了酒,一边喝一边赏景。

他们经常这样。

皇子念书课业繁忙,好不容易有一丝闲暇时光时,萧彻便喜欢带着他猫在一处喝喝酒聊聊天,也可能是相对而坐各自发呆。

他们以为那一夜也是如此,喝醉了后抵足而眠,翌日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后来……

后来,沈晏便将萧彻从楼上推了下去。

系统:“为什么推?”

“不知道。”沈晏的指尖掐紧了掌心,“或许是喝多了……”

沈晏捏住眉心,也许是酒很多了,人有些晕眩,但后来的他清楚的记得那一夜发生的所有事情。

是他亲手将萧彻推下去的,没有缘由。

系统:“耍酒疯?”

沈晏苦笑一声:“或许吧。”

“少爷,洗澡水好了。”元寿的声音让沈晏回神。

沈晏起身走了过去,元寿一定要留在这里帮沈晏搓背,被沈晏拒绝并把他给撵了出去。

元寿便与老管家坐在门口托着腮等沈晏洗澡。

元寿又开始哭:“少爷以前泡澡都需要我在一旁给他撒花瓣,他现在竟然不用我在一旁伺候,他一定受了很多苦,都不习惯当少爷了呢……”

老管家也心酸:“别急,养养就又成少爷了。”

屋内,平复了情绪的沈晏站在浴桶前看着铺的厚厚一层的各种颜色的花瓣,忍不住叹息一声。

这世上总有人帮你记得你的那些年少浪荡。

他那时不止用花瓣泡澡,还听说宫里的娘娘用牛乳沐浴,便也想尝试,于是把家里用来做点心的牛乳倒进了浴桶,最后澡没洗成,被他爹罚去祠堂跪着。

好好的男儿学人家女子用牛乳沐浴,堂堂侯府少爷,传出去像什么话。

后来,他跟萧彻吐槽,这事儿便辗转传到了惠妃娘娘那里,娘娘竟派人送了他好几桶牛乳。

于是在萧彻的宫里,他泡了个够,那几日身上都是牛乳味,还被五皇子嘲笑说他没断奶,一身的奶味。

他气坏了,可是五皇子是皇子呀,又不能打,只能干气着。

后来惠妃娘娘再送牛乳来,他便让萧彻帮他回绝了,堂堂七尺男儿,岂能用牛乳泡澡,丢人!!!

沈晏脱了衣服,进了浴盆,撩起水慢慢擦洗着身体。

系统:“你醉了喜欢耍酒疯?”

沈晏:“以前没有过,也没那么醉过,但并不代表着永远不会。”

系统:“那你觉得你会醉到耍酒疯耍的将人推下楼吗?”

沈晏沉默不语。

系统:“当一件事情太过于奇怪时,不如看看既得利益者

,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沈晏:“我明白你的意思,无非就是看看通过这件事情谁得到了利益,那可就太多太多了。”他在棺材里生躺了两年半呀,很多事情翻来覆去想了千遍万遍。

沈晏眯着眼睛盯着屏风上好看的花鸟,慢吞吞道:“萧彻的母妃惠妃娘娘并不得宠,入宫一年便因参与谋害贵妃娘娘而被打入了冷宫,本来是直接赐死的,但因为当时惠妃娘娘怀了孕,所以皇上开恩只让她入了冷宫,萧彻便是在冷宫里出生的。”

七岁那年,萧彻偷偷溜出冷宫,恰好遇到了崇明帝。

雪中赏梅,一番谈古论今,崇明帝龙心大悦。

那些年,崇明帝对萧彻的喜爱连他最宠爱的淑妃生下的五皇子都比不上。

因为萧彻,病重的惠妃娘娘出了冷宫。

也因为萧彻,惠妃娘娘重新得到了皇上的宠爱。

“他太耀眼太出色了,将其他六个皇子都比了下去,当时最小的七皇子也已经十岁,都到了该争该抢的年岁了,若是萧彻死了,这六个皇子皆是受益人。”

“萧彻若出了事儿,怀孕的惠妃娘娘必然受惊,后果不堪设想,而结果也是如此,惠妃娘娘因早产而死,宫中那些娘娘也是受益人。”

“再说我这边,因为要保我的命,祖父交了兵权告老还乡,广平侯府也受了牵连,这要延伸出去,范围可太广了。”

“这还不论那些平日里看不惯你和不小心得罪的那些人。”

沈晏淡声道:“你说这既得利益者是谁?”

 系统:“……你们这个世界好复杂。”

沈晏:“……”

系统:“那你要去见那个三皇子吗?”

沈晏:“……你想我送上门去找死?”即便是找死,也不是现在,这条命终归会还给他,但得还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系统:“他真的会杀你吗?对了,你之前死的那一次是他杀的吗?”

沈晏苦笑一声。

万箭穿心,他倒在地上,睁不开眼睛,在死透了之前,他听到了最后的声音。

那是春山的声音。

“他……”沈晏拿起绢布盖在脸上,长长叹息了一声,“会将我千刀万剐的。”

萧彻七岁之前都在冷宫里。

冷宫的日子不用想就知道有多么的苦不堪言。

他那时候小,容易相信人,小太监上一刻还对他慈眉善目,下一刻就指着他哈哈大笑,嘲笑他是小傻子。

惠妃娘娘做的荷包绢帕托小太监送出去卖几个铜板,小太监当面说的好听一定会带回来,回来后就翻脸不认人,可下一次还是要拜托他们,指望他们心情好的时候能施舍一两个铜板。

萧彻自娘胎里就知道一个道理,这个世上除了自己谁都不能信,也有他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方法。

所以,等他出了冷宫后,那些糟践过他欺瞒过他背叛过他的人都死了。

沈晏有一次不小心听到惠

妃娘娘劝萧彻:“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不可以如此睚眦必报的。”

萧彻冷冷道:“母妃倒是良善,良善到在冷宫里受了那么多年的苦。”

那日惠妃娘娘哭了,萧彻自知是因为他说错了话,却也不肯认错,只自罚跪去了院里,硬生生跪了五个时辰。

就是这样一个萧彻,他允了沈晏在他榻上安睡。

那年的沈晏八岁,萧彻十岁,入宫伴读不到一年。

沈晏就是好奇心作祟,那时的他也无法无天,胆子大的很,他就想知道这皇子的床跟他家里的床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那时的萧彻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问他:“你真想睡?”

沈晏便用力点头,皇子的床错过了可能就一辈子也没有机会睡了。

萧彻便道:“想睡也行,上了这张床,以后就是我的人。”

沈晏乐开了花:“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人吗?你终于肯承认了?”

皇子的伴读也是分年岁入宫的,萧彻念书那年,入宫伴读的只有沈晏和安王世子萧安。

早些年入宫伴读的那些人自然与年龄较大的大皇子和二皇子比较熟,而萧安不喜欢也瞧不起从冷宫里出来的萧彻,所以一入宫便自动划到了另一个阵营里。

只有沈晏,他一眼就瞄上了萧彻,除了因为这皇子长得挺好看以外,还因为萧彻瞧不上他。

在这一砖头下去砸死十个人九个认都是勋贵的京城里,互相看不上是很正常的,沈晏也没少瞧不上别人和被别人瞧不上。

可这三皇子吧,那小脸一扬,那个劲儿就甭提了,跟以往瞧不上沈晏的人都不一样。

沈晏觉得自己跟这样的人一个阵营才有气势。

于是他就死命扒着三皇子,就跟系统某些小说里说的那个“舔狗”似的,那是硬往人身边死皮赖脸的硬贴呀……

而三皇子呢,那对他可真是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横眉冷对……

最后连安王世子都看不下去,直接指着沈晏的鼻子:“你脸皮咋这么厚?你非贴他干嘛?”

所以,萧彻一说上了这床就是他的人了,还不把沈晏给乐坏了,立刻脱鞋爬上了床。

萧彻就站在床边静静看着他:“沈晏,如果有一日你背叛了我……”

沈晏笑嘻嘻接话:“我就洗干净脖子脱光衣服让你千刀万剐。”

相较于沈晏的嬉皮笑脸,萧彻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他朝沈晏伸出右手:“君子一诺。”

沈晏便与他击了一掌,大喊一声:“死生不悔。”

想到这些,沈晏又是一声长叹:“统统啊,他不是开玩笑的,他会真的把我千刀万剐的,你都不知道以前伤害过他的那些小太监死的有多惨……”

沈晏突然睁眼:“我要是被千刀万剐了,你还能修复我的身体吗?”

沈晏举着自己的胳膊,看看这光滑白皙的仿佛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光洁的皮肤,一百零三个窟窿,愣是一道疤也没留,这系统其实并不废,简直比神仙还神仙。

神仙系统冷冰冰:“别想了,系统能量所剩无几,再来一次千刀万剐,咱俩都玩完,还请宿主尽快开启任务,放弃白日做梦。”

沈晏:“好的呢。”!

最新小说: 末世降临,作精女配重生了 承天八索 最后一个猎鬼师 如折如磨 [HP]还让不让人好好制杖了 求剑 明月照我 总有仙子对我图谋不轨 团宠幼崽爱护计划 Cos鬼王的我捡到七岁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