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客死异乡(1 / 1)

推荐阅读:

(深夜,常州)

夜净在巡营时见珊瑚在军帐外鬼鬼祟祟的,他大步走上前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珊瑚吓了一跳,“吓死我了,快带我去见少主!”

夜净往珊瑚的身后看了看,确定无人尾随,这才将珊瑚带进军帐内。

夜墨煊一见珊瑚,眉头微微一皱,“是大巫师让你来的?”

珊瑚开口说道:“不是的,少主。我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必要…来…来找您。”

夜墨煊见珊瑚神色有些不对,他的头微微一动,“坐。”

珊瑚并没有坐下,她压低着声音说道:“师父将魂移之术用在魏薇身上,现在的魏薇有可能不是魏薇。”

夜墨煊与夜净二人面面相觑,夜净连连笑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那师父就爱忽悠人!”

珊瑚一脸严肃的说道:“师父不会骗皇上的,若师父说谎,那可是欺君啊!”

夜墨煊起身揭开帐帘,见帐外无人这才将帐帘放下。

“那真的魏…在哪里?”

“不知道,师父已经派人去找了。”

夜净托着腮说道:“你说的魂移之术,都已经失传已久,你师父怎么可能学会?”

珊瑚瞟了夜净一眼,说道:“我记得,你曾说过他老人家要想练成,得再练个一百年是不是?”

夜净讪讪一笑,“他说练成就练成了啊?你亲眼见过那谁魂移了吗?”

珊瑚在心里面还是相信大巫师已将魏薇魂移了,但是这种事情实在是很难想象,何况她并未亲眼所见。

“没有。”

夜净得意的说道:“那就是了!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我信。”

自打魏薇从京都回来后,夜墨煊就一直觉得她怪怪的。

讨论作战计划时,魏薇沉默不语,不肯做出任何决定,与那徐运良更是交往甚密。

夜墨煊一直记得魏薇很讨厌徐运良,根不可能将其带到边关。

之前夜墨煊还以为是魏初逼着她那么做,如今听珊瑚这么一说,更加确定了,魏薇不是魏薇。

可她不是魏薇又是何人?俞彦文为何要这么做?

“想什么呢你?你真相信她说的话?”

夜墨煊对着珊瑚说道:“大巫师可想回苗疆?”

珊瑚撇撇嘴,如实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在皇宫里吃香喝辣的,他才不想回去呢!”

夜墨煊冷然一笑,“见到你师父,告诉他老人家,别忘记进宫的目的!”

“是,少主!”

珊瑚说完,想转过身走了两步,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她转过身又说道:“少主,常州易守难攻,你…”

夜墨煊微微一笑,“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珊瑚点点头,便走出了军帐。

夜净对夜墨煊说那句“我信”一直耿耿于怀。

“你真的相信?”

夜墨煊拍了拍夜净的肩膀,“虽然很离谱,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相信。”

风呼呼的吹着,马蹄声哒哒响。

魏薇和李泊新回到靖北后才得知李骏从后方突袭,李白衣带兵去抵御。

周子烨架炮炸靖北军,李贺之埋伏失败。

叶禹跑进侯府,他一见魏薇带着李泊新进侯府,心中疑惑顿起,但此时已顾不上他们二人,他瞟了他们一眼后,便急匆匆跑进前厅。

李泊新一路上一直盯着魏薇看,他一直在想着太极殿上所听到的话,越想越觉得很是邪门。

李贺之见叶禹气喘吁吁的,他沉着脸问道:“何事惊慌?”

“侯爷,不好了,胡兵在西部大肆虐杀百姓,还请侯爷速派兵前去清剿!”

李贺之闻言,脸色骇然,魏薇所说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李白衣与李骏的战役胜负未分,靖北外又有俞兵包围。

李立李啫已死,李溟出逃,靖北内无一人可带兵打仗,这可把李贺之给愁坏了。

李泊新走进前厅说道:“侯爷,让我去吧!”

李贺之一见李泊新,他的目光看向身后的魏薇,“阿薇,你这是?”

魏薇低声道:“没请来李景,李泊新也不差,就让他去吧!”

“阿薇?”李泊新眉头一皱,“他也知道?”

李贺之瞪了李泊新一眼,“知道什么?”

魏薇见他们二人势如水火,若再继续说下去,恐怕李贺之不会让李泊新带兵清剿胡兵。

“贺之,西部动乱,对付胡兵我没有经验,就让李泊新去试一试吧!毕竟他曾击退过胡兵,这才我相信他也一样也能将胡兵击退!”

李贺之与李泊新四目相对。

叶禹的眼神不断的瞟来瞟去,就在他还未走进侯府的那一刻,他曾幻想着李贺之会对他委以重任,让他带兵清剿胡兵。

如今半路杀出个李泊新恐怕希望渺茫,一想到这他忍不住紧握拳头,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李泊新。

魏薇见李贺之沉默不语,她又说道:“贺之?”

李贺之扭头看向叶禹,“你怎么看?”

面对李贺之的询问,叶禹明显感到既惊喜又意外。

“侯爷,其实属下也可以带兵去清剿胡兵。”

叶禹最终还是说出了他心中所想,在他看来,以他的武功之高,杀几个胡兵绰绰有余。

李泊新一听这话,便猜到了李贺之接下来会说什么话,他转身准备想离开侯府时,却被李贺之叫住,“站住!回去告诉李宋,没有他,本侯照样能守住靖北!”

魏薇道:“贺之,打仗不是儿戏,不是说谁的武功高强就能打胜仗的!”

叶禹不满的说道:“你都能上战场,我为什么不能?”

“你…”魏薇不能将自己真实身份说出,可李贺之是知道自己是有这个能力的。

她拉着李贺之,与他双眸对视,“贺之,听我的,让李泊新去清剿胡兵!”

“阿薇,李骏都可以带兵来突袭,他李泊新怎么就不能将我的军队带回北部?”

魏薇一怔,说到底李贺之就是不相信李泊新。

她看着李泊新走出了侯府,想跑出去追,却被李贺之给拉住了。

“叶禹,去吧!本侯等着你凯旋而归!”

“是,侯爷!”

魏薇看着叶禹兴致勃勃的跑出去,不禁想起了徐运良。

当年的魏初想要多培养几个能征善战的人,便让徐运良上战场。

那场战役中,明是魏薇挂帅,暗地里却是徐运良在指挥。

还好徐运良见战况不妙,及时让魏薇顶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今天看见赵凌寒和周子烨了。”

魏薇道:“回来的路上,我都听说了。”

李贺之从前厅走出来,他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阿薇,我看着靖北军被大炮炸死的那一刻,我突然后悔帮你救赵凌寒了。”

“贺之…”

魏薇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下去,她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李贺之的身上。

“阿薇,你跟李泊新去哪了?”

“进宫了。”魏薇并不想隐瞒李贺之。

李贺之并没有感到很意外。

魏薇继续说道:“俞彦文知道李溟在诬陷你…我…”

“他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肯退兵对吗?”

魏薇紧咬着嘴唇,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贺之。

李贺之并非愚笨之人,靖北是李施元的心血,岂能在他手上拱手让人?

“贺之,下令封城吧!外面天寒地冻的,只要我们不应战,他们奈何不了我们的。”

眼下魏薇只能想出此计。

想来李贺之对李泊新的怀疑也不无道理,那大巫师也阴阳怪气的说过李泊新是靖北未来的侯爷…看来,不管李泊新能力如何过人,也不能再找他了。

“好。”李贺之也意识到眼下并没有比封城更好的办法了。

他只能寄希望于李白衣击退李骏,叶禹击退胡兵。

(大俞,陈府)

清早,李清清打开房门,外面的雪花随风而进。

“下雪了!”

李清清看着天上的雪花不断的飘着,她缓缓走出房间。

她伸手触摸着飘在半空中的雪花。

“爹爹,京都的雪花和靖北的雪花是一样的,爹爹…”

李清清自言自语的说着。

“爹爹,你还好吗?”

“你下去找他,不就知道了?”袁玉湖话音一落,他手中的钢刀从李清清的脖子一扫而过。

李清清瞬间倒在地上,她脖子上的血不断的流着,天上的雪花缓缓落在她身上。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李立骑着马,踏着雪缓缓的向她走来。

她嘴角微微一扬,嘴里不断的说着,“爹…爹爹…”

李清清自知自己快要死了,可大仇未报身先死,她不甘心,可她又无能为力了。

泪水与血水交织着,雪越来越大,已将她的身躯覆盖了一半。

陈旭安与陈伯赶到时,只见雪覆盖在李清清身体上,而她早已断气。

“清清,你醒醒!李清清!”

陈旭安抱着李清清嚎嚎大哭。

自李清清住进陈府,他已加派人手日夜巡逻,可李清清还是遇害了。

陈旭安见李清清脖子上的划痕,很明显是一刀毙命。

“清清曾说过袁玉湖要杀她,难道,难道是他?李立将军已死,袁玉湖为何还要赶尽杀绝?难道真是皇上所指使?

不不不,皇上也犯不着跟一个弱女子过不去啊!不是皇上,难道是李贺之?也不对,眼下靖北内忧外患,他若有袁玉湖这么得力的人,应该留在身边抗敌才是!”

陈旭安想了很多种可能,可怎么想都想不通。

他将李清清抱起,扭头看着四周,只见四周满天的雪花飞着,并未见其他人的踪影。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