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候府求药(1 / 1)

推荐阅读: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魏薇赶到赵府时已是二更。

她将赵凌寒扶下来说道:“阿凌,阿凌,已经到赵府了,你再忍忍。”

说完,她又不断的敲打着赵府的大门。

赵府的小斯不耐烦的说道:“谁啊?大半夜的吵什么吵?”

说着,便将大门打开,一见是赵凌寒,一脸惊讶,“公子?”

魏薇道:“快,快扶他进去!你再去找一身干净的衣裳给他换上!”

小斯连连点头,“好!”

他和魏薇扶着赵凌寒回到房间后又飞奔而出。

不一会,赵竟急匆匆赶到。

还未等赵竟开口,魏薇便说道:“伯父,阿凌中了靳小玉的毒!”

“什么?”赵竟闻言,脸色顿变,他连忙上前看了看赵凌寒,“糟了,是蝗毒!”

“蝗毒?那上哪里去弄解药?”

赵竟对着身后的小斯说道:“吩咐下去,今夜之事府里上下不得泄露半个字!”

“是,大人。”

赵竟见小斯将房门关上后,遂问道:“阿沁,阿凌是怎么受伤的?”

魏薇一脸愧疚的将路上所发生的一切告诉了赵竟。

赵竟扭头看向躺在床上的赵凌寒,“江湖传闻靳小玉的蝗毒是七七四十九种毒虫唾液提炼而成,若想解此毒只能找到靳小玉。”

魏薇沮丧的说道:“那靳小玉神出鬼没的,只有她找我们的份,我们要找到她可比登天还难!

伯父,你说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解百毒的?”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魏薇这话提醒了赵竟。

赵竟将房门打开,刚走出去,不一会又走了回来。

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行不行,他不会答应的。”

“他?”

魏薇见赵竟神色慌张,忍不住问道:“伯父,他?他是谁呀?”

赵竟抬头看了魏薇一眼说道:“月季候。”

“月季候?”

魏薇恍然大悟,月季候俞勍欢有一株天山雪莲据说能解百毒。

赵诗意匆匆走进赵凌寒的房间,她对着赵竟福了福身后,直径走到床前。

一见赵凌寒那痛苦的表情,她紧咬着嘴唇,随后起身对着赵竟比划一番后,又匆匆离去。

平日里那个叫灵芝的侍女一直跟着赵诗意,可谓是形影不离,可今夜却是赵诗意一人来去匆匆,魏薇一想到这,不禁皱起眉头。

赵竟只顾着赵凌寒,却忘了魏薇也奔波了一整天,他满脸歉意,“阿沁,你也奔波一天了,快去歇息吧!”

魏薇摇摇头,“伯父,我没事,我就在这照顾阿凌!”

赵竟低声道:“先去歇会吧!”

魏薇见赵竟如此坚持,只好说道:“那,那好吧!”

赵凌寒脸部逐渐扭曲,他左手抓着右手,右手抓着左手。

魏薇再也看不下去了,她上前将赵凌寒的穴道封住后说道:“我这就去候府找天山雪莲!”

还未等赵竟反应过来,魏薇已经跑了出去。

“糟了!”

赵伯闻声而至,“大人,您怎么了?”

赵竟一见赵伯,着急的说道:“快,快去找明思,备轿,备轿,去月季候府,快!”

赵伯连声道:“好,好。”

月季候府离赵府并不远,拐个几个胡同便到了。

正当魏薇犹豫着怎么进去时,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宁沁!”

魏薇转过身一看,竟是李贺之!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贺之跑过去说道:“我才要问你呢!要不是打听到你进了京都,我也不会来找月季候啊!”

“你怎么打听到我的?”

李贺之笑道:“你这一身苗疆服饰太过招摇了!随便一问有没有见过一位身材苗疆服饰的小姑娘,人家就给我指路了。”

魏薇快速的想着李贺之与月季候的关系,李侯爷与月季候关系甚好,这下好办了,跟着李贺之混进去再说!

“你方才说你来找月季候?”

李贺之点点头,“是啊!阿音和九月我把她们安顿在了月季候府,一路走来也不见你踪迹,便想着再出来找找看,没想到还真把你给找到了!”

魏薇莞尔一笑,“还真巧呢!”

“走,我们先进去吧!”

“好。”

魏薇跟着李贺之走进候府,李贺之带她东拐西拐的,这一路走下来并没有见到月季候。

这月季候府还真是气派,从外面看倒是平平无奇,要不是魏薇进过宫,都以为这候府就是奢华的最高境界了!

特别是那花园,简直与御花园毫无差异!

这候府相当于五六个魏府了。

别说天山雪莲了,就连找个人恐怕都得费上一定的时间。

魏薇不禁陷入苦恼,此刻赵凌寒危在旦夕,唯有天山雪莲能救他一命…

李贺之看着魏薇一脸忧愁,便问道:“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魏薇怔怔的看着李贺之,“你,你和月季候的关系怎么样啊?”

李贺之嘴角一扬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有事要找他对不对?

这月季候呢比我年长十岁,我爹呢,又年长他十岁,他叫我爹大哥,我只能叫他叔了。

按理来说,我们关系还算是不错的。说吧!你找他何事?”

魏薇开门见山说道:“天山雪莲,我要救人!”

这话一出倒把李贺之给难住了,这天山雪莲可不是寻常之物,那俞勍欢岂会说给就给?

魏薇看得出李贺之也觉得为难。

李贺之沉默了一会问道:“你要救谁?”

魏薇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贺之,并未说出她要救何人。

若是说实话,李贺之肯定不会帮忙,若胡编乱造,那就是欺骗了。

魏薇不想欺骗李贺之,但她又想救人,沉默是唯一的办法。

李贺之见魏薇沉默不语,又忍不住问道:“是很重要的人?”

魏薇点点头,“嗯,他曾帮过我,我必须救他。”

“那他是什么病?”

“蝗毒,靳小玉的蝗毒!”

李贺之一听靳小玉脸色大变,“酒鬼靳小玉?你怎么会惹上她?”

“就…就是不小心惹上的。”

李贺之哭笑不得的看着魏薇,“你要找我帮忙,好歹前因后果都得跟我说清楚吧?”

魏薇很是无奈的看着李贺之,李贺之这人就爱钻这牛角尖!如果前因后果能说清楚,她早就说了,何至于如此吞吞吐吐?

“贺之!”

李贺之一听这声音,睁大着眼睛,“他来了!”

俞勍欢走进房内,一见李贺之身旁还站着一位小姑娘,便问道:“这位就是你要找的姑娘?”

李贺之连忙说道:“俞叔,这位就是宁沁。”

“宁沁,这位是月季候爷。”

魏薇说道:“候爷。”

“你是从苗疆来的?”

魏薇点点头,她见俞勍欢一直打量着自己,便将李贺之拉到自己身前,挡住了俞勍欢的视线。

就在此时,一名侍女慌慌张张的走到门口,开口说道:“候爷,赵大人求见。”

俞勍欢紧拧着眉,“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没告诉他本候已经睡下了吗?”

侍女看了一眼俞勍欢,又立即低下头说道:“候爷,那赵大人说会在外面一直等您起来…”

赵竟向来与月季候府无往来,这大半夜上门肯定有急事,俞勍欢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匆匆离去。

魏薇一见俞勍欢走了出去,她也想跟着走出去,却被李贺之拉了回来,低声道:“你去哪?”

“我去看看!”

“看什么?”

魏薇与李贺之四目相对,魏薇甩开李贺之的手。

李贺之说道:“走吧!去看看赵竟到底在搞什么鬼!”

魏薇默不作声的跟在李贺之身后。

月季候府,前厅。

“赵大人深夜来访,想必是有要紧之事?”

说完,俞勍欢一个冷冽的眼神扫向赵竟。

赵竟拱手说道:“深夜叨扰候爷,老夫失礼了。”

“好说,好说!赵大人请坐!”

“谢候爷。”

赵竟落座后,又说道:“老夫听闻候爷早些年得了一株天山雪莲,此物可解百毒。”

李贺之在外面一听到天山雪莲四字,立即扭头看向魏薇。

魏薇一脸心虚,不敢直视李贺之。

俞勍欢一听这话,便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笑道:“大人深夜来访,就为了这事?”

赵竟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来之前他就好了各种准备,没想到这俞勍欢居然不按套路来,若是谈不拢只能让赵明思暗抢了。

李贺之低声问道:“他和你想救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魏薇紧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俞勍欢见赵竟沉默不语,他又问道:“能让赵大人如此紧张的,恐怕是至亲吧!让本候猜猜,是哪位至亲受伤了?”

赵竟脸色难看,他不能将赵凌寒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等于俞彦文也知道了。

赵凌寒作为钦差不在奉县,反而受伤回京都,这要是传到俞彦文耳中,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俞勍欢见赵竟还是一言不发,他不耐烦的说道:“赵大人,你这就没意思了!”

“候爷,只要您肯给老夫天山雪莲,老夫什么事都愿意去做!”

俞勍欢脱口而出说道:“好啊!那你就给本候跪下,叫声皇上来听听!”

门外的魏薇和李贺之一听这话,满脸不可思议。

虽说这俞勍欢有觊觎皇位之心,可让赵竟下跪称他为皇上这话,到底是让他们极为震惊。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赵竟二话不说便下跪了。

俞勍欢见赵竟又是一言不发,故意说道:“赵大人,别光下跪不说话啊!”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