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动机不明(1 / 1)

推荐阅读:

赵诗意缓缓走进前厅,见赵凌寒对宁沁(魏薇)轻声细语的,顿时萌生醋意。

“阿凌。”

“二姐,你来得正好,这是阿沁。阿沁,这是我二姐。”

魏薇从未听过赵诗意开口讲话哪怕她被张修远抓走,她都未曾叫喊。

今日能听她说一句“阿凌”,也是稀罕事了。

“阿沁?”

赵诗意上下打量着宁沁(魏薇),这让魏薇很是反感,她淡淡的说道:“赵姑娘。”

赵凌寒原以为她会跟着自己叫赵诗意二姐,没曾想却喊了一声,“赵姑娘”,这声赵姑娘,多多少少含着一丝火药味。

赵凌寒见势不妙,便拉着魏薇的手腕说道:“阿沁,天色已晚,我带你去客房歇息。”

魏薇跟着赵凌寒走出前厅时,还不忘回头看了看赵诗意。

天刚亮时,魏薇房门口便有一个人影不断的在外面晃荡着。

魏薇穿好衣服后,将房门打开,果然是赵诗意。

赵诗意看着一身苗疆服饰的宁沁(魏薇)语气有些缓和,“你是苗疆的?”

“是。”

赵诗意扬起下巴,毫不客气的说道:“那就请你从哪来回哪去,别来招惹阿凌!”

想来这还是魏薇第一次听到赵诗意说那么多话,没想到竟是为了赶她走。

这赵诗意对自己的敌意还真大!

魏薇不可能一直待在赵府,她来赵府最大的目的就是要问清楚,赵诗意为什么要杀她!

如今赵诗意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她毫不犹豫的说道:“张修远将你掳走,是魏薇救了你,可你却要杀她!这是为什么?”

赵诗意一听这话,神情有些紧张,她仔细回忆着那日发生的一切,并不记得有宁沁的身影。

“你…你怎么会知道此事?”

魏薇眼神犀利,“我看到了。”

“你胡说!我根本没有见到你!”赵诗意紧握拳头,她怒目圆睁的看着宁沁(魏薇)。

魏薇不屑一笑,“你忙着杀人,哪里还顾得上我?”

赵诗意突然恍然大悟,“我说魏薇怎么还活着,原来是你救了她!好啊!敢插手我的事情,胆子不小啊!”

话音一落,她一掌击向宁沁(魏薇)。

魏薇瞬间倒地不起,“你…你会武功?”

“乖乖受死吧!”

还未等赵诗意打下最后一掌,夜净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这大清早的,就不怕赵凌寒看到你这副样子?

你说,要是被他知道,他心目中的二姐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他得多伤心啊!”

赵诗意下意识的环顾四周,未见其他人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又是谁?”

夜净才不会自报家门呢!

“苗疆来的,来接她的回去的!赵姑娘还要阻拦吗?”

若是夜净早些时候来,赵诗意兴许会放了宁沁(魏薇)可现在放了她等于放虎归山,赵诗意定然不会这么做!

夜净算准赵诗意会出掌,他将身体半倾斜,赵诗意扑了个空,夜净趁机跑进去背起宁沁(魏薇)。

赵诗意将身堵住门口,她恶狠狠的瞪着夜净。

“阿沁!”

赵诗意一听赵凌寒在喊宁沁,脸色顿变,突然一脸恐惧的看着夜净。

夜净不知赵诗意想搞什么鬼,便给了她一掌,随后纵身一跃飞上屋檐。

赵凌寒见赵诗意昏倒在门外,他赶紧跑过去将赵诗意扶起,“二姐,你没事吧?”

赵诗意一只手抓着赵凌寒的手臂,另一只手紧捂着肚子,“阿凌,我肚子好痛,好痛。”

赵凌寒一听这话,顾不上宁沁,他迅速将赵诗意抱到床上。

“阿凌!”

赵明思走进房内,一见赵诗意疼得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立即上前将她的穴道封住。

“怎么回事?”

赵凌寒连连摇头,“我赶到时,二姐就被人打伤在地上,明思,你先帮我照顾好二姐,我去去就回!”

赵明思看着赵凌寒跑远后,这才给赵诗意解了穴道,“他走了,别装了!”

赵诗意起身,一脸气愤的说道:“那个女的叫宁沁,你去给我查查她到底是谁!”

“宁沁?”赵明思斜视着赵诗意,“是她打伤了你?”

“她?”赵诗意轻蔑一笑,“我打她还差不多,要不是阿凌喊我,我才不会被那苗疆男人打伤!”

“苗疆男人?苗疆的人怎么也来京都了?”

“不知道,靖北那边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

赵明思淡淡的说道:“给你铺好路了,接下来就看你了!”

赵诗意点点头,“那苗疆两个人必须找到,我怕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赵明思根本不想理会赵诗意的事情。

在他看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杀了一个人,也有另外一个人知道,如此反复,这又是何必呢?

夜净将宁沁(魏薇)带到一间破庙内。

“你还好吧?”

魏薇瘫坐在地上,“还好,让我休息一会。”

夜净拿出水壶递给魏薇,“先喝口水。”

“谢谢。”说着,便接过水壶,喝了一口水。

“真想谢我就不要到处乱跑!想不到那赵诗意竟然会武功,而且武功修为还不输我,看来这赵氏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

魏薇脸色一沉,“我猜,赵诗意才是赵氏背后的那个人。”

“恩,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赵诗意不是赵氏背后的那个人,那赵氏背后的那个人岂不是比赵诗意还要厉害?

这样一想,夜净情愿赵诗意就是背后的那个人。毕竟提前知道了底细,日后也能提防着些。

魏薇觉得腹部没那么疼了,她缓缓起身说道:“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夜净见魏薇站得摇摇晃晃,一脸担忧的说道:“要不再歇歇吧!也不急于一时!”

魏薇正想开口说话,却被夜净捂住嘴巴,魏薇一脸疑惑的看着夜净,夜净却一把将她拉到佛像后面。

破庙外传来一阵强有力的脚步声,魏薇这时才反应过来,心中暗自说道:“这夜净的耳朵还真灵!”

一群黑衣人陆陆续续跑进破庙内,魏薇一见他们脚上的军靴,心里不断的砰砰跳,她紧握着拳头,双眼睁得极大,那眼珠子都快从瞳孔里掉出来了。

夜净见魏薇如此反应,不由得猜想,“莫非宁沁认识他们?”

“烁爷!”

这一声烁爷把魏薇和夜净吓了一跳,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后,又继续看着云烁。

云烁身穿黑袍,腰间配着一刀一剑,他走进破庙时一脸嫌弃,双手不断的挥着半空中的灰尘。

“下次别选这种地方了,灰尘都能把人呛死!”

一位黑衣人上前说道:“是是是,烁爷,齐韫那边已经答应与我们合作了。”

云烁脸上并没有欢喜之色,似乎早已料定齐韫会跟他合作。

“偷袭一事,你们没有露出马脚吧?”

“没有,烁爷,我们办事,您放心!”

云烁冷哼一声,“放心?那魏薇怎么还没死?这就要我放心了?”

那群黑衣人一听魏薇二字,脸色顿变,纷纷跪地不起。

此时夜净双眸不断的盯着宁沁(魏薇)看。

魏薇脸部逐渐扭曲,她恨不得冲出去质问他们,自己与他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杀自己!

夜净见魏薇情绪不对,他紧抓着宁沁(魏薇)的手臂,生怕她一冲动就跑出去了。

外面人多势众,夜净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全身而退。

“奉县一事可查清楚了?”云烁突然想起了赵凌寒。

那群黑衣人沉默不语,依旧跪地不起。

“真是一帮废物!”云烁气得脸都黑了。“赵竟一死,赵凌寒即刻赶到,这里面肯定有猫腻,都给我查!查不到你们就统统别回来了!”

“烁…烁爷,那赵凌寒在赵竟死前的那天晚上确实是在奉县的…属下也不知道他为何跟小鸟似的,一夜之间又飞回了京都!”

云烁闻言,抓起那说话的黑衣人,“他前一夜还在奉县?你确定?”

“确定确定,爷,是我亲眼所见,他那晚还和那个赵明思见了面呢!”

云烁将那人松开,若有所思的说道:“赵凌寒可不是小鸟,即便是他连夜赶回,也不可能天未亮就进了京都!好啊你赵凌寒,竟敢欺君!你们几个继续盯着魏薇,其余的人跟我去会会那个赵明思!”

“是!”

夜净见云烁等人走远后,这才扶着宁沁(魏薇)坐下。

“俞勍欢要杀魏薇,这可真有意思啊!”

魏薇看了夜净一眼,“杀了魏薇,对他有什么好处?”

夜净托着腮,“魏薇一死,魏氏犹如重创。但,现在魏霆崛起,如果魏薇死了,魏氏他们培养魏霆不就行了?目前来看,魏薇的生死不重要。

所以,俞勍欢的动机猜不透…除非,魏薇知道了俞勍欢的秘密,所以魏薇非死不可!”

夜净这话倒是提醒了魏薇。

俞勍欢与俞彦文同为皇室,魏薇曾听到俞彦文并非是真的皇帝。

可是,这秘密是从张修远口中得知,俞勍欢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

那群黑衣人明显就是早已伏击好,等着她往里跳。

魏薇想了许久,也没想到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她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赵诗意要杀她,俞勍欢也要杀她。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