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68章 又是一年春(八)

第68章 又是一年春(八)(1 / 1)

推荐阅读:

陈旭安见到那位魏令时,大失所望,一位七旬老人,怎么可能搬得动三箱银子?

他依旧不死心,在这村子待了一天后,发现村民大肆的造着弓箭。

白言言得知后,便让问春宫的暗探快马加鞭将消息送到郑遥知手上。

没想到郑遥知这么快就回信了,她将信打开一看,彻底懵住了。

俞彦文要将她许配给陈旭安。

白言言将手中的信烧掉后,便从房间走出,想出去透透气。

不知不觉走到了陈旭安的房外,只见屋内烛光微闪,倒映出两个人影。

白言言出于好奇,便悄悄的趴在房外听着。

“大人,据宫里人说,皇上想将白言言许配给您。”

陈旭安眼里竟显冷漠,从俞彦文安排白言言与他一同前往宾州,他就知道了俞彦文的意图。

他不是一件物品,他不喜欢被别人安排来安排去的,哪怕这个人是皇帝也不行!

“阿栎,其他事我都无所谓,唯独这件事不行!你去找王丞相,让他想办法将这事给推了。”

白言言一听陈旭安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刚转过身,陈旭安的房门就打开了。

阿栎迟疑了一下,便匆匆离去。

陈旭安一见白言言,丝毫没有惊讶之色,反而一脸坦然。

“圣姑都听到了?”

白言言转过身怒目圆睁的看着陈旭安,“陈大人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陈旭安笑道:“圣姑这是拿下官当跳板呢?你以为你走出问春宫就干净了?

殊不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白言言不耐烦的说道:“阴阳怪气的,有话就直说!”

“是你们让袁玉湖杀了李清清的,对吧?”

白言言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又怎么样?”

“为什么?她是无辜的啊!”

白言言哪里知道为什么?她也不过是听令行事。

天底下无辜的人多了去了,被白言言所杀的人数不胜数,她哪会去在意那人到底无不无辜?

陈旭安见白言言一言不发,心中已然明白。

白言言看着陈旭安缓缓走回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她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夜色逐渐暗淡,白言言骑上马,策马奔腾赶往魏家村。

鸡鸣时,魏家村血流成河。

那天正好是立春。

魏初下朝回到魏府,一听魏家村被屠,气急攻心,昏倒在地上。

魏家村天亮被屠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

魏薇顾不得赵凌寒的阻拦直奔魏家村。

还未进魏家村,魏薇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她步履蹒跚,走进魏家村时,她已瘫倒在地上。

赵凌寒连忙跑上前将魏薇扶起,“阿沁,你没事吧?”

魏薇看着魏家村遍地尸骸累累,眼眶里的泪水不断的掉下来。

赵凌寒狐疑的看着魏薇,不详的预感逐渐油然而生。

“黄大人,这是那凶手的衣物。”

官差将散落在地上的白布条递给黄景仁。

徐运良凑到黄景仁身旁说道:“看上去像是问春宫的东西。”

黄景仁一个眼神扫向徐运良,“看来又是江湖人士所为啊!”

徐运良指了指不远处的赵凌寒,“他怎么来了?”

黄景仁一阵错愕,他与徐运良一同走到赵凌寒身旁。

徐运良见宁沁(魏薇)哭得比他自个还伤心,一时间差点以为她就是魏家村的人。

魏薇哭得稀里哗啦的,赵凌寒则一脸淡然。

黄景仁实在是看不懂他们二人。

“将军,您二位这是?”

“哦,路过。”

说完,赵凌寒便将魏薇扶起,准备离去时,却被徐运良给拦了下来。

“你们果然是一伙的!”

赵凌寒瞪了徐运良一眼,“让开!”

徐运良并没有让开,他将目光看向魏薇,“哭得那么伤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魏家村的!

近日来,魏氏屡遭横祸,赵凌寒,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的指使?”

赵凌寒连连冷笑,“我没有!再说了,问春宫的来头,你我心知肚明!”

黄景仁见赵凌寒与徐运良二人僵持不下,他缓缓上前,将徐运良拉开,低声说道:“公子,要不,先回去禀报魏大人后再做商议?”

徐运良冷冷一笑,临走时还不忘给赵凌寒刮去一个凶狠的眼神。

黄景仁见徐运良走后,无奈的说道:“这魏氏是撞鬼了不成?上次死了族长,这次倒好,族民都没了…唉…”

话说到一半,黄景仁突然想起赵凌寒与徐运良的对话。

“这问春宫…”

黄景仁抬头一看,赵凌寒与魏薇二人早已不见踪影。

魏薇一路上一言不发,无论赵凌寒如何逗她,她始终一脸冷淡。

冷风吹寒月,夜静无人声。

魏薇趁着夜深人静之际,悄悄的溜出了赵府。

赵凌寒不放心魏薇,想着去看看她,恰好看到魏薇溜出了赵府。

夜已深,他不放心魏薇一人出府,便一路跟在魏薇身后。

魏薇纵身一跃,飞进魏府。

魏初正在庭院里走来走去的,一见宁沁从天而降,即刻呵斥道:“大胆,来者何人,竟敢擅闯魏府!”

魏薇坦然自若,“宁涑到底是怎么死的?”

“谁?”魏初许久未听到宁涑这个名字,他眉梢间闪过一丝慌张,待冷静下来后,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叫宁沁,宁涑是我姑姑!”

“哦?既然宁涑是你姑姑,那你应该唤老夫一声姑父了。”

魏薇从腰间抽出长剑,剑光冷冽,直指魏初眉心。

“是你杀了她的,对吗?”

魏初咧嘴一笑,“原来,你是来报仇的?”

魏薇紧握着剑柄,她始终都不相信是魏初杀了自己的娘亲。

“是不是你杀的?”

魏初眼里充满了不屑,“都过去那么久了,老夫早已忘记。”

说完,便后腿了一步。

魏薇见魏初死不承认定是做贼心虚,她无法忍受魏初欺骗自己多年,愤怒之下,她将剑扫向魏初的手臂。

魏初将身一跃与魏薇在半空中连过三招,三招之后,魏初立即抽身。

“你到底是谁?”

魏初见宁沁(魏薇)的剑法与魏薇高度重合,顿时满腹疑惑。

“阿思是怎么死的?”

魏初一听阿思二字,连退了三步,他激动的说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魏薇脸上毫无波澜,她缓缓将剑举起,“说!”

冷冰冰的一个“说”字,让魏初感到似曾相识。

徐运良在不远处看到了魏薇的身影,他毫不犹豫的抬手往魏薇身后击去一掌。

赵凌寒见魏薇有危险,将身飞过,替魏薇挡下了徐运良这一掌。

魏初见赵凌寒摔倒在地上,一脸诧异,“赵…赵凌寒?你怎么在这?”

魏薇跑过去将赵凌寒扶起,“阿凌,你没事吧?”

赵凌寒微微一笑,“我没事。”

徐运良缓缓走到魏薇眼前,嘲讽道:“你还真是好命啊!前有李贺之,后有赵凌寒,不知,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赵凌寒怒道:“徐运良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给撕了!”

徐运良一脸挑衅的看着赵凌寒,“怎么?”

魏初上前将徐运良拉到身后,他见赵凌寒已挨了徐运良一掌,再这样僵持下去也没意思,他抬手轻轻一挥,“二位请回吧!”

徐运良不情愿的看着魏初,“义父,他们…”

魏初不断的拉着徐运良往前走,丝毫不给他继续往下说的机会。

赵凌寒在回去的路上时不时的偷瞟着魏薇,魏薇察觉后,便问道:“怎么了?”

“没…也没什么。”

赵凌寒越发觉得宁沁(魏薇)与魏氏非寻常关系,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魏薇见赵凌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想再瞒着他了。

刚想说出口时,前方有一白衣女子正向他们二人缓缓走来。

魏薇定眼一看,那人正是白言言。

赵凌寒上前将魏薇护在身后,只见那白言言看都不看他们二人一眼,便从他们身旁直径走过。

魏薇转身大喊:“站住!你为什么要屠魏家村?”

赵凌寒又是上前将魏薇挡住。

白言言并没有回过头,她依旧不断的往前走着。

赵凌寒见魏薇要走上前,他紧抓着魏薇手腕不放,“阿沁,她有点不对劲,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那白言言神出鬼没的,魏薇好不容易看到她,岂能让她逃走?

她毫不犹豫的甩开赵凌寒的手,纵身一跃飞到白言言的面前。

魏薇又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你为什么要屠魏家村?”

白言言缓缓抬眸,眼眸间微微闪了一闪,“哦,是你!那日押解官银的丫头。”

魏薇冷哼一声,“亏你记得!你不但抢官银,还滥杀无辜,今日我定饶不了你!”

白言言刚从皇宫里出来,本想去月季侯府,没曾想在这碰到了魏薇。

赵凌寒生怕魏薇吃亏,他已悄悄的站在白言言身后,若白言言对魏薇不利,他好及时制止。

白言言转过身,见前有魏薇,后有赵凌寒,她忍不住笑道:“走吧!带我去衙门!”

魏薇与赵凌寒面面相觑,他们二人虽不知白言言此举是何意,但白言言既然愿意跟着他们回衙门,那自然是要成全她的。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