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赎身(1 / 1)

推荐阅读:

秦佪?

魏薇这时才想起那个廉洁奉公的太守秦佪在去燕州的路上,一行十余人惨遭杀害,没想到他的儿子竟还活在人世间。

也算是老天开眼,可他怎么就做了殺鬼?

“他,他是秦太守的儿子?”

李贺之肯定的说道:“千真万确!”

“那为何会沦为殺鬼?”

“自然是想替父母报仇,可惜,潜伏多年,还未曾找到凶手。”

魏薇盯着李贺之看了又看,“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因为我家与他家是世交啊!”

“世交?候爷可是异姓候爷,他还敢跟朝中大臣来往密切?就不怕皇帝怀疑?”

李贺之不可思议的看着魏薇,“你这小丫头怎么对朝廷的事情这么了解?莫非你家中也有人在朝廷里当官?”

魏薇顿了顿道:“我是道听途说的。”

说完,她转身便走下山。

李贺之紧追着魏薇,“你等我一下啊!”

魏薇回过头看着李贺之,“别跟着我,听到了吗?”

李贺之跑到魏薇旁边,笑道:“你不让我跟着,我就偏要跟着你!”

魏薇暗忖道:“看来得在人多的时候将他甩开才行!”

天逐渐暗淡,魏薇见天色已晚便放慢了脚步。

李贺之说道:“看来今晚我们得在这里将就一晚了。”

“你为何要逃婚?”

魏薇突然想到李贺之并没有说他为何要逃婚。

李贺之被魏薇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

“我…我不想总是被我爹安排来安排去的…”

李贺之这话算是说到魏薇心坎里了,可惜她那时并没有反抗的勇气。

如今成了宁沁,倒也自在。可家国之事,终究是放不下的。

“你爹想要你娶哪家贵女?”

李贺之一边生火,一边说道:“王丞相的女儿王含芝。”

“含芝,贺之。名字倒是挺配的!”

李贺之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哪里配了?她叫含芝我就得娶她吗?那改天还有凤之,云之的,我是不是都得娶了?”

魏薇见李贺之正在气头上,连声说道:“好好好,我说错了,我向你道歉,你别激动,别激动!”

李贺之将柴火丢下,他走到一旁,自己冷静了一会,又走回来说道:“那你呢?小小年纪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跑到江湖上来做什么?”

“我就不好好在家待着,要你管啊?”

李贺之一脸不相信的模样看着魏薇,“是吗?你很可疑!”

“你才很可疑!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就这么跑出来了,侯爷可怎么办?对方可是王丞相!那老头可不好惹!”

“哟,还知道王丞相那老头,看来家里面有人在当官的嘛!”

魏薇撇撇嘴,“现在是在说你的事情!”

李贺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那王丞相难不成还敢来靖北找麻烦不成?只要老头装病不上京都,那王丞相不敢拿老头怎么样的!”

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全然不想王丞相的背后可是俞彦文!

魏薇本想再劝劝李贺之,可她如果再说下去,怕是要露出马脚了。

靖北与胡地相连,想来那俞彦文也不会轻易动靖北。

次日,闹市。

喧哗的闹市中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哭泣声。

魏薇走近一看,是人牙子正拉着几位女子供旁人挑选。

李贺之很是惊奇的走过去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那人牙子笑脸相迎,“公子,我这价钱公道,您随便看随便看!”

李贺之一听这话,迫不及待的想拉魏薇离开魏薇甩开他的手说道:“你有带钱吗?”

“有啊!怎么了?”

魏薇头一抬,“你看,她们多么可怜啊!救救她们呗!”

李贺之扭头看着那几位女子,“六人,那我身上…”

魏薇见李贺之拿出钱袋子,二话不说就上前抢了过去,对着人牙子说道:“她们的卖身契呢?”

人牙子见魏薇有意与他做交易,立即将六张卖身契拿出给魏薇看。

魏薇将手中的钱袋子递给了人牙子,随后又将六张卖身契拿过,对着那些女子说道:“你们看看哪些是你们的?”

李贺之本想问问他这些人都是从哪来的,可那人牙子跑得比兔子还跑,生怕魏薇反悔似的。

那些女子拿到卖身契后纷纷向魏薇和李贺之道谢后便陆续离开了。

只剩下两位女子呆站在原地,魏薇见其中一位女子好生眼熟,便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阿音。”

“阿音?”

魏薇一脸震惊的看着阿音,她又拿出手帕帮阿音擦了擦脸,这才确定眼前这个阿音就是魏知鸢的侍女。

可魏知鸢的侍女怎么会流落至此呢?

魏薇想开口询问,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

万一这是魏氏布下的局,那岂不是被她搅和了?

李贺之看着旁边那姑娘唯唯诺诺的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九月。”

“九月?”李贺之眉毛一挑,“可是九月生的?”

九月抬头看了李贺之一眼,说道:“是的,公子。”

“其他人都走了,为何你们两人还不回家去?”

阿音道:“我不知道该去哪里。”

九月附和道:“我也是…”

魏薇一直盯着阿音看,心想:“这魏氏又在搞什么鬼?”

李贺之将魏薇拉到一旁,“我们快走吧!”

魏薇又回过看着和九月,她低声说道:“那…不管她们了吗?”

李贺之小声说道:“都已经帮她们赎身了,你还想怎么样?快走吧!”

说着,便拉着魏薇往前走。

阿音和九月连忙跟上去,在他们身后喊道:“公子,姑娘等等我们!”

李贺之将魏薇的手松开,转过身对着她们说道:“又怎么了?”

阿音和九月对视一眼后便双双跪地,“公子,您将可怜可怜我们吧!

如今我们虽是赎了身,可眼下并无去处,还请公子大发慈悲收留我们吧!”

李贺之见两个女子大庭广众之下给他下跪,周围的人纷纷在旁边议论着,一时之间他也不知如何是好,便说道:“先起来,起来再说!”

九月道:“公子若不答应我们,我们便在此长跪不起!”

李贺之一听这话很是无奈,这番话明显就是在威胁他。

可随便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也只好说道:“好,我答应你们,你们快起来吧!”

阿音和九月一听这话,这才站起来。

李贺之看向旁边却发现魏薇不见了。

他连声高喊:“宁沁,宁沁!”

李贺之见魏薇没有回应,他又跑到前面去找,而阿音和九月紧跟其后。

魏薇见李贺之等人走远后,这才从胡同里走出来。

“阿沁!吁!”

魏薇回头一看,竟是赵凌寒!

“阿凌!”

赵凌寒将魏薇拉上马后又不断的挥鞭,“驾!驾!”

“阿凌,看你行色匆匆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赵凌寒笑道:“皇上派我去查五鬼,我本想让官兵先去虚张声势,不曾想那奉县已被柳平占领。

皇上知道后让我不要声张,还让我想办法将柳平杀了,夺回奉县。

昨天在路上耽搁了,今日无论如何我得赶回奉县。

对了阿沁,你不是在边关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魏薇一脸无奈,“边关莫名其妙出现了一批官银,然后我和柴非奉命将官银押解进京的。谁知半路遇到了问春宫的白言言,于是,官银被劫,我跌下了山。”

“什么?那你没事吧?”

魏薇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嘛!”

“那后来呢?”

“我被积山老祖救了,然后答应她将青龙剑送回积山。

再然后,在积山遇到了靖北候之子李贺之,将他甩开后,便遇到了你。”

赵凌寒一听李贺之的名字,眉头一皱,“李贺之不在靖北待着跑去积山干嘛?”

魏薇道:“据说是逃婚!”

“逃婚?”

赵凌寒这时才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王丞相有意与靖北候结亲,这事皇上还很赞成呢!他现在逃婚了,那让王丞相的面子往哪放啊?”

“所以说啊!他还是太年轻了!”

赵凌寒轻声一笑,“你才多大,就敢这么说他?”

“我…”

魏薇一直以长者的角度评判着李贺之,全然忘记自己也是个毛头丫头。

她一脸尴尬的看着赵凌寒,“我…哦,对了,伯父怎么了样了?病情可有好转?”

赵凌寒淡淡的说道:“听说我去了奉县又病了呢!”

“什么?那么严重吗?太医院的人都去看过了吗?听说有位许太医医术精湛,可曾请他过府?”

赵凌寒不可思议的看着魏薇,心想:“她怎么知道许太医医术精湛?”

魏薇见赵凌寒沉默许久,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她本想将那话圆过来,可一看到赵凌寒那真诚的眼神,她又不忍心欺骗赵凌寒。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进入了汤阴地界,再往前便是奉县了。

赵凌寒突然将缰绳拉住,他双眸直视着魏薇,“你是怎么知道许太医医术精湛的?他的名号都传到苗疆去了?”

魏薇看着赵凌寒那耐人寻味的表情,不禁愣了愣,心想:“他真的是想问这个问题吗?”

“阿沁,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

“你不说我也知道,苗疆有人潜伏在皇宫里!”

“……”

魏薇此刻都不知如何接话了,苗疆有没有人潜伏在宫里她不知道,但能肯定的是东翼有人潜伏在大俞内。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