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阿思被害(1 / 1)

推荐阅读:

(大俞,月季侯府)

俞勍欢看着云烁一人走进前厅,他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后,问道:“那个叫阿音的丫头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云烁顿了顿说道:“侯爷,属下在去靖北的路上听闻李贺之已死,便带着她原路返回。岂料…”

俞勍欢眼角一抬,他一脸严肃的说道:“岂料什么?”

“岂料在途中遇上了齐韫,她一见齐韫便大喊救命…属下为了不与齐韫纠缠,只好就她舍弃,独自一人回来。”

俞勍欢连连鼓掌,“好!这件事情你处理得很好!

本侯是真没想到贺之那小子竟也是个短命鬼!还没等你上场,他就一命呜呼了,真是可惜了!你去准备一份贺礼命人送往靖北,新一任靖北侯,本侯得好好利用才是!”

“是,侯爷。”

小斯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说道:“侯爷,皇上召您进宫,宫里的轿子已在外面等候着…”

俞勍欢紧皱着眉头,他犹豫了一会便跟着小斯走出前厅。

俞勍欢的轿子刚抬走,赵诗裴的鸾轿就到了月季侯府。

琴香扶着赵诗裴走下轿子说道:“我们娘娘要见你们夫人,还不快快引路。”

一旁的小斯们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是。”

小斯将赵诗裴和琴香带到了后花园,只见魏知鸢正在后花园内采着花,脸上的笑容宛如绽开的牡丹。

赵诗裴扯了扯嗓子说道:“真是活见鬼了,竟在月季侯府见到了昔日故人,琴香,你说她到底是人还是鬼呀?”

魏知鸢一听是赵诗裴的声音,吓得将手中的篮子扔在地上。

琴香见魏知鸢要逃跑,立即跑上前将她按住。

赵诗裴轻蔑的说道:“跑,往哪跑?魏知鸢,你好大的胆子啊!假死已是欺君,还敢留在月季侯府当起月季侯夫人,你是打量着皇上什么都不知道?

告诉你吧,皇上其实什么都知道!

原以为你会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过完余生,没想到你这么不知死活,敢在皇上的眼皮底下招惹月季侯,你说,这口气,皇上怎么忍得了?”

魏知鸢没想到这一切俞彦文都知道了,她瞪大着双眼,大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琴香反手给了魏知鸢两巴掌。

赵诗裴伸手扶起魏知鸢的下巴,“魏知鸢,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想着月季侯能来救你吧?

你死了这条心吧!月季侯已进宫,等到他回来时,你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魏知鸢张着嘴巴想咬赵诗裴,琴香见状,将她的头发拎起,气愤的说道:“你再这么不老实,信不信我让你死得很难看?”

“你敢?”

魏知鸢依旧不信她们两人会在月季侯府内杀人。

赵诗裴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觉得皇上会放了你?若皇上想放了你,何须本宫来此?琴香,动手吧!”

“是,娘娘。”

赵诗裴在一旁看着琴香将魏知鸢掐死后,才缓缓转过身,她一见云烁一直在她们身后,不禁怔了一下,问道:“你一直站在这里?”

云烁道:“是的。”

赵诗裴诧异的看着云烁,按理说魏知鸢是俞勍欢的人,也算是他半个主子,他居然不上前阻止,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琴香在赵诗裴身后说道:“娘娘,我们该回去了。”

赵诗裴与云烁对视一眼后便从他身旁快步走过。

(常州)

阿思将身上的绳子挣脱开后,准备逃走,她一打开门,便见蒲今晨一脸诡异的倚靠在门外。

“魏将军好本事,这么难解的绳子都被你解开了,佩服佩服!”

阿思恶狠狠的说道:“让开!”

蒲今晨双眸直勾勾的看着阿思,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阿思面无表情的看着蒲今晨,她又重复了一遍,“让开!”

蒲今晨诡异一笑,“令尊近日来可好啊?”

“好端端提他做甚?”

蒲今晨扬起下巴,说道:“近年来,天灾不断,多亏魏大人暗中送粮,不然,东翼早就没了。”

阿思紧拧着眉,她并不相信蒲今晨的话。

魏初不是一个善心大发的人,更不会做养虎为患之事。

阿思毫不犹豫的说道:“你在骗我!”

“骗你?魏薇,我没有理由要骗你!我就是想告诉你,你们魏氏早已与我们东翼暗通曲款了,你就别再扭扭捏捏了!”

说完,蒲今晨伸出手想拉阿思的手臂,阿思反手将他推出外面。

阿思见房内有一把剑,她迅速跑过去将剑抽出,剑心直指蒲今晨的眉间。

“我最后再说一遍,让开!”

蒲今晨咧嘴一笑,“不让!”

阿思闻言紧握手中的长剑,她纵身一跃,手中的长剑瞬间劈向蒲今晨。

蒲今晨反应极快,一下子就躲了过去。

阿思见蒲今晨躲了过去,心有不甘,又将旁边的椅子拿起砸向蒲今晨。

蒲今晨一个翻身,又躲了过去,他嬉皮笑脸的说道:“魏薇,你是打不过我的!”

阿思怒斥道:“看剑!”

蒲今晨见阿思的剑直挑他的手臂,吓得他连翻了几个跟头。

阿思见自己身靠窗户,她转身便跳窗而逃。

蒲今晨见状,也跟着跳窗而出。

岂料阿思躲在一旁,他刚一跳下去,阿思一剑即出,正好刺中他的腹部。

蒲今晨还未反应过来时,阿思又往他的天灵盖击下一掌。

阿思看着蒲今晨那双明亮又惊恐的双眸,一脸平静的说道:“谁说我打不过你的?你现在不也死在我的剑下?”

说完,便将蒲今晨推倒在地上。

当阿思转过身时,周子方手中的大刀挥向她脖子,阿思手中的剑掉在了地上,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子方,一眨眼的功夫便断气了。

周子华带着一众士兵走过来,一见阿思躺在地上,又见周子方手中的大刀粘满了血,脸上瞬间严肃了起来。

周子方说道:“蒲今晨杀了魏薇,我杀了蒲今晨,也算是为魏薇报仇了。”

周子华看了身后的士兵一眼,说道:“你们四个把尸体抬下去,其余的人,立即去搜粮!”

“是,大人!”

周子华见所有的士兵都走开后,这才将周子方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魏薇?”

周子方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杀了她,好挫挫魏初的锐气,看他以后还敢嚣张?

我本想求娶王含芝,没想到被魏霆捷足先登,这口气我咽不下!

凭什么好处都让他们魏氏给占了?

那魏知鸢死了还追封为贵妃,那魏薇一直占着大将军的头衔,就连那不起眼的魏霆如今都是王丞相的乘龙快婿!

我们周氏三英呢?大哥三品官你小小探花郎,还是靠着挤掉一个人才上去的!

我呢?就是一个周公子!什么都没有!

我看我们干脆别叫周氏三英了,叫周氏三废好了!”

周子华气得双手直发抖,“住嘴!住嘴!要不是你每次遇到危险只顾自己逃跑,何至于今日半点头衔都没有?

你不但不反思自己,反而还说起我与大哥的不是,你给我滚回京都去!”

周子方翻了翻白眼,“二哥,你当我傻啊?现在回京都,那可真没有我的功劳了!

你知不知道魏初一直以来在给东翼送粮?我要留下来找证据,等我找到证据,看我不弄死那老匹夫!”

周子华听完这番话差点没吐出血,他一脸冷然的看着周子方,“我的好弟弟啊!那粮草是皇上让魏初送的!为的就是要让东翼的人养成好吃懒做的习惯,为日后收复东翼做的谋划。

何况,东翼的百姓一直过得很苦,要是知道这些粮都是来自大俞,这民心一大半都归大俞了。

这是皇上布的局,你可千万别去搅和!”

周子方很是不满的说道:“宜州每年送来的银子都不够塞牙缝,原以为常州是块肥地,没想到也是赔钱货!

你让我不搅和,我要上哪去弄银子?”

周子方这话彻底将周子华惹恼了,他高声呵斥道:“银子银子!你就知道银子!要不是皇上偏爱,你干的那些事情,早就够你去见阎王爷几百次了!”

“二哥,你有完没完啊?要是大哥在,他才不会像你这样阴阳怪气的!”

“你…”周子华气得捶胸顿足,“你给我滚,滚,滚!”

周子方瞪着周子华,高声说道:“要滚也是你滚!真当你自己是探花郎啊?你不过是运气好!遇到了郑遥知那个倒霉鬼,你才有今日的荣耀,如果换成其他人,你今日也一样是周公子,周二公子!”

郑遥知将翼兵悉数杀完后,想着去跟周子华说一声,不曾想走到大门口时,竟听到了周子方这番话。

他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站在原地。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误会陈旭安了。

闵秋岳从远处走来,一见郑遥知,立即走上前说道:“郑爷真是武功盖世,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将遗留在常州的翼兵悉数杀光,闵某佩服。”

郑遥知无心听闵秋岳的彩虹屁,他讪讪一笑后,便匆匆离去。

闵秋岳见状不禁说道:“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