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南风吹暗月(1 / 1)

推荐阅读:

李白衣调出六万大军,跟随魏薇前往颖州。

前方的士兵突然停了下来,“报!将军,前方的路都堵死了。”

李白衣拉着缰绳,眉头一皱,“宁姑娘,前方的路堵了,想必是老天爷不让我们去颖州,趁着天还没黑,我们还是…”

魏薇打断了李白衣的话,“我们还是先原地休息吧!”

“你!”李白衣撇撇嘴,“我是看你年纪尚小,我才让着你!”

“那你继续让着吧!”

魏薇说完,又对着士兵说道:“传令下去,今晚就在这里扎营!”

“是,将军!”

李白衣见魏薇心意已决,只好跳下马,他见魏薇要下马,便上前扶着她。

魏薇说道:“谢谢。”

“你该不会想走水路吧?你能想到的柳平都能想到,别自作聪明!”

李白衣能说出此话,想必是有了办法,魏薇神色自若道:“那你有何高见?”

“没什么高见,我们还是趁早…”李白衣还未说完,魏薇便睁大着双眼,直勾勾的瞪着他。

“你好歹也是靖北战神,怎么今日如此反常?动不动就回去回去!你这是在动摇军心!”

李白衣失声一笑,“战神?因战无不败所以才称我为战神,若此行我…”

败字还未说出口,魏薇便抢着说道:“此行无论成败皆与你李白衣无关!领兵打仗的人是我!贺之怕他们不听我的,故让你随军而来。

我想其中的道理你是知道的,可不知为何,你却这番推三阻四的,你到底在怕什么?”

李白衣没想到眼前这女子如此通透,他微微启唇道:“侯爷的死,与京都那位脱不了干系…我们为何还要替他卖命?”

魏薇看着李白衣那隐忍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他那时为何姗姗来迟。

“唇寒齿亡,这四个字李将军应该比我这个小女子更懂。”

李白衣不屑一笑,“即便我们能到颖州城外,可就凭你…”

“李将军,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但请你相信贺之!”

李贺之在李白衣眼里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子弟,李施元一死,他们几个靖北得力干将便商量着造反直捣京都。

不曾想李贺之却让他带兵支援颖州,这才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与李贺之从小一起长大,本想着起兵后,让李贺之去做个闲散侯爷,如今看来,这李贺之还真不能小觑。

半响,李白衣才开口说道:“为今之计只有翻山而过,可我们那么多人,你只能带着骑兵先翻过后,将堵住的大石炸开,大军才能继续前进。”

魏薇看着李白衣那白色战袍随风而飘起,她淡淡的说道:“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靖北白衣。”

“靖北白衣。”

已经很久没有人对着李白衣说这四个字了。

近年来靖北无战乱,靖北白衣早就被人遗忘了。

李贺之点他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意外。

他不喜欢这样子,感觉像是被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那就先让骑兵过去炸开大石,天亮再继续前进,你看如何?”

魏薇此言,倒让李白衣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可以啊你!你该不会是在军营里长大的吧?”

“差不多!”

魏薇并没有跟李白衣说太多,她见营帐已搭好,便独自一人走过去。

南风吹暗月,桃花伴人行。

问春宫副宫主白洛晨被杀,桃花仙子连夜赶至靖北。

李贺之闻着阵阵桃花香,便猜到了问春宫的人来兴师问罪了。

恰好那几个部落的将军都在,也该让他们见识见识何为问春宫。

桃花仙子带着众人闯入侯府,李溟上前呵斥道:“大胆,竟敢深夜闯入侯府!”

话音一落,他便被桃花仙子一掌打倒在地上。

其他部落的将军面色骇然,纷纷不敢再多说一句,只是一脸惊恐的看向李贺之。

反观李贺之还一副从容自若的模样,他淡定的举起酒杯喝着酒。

桃花仙子厉声道:“为何要杀我白宫主?”

“他阻我回靖北不成,还想杀我,为自保,我只能杀他。”

桃花仙子闻言,便向李贺之连击三掌,李贺之反应极快,很快便躲过了那三掌。

叶禹从屋顶飞下,往桃花仙子的天灵盖击下一掌,还未等桃花仙子反应过来,她已七窍流血。

李贺之看着地上铺满桃花,连连摇头,“啧啧啧,这问春宫的人就是花样多!先前那个白洛晨还弹着难听的琴,今夜这桃花仙子,不远千里来散桃花,真令我靖北蓬荜生辉啊!”

说着,又抬眼看着桃花仙子的随从,只见他们一个比一个颤抖得厉害,李贺之失声一笑,“别怕,我不杀你们!”

那些人一听李贺之这话,立即撒腿就跑,看得李溟等人是一愣一愣的。

李贺之一边倒着酒,一边说道:“诸位将军,可看明白了?”

李溟等人怔怔的看着李贺之,谁也不敢先开口说一句话。

李贺之见无人说话,又继续说道:“记好了,靖北侯现在是我李贺之,尔等不服,随时来找本侯!但你们看也看到了,这桃花仙子长得貌美如花,本侯都未曾手下留情。

何况诸位这般粗矿,还指望本侯会手下留情?

莫要仗着自己有些战功就可趾高气扬,须知功高震主,本侯不治你们,自有皇上治你们!”

李溟等人是你看我来我看你,虽是心中仍不服李贺之,但见叶禹在,也不敢吱声一句。

李贺之抬手一挥,“都回去吧!”

此言一出,众人异口同声道:“是,侯爷。”

叶禹看着众人离去后这才开口说道:“侯爷,问春宫的人恐怕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李贺之指了指桃花仙子的尸体,叶禹会意,可碍于桃花仙子是女子,叶禹还是未对其搜身,他将目光移向一旁的侍女。

侍女看出了叶禹的为难,这才缓缓上前蹲下身从桃花仙子的身上搜出一块令牌。

叶禹接过令牌后大吃一惊,他将缓缓走上前将令牌递给李贺之。

李贺之只是瞟了一眼,并未接过那令牌。

“果然是他,叶禹,你现在还选择我吗?”

叶禹斩钉截铁的说道:“侯爷,叶禹愿生死相随!”

李贺之将酒壶拿起端详了许久,才失声痛哭道:“这酒壶还是他送的!为什么啊!为什么要杀我爹?我爹待他如亲兄弟般,他待我如亲侄子,甚至比皇上还要亲,为什么,为什么?”

以叶禹对俞勍欢的了解,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可桃花仙子身上的令牌又确实是俞勍欢所有,这让叶禹想帮着解释都解释不了。

一想到这叶禹缓缓抬头看向李贺之,此时的李贺之已喝得酕醄大醉。

叶禹上前扶着李贺之回到房间。

李贺之躺在床上不断的叫着,“爹,爹,爹爹!”

叶禹帮李贺之盖好被子后便走出了房间。

趁着夜深人静之际,叶禹再一次来到马场。

他仔细的检查了马厩里所有的马,却未发现任何异常。

紫砂毒是魏甸的,令牌是俞勍欢的,拦路的是白洛晨,这些人到底有何联系?

“李施元死了,谁的得益越多谁就是凶手!”

叶禹闻言,立即转过身,“是你,夜净!”

夜净呵呵一笑,“好你个夜禹,你以为改了姓,我就找不到你了?怎么?月季候府待腻了,跑靖北侯府来了?”

叶禹一见夜净,那段不堪的往事又涌入他脑海中。

三年前,叶禹练功走火入魔,被族人当成怪物一样抛到了山下。

山下群狼一见他,便将他视为猎物,原以为自己难逃一劫,没想到夜墨煊和夜净徒手打狼,硬是将他从狼窝里救了出来。

原以为出了狼窝,苦难就此结束。

可令叶禹没想到的是,族中长老趁着夜墨煊不在之际将他活活填埋,幸好俞勍欢路过将他搭救。

这次护送李贺之回靖北,原是想着将人安全送达便回京都。

没想到这一路上奔波颇多,俞勍欢又不让他回京都,因此,他只好留在靖北。

更让叶禹没想到的是,夜净竟会找到这里来。

按理说这夜净也是他救命恩人,怎么也得对他客客气气的。可叶禹一想到苗疆的那些人,他又对夜净客气不起来。

他一脸冷冰冰的看着夜净,问道:“你找我有事?”

夜净本就对叶禹没多大好印象,一个好好的少年,偏偏去练那些邪门歪道的玩意,整得自己走火入魔不说,还连累了族人!

要不是夜墨煊想救他,夜净才懒得理他!

不过为了打听消息,夜净只好强颜欢笑的说道:“这些年,你可好?”

“还好。”

“因何来靖北?”

“侯爷让我来的。”

“可有见过宁沁?”

“见过。”

“她在哪?”

“颖州。”

“颖州?”夜净睁大着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禹。

叶禹一脸平静,“怎么?颖州很可怕?”

夜净讪讪一笑,“可怕倒是不可怕,就是有些惊讶!那她去哪做什么呢?”

“不知道。”

叶禹依旧语气冷淡。

夜净撇撇嘴,“大丈夫顶天立地,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为何改姓?”

“改了就改了,这很重要吗?再说了,他们也不认有我这族人吧?”

夜净被叶禹这话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他闷闷的哼了一声。

叶禹见他如此,寻思着若不把话说开了,恐怕日后还得和他纠缠不清。

“夜净,你是几岁习的武?”

“大家都是五岁习得武,你这问题,难道你不是五岁?”

夜净一脸好奇的看着叶禹。

叶禹微微点了点头,“你们十岁就在学轻功了吧?我十岁还在连基本功。”

夜净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他动了动嘴唇,“你,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是我爹一直不让我习武。所以,我只能偷偷的学,无师自通,最后走火入魔,成了你们眼中祸害苗疆的大魔头。

不过,夜净,我很好奇,你家少主,会不会后悔救了我。”

叶禹的话听着夜净是一愣一愣的,最后这句话更是莫名其妙。

“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后悔救了你?为什么要后悔救你?”

叶禹诡异一笑,夜净越想越莫名其妙,他迎上前将叶禹的手腕抓住,“你把话说清楚!”

夜净突然感到叶禹的手冰凉无比,他紧拧着眉,正犹豫着要不要将手松开时,叶禹突然说道:“你不觉得很凉吗?”

“凉…”

夜净将手一松开,叶禹立即飞上高空,只见高空中的一片叶子缓缓落入夜净的手心里。

那片叶子竟是黑色的,倒让夜净有些错愕,他仔细的看了许久,才脱口而出道:“哼,雕虫小技!”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