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五鬼(1 / 1)

推荐阅读:

赵凌寒步履匆匆正往太极殿赶去。

忽然一阵凄凉的惨叫声传入赵凌寒的耳中,他四处张望,并没有任何人。

都说深宫别院诸多冤魂,赵凌寒本想一探究竟,但想着皇上连夜召见,定是有紧急之事,于是便不敢懈怠,只得加快脚步,赶往太极殿。

赵凌寒一进太极殿,便开口说道:“臣参见皇上。”

俞彦文道:“免礼!”

“谢皇上!”

赵凌寒见王丞相站在一旁又拱手说道:“王丞相。”

王丞相道:“赵公子。”

“凌寒,你可曾听说过汤阴五鬼?”

赵凌寒一愣,心想:“皇上怎么会问起汤阴五鬼来?莫非那五鬼又出来了?”

俞彦文紧盯着赵凌寒,赵凌寒回过神来说道:“回皇上,这汤阴五鬼是五个出生在汤阴奉县的人,因手段毒辣,被众多江湖人士称为汤阴五鬼。”

“哦?那你可知这五人的姓名?”

赵凌寒想了想说道:“汤阴五鬼以水鬼月朦胧为首,其次是藤鬼柳平,酒鬼靳小玉,殺鬼秦西舟,善鬼袁玉湖。”

“等等!”俞彦文手指着赵凌寒,“你方才说善鬼袁玉湖?他是好人?”

赵凌寒摇摇头,“不是的,皇上。袁玉湖之所以被称为善鬼,并不是他做了什么善事,而是他每次将人抓住后,先将其折磨到奄奄一息,然后再将其放了,所以江湖人才称他为善鬼。”

俞彦文听完后连连摇头,“这就叫做善?”

“皇上,比起其他四鬼,这善鬼算是善了。”

俞彦文一听这话,随即笑出声,“那这袁玉湖是男是女?”

“回皇上,这袁玉湖性情古怪,高兴时便以女装示人,不高兴则以男装示人。至于他到底是男还是女,江湖上各有说法,臣也不敢妄言!”

俞彦文拍了拍赵凌寒的肩膀,“瞧瞧,朕就喜欢你这样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丞相听完善鬼的由来后意犹未尽,他一脸乐呵呵,说道:“赵公子,可否说说其他四鬼?”

赵凌寒笑道:“王丞相,当然可以。

那接下来就说说这五鬼之首月朦胧。

月朦胧,据说是在一个朦胧月夜所生,故取名月朦胧。他平生最爱大红色,据说他有一件披风,是用百人的鲜血所染,存放了十余年都未曾褪色。”

王丞相不解道:“他为何要用人血染衣呢?”

“听说那死的百余人皆是他的仇家,故杀人染衣。”

俞彦文沉思了一会说道:“他武功在其他四鬼之上?”

赵凌寒一阵摇头,“这五鬼武功都差不多,月朦胧胜在不仅懂武,还懂医!

他曾给奉县百姓下过毒,诱导百姓奉他为月神后才替百姓们解了毒,据说奉县现在还有人将其雕刻为雕像,并日夜供奉。

有了这一茬,月朦胧也就理所应当的成了五鬼之首。”

俞彦文闻言雷霆大怒,“岂有此理,百姓不信父母官,反而去信一个江湖混混?真真可恼!可恨!”

“皇上息怒,月朦胧对奉县的百姓有求必应,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人人信奉的对象。

反倒是奉县的县官,不但对此置之不理,而且还不往上汇报!导致朝廷对此事一无所知。”

说着,赵凌寒偷偷瞄了俞彦文一眼,见俞彦文脸色有所缓和又接着说道:“皇上,臣对此事也是道听途说,具体的情况还得派人详查才是!”

俞彦文转过身说道:“藤鬼柳平又是何方神圣?”

“回皇上,这柳平专练御藤之术。倒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只是…”

俞彦文语气急促,“只是什么?”

赵凌寒顿了顿道:“只是有点废树…据说奉县的树极少…甚至有些村里都没树了…”

俞彦文气得直拍桌子,“岂有此理!这群人不是杀人放火下毒就是砍伐树木!还好意思要自立为王?真是让朕开了眼了!现在到哪个鬼了?说,给朕继续说下去!”

赵凌寒见俞彦文正在气头上,他战战兢兢的说道:“是,皇上。酒鬼靳小玉,人称鬼西施。”

“酒鬼?”俞彦文打断了赵凌寒,“这个女人很爱喝酒?”

“不是的皇上,之所以称她为酒鬼,是因为她每次杀人都逼着那人喝下一壶酒,酒鬼之名才从这而来。”

俞彦文若有所思,“那酒有毒?”

赵凌寒点点头,“据说喝过靳小玉的酒的人都死了。”

俞彦文闻言,顿感毛骨悚然。他缓缓看向桌上的酒,突然一阵凉意直袭后背。

王丞相看出俞彦文的不适,连忙说道:“赵公子,说说那殺鬼吧!”

“殺鬼秦西舟,他是…他是…”

俞彦文见赵凌寒支支吾吾的,不耐烦的说道:“他是什么啊?难不成朕认识?”

赵凌寒低声道:“他是秦佪太守之子秦舟西。”

“什么?”俞彦文和王丞相震惊的看着赵凌寒。

王丞相更是满脸不相信,“秦太守一家不是遇难了吗?不不不,秦太守一生廉洁奉公,他的儿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赵公子,这是不是搞错了?”

赵凌寒道:“王丞相,真假还有待确认。这些不过是江湖上的传闻…”

俞彦文神情逐渐严肃,“接着说!”

“是,皇上。这秦西舟杀人倒不像其他四鬼那样花样多,想杀便直接一刀毙命。江湖传闻他杀的人多数为为非作歹之人。”

俞彦文听完后,轻蔑一笑,“这么说来,五鬼中这秦西舟还算是好的?”

“皇上,秦西舟算是五鬼中比较理想的人。”

“哼,叫着最狠的名字,做的确是好事?朕今日也算是了解了一些江湖事。

凌寒啊!以后你得多多进宫跟朕说说这江湖事,好让朕有所提防!”

赵凌寒道:“是,皇上。”

“哦,对了。丞相,朕想锻炼锻炼凌寒,您看哪个地方还缺人?”

赵凌寒闻言心里一紧,他看向王丞相,只见王丞相一脸认真的在思考着。

这让赵凌寒不禁暗自想道:“皇上今夜如此反常,他到底想干嘛?”

王丞相一脸笑眯眯的说道:“皇上,何不如封赵公子为钦差,前往奉县好好整顿整顿。

这一则,有助于我们夺回颖州。

二则,也可让奉县的老百姓们知道他们的真面目,使其不再受蒙蔽!”

赵凌寒越听越糊涂,这怎么还扯上颖州了?

俞彦文见赵凌寒一脸困惑,便说道:“那月朦胧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支军队,夺了颖州后又想去攻打降州。朕寻思着,趁他攻打降州之际,先将颖州拿下。

到那时,他若攻下降州则暂时放他们一马!若攻不下,他们发现颖州回不去了,必定会返回奉县,到那时,你将其捕获。此乃一举两得之事!”

王丞相在一旁连声说道:“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赵凌寒此刻终于能体会到赵竟为何要装病了。

他还未想好对策,只听得俞彦文那明亮的嗓音说着:“赵凌寒,朕现在就封你为钦差大臣,前往奉县彻查五鬼一案!”

赵凌寒缓了一会说道:“臣遵旨!”

“夜深了,凌寒你先回吧!”

赵凌寒偷偷看了俞彦文一眼,又说道:“是,皇上。臣告退。”

在出宫的路上,赵凌寒一直回忆着方才与俞彦文王丞相的对话,这才恍然大悟。

他被算计了。

俞彦文久居深宫可能不知道汤阴五鬼,那王丞相的府邸每日的门客滔滔不绝,怎么可能不知道汤阴五鬼呢?

此举分明就是在下套嘛!

赵凌寒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低声道:“叫你多嘴!叫你多嘴!”

“放本宫出去…放本宫出去…”

一阵刺耳的女声传入赵凌寒的耳中,他本步履匆匆,并不想多管闲事。

但又听得一阵阵哭泣声,他只好顺着这女声走过去。

“是何人在叫喊?”

魏知鸢一听到有人应声,连忙说道:“是本宫,是本宫。大人行行好,帮我叫一下太医可好?”

这天色已晚,赵凌寒寻思着上哪去找太医?

他见四周无人,那宫墙又不高,他将身一跃飞进锦华殿。

魏知鸢见一位少年郎从天而降,身体顿时僵住了。

赵凌寒开口问道:“你是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先帮你看看。”

魏知鸢一脸茫然的看着赵凌寒。

赵凌寒见状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只因夜已深,一时半会太医也赶不到。若是小病小灾的,我可以试一试。”

魏知鸢打量了赵凌寒好一会才说道:“能…能带我出去吗?只要出去,我病就…就好了。”

赵凌寒听到这,心中忍不住吐槽着:“这装病的人还真多!”

魏知鸢痴痴的看着赵凌寒,她一眨眼,赵凌寒就将她带出了锦华殿。

赵凌寒方才未看匾额上的字,他抬头一见是“锦华殿”,吓得他赶紧飞到树上,魏知鸢想开口跟他道谢,却找不到人了。

她在附近找了一会后,未寻到赵凌寒,又急匆匆的跑去太极殿。

王丞相刚出太极殿,魏知鸢便匆匆跑进去。

俞彦文一见魏知鸢,一脸吃惊,“你…你怎么跑出来了?”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