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三将出走(1 / 1)

推荐阅读:

夜净话音一落,柴非急匆匆跑进军帐内,说道:“将军,陆将军来了!”

夜墨煊与夜净面面相觑,“让他进来!”

“是!”

陆之云带着他的副将走进军帐,一见夜墨煊,便朗声道:“夜将军,许久未见,你还是如当年般意气风发。”

夜墨煊笑道:“陆将军依旧俊伟豪迈。”

陆之云瞟了夜墨煊身旁的夜净,笑道:“夜军师,别来无恙啊?”

夜净心想:“几年前受伤的事情还记到现在,陆之云是故意的吧?”

一想到这,他便大步迈向前,高声说道:“托将军的福,我好着呢!”

陆之云道:“那二位,即刻启程?”

夜墨煊见陆之云如此迫不及待,悠悠的说道:“我还未与陆将军您叙叙旧呢,您就要赶我走…”

“哦?那夜将军您想知道些什么?”

夜墨煊也不在绕弯子,“为何要动靖北?”

“俞彦文刚登基不久,看着靖北都快成了李家的靖北,他能不着急上火吗?”

夜墨煊见陆之云脸上并无任何表情,又继续问道:“那常州又是怎么回事?”

陆之云拍了拍夜墨煊的肩膀,“常州是齐韫的主场,俞彦文此举用意深,夜将军好生领悟才是!”

夜墨煊闻言,脸色逐渐难看,但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谢陆将军提醒!”

说完,便转拉着夜净走出军帐。

(靖北)

魏薇在房内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外面有争吵声,她起身时,后背又是一阵刺痛。

“袁玉湖下手还真狠!”

魏薇想起她也曾被齐韫砍伤过,可比起今日之痛,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一步又一步缓缓走向前,想伸手打开房门时,却见外面有人将房门打开了。

李贺之一见魏薇起来,连忙扶着她坐下。

“贺之,我听到你在与人争吵,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李贺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递给魏薇,“南将军李啫全家被毒杀,李啫的人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什么?”魏薇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先是李立,现在是李啫,李溟又跑去了京都。那李宋李骏还有李景将军,他们现在何处?”

李贺之双眼不敢直视着魏薇,他看向门外,犹豫了一会说道:“现在北边都让他们三人给占领了。”

魏薇怔了怔,又问道:“他们应该是怀疑你让叶禹杀了李立和李啫。”

“嗯,但是真不是我杀的!阿薇,杀他们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很明显,杀害他们的人就是想栽赃我!”

魏薇自然是相信李贺之的,可是仅凭她一人相信也没用,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将他们劝回来。

还未等魏薇将心中所想说出口,李贺之又继续说道:“俞彦文已经让赵凌寒带兵剿灭靖北,哼,如此迫不及待,我倒怀疑是他派人将二将杀害,然后栽赃给我,好出师有名!”

“啊?”魏薇诧异的看着李贺之,“这…这…俞彦文他?”

魏薇怎么也没想到俞彦文竟如此心急想动靖北。

眼下东翼未灭,月朦胧崛起,现在却要发兵靖北,俞彦文此举实在不妥,难道朝中大臣无人劝他三思?

魏薇越想越气,“贺之,若是阿凌一人攻靖北倒也不怕,怕的是三位李将军在后背夹击,到那时我们就身陷囹圄了。

得想个办法说服三位李将军,一同抵抗俞兵。”

李贺之的眼神忽明忽暗,魏薇到底作战经验丰富,一说便通。

那李宋李骏李景三人向来就瞧不上李贺之,李贺之纵是陷入困境,也决不会去求他们三人!

“有白衣在,我想,我挺一挺还是能将靖北守住的。”

魏薇轻挑着眉毛,“你不想去找三位李将军?”

“找他们有何用?他们本就不服我!他们不过是借着李啫的死,光明正大的离开罢了!我又何必去自讨没趣?”

说这话时,魏薇看得出李贺之一直在用平缓的语气说着。

李贺之这话不假,但大敌当前还需忍辱负重才是!

魏薇见李贺之丝毫没有要找三位李将军说和的意思,只好另想良策。

靖北本就是大俞所管辖,俞彦文突然发兵,定是李溟颠倒黑白诬陷了李贺之。

而李贺之与王昆已彻底决裂,所以王昆才没有规劝俞彦文。

至于其他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靖北犹如走入死局,不反也得反了。

魏薇这才意识到,自从李贺之退婚开始,靖北已危机四伏。

李贺之见魏薇沉默不语,他轻声问道:“阿薇,你怎么了?”

魏薇摇摇头,她不知如何开口跟李贺之说从退婚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今日的局面,那样太残忍了。

姻亲之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过日子的终究不是他们。若两情不相悦,强扭在一起便只剩下利益了。若没了利益,这段姻亲还能长久吗?

若李贺之不退婚,俞彦文又打算怎么做呢?

现在想这些已于事无补,当务之急还是要将赵凌寒抵挡在外才是!

“贺之,阿凌的军队到哪里了?”

李贺之不喜欢魏薇唤赵凌寒为阿凌,他紧绷着脸,淡淡的说道:“应该快到阿贝山了吧。”

魏薇轻咬着嘴唇,沉默片刻后说道:“阿贝山的雪还未停,若是一人过阿贝山倒是容易多了。可他们带衣带粮的,还有马匹,恐怕得走上一天一夜,贺之,我们还有时间部署。”

“部署?你是想在阿贝山夹击他们?”

“是的!让他们知难而退是最好的办法。”

李贺之觉得魏薇说得对,他起身说道:“好,我这就是去部署,谢谢你阿薇。”

“等等,贺之,你找一些比较可靠的人立即去积山派。”

李贺之愣了一下,问道:“这是为何?”

这是魏薇替李贺之想的后路,万一靖北保不住,在积山派的人还可以来救他。

只是这战还未打,不能轻易言败。

李贺之见魏薇又是一阵沉默,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好,我这就去安排。”

李白衣见李贺之走远,这才走进魏薇的房间。

他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魏薇,“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魏薇面对李白衣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有些疑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白衣双眸直视着魏薇,“俞彦文封赵凌寒为车骑大将军,他若拿不下靖北,他就得死!若贺之失了靖北,那死的就是他!你打算如何选择?”

纵是夜墨煊陆之云二人战功赫赫也未曾被封为车骑大将军,而赵凌寒这种初出茅庐的挂名将军却封为车骑大将军,俞彦文未免太草率了吧?

王昆不劝阻,难道魏氏其他人也不劝阻吗?

难道是赵竟已死,俞彦文想提拔赵凌寒?可提拔也不是这么提拔的啊!

若是赵凌寒拿下靖北,那靠北的三位李将军走投无路时定会投靠齐韫或者月朦胧,甚至是投靠胡人!到那时,无论他们投靠谁,对大俞都是重拳之击。

而李贺之他…他将一无所有了,沦为丧家犬…

魏薇一想到这,突然毛骨悚然,她搓了搓手臂说道:“俞彦文是认定贺之有谋反之意?”

李白衣连连点头,“我猜测,无论贺之有没有谋反之意,俞彦文他都会出兵讨伐靖北!与其如此,还不如正面迎敌!”

魏薇实在不愿意看到靖北与大俞互相残杀,但眼下这情形不打是不行了。

“宁沁,你别转移话题,说,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魏薇看着李白衣咄咄逼人的样子,只好说道:“我会帮贺之的!虽说贺之已经在阿贝山设下了埋伏,但我总觉得陆之云到时候也会插手此事…所以,我们必须将三位李将军请回来,避免他们在后方搞事情!”

李白衣不屑一笑,“你说的我何尝不知道?问题是这三位就是倔脾气,怎么劝也劝不回来,说多了,还跟我拔刀相向!”

魏薇脱口而出道:“你带我去!”

“你去?你有把握说服他们?”

魏薇沉默片刻后说道:“没有把握,但我会尽力一试!”

李白衣笑道:“说来听听,你打算怎么说服他们?”

“我会将靖北若被攻破的利弊分析给他们听,若是靖北易主,他们也会大祸临身!”

李白衣还以为魏薇有什么高招,他连连摇头说道:“宁沁啊宁沁,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你当我没分析利弊给他们听吗?

他们一个个那么精,若是到了绝境,以他们自身的条件,何愁没去处?”

“也对,人到绝境,一旦昔日的敌人伸出援手,那么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

李宋和李骏二位将军有些战功,不好说服我能理解,但那李景资历尚浅,得依附他们二位…李白衣,你说,我们可否单独再跟李景聊一聊?”

“这…”

李白衣是找的他们三人一起谈,所以他们三人同气连枝。若是单独找李景谈,说不定事情能有所转机!

“可以一试,只是…”

魏薇起身说道:“只是什么?”

李白衣见魏薇脸色苍白,顿了一下说道:“只是你身体虚弱,不宜奔波,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吧!”

“你都去过一次了,想必那李景对你早就有所防范,还是我跟你去一趟吧!”

李白衣沉吟道:“好,北部寒冷,你多穿几件衣服。”

魏薇点头说道:“好,你先去外面等我。”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