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63章 又是一年春(三)

第63章 又是一年春(三)(1 / 1)

推荐阅读:

夜墨煊连夜将宜州太守押回京都。

俞彦文本已睡下,一听夜墨煊在外面大吵大闹的,一脸不耐烦的起身穿衣服。

他从偏殿走出来,火冒三丈的说道:“夜墨煊,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臣参见皇上。”

俞彦文瞟了夜墨煊一眼,语气极为不耐烦,“起来吧!”

夜墨煊道:“谢皇上。”

俞彦文打着哈欠说道:“说吧!查到什么了?”

夜墨煊将宜州太守的供词呈给俞彦文,“回皇上,宜州的粮仓放满了兵器,而粮食全被周子方调走。

臣已将宜州太守押回京都,他现在就在外面候着。”

俞彦文看完后,拍着桌子说道:“岂有此理,他们竟敢胡作非为!李公公!”

“奴才在!”

“将宜州太守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奴才遵旨!”

夜墨煊道:“皇上,周子方他…”

“周子方?”俞彦文看向那微弱的烛光,此刻他并不想动周氏。

夜墨煊见俞彦文一脸犹豫不决,又说道:“皇上,且不说周子方将粮食调走换成银子,就凭他私藏兵器已是死罪!还请皇上明察!”

俞彦文又是一阵哈欠,“夜卿,你连夜奔波,那有张长椅,先去歇会吧!朕也困了,明日再议吧!”

夜墨煊看着俞彦文拂袖走进偏殿,已然猜到俞彦文不肯治周子方的罪。

他将目光移向那张长椅,突然意识到,他在京都并无府邸。

多么可笑啊!大俞堂堂的大将军竟在大俞内无一处府邸!

在这张长椅歇下又如何?难道明日俞彦文就会改变主意吗?

不,他不会。

先帝待他是如此,又何况新帝呢?

夜墨煊转身便走出太极殿,夜深风寒,此刻已过子时,该是大年初二了。

去年这个时候,他在边塞上策马奔腾,那月也如现在这般,月牙尖尖照人面。

“少主!”大巫师轻声唤着夜墨煊。

夜墨煊转过身,大巫师便将他拉到角落里。

“大巫师,别来无恙啊!”

大巫师低声道:“少主,老巫虽身在宫中,心在少主…”

“够了!”夜墨煊并不想听大巫师扯些有的没的,他直接问道:“魏薇变成宁沁是你干的?”

大巫师用力的点了点头。

夜墨煊继续说道:“那宁沁的魂魄呢?又跑到谁的身上了?”

大巫师在夜墨煊耳旁说道:“想必是这个宁沁已死,魏薇的魂魄才会跑到她身上去。”

“你们究竟想干嘛?”

大巫师看着夜墨煊那冷冽的眼神,抿了抿嘴,说道:“不干嘛,就是试试,试试。”

“拿一个大活人试你那些歪门邪道,你还真好意思说!若让族长知道此事,你觉得你还能回苗疆吗?”

“少主觉得老巫我还会回苗疆吗?”

夜墨煊没想到这大巫师竟如此直白,敢直言说不想回苗疆了!他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双眼直瞪着大巫师。

大巫师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反而一副自豪的模样,“少主有收复东翼的雄心壮志,老巫也有参透远古秘术之志。

虽说两种志向不能混合一谈,但也没有高贵低贱之分吧?

少主一心为大俞,老巫一心为皇上,想来两者并不冲突,还望少主多多包涵,莫要对老巫有误会才是!”

夜墨煊看着大巫师这副能言善辩的嘴脸便想到了珊瑚,想来那丫头伶牙俐齿都是从大巫师这里学了去的!

“真是青春于蓝胜于蓝啊!你能言善辩,珊瑚伶牙俐齿,你俩真是天生的师徒!”夜墨煊脱口而出,听得大巫师是一愣一愣的。

“少主,天色已晚,不如…”

大巫师还未说完,夜墨煊抢先说道:“不如帮我找些粮食运回降州?”

大巫师早已料到夜墨煊会说出此话,他咧嘴一笑道:“少主,请跟我来。”

天边一阵白茫茫,齐韫突然命人偷袭边关。

陆之云见翼兵准备越过边界碑时,高声大喊:“开炮!”

随着爆炸声的响起,冲在前头的翼兵多数被炸飞,齐韫见状,连声大喊:“撤!撤!快撤!”

陆之云轻蔑的看着齐韫狼狈而逃。

一个东翼,就只有齐韫这么一个能将,陆之云实在是想不通蹉跎多年,为何不将其收复?

前几年闹灾,不宜收复。如今正直开春,收复东翼指日可待,为何就是不见朝廷下旨?

陆之云心中百般困惑,虽说他也希望不动武便天下归一,可到底是想法过于天真了些。

齐韫撤兵后,边塞又恢复了宁静。

陆之云很难想象魏薇与夜墨煊是如何在这里度过每一日每一年的。

这里的风是他见过最猛的风,那炎日更是他所没见过的最毒的日头。

夜墨煊是男人能撑下去不足为奇,想那魏薇一介女流,实属不易。

正当陆之云佩服魏薇之际,陆续匆匆跑过来说道:“将军,魏薇被蒲今晨杀害了!”

“什么?”陆之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他又问道:“你是说魏薇?”

陆续连连点头,“是的,将军,就是魏薇!虽说皇上让人封锁了消息,但是属下在宫里有熟人,是他飞鸽传书传来的消息,这绝对不会有错的!”

陆之云闻言一脸骇然,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难受。

一个女将军竟死在江湖人士的手上,这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啊!

若说死在俞彦文的手上,倒还有几分可信度。

陆之云沉默了许久才问道:“魏初呢?”

“据说和平常一样,并无异样。”

陆续这话更让陆之云起了疑心。

按理说死了女儿应该伤心不以才对,魏初怎么可能做到与平时无异?难道魏薇没死?

陆续见陆之云突然关心起魏薇,那好奇的目光突然间就落在陆之云的身上。

原以为陆之云会让他继续去打听,没想到陆之云却一言不发的走回军帐,这让陆续很是失望。

春风吹过夜墨煊的发丝,他带着士兵在城东的十里外找到了大巫师所备下的半个月粮食。

他们带着粮食马不停蹄的赶往降州。

在半路,又一支队伍正朝着他们跑来。

夜墨煊命士兵停下,他定眼一看,是夜辞带着数十位亲信押着粮食正向他飞奔而来。

夜辞下马说道:“属下参见少主,少主,这是翼兵在偷袭边关时所遗漏下的粮食,被属下给捡回来了。

虽说粮食不多,但也够吃上十天了。”

夜墨煊下马扶起夜辞,“谢谢你阿辞。”

“少主折煞属下了,这是属下分内之事,少主千万别说谢字!”

夜墨煊道:“降州近在咫尺,我们快些赶路,到降州再好好歇息!”

夜辞道:“是,少主!”

周子烨听闻夜墨煊连夜带着宜州太守进宫,他一大早便在太极殿等候着。

李公公见俞彦文已用完早膳,便出来说道:“周大人您里面请。”

周子烨客客气气的说道:“有劳公公了。”

李公公将周子烨带进太极殿内,周子烨一见俞彦文立即跪地说道:“臣参见皇上。”

俞彦文道:“起来吧!”

周子烨道:“臣教弟无方,请皇上责罚。”

俞彦文听周子烨都这么说了,他便顺势说道:“既然如此,朕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常州修堤的银子,百姓吃的粮食,就由你们周府去出!”

周子烨进宫时便猜到了这结果,他立即磕头说道:“臣遵旨。”

“起来吧!明日上朝朕也不提此事了,你们好自为之,特别是周子方!

朕可是听说他是出了名的逃跑王!”

说着俞彦文瞟了一眼周子烨,又继续说道:“让周子华低调些,在常州好好变现!”

周子烨起身说道:“皇上请放心,臣定会好好教导幼弟。”

“朕还真不放心你那两个弟弟!本就是无才之人,偏要做官,做了官又不好好做,你让朕如何用你们,如何信你们?”

俞彦文这番话很明显是在敲打周子烨,周子烨又是跪地说道:“皇上息怒,臣回去一定好好斥责两位弟弟,还请皇上开恩!”

“起来起来!别动不动就跪地不起,朕的地板都快被你们这些人给跪裂了!”

周子烨道:“谢皇上。”说完,便缓缓起身,“皇上,臣进宫时听闻魏氏的族长魏甸死了。”

俞彦文笑道:“朕也听说了,他被靳小玉劈成了两半!黄景仁倒是个聪明的,竟能让魏初不再追究。真不愧是王丞相的门生!”

“是,皇上,臣还听说魏大人认了一个干儿子!”

“哦?”俞彦文诧异的看着周子烨,“消息可靠?”

“回皇上,这是魏府的下人亲眼所见。”

俞彦文连连摇头,“你啊你!都把眼线安插到魏初府上了,若让魏初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

周子烨讪讪一笑,接着说道:“皇上,魏大人的义子姓徐名叫运良。虽未改姓,但魏大人对他,比对魏霆还要亲!”

俞彦文脸色一沉,心想:“这魏初又在搞什么鬼?看来得让郑遥知去看看才行!”

周子烨见俞彦文沉默不语,他轻声说道:“皇上…”

俞彦文回过神来说道:“你先下去吧!”

周子烨毕恭毕敬的说道:“臣告退。”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