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扑朔迷离(1 / 1)

推荐阅读:

笛声伴鸡鸣声,两音交织,听得叶禹一愣一愣的。

夜墨煊放下手中的笛子,忿忿的看着叶禹,“你还敢来找我?”

叶禹将李贺之的信递给夜墨煊,“李白衣被困阿贝山,侯爷请你帮忙救援。”

夜墨煊看完这封信后,立即走进军帐,“夜净,赶紧派人带上棉衣,去阿贝山找李白衣。”

夜净刚睡醒,还处于懵懵的状态,“什么?什么白衣?”

夜墨煊再次重复了一遍,“带上棉衣,去阿贝山找李白衣。”

“棉衣?很冷吗?”

夜净依旧不在状态内,他哈欠连天,要不是夜墨煊拉着他,可能又要睡着了。

“你清醒点!阿贝山现在大雪纷飞,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李白衣他们,衣服和粮食你们多带些,还有,李白衣那六万多人,得分批接应。”

夜净揉了揉眼睛,他直勾勾的看着夜墨煊,“李白衣?那家伙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小小的冰雪就将他困住了?”

夜墨煊见夜净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脸色变得有些不耐烦,“让你去你就去!”

“好好好!”

夜净赶紧起身走出军帐,他一出军帐便看到了叶禹。

他回头看了看军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微启唇,“进去吧!最好把你那片黑叶子解释清楚,不然下次来边关,定叫你有命来无命回!”

叶禹看着夜净远去的背影,犹豫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走进军帐内。

夜墨煊见叶禹走进军帐,冷然道:“我还以为你走了。”

叶禹直截了当的说道:“杀你全家的是我爹。”

夜墨煊的眼神顿时充满肃杀之意。

夜净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此事说出,但见夜墨煊这眼神,他又将后面未说出的话给咽了回去。

夜墨煊手指尖不断的敲着桌子,那声音虽是小,但夜净却听得很不耐烦。

“何人指使?”

夜墨煊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秦佪!”

“秦佪?秦太守?我们全家与他毫无交集,他为何要指使你爹杀我全家?”

叶禹连连摇头,“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夜墨煊从怀里拿出那两片黑叶子,“你爹竟是夜潶,而你却没有练他的神功,反而去练一些旁门左道的功夫!哼,你们真是够奇怪的!”

“我爹不让我习武,所以,我只能无师自通。”

好一个无师自通!

夜墨煊转身抽出大刀,叶禹并没有闪躲。

那钢刀照着叶禹的脸,夜墨煊并不是真的想杀他,只是恼他现在才说出实情。

当时救他后,叶禹明明可以将真相说出来,可他却未说一个字,今日又全盘托出,若说没有蹊跷,恐怕三岁孩童都不信。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些?”

“因为是时候了。”

夜墨煊眉头一皱,“时候?什么时候?”

叶禹将脖子上的大刀轻轻移开,“报仇的时候。”

“报仇?”夜墨煊紧盯着叶禹,“我记得没错的话,秦佪一家也被人杀了。如今你告诉我这些,是要我找何人报仇?”

“杀秦佪一家的也是我爹。”

“什么?”夜墨煊不可思议的看着叶禹。

叶禹低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夜墨煊微微垂下眼角,沉思片刻后,那叶禹走已走出军帐。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