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追杀清清(1 / 1)

推荐阅读:

风卷着沙肆意的吹着。

廖飞花身上的白袈裟沾满许多小沙子,他每走一步都要拍一下衣裳。

边关的军帐还是如他走时的那般,一点也没有变。

柴非在巡营时看到一个和尚不断的在晃荡,他走过去问道:“和尚,你鬼鬼祟祟的在这干嘛?”

廖飞花转过身说道:“军爷,贫僧要见夜将军,麻烦你通报一声。”

柴非见眼前这和尚长得与廖飞花一模一样,二话不说便跑回军帐内。

“将军,将军,外面有个和尚说要见您,那个和尚长得超像廖飞花!”

夜墨煊将手中的书放下,他抬眼看着柴非一脸惊慌失措。

“和尚?廖飞花?他可是独自一人?”

柴非连连点头,“他就是一个人。”

夜墨煊淡淡的说道:“让他进来吧!”

“是,将军。”

柴非将廖飞花带进军帐内,夜墨煊缓缓起身,只见廖飞花身穿白色袈裟,神采奕奕的说道:“将军,别来无恙啊!”

夜墨煊对着柴非说道:“你先出去吧!”

“是,将军。”

夜墨煊目不转睛的看着廖飞花。

一个月前廖飞花还是威风凛凛的巡按,一个月后竟成了和尚,这多多少少有点让夜墨煊感到意外。

“你…你出家了?”

廖飞花嘴角一扬笑道:“不出家,我还能活吗?”

夜墨煊蹙起眉头,“皇上没有保你?”

廖飞花一阵冷笑,“我也想问问他,为何不保我!”

夜墨煊一直以为廖飞花是被俞彦文藏起来了,没想到俞彦文竟对他不管不问。

“坐吧!”夜墨煊说这话时,语气明显柔和多了。

廖飞花落座后,拿起桌上的那本书,“我走时,看的也是这本书。夜将军,那晚皇上连夜召见你,是为了何事?”

“哼,能有什么事?试探我会不会进宫去!可笑吧?”

“什么?就为了这个?”

夜墨煊看着廖飞花一脸质疑的表情,他严肃的说道:“别说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早知如此,我就不会离开边关。我不离开边关,俊霖也不会死…你也不用出家。”

廖飞花脸色逐渐暗淡,他差点就因为这件事死在孟佑奇的手上。

他因为这件事,不仅身败名裂,还被人刨了祖坟。

可这一切的种种,皆因皇帝的多疑而造成,而他却得替皇帝背锅!多么可笑,多么荒唐啊!

夜墨煊见廖飞花心事重重,便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保重。”

说完,廖飞花毫不犹豫的走出军帐。

柴非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将军,他可是廖飞花?”

夜墨煊道:“他是廖飞花!”

“那为何不把他抓起来送回京都?”

夜墨煊摆摆手,“你下去吧!”

“是,将军。”

柴非眼里透出一丝失望,他虽觉得就这样放过廖飞花错失了立功的机会,但又想着夜墨煊这么做肯定有所考量,便也没再执着此事。

夜墨煊见柴非出去后,他又拿起桌上那本书继续看着,刚翻到下一页,夜净急急忙忙的跑进来说道:“少主,宁沁被李贺之带走了!”

“什么?李贺之?”

夜净一脸愤愤不平,“他带了很多士兵将我们两人围住了,宁沁怕我与他们起冲突,就跟他回去了。

这李贺之先前还找我们帮忙,现在倒好,敢带兵围我?岂有此理!真是越想越气,欺负我没病是吗?我这就去苗疆叫人!”

夜墨煊见夜净准备走出军帐,立即呵斥道:“站住!回来!把你们路上发生的一切都跟我说一遍!”

夜净将这一路上所发生都一切都告诉了夜墨煊,夜墨煊听完后紧拧着眉毛。

“你说她救过魏薇?”

夜净连连点头,“她是这么跟赵诗意说的。”

“可是魏薇见到她时并不像是认识的样子,反而是宁沁一脸古怪的模样。”

夜墨煊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找个脸生的人混进去靖北,将宁沁带回边关。”

“好,我这就去!”

嘀嗒嘀嗒,屋檐上的水不断的滴落在地上。

魏薇见李贺之站在外面一动不动的,便伸手将他拉了进来。

“贺之。”

李贺之转过身看着魏薇,他看魏薇的眼神明显与之前的不一样了。

“为什么不回靖北?”

魏薇稍稍垂下眼角,“我想调查一些事,晚点再回来。”

“那,查到了什么?”

“那些黑衣人居然是云烁的手下,我猜想,定是俞勍欢指使他们去杀我的。可是,令我想不通的是,我与俞勍欢无冤无仇,我爹与他更是甚少来往,他怎么就千方百计的要杀我呢?”

魏薇所说的,李贺之何尝不是这样想?

李施元待俞勍欢如亲弟弟般,不也被杀害了?

魏薇见李贺之一直摆着脸,心想:“难道他还在生气?”

“阿薇,我也怀疑我爹的死跟俞勍欢有关。”

“什么?”魏薇很震惊的看着李贺之。

俞勍欢对李贺之可不是一般的好,怎么会杀了他父亲呢?难道之前的种种都是装出来的?

李贺之咬唇不语,他走上前将魏薇抱住,魏薇怔了怔,只听得他在耳边低声说道:“阿薇,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魏薇的眼神忽明忽暗,她抬手轻轻拍了拍李贺之的后背,“我们一起努力找出凶手!”

李贺之将魏薇松开说道:“阿薇,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魏薇与李贺之四目相对,她不太能理解李贺之这话的意思。

但想着李贺之刚丧父,靖北现在局势不稳定,不宜再刺激李贺之,她便点了点头。

李贺之得到魏薇的回应后,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侯爷,李立将军被活活烧死了。”

士兵急匆匆跑进来,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许是情况紧急,他顾不上行礼,又继续说道:“白衣将军让您赶紧过去。”

魏薇道:“你快去吧!”

“好!”

李立将军在靖北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会被活活烧死呢?

魏薇突然有些后悔没跟李贺之一起过去。

她左思右想后,还是决定出去看看,她刚走出侯府,便有位女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魏薇想闪躲,不曾想越躲越与那女子撞得正着。

那女子惊慌失措,不断的看着四周,她满脸泪痕,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没事吧?”

魏薇摇摇头,“没事,你呢?可有受伤?”

那女子紧抓着魏薇的手腕,“救救我,救救我,有人要杀我!”

魏薇闻言,环顾四周后,便将她带进侯府。

那女子不断的颤抖着,魏薇以为她是被冻着了,先是找来棉被给她披上,然后又是将所有门窗关得严严实实的。

魏薇见她还是在发抖,又去厨房端来了一碗汤。

那女子不断的擦拭着眼泪,魏薇见她如此,便忍不住问道:“姑娘,你到底怎么了?”

“我是李立的女儿,我叫李清清。”

魏薇一脸诧异的看着李清清,“你…你,你是李立将军的女儿?那你怎么?”

“我是逃出来的。”说完,李清清又是一阵哭泣。

魏薇将李清清抱住,李清清在她怀里哭得更加凶猛了。

不一会,李清清停止哭泣,问道:“侯爷呢?”

“贺之听说李立将军出事了,便去了将军府,应该没那么快回来,要不我去找他回来…”

李清清将魏薇拉住,“不要,不要!他不会相信我的,不会相信我的!”

魏薇将李清清情绪激动,连忙安抚道:“清清,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慢慢说好吗?”

李清清不断的摇着头,“不行不行,他们会杀了我的!他们会杀了我的!”

“他们是谁?”

李清清一把将魏薇推开,随后打开房门,一把刀便向她刺来,那刀尖与她的鼻尖只有一丁点距离。

魏薇见状立即拿起桌上的杯子向那把刀砸去,李清清赶紧跑到魏薇身后。

“弄把刀吓唬谁呢?出来!”

袁玉湖一听这声音好生耳熟,便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又将地上的大刀拿起,“原来是你啊!真是冤家路窄!”

“袁玉湖?你怎么会在这里?”

袁玉湖咧嘴一笑,“今日我只杀她,你给我让开!”

李清清双眸紧盯着魏薇身上看,嘴里不断的说道:“救救我,救救我。”

魏薇扭头对着李清清说道:“你先去里面躲着!”

李清清连连点头,便跑进里屋。

袁玉湖不屑一笑,“找死!”

言罢,他将身一跃,挥着手中的大刀,魏薇见那大刀快落到自己的身上时,她立即将桌子翻起。

眼见桌子被袁玉湖砍得七零八碎,魏薇又击出一掌,试图击向他的腹部,没想到却被袁玉湖一脚踢中了手腕,那一掌宛如微风一过,并未对袁玉湖造成任何杀伤力。

“真是不自量力!”袁玉湖说完,便举起钢刀,正准备刺向魏薇时,李清清扑通一声便跳出了窗外。

袁玉湖见李清清跳窗而逃,想去追,却被魏薇抱住了左腿。

“放开!”

袁玉湖将魏薇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便毫不犹豫的从她后背砍下了一刀。

他见魏薇还是不肯松开,正准备再砍下一刀时,李贺之从外面跑了进来,大喊,“住手!”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