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靖北风云(1 / 1)

推荐阅读:

叶禹与胡兵打了两日也未将其击退。

靖北军见叶禹并无大才,一个个都不愿听他的命令,他们各队各有自己的主意,意见不合便各打各的。

李泊新这两日来一直在暗中观察,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想当年靖北军当年何等威风,今日却落得群龙无首!

李泊新一想到这痛心疾首,他骑着马,跑出来大喊,“靖北军,听我的命令,集中攻胡营!”

靖北军一见是李泊新,纷纷听令集中进攻。

叶禹一时之间气得火冒三丈,但又不好发作,他心想:“仔细想来李泊新来得也是时候,无论胜或败皆由他担着,我且隔山观虎斗,必要时再露个脸,到时回侯府,一切由我说得算,还有他李泊新什么事?”

胡兵一见李泊新的身影,还未开打,便退了五百里地。

靖北军一路狂追,直到将他们打回胡地才肯收兵。

白安瑶在暗处看着叶禹,她张弓对着叶禹射去三箭,一箭射中后脑勺,两箭穿心。

叶禹至死都不知道谁杀了他。

闵秋岳慢悠悠的走到白安瑶身旁,“叶禹那邪门歪道的功夫我还没研究透,你怎么就把他给杀了呢?”

“不杀他,李贺之倒不了。”白安瑶说完,突然感到不太对劲,她扭头看向闵秋岳,“你不在赵凌寒身边,跑这里来干嘛?”

“李贺之将靖北所有的路都封锁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混到这里来。

我寻思着,擒贼先擒王,若将李贺之抓走,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白安瑶听完这话,连连冷笑。

闵秋岳到底是江湖中人,不懂得帝王之术,要是事情这么简单,还用得着赵凌寒和周子烨?

若人人都像李贺之如此,那皇帝如何放心让他们守城?

“皇上是要将李贺之逼上绝路,让他自行了断,而非兵戎相见。

若是李贺之自行了断,那一切的错都在李贺之,李贺之一死,什么事都没有了。”

闵秋岳听完这话,似笑非笑的说道:“那简单,只要靖北无粮无水,他们自然得将李贺之交出来。”

白安瑶道:“如今正直冬季,怎么可能无水?靖北的粮,想来也是充足的,断时间内不可能缺粮!”

“不缺粮就想办法让他们缺粮!”

“什么?”白安瑶眉头一皱,“你该不会想烧粮食吧?若是这样,还不如将粮食运往降州!”

“靖北封城,别说粮食了,就是我现在想出靖北都难!再说了,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要一日才能抵达降州,如此费事,还不如一把火烧了干净!”

“这…”

白安瑶虽不赞成闵秋岳此举,可眼下为了尽快拿下靖北,别无他法。

“那此事你一人去做,切不可让赵凌寒知晓!”

闵秋岳咧嘴一笑,“这是自然,要是让他知道,我就烧不成了!对了,你盯着那个宁沁,皇上要活的!还有李宋,辛苦你走一趟。”

白安瑶淡淡的说道:“知道了。”

深夜,李宋将军府。

习习寒风吹门窗,夜半敲门无人应。

三更时锣鼓喧天,小厮迟迟来应声。

“李老将军,别来无恙啊!”

李宋恭恭敬敬的说道:“不知圣姑大驾光临,招待不周,还请圣姑见谅。”

白安瑶轻抬眼角,“若真有心,又何必让我等到三更?李老将军,咱们就开门见山吧!”

“圣姑请讲。”

“皇上有意让李泊新将军接管靖北。”

白安瑶这话令李宋既惊又喜。

惊的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俞彦文竟让他们执掌靖北。

喜的是,他们父子熬出头了。

惊和喜过后,就剩下忧了。

白安瑶连夜到此不可能只会这一件事,想必她还没有说完。

李宋鼓起勇气说道:“圣姑,可是还有第二件事?”

白安瑶微微启唇,“老将军,北部多是风雪,您老又上了年纪,皇上的意思是让您回京都养老。”

李宋算是听明白了,原来俞彦文要他进京做人质。

虽说他已年迈,去做人质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这心中总不是滋味。

按他的资历,靖北侯这个位置他是实至名归,可如今被俞彦文这么一搞,他倒觉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白安瑶见李宋紧拧着眉,双眼无神,便说道:“老将军,可是有为难之处?”

李宋回过神来说道:“不为难不为难…只是眼下靖北封城,老夫想去京都也未必去得了啊!”

白安瑶笑道:“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的,您老静候佳音便是。”

李宋看着白安瑶不过二八年龄,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事都如此老练,心中暗自感叹,“俞彦文身边的人都比自己强,还有什么可与他斗的?唉,帝王终究是帝王,臣子终究是臣子!”

鸡鸣时,靖北粮仓突然起火。

李贺之看着熊熊烈火烧着粮草,他飞奔过去,恨不得跑进去将大火扑灭。

“侯爷,侯爷!”

士兵们见李贺之情绪激动,纷纷将他拉住。

小斯匆匆忙忙跑到李贺之身后,他脱口而出道:“侯爷,侯爷,叶将军他…他阵亡了!”

李贺之一听这话,转身抓住小斯的衣领,“你说什么?”

小斯一见李贺之面目狰狞,他紧闭双眼,一口气说道:“叶将军他阵亡了!”

李贺之将他松开,怔怔的看着众人,“那胡兵呢?”

“被李泊新击退了!”

李贺之连连冷笑,“好啊好啊!都在算计本侯,都在算计本侯!”

魏薇赶到时,粮仓里的火已经扑灭。

“还剩下多少粮草?”

一旁的士兵说道:“都…都…没了。”

“贺之…”

李贺之抓住魏薇的手臂,“都是他干的对吗?”

魏薇倒吸一口冷气,她原以为封城就可想出万全之策,没想到俞彦文竟如此狠毒!

当下正值冬季,不宜种植,粮草何等稀缺,他怎么就能狠心烧粮草?

李贺之又问了魏薇一遍,“都是他干的对吗?”

“贺之,你先冷静点,我们还有别的办法,你让我想想。”

李贺之将魏薇抱住,他低声说道:“此去,怕是再无相见日,阿薇,照顾好自己。”

说完,便将魏薇推开,大喊,“备马!”

“贺之,你要去哪里?”

李贺之并没有回答魏薇,他骑上马后便往北跑去。

魏薇内心惴惴不安,她一路上紧追着李贺之,追进树林时却不见李贺之的踪影。

李白衣带兵凯旋而归,一见李贺之正在前方,他迎上前说道:“侯爷,您是来接我的?”

李贺之笑道:“我中计了,我不该退婚的。”

李白衣不以为然,“便是重新来过,你依旧会这么选择,又何必说这样的话徒增烦恼呢?”

“靖北的粮仓被人烧了,叶禹也死了。我所倚仗的都没了。”

“你说什么?靖北的粮仓被烧了?谁干的?”

李贺之道:“我猜是俞彦文命人潜进靖北干的。”

“这…”李白衣转动着眼珠子,“那侯爷您打算怎么做?”

李贺之与李白衣四目相对,“无论本侯做什么你可愿意跟随?”

李白衣笑道:“自然是上天入地都跟随您!”

李贺之微微点了点头,“那就跟我一起去找赵凌寒周子烨谈和吧!”

李白衣有些错愕的看着李贺之,他能看出李贺之说出这话的艰难,若非到绝境,他断不会说出“谈和”二字来。

“好。”

李白衣说完,又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传令下去,去靖北城外。”

“是,将军!”

闵秋岳眼见李贺之李白衣带兵跑来,便得知自己的计谋得逞了。

李贺之拉住缰绳,朗声道:“说吧!我要怎么做你们才肯退兵?”

闵秋岳笑道:“你死兵退。”

李贺之仰天大笑,“想不到我李贺之的命竟被你们看得这么重,真是可笑!”

闵秋岳依旧保持着微笑,“您可是靖北侯,命当然重千金!”

李贺之闻言,瞬间一脸严肃,“我死,你们退兵?”

闵秋岳斩钉截铁的说道:“是!”

李白衣道:“侯爷,别听他的!”

李贺之毫不犹豫的拨出七尺长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白衣,靖北就交给你了!”

说完,毫不犹豫的挥剑自刎。

李白衣大喊:“不要啊!”

李贺之从马上摔了下来,李白衣跳下马,将他抱住,“贺之,贺之,你醒醒啊贺之!”

闵秋岳见李贺之已死,便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回京都!”

赵凌寒和周子烨赶到时,见李白衣抱着李贺之痛哭不已,俞兵悉数从靖北地界退出,似乎也都明白了。

周子烨本想上前拉拢李白衣,岂料李白衣却拿起地上的长剑挥剑自刎。

“将军!”

李白衣的士兵纷纷围上前。

李白衣躺在李贺之的身上,他低声说道:“虽不能死在战场,死在你身旁也…值了。”

赵凌寒没想到李贺之和李白衣的结局竟是如此。

周子烨拉着赵凌寒走到一旁说道:“我们回去复命吧!”

赵凌寒轻轻的将周子烨的手拿开,“我还要等阿沁。”

周子烨道:“眼下靖北无人主持大局,诸事还得靠她,我们先回去复命,别让皇上挂念。”

挂念二字,周子烨说得很小声。

赵凌寒明白周子烨的意思,可他又放心不下宁沁(魏薇)。

周子烨看出赵凌寒的担忧,便转身对闵秋岳说道:“秋岳,若见到宁沁姑娘,请转达她,凌寒在找她。”

闵秋岳道:“好,见到她,我一定转达。”

周子烨又转过身对赵凌寒说道:“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赵凌寒见周子烨都做到这份上了,只好说道:“走吧!”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