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赵氏没落(1 / 1)

推荐阅读:

三日后,李白衣的六万大军在夜净的帮助下陆陆续续的走出了阿贝山。

夜净见魏薇犹豫不决的站在中间,催促道:“快点做决定!”

李白衣道:“宁沁跟你回边关。”

魏薇还未将决定说出口,便见千军万马从她身旁奔驰而过。

夜净悠哉悠哉的说道:“没得选了,上马吧!”

魏薇说道:“知道了。”

夜墨煊站在边关外看着几队兵马缓缓走来,那宁沁在队伍中显得格外突出。

她虽与士兵们同样穿着盔甲,可那小身板坐在马背上,从远处看竟似一个孩童。

夜净对着夜墨煊招招手,夜墨煊迎上前,夜净以为夜墨煊是朝着他走来,没想到却是走到后面将宁沁(魏薇)扶下马。

夜墨煊道:“你怎么跑去靖北了?”

“官银被劫,我跌入山崖,遇到了积山老祖,她让我将青龙剑送回积山,然后我就在积山遇到了李贺之,就跟他去了靖北。”

“那为何不回边关?”

魏薇看着夜墨煊那严峻的神情,顿了顿道:“我没去过靖北,想着去那里看看,然后再回边关的。对了,那批官银最后怎么样了?柴非他们没事吧?”

夜墨煊直视着魏薇的双眸,内心觉得她好像隐瞒了一些事。

“官银一事皇上并未追究,柴非他们没事,倒是你,倒让我们好生好找!”

魏薇听着夜墨煊这话像是在打趣,又像是怪她一样。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夜墨煊看着魏薇这身盔甲,眼里竟是嫌弃之意,“你赶紧把这身换了!”

“哦,好。”

魏薇身材娇小,军营里的衣服最小的就是这件了,可她穿着还是不合身,但行军打仗哪有那么讲究?若非夜墨煊提醒,她倒把这事给忘记了。

“将军!”

柴非急匆匆跑来,一见魏薇,眼里竟显欢喜,“宁姑娘,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魏薇笑道:“你怎么跑得满头大汗?”

柴非讪讪一笑,又对着夜墨煊说道:“将军,王魏联姻了。就在今日,魏霆迎娶王丞相的千金王含芝。”

“什么?”魏薇和夜净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他们二人互看对方一眼后,又一同问道:“何人做的媒?”

柴非道:“是皇上亲自赐婚的。”

夜墨煊看了看魏薇,又看了看夜净,“你们二人好像很惊讶啊?”

夜净迫不及待的说道:“王魏都联姻了,你不惊讶?”

夜墨煊若无其事的说道:“不惊讶,除非是魏赵联姻。”

魏薇一听这话,低声说道:“不可能!”

“什么?”夜墨煊蹙起眉头,“你怎么知道魏赵不可能联姻?”

魏薇从容道:“听说他们可是死对头。”

柴非一听魏赵又连忙补充道:“赵竟已死,恐怕赵氏已不成威胁。”

“什么?赵竟死了?”

魏薇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记得赵凌寒和她说过,赵竟是装病,这病装着装着怎么就死了呢?

柴非一脸肯定的说道:“据说赵竟是身染恶疾而死,现已过了头七。”

夜净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看着夜墨煊,“看来,赵氏是要没落了!”

夜墨煊瞪了夜净一眼,“好了,都别站在这了,柴非你继续巡营,你们俩跟我来!”

魏薇呆站在原地。

赵竟死了,王魏联姻了,这两件事连起来看,怎么看得益者都是魏氏。

可魏甸不至于对赵竟出手啊!那又是谁害死赵竟的?

赵竟一死,想必赵诗意也回赵府奔丧了。

一想到这,魏薇转身骑上马,她对着夜墨煊说道:“夜墨煊,我得回京都一趟!”

夜墨煊与夜净对视一眼,夜净连连摇头。

当夜墨煊再次放眼望去时,魏薇已跑出十丈之外。

“你,去跟着她!”

“我?”夜净连连摇头,“我不要!”

夜墨煊斜视看着夜净,“不要什么?”

夜净嘴上说着不要,脚步却不由自主的走到马儿的旁边,他拍了拍马背,“我去,还不行嘛?唉,我真是劳碌命,还未歇上一会,又要去京都,我该改名叫夜忙算了!”

“夜忙?”夜墨煊琢磨着这怪异的名字,他反复的说着,还是夜净好听些。

京都的长街上锣鼓喧天,唢呐声四起。

魏府的轿子从赵府而过,赵府门前依旧是挂满白布条。

赵凌寒自从赵氏祠堂回来后就一直魂不守舍。

前日他才刚去看过赵族长,昨夜就传来赵族长去世的消息,这怎么看都很是蹊跷。

赵族长那日曾说过,赵府与赵氏宗族得切割开来,皇帝才会信任他。

赵凌寒想追问为什么时,他便被宗族的人请出去了。

如今再想问为什么,只能梦里去问了。

赵氏连着两位顶梁柱驾鹤西去,而魏氏却是喜事连连。

赵魏两家本就是死对头,各种事叠加在一起,怎能不让赵凌寒生疑?

赵凌寒坐在前厅内,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阿凌,阿凌!”

魏薇脚步匆匆走进赵府前厅。

赵凌寒一听宁沁的声音,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他身子微微一动,但始终都未转过身,他怕这一次又不是宁沁。

魏薇又大喊了一声,“阿凌,你怎么了?”

赵凌寒转过身,一见是宁沁(魏薇),他一把将她抱住,“阿沁,阿沁,真是你,真是你!”

还未等魏薇接话,赵凌寒继续说道:“阿沁你知道吗?我爹死了,他死了,族长也死了。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魏薇拍了拍赵凌寒的后背,并将他轻轻推开。

她见前厅内还放着香炉,轻声说道:“我先给赵伯父上柱香。”

说着,她直径走过,拿起三炷香,并将其点燃,毕恭毕敬的拜了拜后,又将手中的三炷香插在香炉里。

“阿凌,赵伯父他怎么就…”

赵凌寒看着宁沁(魏薇)身着盔甲,头发凌乱,他伸手将宁沁的头发别在耳后,柔声道:“阿沁,你这是从靖北赶回来的?”

魏薇连连摇头,“不是,我和李白衣被困在阿贝山,是夜净将我们救出的,然后我听到伯父他…我就连夜赶回来了。”

赵凌寒一听这话,很是感动,“阿沁,谢谢你。”

“阿凌,好端端说什么谢谢你啊?我们之间无需说谢字!”

“好。”赵凌寒顿了一下,又说道:“我醒来后,我爹还好端端的,可自从吃了许正元开的药后,我爹就一病不起了,最终撒手人寰。”

“许正元?他可是誉满京都城的神医啊!他怎么…”

魏薇越想越觉得很奇怪,按理说许正元与赵竟毫无瓜葛,完全没有理由要害赵竟,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指使许正元给赵竟下毒!

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