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69章 夜斩白言言,靳小玉劫法场

第69章 夜斩白言言,靳小玉劫法场(1 / 1)

推荐阅读:

衙门内的两个官差正打着盹,忽闻衙门外有人击鼓,瞬时被惊醒。

二人不耐烦的将门打开,正想破口大骂,一见是赵凌寒,其中一个官差撒腿就往里跑,大喊:“大人,大人,赵将军来了!”

黄景仁本在睡梦中,忽闻叫喊声,不耐烦的走下床。

官差不断的在外面敲门,黄景仁将房门打开,打着哈欠问道:“大半夜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大人,赵将军在外面击鼓呢!”

黄景仁一听这话瞬间精神了起来,“快带他去公堂!”

“是,大人。”

黄景仁匆匆穿好官袍后,撒腿就跑到公堂上。

只见堂上除了魏薇赵凌寒之外,还有一位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身上的白纱越看越眼熟。

“来人,将今早发现的白布呈上来!”

白言言一听这话,心中暗自一惊,她向来手脚利落,从不会留下什么把柄,不可能有白布遗留在魏家村。

想到这,白言言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见衣裳上完好无缺,不禁又疑心起黄景仁是不是在诈她。

官差将白布呈上堂,白言言一见堂上之物,这才想起她练白布遮天时,曾断了几节白布条,当时并未在意,不知怎么的,今日竟会变成证物出现在公堂上,真令人匪夷所思。

魏薇上前拿起白布,走到白言言身旁,她对比后说道:“果然是你!”

白言言甩了甩衣袖,笑道:“是我又怎么样?”

魏薇伸手欲将白言言的手腕抓住,白言言反手将魏薇的右手扭到身后,“你到底是谁?对魏氏的事情那么上心做甚?”

赵凌寒呵斥道:“快放开她!”

白言言瞟了赵凌寒一眼,便将魏薇甩开。

黄景仁敲着惊堂木,“来人,把白言言暂压大牢!”

“是,大人。”

黄景仁见白言言被官差带下去后,他从台下走下来问道:“将军,你们是怎么找到这白言言的?”

赵凌寒道:“在回府的路上恰好碰到,她也愿意来衙门,所以,我们便带她来了。”

“什么?”黄景仁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传闻中的白言言杀伐果断,单凭魏家村村民的死状都可以想象出白言言非等闲之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跟着他们回衙门?

黄景仁回过神来,又问道:“白言言没有为难你们?”

魏薇与赵凌寒一同摇摇头,异口同声道:“没有。”

“这…”黄景仁越想越不对劲,难不成这白言言自知罪孽深重,特来投案?

还未等黄景仁细细思量,外面便传来,“圣旨到”这三字。

黄景仁接旨后,匆匆离开衙门,只剩下魏薇与赵凌寒二人四目相对。

魏薇道:“这圣旨来得也太巧了吧?”

赵凌寒淡淡的说道:“很明显,是要保白言言。”

“那什么要屠杀魏家村?有这样的本事不留着上阵杀敌,反而对自己的子民下毒手,这算什么?”

赵凌寒也想知道原因,因为他也怀疑赵竟的死与俞彦文脱不了干系。

(大俞,皇宫,太极殿)

黄景仁一直不敢直视着俞彦文。

关于问春宫的传闻他也略微听到一些,但他始终都不敢相信朝廷竟要依靠这种神秘组织办事。

他一边心怀侥幸,一边祈祷着俞彦文不要太为难他。

“景仁,听说,你抓住了白言言?”

黄景仁毕恭毕敬的说道:“回皇上,那白言言是赵将军所抓获。”

俞彦文一个冷冽的眼神扫向黄景仁,“审了吗?”

黄景仁毫不犹豫的答道:“审了!”

“哦?”俞彦文轻挑着眉毛,不可思议的看着黄景仁。

黄景仁战战兢兢的说道:“皇上,那白言言已经承认是她屠了魏家村。”

“既然如此,那就即刻斩立决吧!”

俞彦文轻描淡写的将此话说出,仿佛白言言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黄景仁见此情形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太极殿内一片死寂,黄景仁这才后知后觉,说道:“臣遵旨。”

黄景仁回到衙门,一见魏薇与赵凌寒未走,先是诧异的看了看他们,随后说道:“皇上说斩立决。”

魏薇与赵凌寒脸色顿变,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黄景仁对着官差说道:“快去请魏大人到法场。”

“是,大人。”

魏薇道:“该不会现在就要行刑吧?”

“没错!就是现在,事不宜迟,得赶紧去法场了!”

魏薇见黄景仁已走出衙门,她二话不说便拉着赵凌寒往外走。

一路上他们三人虽同坐一顶轿子,但始终未有人开口说话。

赵凌寒暗忖道:“按理说这白言言算是问春宫的核心人物,俞彦文就这么舍弃她了?”

黄景仁双眸不断的瞟向赵凌寒,心中纵是满腹疑虑,也未敢开口。

魏薇则一脸严肃,她始终搞不懂俞彦文为何要屠魏家村?

难道是为了震慑魏初?

马车很快便抵达法场。

铛!铛!铛!

魏薇小声嘀咕着:“三更了,就迫不及待的想让她死吗?”

赵凌寒淡淡的说道:“未必。”

魏初与徐运良火急火燎的赶到法场。

徐运良一见白言言被带上断头台,顿时怒火中烧,他准备抽刀时,魏初开口说道:“你以为俞彦文真要杀她?”

“义父,都把人带到法场了,不杀她,那不成是要放了她?”

魏初若有所思的说道:“真想杀她也不急于今晚吧?等着瞧吧!老夫倒要看看他们主仆二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说完,他大步迈出走到台上,与黄景仁并坐一排。

黄景仁扭头说道:“魏大人。”

魏初道:“行刑吧黄大人!”

“这…这么快?”

黄景仁还未洞悉俞彦文的用意,他生怕俞彦文反悔,故不想那么快行刑。

若是俞彦文反悔了,那白言言人头落地了,那他可就完蛋了。

魏初冷哼一声,“大半夜的,那圆月都不见了踪影,怎么?黄大人还要看时辰斩人犯不成?”

黄景仁一脸赔笑,“魏大人所言极是,是下官糊涂了。”

说完,他又拿起斩字令,准备抛下时,靳小玉从天而降,她抛出飞镖,白言言身上的绳子瞬间甩开。

黄景仁大喊:“快抓住她们!”

那些官差根本不是靳小玉的对手,还没过半招,便悉数倒地。

徐运良纵身一跃,抽出大刀往靳小玉身后砍去,白言言见状,随即抛出白布条,将徐运良的剑勾住后甩出三丈之外。

魏初别过脸,意味深长的看着黄景仁,“黄大人,你瞧瞧,白言言武功如此之高,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被你们抓住呢?”

说话间,他又将眼神瞟向赵凌寒,只见赵凌寒朗声道:“靳小玉,魏甸可是你杀的?”

靳小玉一副得意洋洋的说道:“是又怎么样?别说魏甸了,就连你,不也曾被我算计?怎么?忘了?”

赵凌寒自然不会忘,只是眼下不宜与她算旧账。

魏初见徐运良被白言言靳小玉二人围攻,他又对着赵凌寒说道:“赵将军不上前帮忙吗?”

赵凌寒扫了魏初一眼,冷然道:“当然,要帮忙!”

白言言一听这话,她又甩出一条白布条将徐运良的腰勾住,随后将他卷起,往赵凌寒身上抛去。

赵凌寒本不想接住徐运良,可一想到他身后站的是魏薇,为了不误伤到魏薇,他将身一跃飞上前将徐运良接住。

黄景仁见白言言与靳小玉像一阵风般消失在法场,他直愣愣的看着魏初,心想:“也不知今夜是不是皇上安排的,若不是皇上安排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魏初起身说道:“回府!”

徐运良看了赵凌寒一眼后便跟着魏初离开了法场。

黄景仁跑到赵凌寒身旁连声问道:“将军将军,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赵凌寒道:“如实禀报吧!”

黄景仁一怔,他又不死心的看向魏薇,“宁姑娘,你一定有办法的,动不动?”

魏薇哪有什么办法?她越发看不懂俞彦文,也越发看不懂魏初。

杀魏甸与屠村的凶手近在咫尺,以他的功力,杀掉一人不成问题,可今夜他却稳坐钓鱼台,一脸风轻云淡,反而是徐运良在这上跳下窜的,着实令人费解。

魏薇思索片刻后,说道:“放心吧,皇上不会为难你的。”

“可是…可是…白言言跑了,若皇上追究起来…”

魏薇很肯定的说道:“放心,不会追究的!难道你不知道白言言是谁的人?”

黄景仁顿了顿,一脸警惕的看向赵凌寒。

赵凌寒低声说道:“黄大人,我们都知道了。”

黄景仁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说道:“都知道了,那你们还抓她?真是胆子够大的!难怪皇上一脸不高兴!”

魏薇气愤的说道:“魏家村与她无冤无仇,她竟毫不犹豫的屠掉整个村,像这种杀人狂魔,我们不该抓吗?

说实话,白言言比那齐韫还狠!”

魏薇此言一出,赵凌寒心中又是一阵疑惑。

黄景仁见魏薇眼神近乎狰狞,他连声说道:“该抓,该抓!”

赵凌寒拉着魏薇的手臂说道:“天快亮了,我们回去吧!”

“这一夜可真折腾!”魏薇说着,连打着哈欠。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