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32章 靖北军勇夺颖州

第32章 靖北军勇夺颖州(1 / 1)

推荐阅读:

炎炎烈日烤得地面上滚烫滚烫的,颖州城上的士兵们一个个被晒得汗如雨下。

魏薇半眯着眼看着那烈日,瞬间脸色一变,她高喊,“进攻!”

城墙上的士兵以为靖北军要强攻,一个个拉着弓,往下面射去数百支箭。

而城墙下却空无一人,只见几匹烈马绑着炸药往城门飞奔而去,还未等楼上的士兵反应过来,那城门已被炸毁。

李白衣率先带着两队骑兵闯进去,不曾想那柳平竟在城外挖了一个大坑,好在他反应快,立即将马儿勒住。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坑,难怪周子烨会被困在颖州!”

魏薇话音刚落,柳平便带着精兵将他们天天围住。

“他是靖北李白衣,你又是何人?”

魏薇扭头,以一副高傲的姿态看着柳平,“大俞宁沁!”

“宁沁?”柳平摇摇头,“没听过。不过,魏薇我倒听过,怎么不派她来呢?”

魏薇骑着马慢慢的靠近柳平,她睁大着眼珠子轻蔑的看着柳平,就在这一刻,她差点就想说出自己就是魏薇。

柳平缓缓抬手,还未开口下达命令,李白衣抢着说道:“慢!藤鬼柳平,我听说过你。”

“哼,李白衣,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遗言呢!”

李白衣笑道:“弃奉县,保颖州,还真是明智之举!”

柳平一个眼神扫向李白衣,“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白衣一言不发的看着柳平,此人不过是江湖浪子,哪配与他交手?

如今入了颖州不打又不行,一想到这,李白衣抽出大刀,大喊:“杀!”

靖北军一听李白衣的号令,纷纷与柳平的士兵厮杀起来。

柳平见靖北军骁勇善战,而此时颖州城内的精兵却被调去支援月朦胧,再这样打下去必定会大败。

于是他便命人将周子烨与魏霆抓了过来。

魏薇一见魏霆,愣了愣,没想到昔日那个追在自己身后喊着要习武的小男孩,如今也能上战场了。

魏霆不断的挣扎着,倒是周子烨一脸从容,似乎料定柳平不会对他下手似的。

李白衣本就对周氏魏氏的人嗅之以鼻,更不会在意他们的生死,他继续往前厮杀。

魏薇虽在意魏霆的生死,但此刻谁叫停谁就输了。

柳平见他们丝毫没有要退兵的意思,便抓起魏霆飞到城楼上,随后又将魏霆推下城楼。

魏薇快速的骑着马跑到城楼下,好在及时接住了魏霆。

魏霆被捆住了手脚,只得抬头看着这位奋不顾身救他的女子。

方才那一刻魏霆好像将这女子错认成了魏薇,他再次细细的看着她,却发现她与魏薇相差甚远。

魏薇将魏霆身上的绳子解开后,魏霆立即抽刀跑向前。

柳平俯视着下面,颖州的士兵节节败退,看来颖州是守不住了。

原以为在颖州三千里地设下阻拦,能让靖北军知难而退,没想到他们却能一路打到这来,到底是柳平轻敌了。

正当柳平沉思之际时,秦西舟从城楼下飞了上来。

柳平一见秦西舟两眼发光,“你来得真及时,只要我们两个人联手,定能将他们赶出城!”

秦西舟连连摇头,“你我只适合在背后玩玩阴招,若真与他们面对面的较量,恐怕…真不行!你瞧,那个女子!”

说着,秦西舟指了指魏薇,“就连她都是有勇有谋,你我对兵法一窍不通,不管如何死撑都是枉然。

依我看行军打仗一事我们还是不掺合了,那月朦胧爱折腾就让他折腾去吧!

再者,城内的百姓根本不服我们,我们何不趁此机会就此溜走?”

“可…水鬼他…”

秦西舟见柳平犹豫不决,他一把将柳平抓起,飞至高空,只听得他连声大笑,却不见其身影。

颖州的士兵见柳平消失不见了,纷纷弃甲投戈。

魏霆见周子烨身上还捆着绳子,这才不紧不慢的上前帮他解开。

周子烨见魏薇和李白衣缓缓向他走来,他立即迎上前说道:“多谢二位相救,要不是二位及时赶到,恐怕我…”

还未等周子烨说完,李白衣便说道:“放心,你也不会有事的!那闵秋岳可是跟了我们一路了!”

魏薇一听闵秋岳这三字,左右看了看,并未见此人的身影。

周子烨自知李白衣就这脾气,也不与他计较,他扭头又对着魏薇说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方才姑娘奋不顾身救我们魏小将军,令周某心生敬畏。”

魏薇看了周子烨一眼,说道:“宁沁。”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倒让魏霆有些错愕。

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周子烨阿谀奉承。

周子烨见靖北将士们已悉数集合,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李白衣,“李将军,今夜就在…”

李白衣又是没等周子烨说完,就抢着说道:“不用!既然柳平已走,我们也没有留下的必要,毕竟那么多兵,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靖北要占领颖州呢!”

说完,他便催促着魏薇上马。

周子烨嘴角一扬,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白衣的背影。

魏霆见魏薇骑上马,小跑过去说道:“宁沁,谢谢你。”

魏薇莞尔一笑,“不必客气!”

就在魏薇与魏霆说话的这一会,李白衣已带着两队骑兵跑出了城。

魏薇对着魏霆挥挥手,便扬鞭催马,只听得魏霆在她身后喊着,“我叫魏霆!”

这四个字到底是被魏薇听到了,她回头看着那站在城门口的少年,恍惚之际竟想起了赵凌寒。

也不知赵凌寒现在怎么样了。

在山的那一头,魏薇看到了一队兵马正往颖州方向走去,她心一沉,嘟囔道:“奇怪,怎么还有兵马赶往颖州?”

李白衣见魏薇停了下来,以为她是累了,便下令在此扎营,天亮再继续赶路。

魏薇用手指了指山的一边,“那里有一队兵马,不知他们是不是柳平找来的救兵?”

李白衣闻言,捧腹大笑,“那是周子烨的人!”

“什么?”魏薇一怔,“他都有兵有马那为何还要请靖北军援助?”

“那是为了试探我们靖北军的实力!”

“所以你才不愿意出兵?”

魏薇错愕的看着李白衣。

李白衣豁然一笑,“不愿意出兵都出了,现在探究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

魏薇心里一沉,她那时只顾着颖州,完全没有往深的地方想。

表面上看的是一场战争,实际上是俞彦文对靖北的试探。

换句话说,其实颖州对俞彦文来说根本不重要。

魏薇常年在边关,对朝堂那些勾心斗角之事充耳不闻,以往这些事都是魏初处理,她知负责打仗。

如今事事都要靠自己时,魏薇这时才记起了魏初的好。

果然人都是有两面性的。

李白衣见魏薇沉默不语,也没再开口说话,他转过身走到不远处拾起柴火后便走进营帐内。

半响,魏薇走进营帐说道:“抱歉,我不知道…”

李白衣一边烧着柴火一边说道:“不用抱歉,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有颖州这一战,恐怕我早已成了阶下囚。”

魏薇秀眉微微一拧,“阶下囚?你要当靖北侯?”

李白衣可不会觊觎李贺之的位置,他想不通为什么魏薇会这么认为,他歪着脑袋看着魏薇,“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

魏薇连连摇头,“看你这样子,靖北侯对你来说,确实没什么诱惑力。”

李白衣看着那闪烁的火焰,悠悠的说道:“我们原本是想杀到京都。”

“京都?”魏薇眨了眨眼睛,“你们想…想…想…”

魏薇连说了三个想字还是未将“谋反”二字说出口。

李白衣继续添着柴火,“现在,我才知道俞彦文不简单。”

“能让周氏死心塌地的追随,他确实不简单。”

魏薇将此话说出口后又想起了张修远的那句,“朝堂那位是不是真皇帝还不得而知呢!”

如果俞彦文不是真的皇帝,那真的皇帝又在哪?

还有俞勍欢,魏知鸢,阿音…

“想什么呢?”

李白衣打断了魏薇的思路,魏薇抬头看着他,许久才说道:“你说,是谁杀了侯爷?”

“我猜,俞彦文。”

李白衣见魏薇并没有表露出惊讶之色,又问道:“看来,你的想法与我一致。”

“白洛晨要杀我们时,说了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紧接着,我们到靖北后,贺之他,他就亲眼看到靖北侯惨死…如果这些都解释为巧合,那周子烨的求援书又该作何解释?”

说着,魏薇又看了李白衣一眼,见他默不作声又继续说道:“不过,好在这次是以我的名义带的兵…我想俞彦文应该不会有所猜忌才是。”

李白衣淡淡的说道:“错了,他更加会猜忌!靖北的将领不说他都见过,但也是知道名字的。

凭空冒出一个宁沁来,你说,他又作何感想?”

李白衣说完,若有所思的看着魏薇,“原先看你瘦骨如柴,想着你是李贺之找来迷惑敌人的,没想到,你竟有两把刷子。如今细细一想,你也挺可疑的!”

魏薇板着脸说道:“我怎么可疑了?”

“怎么看都很可疑!我还是第一次见一个女孩子对战事如此紧张!”

李白衣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他顿了一下,纠正道:“当然,除了魏薇之外!”

魏薇故作生气,说道:“魏薇?你见过?”

“没见过。”

“既然见过,为何会突然提起她?”

李白衣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想起魏薇,可能一说起女将,他第一个能想到的就是魏薇。

他继续添着柴火,侧目看了魏薇一眼说道:“你快去歇会吧!天一亮我们就要赶路了。”

魏薇轻声嗯了一下,便走出了营帐。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