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66章 又是一年春(六)

第66章 又是一年春(六)(1 / 1)

推荐阅读:

官差将三箱银子抬上公堂,周子烨又是第一个上前查看。

周子烨将箱子打开,一见箱子里刻着魏字,又惊又喜。

赵明思见他这副诡异的表情,缓缓走上前,一见那魏字,捂嘴偷笑着,“我发现这箱子时可没有打开过的,官差可以作证的!别等会魏大人一见这个魏字,又说是我给刻上去的!”

魏初闻言,大步上前,一见“魏”字,他先是一怔,随后又很快的反应过来,大喊,“诬陷!绝对是有人故意栽赃诬陷!”

赵凌寒倒是一脸镇定的坐在原位上,在他看来,只要不波及赵氏,其他的事情皆与他无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赵凌寒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以前总觉得白就是白,黑就是黑。自赵竟死后,他突然想明白了是非黑白,对与错其实都不重要。

能保护自己的家人爱的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那一刻,赵凌寒突然理解了赵竟与魏初。

“黄大人,你倒是说句话啊!”

黄景仁面对魏初的咄咄逼人,依旧是束手无策。

他的眼神瞟了堂上所有人,见所有人的表情的一模一样,他又将眼神移向后堂。

魏薇看着黄景仁一副为难的模样,便示意他装晕。

黄景仁满眼感激,想他为官数十载,好不容易到京都为官,他可不能因为这无头案而断送了前程。

魏初见黄景仁迟迟不开口,他怒气冲冲的说道:“黄大人,天下姓魏的人多得是了,难道在上面刻着一个魏字,就能说是魏府的?

再说了,那么多银两,谁会蠢到在上面刻字?”

黄景仁道:“是是是,魏大人您先坐下,坐下!来人,把三箱银子抬下去!”

“是,大人。”

周子烨道:“三位大人,我府上还有其他事,就…”

还未等周子烨说完,魏初先声夺人,“今日若不还我魏府一个清白,谁都别想回去!”

魏初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周子烨突然有些后悔没带周子方过来。

虽说周子方不学无术,贪财好色,但往往就是这样的人,最适合对付魏初这种霸道老头!

“魏大人好生嚣张啊!”

周子烨听到是周子方的声音,喜出望外的看向门口。

只见周子方带着几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公堂。

魏初轻蔑的看着周子方,“周公子这副做派是要做给谁看?”

“魏大人,晚辈是来接兄长回府的!常州一大堆事务都等着我家兄长处理呢!”

魏初讽刺道:“哼,平时也没见你们这么积极过,今日倒是越发得勤快,真是令人刮目相待啊!”

周子方可不是周子烨,他听着魏初阴阳怪气的讽刺着他们兄弟二人,自然是不会咽下这口气。

他二话不说便将周子烨拉起,周子烨故作惊恐。

魏初见状,立即高声呵斥,“站住!”

周子方的随从见魏初想拦住周子方,便上前将魏初挡住。

魏初大喊,“来人,把他们拿下!”

官差随即上前将周子方的随从拉开。

魏初见周子方与周子烨要走出衙门,他大喊:“将他们拦下!”

周子方朗声道:“谁敢?”

官差们见魏初与周子方怒目圆睁,谁也不敢上前,他们一个个呆呆的看向黄景仁。

魏初转身上前将黄景仁拉了下来,“快叫人拦住他们!”

周子方瞪了黄景仁一眼,“你敢?”

黄景仁看了看魏初,又看了看周子方,这两个人哪一个都得罪不起,此时不晕更待何时?

扑通一下,黄景仁晕倒在地上。

魏初一脸茫然的看着倒地的黄景仁,而周子方则拉着周子烨迅速走出衙门。

赵明思与一旁的官差则大喊道:“黄大人,黄大人!”

魏初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抬下去吧!”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衙门。

官差将黄景仁抬下公堂,赵凌寒从后堂将魏薇带了出来。

“是你?”赵明思上下打量着魏薇。

赵凌寒道:“你快回去吧!”说着,便扶着魏薇走出衙门。

魏薇上轿时,便看到魏初骑着马,挥鞭匆匆而行。

赵凌寒道:“看样子,他是要进宫陈情啊!”

魏薇见赵凌寒上轿,便将轿帘放下,漫不经心的说道:“进了宫,这事就算了了。”

魏初急匆匆的赶往皇宫,此刻的俞彦文正与赵诗裴在宝华殿内礼佛。

礼佛完毕后,一众僧人开始念经。

“裴妃,你的妹妹还真是不简单啊!”

赵诗裴抿嘴一笑,“皇上过誉了。”

俞彦文并不是在夸奖赵诗意,相反,他很不喜欢赵诗意自作聪明。

“年前张尚书曾向朕提起,他有一子尚未婚配。朕这几日将朝中大臣都想了一遍,越发觉得裴妃的妹妹与张尚书之子极为相配,可谓是郎才女貌!”

赵诗裴见俞彦文主意已定,她也不好反对。

只是这道旨意一下,赵诗意肯定会觉得是她搞得鬼。

且不说赵诗意不愿意,就说那张修远神秘莫测,怎么看也不是可托付终身之人。

俞彦文见赵诗裴一言不发,嘴角一扬,笑道:“裴妃这样子,是不愿意将自家妹子嫁进张府?”

赵诗裴道:“皇上,臣妾接连几日梦见爹爹,梦中的爹爹一脸慈祥,臣妾在想,爹爹定是对我们三人的现状很满意。

诗意的婚事,臣妾实在是不敢做主,也无法做主。

她如今是一族之长,稍有不慎恐怕会引起族人的不满。

臣妾斗胆,还请皇上三思。”

俞彦文听着赵诗意话里话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他顿了顿道:“裴妃,你可是知道了些什么?”

赵诗裴莞尔一笑,“臣妾不敢欺瞒皇上,臣妾非爹爹所亲生,爹爹真正的死因,臣妾不想知道。

赵氏的每个人都有使命,臣妾的使命便是当好裴妃。”

赵诗裴这番话颇让俞彦文感到意外,他原以为赵诗裴如同魏知鸢那般,没想到她竟比魏知鸢还要聪明。

“赵凌寒可知此事?”

赵诗裴连连摇头,“阿凌不知,他将永远不知。”

俞彦文看着那些僧人围着他和赵诗裴不断的转圈,他将手里的佛珠递给赵诗裴,“知道朕为何要杀赵竟吗?”

赵诗裴看着手中的佛珠摇了摇头,“臣妾不知。”

“杀赵竟,李施元,李贺之,李立,李啫,都是同一个原因,朕想要听话的人!

这些人不是自作聪明,便是仗着先帝的恩宠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那李贺之更是不知天高地厚,竟妄想与朕抗横,真是笑话!

赵竟这老狐狸,让他办点事情,三天两头的装病,朕要他有何用?

既然病着就不要占着坑,他既想占着坑又想继续装病,你说,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没想到俞彦文对赵竟的不满竟如此之深,赵诗裴突然庆幸有魏知鸢这么一茬,不然自己早死在这皇宫内了。

俞彦文见僧人退下后,又继续说道:“裴妃,只要你不背叛朕,朕定会好好待你。”

俞彦文这话,算是给赵诗裴吃了颗定心丸,她缓缓起身说道:“臣妾明白。”

“想回赵府吗?朕准你明日出宫半日。”

“臣妾谢皇上。”

李公公缓缓走到俞彦文身旁,低声说道:“皇上,魏大人求见。”

赵诗裴很识趣的说道:“臣妾告退。”

俞彦文道:“让他进来吧!”

“奴才遵旨。”

赵诗裴走出宝华殿,见魏初满头大汗,心中顿起疑惑。

琴香上前扶着赵诗裴走下台阶,她见魏初进了宝华殿,这才低声说道:“娘娘,赵府来信,说是赵明思在郊外发现三箱来路不明的银子,那箱子里竟刻着一个魏字!”

赵诗裴转身看向宝华殿,“难怪他如此急匆匆,原来是为了这事。”

“可不嘛!这事换成别人,谁都得着急上火!

据说,都闹到公堂上了,黄大人无计可施,只好装晕躲过了一劫。

将军他也去公堂,但是全程并没有说几句话,都是赵明思一人在公堂上与魏大人较量。”

赵诗裴低声一笑,“明思能言善辩,阿凌本不用去公堂的。”

琴香点点头,“听说周子烨也去了,后来周子方也去了。”

“哦?周氏的人也去了?”

“是呢!”琴香扶着赵诗裴一边走,一边说道:“听说是周氏买的马带着赵明思发现了那三箱银子,现在都在传赵周要陷害魏初呢!”

赵诗裴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她突然停住了脚步,“这话是从哪传出来的?”

琴香沉吟道:“好像是百姓传的…”

赵诗裴冷然一笑,“是从魏府传出来的吧!这老狐狸,真是老奸巨猾,他以为散布这话,就可以抹掉那个魏字吗?真是痴心妄想!”

“确实痴心妄想,据说还找到了他们魏府的印章呢!

娘娘,看来魏初倒台指日可待啊!”

赵诗裴摇摇头,她可不这么认为。

若此刻魏初倒了,最大的受益者便是王昆,俞彦文才不会这么傻!

“不,还不到时候。”

突如其来的一阵风吹拂着她们二人的披风,琴香见赵诗裴直哆嗦,连忙将她紧紧护主,“娘娘,我们快走吧!”

赵诗裴犹豫了一下,便紧跟着琴香的步伐,匆匆赶往佳怡殿。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