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傲娇女将她又崩人设了 > 第29章 靖北侯命丧马场

第29章 靖北侯命丧马场(1 / 1)

推荐阅读:

靖北在边关的南边,魏薇打算先跟着李贺之先到靖北后再去边关。

这雨才停没一会,又开始嘀嗒嘀嗒的下了。

魏薇揭起轿帘,前方正好是赵府,她缓缓起身,李贺之见状,又将她拉了回来,“坐下!”

“我就看一眼。”

李贺之依旧紧抓着魏薇的手不放。

魏薇无奈,只好再次揭起轿帘,远远看着赵府的大门。

“再看一眼恐怕你就出不了赵府的大门了!”

魏薇将帘子放下,“把你送到靖北,我就要回边关了。”

“边关?我还想着你跟我一起发扬光大积山派呢!”

魏薇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你可是靖北小侯爷,发扬积山派对你来说,不是难事。”

“你就不能留在靖北吗?”

魏薇抬眼与李贺之四目相对,很快,她便将眼神移开,坚决的说道:“不能。”

马车内突然一片寂静,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外面突突突的响起。

李贺之将轿帘揭起,原来是前方有一顶轿子阻拦了他们前进。

小斯走进轿内,说道:“小侯爷,前面有人拦着不让过去。”

李贺之跟着小斯下了马车,他看着眼前这顶紫色的轿子,嘴角一扬,说道:“阁下为何拦路?”

蒲今晨从天而降,对着李贺之说道:“小侯爷怎么不在京都多待几天呢?这么着急回去干嘛呢?”

魏薇在轿内听到了蒲今晨的声音,立即从轿子里跑了出来。

李贺之对着魏薇说道:“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蒲今晨看着李贺之身后的魏薇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禁嘲笑道:“你们侯府的侍卫也太弱了吧?”

话音一落,李贺之从腰间拔出剑一挥,蒲今晨便掉下了几根发丝。

“识相的赶紧滚!”

蒲今晨看着地上那几根发丝,又抬眼看向李贺之,“我不跟你打!”

说完,便飞到树上,俯瞰着李贺之和魏薇。

轿内突然响起一阵琴音,那琴音似乎有着某一种力量,迫使魏薇和李贺之连退了十米。

“他是琴仙白洛晨。”

魏薇眉头一皱,“白洛晨?问春宫的人?”

白洛晨抬手轻轻一挥,那轿帘便被揭起,他再一次挥手,魏薇头上的帽子突然掉了下来。

“原来是个女娃,想必小侯爷逃婚就是为了她吧!”

魏薇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这是什么措辞?李贺之逃婚与自己有何干系?

白洛晨那强大的气场让李贺之逐渐感到不安,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得想办法离开才是。

“我与你们问春宫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何要阻拦我们前进?”

白洛晨拨弄着琴弦,漫不经心的说道:“京都不好吗?非得回靖北?”

李贺之只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他本就从靖北而来,回靖北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他实在想不通白洛晨为何要阻拦他?

“我为什么不能回靖北?”

“因为,靖北,现在很乱。”

这是李贺之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靖北怎么可能会乱?

“我没空听你胡编乱造,让开!”

李贺之见白洛晨依旧弹着琴,他举剑一挥,便将白洛晨那顶轿给劈成两半。

蒲今晨在树上看得可欢了,魏薇见李贺之与白洛晨打了起来,她将身一跃飞到树上,将蒲今晨抓了下来。

“小妹妹,怎么?想跟我过两招?”

魏薇毫不犹豫的给了蒲今晨一掌,这一掌打得蒲今晨毫无防备,他完全没想到魏薇的功力竟这么强!

“说,谁指使你的?”

蒲今晨紧捂着胸口,“看来我是轻敌了!”

言罢,他从腰间抽软剑,一剑扫向魏薇。

魏薇飞向半空脚踩着蒲今晨的剑,那蒲今晨将剑抽回,反手将手中的剑插在地上,顷刻间,地上的落叶纷纷飞起,直扫魏薇的脸。

李贺之见状,立即飞过去替魏薇挡树叶。

白洛晨突然从李贺之的身后击去一掌,魏薇见状,立即出掌相迎。

李贺之见状也向白洛晨击去一掌,白洛晨猛然一发力,他们二人纷纷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蒲今晨飞回树上,得意洋洋的说道:“小侯爷,都说了别回靖北了,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吧!吃苦头了吧?”

白洛晨将蒲今晨的剑拨起,蒲今晨见状,遂问,“你做什么?”

“你说呢?”

白洛晨将手中的剑指向李贺之,“还有何遗言?”

李贺之不屑一笑,“谁指使的?”

白洛晨微微一笑,那笑容极为甜美,“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李贺之紧拧着眉毛,他看着白洛晨一步又一步的向他靠近,情急之下,他的右手抓了一把沙子,准备往白洛晨的双眼扔去。

“白宫主,别太过分了!”

白洛晨闻言,扭头看向那位小斯。

这是一位平平无奇的少年郎,若搁在平时,白洛晨肯定不会理会他,但今日他杀心已起,不管何人阻拦他杀李贺之,他决不会手下留情!

白洛晨将手中的剑刺向那小斯,那小斯轻轻松松的将白洛晨的剑夹住。

“认识一下,我叫叶禹。”

白洛晨一听叶禹这名字,脸色大变,“他非江湖中人,你少插手!”

“江湖中人也是要吃饭的!白宫主,若你能就此收手,咱交个朋友,日后有什么头疼事,互相也有个照应!”

白洛晨冷冷一笑,他既然接了旨要杀李贺之,他就得做到,岂能因为叶禹的三言两语而放弃?

叶禹察觉到白洛晨的左手正运着气,他将身一番,两指又将剑环绕着白洛晨的脖子。

蒲今晨看着叶禹丝毫没有要手下留情的样子,他连声喊道:“不要!不要!”

叶禹根本不管蒲今晨的叫喊,直接将白洛晨的头砍下。

魏薇这才想起叶禹是江湖新晋的剑客,此人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说杀就杀,说放就放。

叶禹将手中剑扔向蒲今晨,“你可要与我比试?”

蒲今晨接过剑后,连连摇头,“告辞!”

李贺之将魏薇扶起来后,对着叶禹说道:“谢谢你。”

“小侯爷不必客气,快上马车,咱们还得赶路呢!”

“好!”

马车一进靖北地界,风沙袭袭而来,天色逐渐暗淡,那圆月已高挂上空。

不知是周周的环境使然,还是方才白洛晨的突然拦路,让魏薇心生忐忑,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好事情要发生了。

李贺之一脸镇定的看着外面,当他听到一阵鹰叫声时,才慌慌张张跑下马车。

“你去哪?”魏薇在他身后喊着。

叶禹道:“在靖北听到鹰叫就意味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不好的事情?

魏薇来不及细想,见李贺之已跑远,她和叶禹连忙追上前。

李贺之想着这个时候李施元应该在马场训马,他便直奔马场。

马场内数十匹马突然一拥而出,李施元躺在地上,手里紧握着一张纸,只见那数十匹马像发疯了似的,向他身上踩去。

“爹!”

李贺之跑过去时,李施元已奄奄一息,他将李施元抱起,颤抖的说着:“爹,爹,你撑着点!”

李施元将手中的纸递给李贺之后,便断气了。

“爹!”

魏薇和叶禹赶到时,只见李贺之正抱着李施元失声痛哭。

“杀了那些马!”

叶禹看着周边数十匹马,又瞟了一眼李施元的尸体,想必李施元的伤就是那些马造成的,他从腰间抽出绳锁,每抛出一次,便直刺马儿的头部。

其余马匹见状纷纷向叶禹奔腾而去,叶禹飞至上空,一掌击向那群马,一刹那间,地上躺满了马尸。

魏薇上前拍了拍李贺之的肩膀,李贺之将手中的纸条打开一看,是退婚书。

一纸退婚书竟被李施元死死拽在手里,凶手显而易见。

李贺之忿忿的说道:“王昆,我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魏薇将李贺之手中的退婚书拿过一看,说道:“这王昆已退婚,没必要再对侯爷下毒手啊!

不对,不对。回靖北时,那白洛晨多次阻拦,想必他们是知道此事,而那白洛晨说了一句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贺之,此事疑点重重…”

李贺之将李施元抱起,缓缓走向前方。

月光折射在那马尸上,魏薇蹲下身一看,那马屁股上竟发紫。

叶禹走过去一看,说道:“这些马都被下了毒,这才会不受控制。”

说着,他弯下腰看了看地上的那一趟血,“紫红血,想必是紫砂毒了。”

魏薇闻言,心中不禁颤抖了一下,敢在靖北下毒,还谋害靖北侯,这人该不会是俞彦文指使的吧?

想到这,她连忙问道:“紫砂毒?谁有紫砂毒?”

叶禹沉默了一会说道:“魏甸!”

“魏…甸?”

魏薇目光移向叶禹,“这,魏甸与靖北侯并无仇恨啊?”

“那就是有人指使的!”

叶禹双眸与魏薇对视着,俞勍欢曾让他时刻注意魏薇。

方才魏薇一听魏甸二字,显然有惊慌之色,莫非,她与魏氏有关系?

魏薇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见叶禹还紧盯着她看,她摆摆手说道:“别看了,走吧!”

天上的一只鸽子飞到叶禹的肩膀,魏薇回头看了一眼后,又继续往前走。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