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积山(1 / 1)

推荐阅读:

太极殿内的蜡烛格外的亮,魏知鸢泪眼婆娑,她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她紧抓着俞彦文的手,语无伦次的说道:“皇上,臣妾冤枉啊皇上!那日是赵才人先打的臣妾,臣妾并没有动手打她!皇上,臣妾…”

俞彦文不耐烦的甩开魏知鸢,“朕不想再见到你了!来人,将魏知鸢打入冷宫!”

殿外两名侍卫走进来说道:“是,皇上。”

魏知鸢不断的说道:“皇上,臣妾冤枉啊皇上!皇上!”

无论魏知鸢如何喊冤,俞彦文始终都置之不理。

魏知鸢这才明白俞彦文是要她死,无论她清白与否都不重要。

两名侍卫拖拽着魏知鸢,魏知鸢自知此番进冷宫定无出来的可能,她拼命的挣扎着。

恰巧此时有一批宫女经过,魏知鸢故意往她们身上靠去。

岂料那群宫女没注意到后面的池塘,一不小心纷纷摔了下去。其中一个宫女出于本能反应,她用力的拉着魏知鸢,魏知鸢故作站不稳,也跟着摔进了池塘。

那两名侍卫惊慌失措,犹豫了一会后,其中一人跳了下去,另外一人则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

魏知鸢在池塘里拼命的游,她游到坤宁宫附近后赶紧爬上去。

由于坤宁宫内无人居住,宫殿里无人看守,魏知鸢便想着先进去躲两日再说。

可不曾想,刚进坤宁宫便传来了俞彦文的声音。

魏知鸢暗自说道:“完了,刚初虎穴又进狼窝!”

事到如今再出去已是不可能,魏知鸢壮着胆子,慢慢的走到前面,她躲在了前面的拐角处偷听着俞彦文的讲话。

俞彦文说道:“官银可找到了?”

“已经找到了。”

“夜墨煊那边有何动静?”

白言言脸一沉,“他没有任何反应,每日除了巡营还是巡营。倒是那魏薇,对此事颇为上心!几番飞鸽传书给魏初,可魏初也毫无动静…真令人匪夷所思啊!”

“嗯,魏知鸢已被朕打入冷宫,接下来,就要看看魏初如何做了。”

“皇上,那赵氏呢?”

“赵氏?”俞彦文冷冷一笑,“他们知道朕的秘密了!”

“什么?”白言言闻言一脸诧异,“这怎么可能?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俞彦文连连摇头,“暂时不得而知,不过,没关系,朕有的是耐心查!朕倒要看看这幕后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对了,朕派赵凌寒去收拾五鬼,以他一人之力恐怕会很吃力,你安排几个人在暗中协助他!”

白言言低声道:“是!那…那余念雪怎么办?她虽与问春宫断绝了关系,可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保不齐这秘密是从她哪儿泄露出去的!”

“念雪?”

俞彦文双眸极为冷冽,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余念雪的笑容,可他的脸上始终一脸严肃。

“找到她,然后把她带进宫来!朕倒要问问她,朕和宫主哪点对她不好了?以至于她要与问春宫断绝关系,甚至出卖问春宫!”

魏知鸢看着俞彦文他们消失在黑暗中后,暗自松了一口气。

不一会她便瘫倒在地上,现在可以肯定的一件事就是那个处处与朝廷作对的问春宫其实就是俞彦文授意的!

如果将此事告知魏甸,那也算是大功一件。

可如今却被困在这坤宁宫中,阿音又被赶出了宫,眼下并无人可传递消息,自己也出不去。

一时之间,魏知鸢陷入了苦恼之中。

她甚至幻想着那位少年郎能再次从天而降将她搭救…

“你是谁?”

一阵低哑的声音从魏知鸢身后传来,她猛然起身,一见是位高大威猛的男人,吓得她连连后退。

“你怎么了?”

面对男人的提问,魏知鸢连连摇头,始终都没有开口讲话。

男人一阵沉默后说道:“这里可是坤宁宫,你好大的胆子!”

事到如今,魏知鸢不想说话也得说话了。

她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奴婢,奴婢不小心误闯了坤宁宫,还请大人饶命,饶命!”

“起来吧!你是哪个宫的?”

魏知鸢脱口而出道:“奴婢是佳怡殿的宫女。”

“佳怡殿?裴妃的人?”

魏知鸢看了那男人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男人紧拧着双眉,按理说误闯坤宁宫本该一剑刺死,可眼前这女子貌美如花,就这么死了,未免太可惜了些?

他犹豫了许久后终于说道:“以后就跟着本候吧!”

魏知鸢心里一沉,本候?他是月季候俞勍欢!

传闻中他整日花天酒地,不务正业。

合着这些都是蒙蔽人的假象!

皇宫内的秘密越来越复杂,魏知鸢越想越后悔,越想越觉得可怕。

俞勍欢见魏知鸢一动不动的,便问道:“你怎么了?”

魏知鸢一言不发的看着俞勍欢,随后便昏倒在地上。

和风细雨伴行人,佪阳大道寂无声。

魏薇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积山。

只见积山上一片荒凉,别说什么积山派了,就连一个人影都未曾见到过。

魏薇暗自说道:“莫非这积山派隐藏在深处?”

说着,她又继续往前走。

前方仍旧是荒芜一片,魏薇走了好久都未曾见过一只鸟飞过。

不知走了多久的路,魏薇终于看到了远处有一座殿宇,她飞奔而至。

外面的石碑上刻着“积山派”三个大字,可四周却无人看守。

魏薇寻思着,再怎么落寞也不至于如此吧?

她紧握着手中的青龙剑,大步走进积山派。

“有人吗?有人吗?”

魏薇一边走着,一边喊着。

“有!”

一位男子手拿着扫把匆匆跑出来问道:“姑娘可是来加入我们积山派的?”

魏薇连连说道:“不不不,我不是。”

倒不是魏薇嫌弃积山派,只是这积山实在是太难找了。恐怕她这一下山,下次再找来都未必能找得到!

那男子一脸失望,“那你千里迢迢来此所谓何事?”

魏薇将青龙剑双手奉上,“授积山老祖所托,特来归还青龙剑!”

“什么?老祖?”男子将扫把放在一旁后,双手接过青龙剑,他将剑拨开一看,“果然是青龙!”

说着又将剑合上,接着问道:“我们老祖居然会相信你?”

魏薇无奈的摇摇头,“前辈逼着我发誓呢!”

“嗯,这才是老祖,那老祖老人家现在在何处?她可还好?”

魏薇双眸一沉,“前辈她死了,临死前将她的内力都传给了我,并让我去杀魏甸!”

“什么?”男子一听积山老祖已死,他紧抓着魏薇的手臂,“老祖她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呢?”

魏薇低着头,低声道:“也许是因为她把所有的功力都传给了我…所以才…”

男子一听这话,不由分说将魏薇拉进屋里。

这间屋子放满了各种排位,魏薇满是疑惑的看着那男子,“你为何要带我来这里?”

“老祖已将所有功力传授于你,那你现在就是新的一任积山老祖了!你快跪下拜上三拜!”

魏薇上积山只是想还剑,并不想当什么积山老祖!

她还要赶回边关杀敌,怎么能留在这当什么积山老祖呢?

“当什么积山老祖?我就是来还剑了,现在剑已经还了,我要走了!”

言罢,魏薇转身想离去,那男子将魏薇拦了下来,“你不能走!”

魏薇生气的说道:“让开!”

“不让!除非我李贺之死,否则你休想离开这里!”

“李贺之?你叫李贺之?”

李贺之一怔,他点点头,“我就是李贺之,怎么了?”

魏薇转动着眼珠子说道:“对对对,差点忘记了!积山老祖临死前曾说你后生可畏,让你好好习武,将来定能发扬积山派!

你看啊!这积山剑现在在你手上,所以呢!这积山老祖还是由你来当!来来来,快跪下拜三拜!”

说完,又拉着李贺之跪下,强按着他的头拜了三拜。

李贺之起身说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哦,我叫宁沁!那没什么事,我就下山了!”

魏薇说完正准备走出去,外面有一人匆匆跑进来说道:“师兄,不好了,新来的师弟师妹都下山回家去了!”

李贺之丝毫没有惊慌之色,他将青龙剑放好后,便说道:“阿鱼,你好好守着积山派,我这次下山,一定会招纳很多人来加入积山派的!”

阿鱼连连点头,“师兄,你小心点!”

“走吧!”

李贺之说完,便走了出去。

魏薇一脸懵,她追上李贺之问道:“你该不会想跟着我吧?我可不是行走江湖的人!我是要去边关的!”

李贺之诧异的看着魏薇,“你去边关干嘛?”

“当兵啊!所以啊!我们不同路,就此别过吧!”

魏薇说完,便往左边的方向走去!

李贺之在她身后大喊,“你走错了!”

魏薇回过头,只见李贺之正站在原地看着她。

魏薇气呼呼的走到李贺之的眼前,“那是走这边吗?”

李贺之摇摇头,“也不是。”

魏薇一脸无奈,“不是,你耍我呢?”

李贺之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魏薇,他不紧不慢的说道:“总感觉你话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呢?”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