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时机未到(1 / 1)

推荐阅读:

“将军,常州城门大开,百姓们纷纷叫喊着我们进城!”

夜墨煊翻着手中的书,淡淡的说道:“知道了,下去吧!”

柴非并未退下,他继续说道:“将军,据探子所报,齐韫并未在常州城内,此刻进攻是最佳时机。”

夜墨煊依旧翻着书,“哦?齐韫不在城内,那他的东翼军可在城内?”

“这…”柴非一阵犹豫,“将军,以我们大俞的兵力足以对抗东翼军。”

夜墨煊微微抬头看了柴非一眼,“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柴非见夜墨煊不为所动只好走出军帐。

夜净见柴非垂头丧气的,他走进军帐对着夜墨煊问道:“柴非怎么了?”

夜墨煊继续翻着书,“哦,他说齐韫不在城内,现在是攻城的最好时机。”

夜净轻挑着眉毛,“你觉得有诈,所以不打算攻城?”

“一进常州,就变成他围困我们了。”

夜净抿嘴一笑,他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你说,此刻的月朦胧和廖飞花,会不会想着一股脑扎进常州呢?如果,能让他们离开降州,来常州,你说该多好啊?”

夜墨煊会心一笑,“降州好山好水,你的想法不错!但是,恐怕我在这一天,他们是不会来的。”

“那我们就走呗!”

“走?无召你敢走?”

夜净不以为然,“你想走,谁人能拦你?”

夜墨煊摇摇头,“走得不合理,月朦胧和廖飞花也不会上当的。”

夜净来来回回的走着,刚想开口说话,阿思走了进来。

“夜墨煊,皇上得知常州城内无人镇守,已派人催促即刻进攻!”

夜墨煊仔细的打量着阿思,脸是魏薇的脸,这体型看上去也差不多,可这声音认真一听好像又不太一样。

夜净见机会来了,笑道:“齐韫在迷惑我们呢!皇上未能亲临,只听从片面之词就让我们贸然进攻,实在是不妥当!”

阿思道:“可是,据探子所报,齐韫确实不在常州城内。”

夜墨煊道:“可东翼军就在城内,若我们贸然进攻,万一被围困又有何人来助我们脱困?

陆之云远在边关,赵凌寒周子烨在靖北,魏初在冠州,放眼大俞,其他地方的将军可能在一夜之间赶到此处?

魏将军,这些都是你教我的,怎么今日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夜墨煊这一番话说得阿思面红耳赤的。

阿思暗忖道:“小姐与夜墨煊一起并肩作战多年,不曾对他的作战计划提出质疑,若此时与他作对,必定引起他的怀疑,还是沉默不语为妙!”

柴非慌慌张张的跑进军帐,“将军,周子方来了!”

说完,周子方带着一群士兵走进军帐内。

夜墨煊不耐烦的说道:“又是一个来催进攻的!”

周子方大声笑道:“那就请夜将军即刻下令进攻常州!”

夜墨煊连连摇头,“不可不可!今日之事纯属反常,还是再等等吧!”

“等?等谁?那不成夜将军要等齐韫回来不成?”周子方两眼紧盯着夜墨煊看。

夜墨煊微微一笑,“就是要等齐韫出现,才能进攻!”

“笑话!齐韫回来你还能攻下常州吗?夜墨煊你是不是守边关守傻了?忘记怎么攻城了是不是?”

夜净见周子方面目狰狞,不知道的还以为周子方才是将军呢!他冷冷一笑,“既然周公子对战况如此熟悉,要不就换你去吧!反正我们将军是不会下令进攻的!”

周子方闻言,气急败坏的说道:“夜墨煊我可是皇上派来的!你敢抗旨不成?”

夜墨煊道:“圣旨呢?”

周子方得意一笑,他从怀里拿出圣旨,朗声道:“夜墨煊魏薇听旨!”

夜墨煊等人纷纷下跪。

周子方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忽闻常州城门大开,此乃天赐良机,望夜魏二卿速速攻城不得错失良机,钦此!”

夜墨煊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看着周子方。

周子方一脸诡异的看着夜墨煊,“夜将军,愣着干嘛?接旨啊!”

夜墨煊道:“臣接旨!”说完,便从周子方手中拿过圣旨。

周子方见夜墨煊接过圣旨,又说道:“那二位将军准备一下,即刻攻城!”

夜墨煊道:“良机未到,不必急于一时!”

周子方就知道夜墨煊不会轻易出兵,他扭头对着阿思说道:“那就请魏将军即刻带兵攻进常州城!”

阿思一脸惊慌的看着周子方,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要不再等等吧?”

周子方狐疑的看着魏薇,“难道魏将军也要抗旨不遵?”

“不,不是的。”

阿思未曾单独上过战场,她一想到那次徐运良独自带兵,险些有去无回,心中的恐惧逐渐涌上心头。

周子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你们一个个都是故意的是吗?”

夜墨煊看了夜净一眼,突然说道:“天黑再进攻。”

“天黑?”周子方疑惑的看着夜墨煊,“现在进攻跟天黑进攻有何区别?趁着现在城门大开之际,你就应该进攻!”

夜墨煊笑道:“那行吧!你与魏将军先去打头阵,我在后方做掩护。”

周子方心想:“好你个夜墨煊,自己贪生怕死不敢走在前头,想让我在前头,做梦吧你!”

“夜将军,还是你在前头,我与魏将军在后方做掩护比较稳妥!”

夜墨煊看了阿思一眼,问道:“魏将军,你怎么看?”

只要不让阿思单独作战,无论是前方还是后方,她都没意见。

“夜将军,我听你的。”

夜墨煊突然想起,这话好像是魏薇的侍女曾说过的话。

夜净在一旁也想到了阿思,他与夜墨煊面面相觑。

夜墨煊见周子方如此执着,只好松口道:“行吧!阿净传令下去,即刻出发!”

夜净搞不懂夜墨煊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他不情不愿的说道:“是!”

夜墨煊跟着夜净走出军帐,他在夜净的耳旁说道:“将消息放出去,引月朦胧进常州!让柴非带一队人马在魏薇他们身后跟着。”

夜净一听这话,两眼发光,笑道:“好!”

夜墨煊带着五千精兵往小路走去。

按理说常州近在咫尺,不必抄小路,那小路坑坑洼洼并不好走,将士们走走停停,夜墨煊见状,索性让他们原地休息。

“少主,我们已将周子方他们甩开了。”

夜墨煊点了点头,“消息可传出去了?”

夜净抿嘴一笑,“传出去了,降州离常州并不远,何况那柳平一直在暗中刺探消息,我想他们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嗯,接下来,我们就好好等着吧!”

夜净环顾四周后,又说道:“周子方不会怀疑我们吧?万一他不继续前进,恐怕月朦胧不会轻易上当!”

“放心吧!周子方虽是俞彦文跟前的红人,可并无功绩,他还不得趁着这个所谓的天赐良机,好好的表现一番?”

夜净不屑一笑,“天赐良机?我看是天赐陷阱吧!”

夜墨煊见将士们休息得差不多了,便拉着一匹马给夜净,“五百人给你去迷惑月朦胧,我现在要赶去降州!”

“是,少主!”

夜净带着五百精兵往常州方向跑去,他在远处看到了柳平正潜伏在草丛中。

“看来,不得来点猛药,怕是不行了!”

夜净扭头对着身后的士兵说道:“你们两个一边骑马一边喊着夜将军被翼军包围,周公子速去救援!”

“是,军师!”

“其余人等,跟我走!”

“是,军师。”

“夜将军被翼军包围了,周公子速去救援!”

这一声又一声的传到了柳平的耳中,赶赴常州的月朦胧一听到这个消息,更加快马加鞭的前进。

周子方一听夜墨煊被困,吓得脸色大变,他拉着缰绳,转身便往回跑。

阿思看着周子方往回跑,不断的喊着:“周公子,周公子!”

周子方充耳不闻,继续往前跑。

常州城的士兵们一见俞兵,立即冲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阿思惊恐万分,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天空中突然掉下一个大袋子将她套住。

蒲今晨将身飞到阿思的马上,他迅速将阿思的穴道封住,随后骑着不断的往回跑。

月朦胧与柳平见俞兵与翼军打得不可开交,他们趁机跑进了常州城。

翼军一见有大批军队跑进去,立即停止了进攻,纷纷往回撤退。

柴非见状,本想趁胜追击,夜净在后面大喊,“穷寇莫追,穷寇莫追!”

“军师!”

夜净笑道:“我们回去吧!”

柴非抬头看向城楼,月朦胧的兵已站在常州城上,他突然有些不甘,“军师,站在上面的,本该是我们!”

夜净看着柴非如此实诚,忍不住笑道:“你啊你!还是没经验,只看到螳螂扑蝉,却没看到黄雀在后!再等等,那个位置我给你预留了,到时候你想站多久就站多久!”

说完,他又意识到人好像少了,“魏薇和周子方呢?”

柴非道:“周子方走就跑了,魏将军她被一个人带走了!”

夜净惊慌道:“什么?快快,,你们几个快去找魏薇!”

“是,军师!”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