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75章 胡人求和,魏薇被掳北戴

第75章 胡人求和,魏薇被掳北戴(1 / 1)

推荐阅读:

太极殿内烛光微闪,赵凌寒陈旭安周子烨王昆四人面面相觑。

俞彦文高坐殿台,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四人。

“此番胡人求和,欲将他们的乌延音郡主送往大俞和亲,诸卿,有何看法?”

周子烨将眼神瞟向王昆,王昆慢吞吞的上前说道:“回皇上,若可不动兵戈,百姓免于战乱之苦,两地永结秦,晋之好,此乃万民之福!”

俞彦文将目光停留在周子烨身上,“别瞟了,说说你的看法!”

周子烨拱手道:“皇上,臣以为此举恐有诈,还望皇上三思。”

“哦?”俞彦文紧皱着眉头,这周子烨从一进太极殿就一直紧盯着王昆,莫不是为了跟他对着干才这么说的?

“皇上,臣曾听闻胡地有位彪悍郡主名唤乌延珏,而这位乌延音郡主别说耳闻了,就连见都未曾有人见到过。

且不说她是不是真的郡主,就说胡人的用意,已令人捉摸不透!

为以防万一,臣觉得还是派人去一趟胡地一看究竟再做决策为妥。”

俞彦文听着周子烨这番话颇有几分道理,他连连点着头。

王昆见俞彦文好像动摇了,他将陈旭安推到桌子前,俞彦文一见陈旭安上前,微微一笑,“旭安,说说你的看法!”

陈旭安讪讪一笑,他还未想好,便被王昆推上前,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皇上,臣的看法与王丞相一致。”

俞彦文笑道:“二比一,那阿凌呢?”

赵凌寒见殿上所有的人都看向他,突然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在向他施压着。

“回皇上,臣斗胆一问,这乌延音郡主入俞,皇上欲将她许配给何人?”

赵凌寒所问皆是其余三人所好奇之事。

俞彦文顿了顿道:“裴贵妃如今身怀六甲,朕也不好在此时纳妃,旭安,你觉得这乌延音郡主怎么样?”

陈旭安一听俞彦文这话,吓得直跪在地上,“皇上臣不敢有此念想。”

俞彦文一见陈旭安反应如此激烈,正色道:“起来!”

赵凌寒见陈旭安还跪地不起,立即上前将他拉起。

周子烨道:“皇上,张尚书之子张修远尚未婚配,不如就将乌延音许配给张修远!

一来两地永皆秦,晋之好;二来我等也不用再疑心那郡主的身份以及胡地的用意;三来,也可解张尚书为子操劳之苦;此乃一举三得!”

王昆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此法虽好,但那乌延音说到底还是贵为郡主,而张修远无官无职,周大人让郡主配尚书之子,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俞彦文笑道:“这好办!月季侯曾和朕提起张修远年少有为,想认他做义子。

朕前几日寻思着,月季侯多年来无子嗣,已有意让张修远认月季侯为父。

现如今又出现了一个乌延音,这郡主配小侯爷,定能成为一段佳话!”

周子烨率先说道:“皇上英明。”

王昆赵凌寒陈旭安一听周子烨这么说,也纷纷说道:“皇上英明。”

“行啦!都回去吧!”说着,俞彦文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周子烨留下!”

王昆赵凌寒陈旭安异口同声说道:“臣告退!”

陈旭安走出太极殿,见王昆已走远,这才开口说道:“吓死我了。”

赵凌寒回过头看着陈旭安,“你才要把我吓死了!

皇上最讨厌人动不动就下跪了!

要不是我去扶你,你还打算跪多久?”

陈旭安跑到赵凌寒身旁,勾着他的脖子,笑道:“我这不害怕皇上真把那什么郡主许配给我嘛!”

不止陈旭安害怕,赵凌寒又何尝不害怕呢?

他今生已认定宁沁(魏薇)一人,若俞彦文逼他另娶他人,他定当场抗旨!

天一亮,胡人求和的消息传便了整个大江南北。

魏薇看着桌上的密报,一脸不可置信的回想着夜墨煊所说的话。

“真让他给说中了?可是,这个乌延音又是谁?”

李泊新此时也是一头雾水,他原本想将胡人一窝端,不曾想竟有和亲这一事,这下可彻底将他的作战计划都给打乱了。

“侯爷,侯爷,有一个自称是阴北战神的人在阿贝山上叫嚣!”

“阴北战神?”李泊新紧拧着眉,夜墨煊与陆之云这种常胜将军都不敢自称战神,这又是哪来的毛头小贼?

魏薇一听“阴北”二字,顿时想起了她曾拜阴北道人为师,那这个自称“阴北战神”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师哥,应柳!

一想到这,魏薇开口说道:“快带我去看看!”

李泊新将魏薇拉住,“许是毛头小贼,大可不必理会!”

魏薇将目光移向士兵,问道:“他可是一人在阿贝山上?”

士兵连连摇头,“不是,他还带着一百来个翼兵呢!”

魏薇与李泊新闻言大为震惊。

李泊新道:“调兵一千,即刻将他们团团围住!”

“是,侯爷!”

应柳身穿一袭水绿衣裳,正站在阿贝山山顶上。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阿贝山,他俯视着下方,见靖北军已将他们团团围住,非但不害怕,反而一脸兴奋。

魏薇跑上前,一见是应柳,脱口喊道:“师哥!”

应柳转过身一看,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女子,并非魏薇。

“你认错人了吧!”

魏薇一愣,她又忘记了。

她现在是宁沁而非魏薇。

李泊新将魏薇拉到身后,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应柳,呵斥道:“来者何人?”

“阴北,应柳。”

李泊新并未听说过有这号人,他正色道:“带兵上阿贝山所谓何事?”

应柳缓缓将手抬起,手指指向阿贝山的后面,“我要带着他们过阿贝山,到那里去!”

李泊新看着应柳手指的地方,一脸严肃的说道:“那是靖北的一个小部落,也是最古老的古都,叫北戴。”

应柳眨眨眼笑道:“对,我就要去那个地方!听我师妹说,那个地方人少,安宁,日出而作,日落而归。”

李泊新一听应柳这话下意识看向魏薇。

魏薇确实和应柳说过这样的话,可她那是在表达向往北戴的生活,怎么从应柳嘴里说出竟变了味了?

“你为什么要去北戴?”

应柳摆弄着衣袖,说道:“我师妹到死都未曾去过北戴,我想替她去看看。”

“你…”

魏薇没想到多年前的一句话竟让应柳记了这么久。

她不过在阴北待了三个月,若非应柳的出现,她都快忘记她有这么一位师哥了。

北戴是靖北最为神圣的地方,恐怕就连李泊新都未曾去过。

哪怕应柳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过去都未必能通行,何况他还带着翼兵。

魏薇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按理说应柳不能违背师训私自下山,定是有人上阴北山请他下山的!

那么,这个人又是谁?

魏薇回过神来说道:“我没死,我就是魏薇,师哥,你回去吧!”

应柳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魏薇,方才他并未说自己的师妹就是魏薇,可这女子又是从何得知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妹就是魏薇的?”

魏薇大喊,“因为我就是魏薇,所以我才知道的啊!”

应柳连连摇头,“不不不!我师妹死于靖北军之手,你知道此事,好像也不足为奇!”

应柳向齐韫打听过“魏薇”的死因,齐韫告诉他,是靖北军所为。

应柳本就将信将疑,正好趁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知道些蛛丝马迹。

魏薇很是焦急的说道:“阿思是死在常州的!靖北军怎么可能跑到常州去杀阿思呢?”

“阿思?阿思又是谁?”应柳一脸疑惑的看着魏薇。

魏薇道:“阿思是我的侍女,在常州的魏薇就是她所扮!”

应柳一听魏薇这话,失声笑道:“小姑娘,你要编瞎话也要编得可信度高些!”

李泊新见应柳压根就不相信魏薇的话,他伸手将魏薇拉到身后,高声喊道:“放箭!”

魏薇拉着李泊新的手,着急的说道:“快停下来!快停下来!”

李泊新并没有命靖北军停下,他双眸直视着应柳。

只见应柳将衣袖轻轻一甩,那数百支箭纷纷掉落在地上。

李泊新诧异的看着应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只是轻轻甩衣袖便能将数百支箭击落,若非亲眼所见,李泊新定是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

莫说李泊新了,就连在场的靖北军和翼兵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更神奇的还在后头!

阿贝山突然间刮起阵阵狂风,那沙子随着风不断的袭击着每个人。

靖北的将士们紧闭着双眼,谁都不曾见到狂风将翼兵们悉数卷跑。

李泊新明明是将魏薇护在身后,可当狂风过去后,魏薇却消失不见了。

不仅是魏薇,就连应柳以及翼兵也都统统消失不见了。

这让李泊新顿感毛骨悚然,他冷静下来后,高声大喊:“快去给本侯找!”

靖北军闻言,纷纷跑下阿贝山寻找魏薇。

日落西山时,魏薇还未找到,李泊新彻底傻眼了。

他这时才意识到这个应柳非等闲之辈。

李泊新不断回忆着应柳所说过的话,基本可以断定,应柳是将魏薇带去了北戴。

可李泊新也未曾去过北戴,对任何一个靖北人来说,北戴相当于他们的禁地,若非遇到绝境,断不可往北戴而去。

一想到这,李泊新竟束手无策,他看着渐渐升起的月牙,无可奈何的说道:“收兵,回营!”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