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三蠢(1 / 1)

推荐阅读:

当魏薇再次醒来时,发现积山老祖奄奄一息的躺在她身旁,而手上还紧握着青龙剑。

魏薇将积山老祖扶起来,关切道:“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我将毕生所学的功力都传于你,有朝一日,你若碰到魏甸,就替我…杀…杀了他!记住,青龙剑,送…送回…积…积山!”

说完,积山老祖便闭上了眼睛。

魏薇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积山老祖是要她杀了魏甸,可那魏甸可是魏氏一族族长,若她杀了魏甸,别说魏初了,天下姓魏之人岂会放过她?

魏薇一时半会也顾不了那么多,她将积山老祖安葬后,拿起青龙剑,准备离开时,才明白了积山老祖为何要传她内力。

原来这里是高山底下,想从这里出去,要么爬上去,要么飞上去。

那山壁接连不断,若是选择攀爬便得不停歇的往上爬。这山高极高,若爬上去,都不知道一天一夜能不能爬完,所以,这爬是不可能了。

这飞嘛?原先也是不可能,但现在有了积山老祖的内力,就有可能了!

魏薇转身说道:“谢谢你,前辈。”

说完,她纵身一跃飞上高空,起初她并未飞上山顶,经过不断的尝试后终于飞了上去。

魏薇在山上歇了一会后便立即赶往积山。

(大俞皇宫内,锦华殿)

灵芝气势汹汹的闯进锦华殿。

魏知鸢一脸茫然的看着灵芝,岂料灵芝上前便打了魏知鸢一巴掌。

“娘娘!”

阿音扶着魏知鸢,只见魏知鸢的脸庞瞬间红了一大块,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我们娘娘!

你知不知道我们娘娘可是皇上亲封的慧妃!

现在更是暂管六宫,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敢来锦华殿撒野?来人,把她拖出去!”

灵芝丝毫不畏惧,她淡定的说道:“没打错人,打的就是她!”

魏知鸢开口说道:“你不过是小小的才人,竟敢如此放肆!走,跟本宫去太极殿面见皇上!”

灵芝冷冷一笑,“皇上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搭理你?皇上几日没来你这宫殿,难道你心里就没点数?还好意思嚷嚷着要见皇上?”

阿思音见灵芝如此嚣张,又提高了音贝,“都站在一旁干嘛?把她给我轰出去!”

灵芝厉声道:“谁敢?谁敢动本宫,本宫让她生不如死!”

“你…”阿音见其他宫女都不敢上前去,她撸起袖子就上前拉扯着灵芝。

灵芝本是习武之人,按理说阿音根本拉不动她。

可她偏偏却任由着阿音将她拉出去,她还顺势倒地。

方才还是一脸嚣张跋扈,这下秒变楚楚可怜,在锦华殿外哭哭啼啼。

魏知鸢看着灵芝哭哭啼啼的模样,总觉得不妥,她左思右想后,还是走了出去。

“你快起来!”

灵芝上前抓着魏知鸢的裙角,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姐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给你磕头了!”

说完,便对着魏知鸢磕头,魏知鸢看着灵芝不断的对着她磕头,她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阿音。

阿音只觉得灵芝莫名其妙,便想着魏知鸢进去,免得被灵芝缠上。

灵芝紧抓着魏知鸢的衣角不放,阿音将手扬起一巴掌打在了灵芝的脸上。

“还不放手!”

说完,见灵芝死活不撒手,她又扬起手,连扇了灵芝两巴掌。

灵芝松开手瘫倒在地上,她缓缓抬起头,只见脸部红肿,嘴角流着血。

俞彦文和魏初正好在不远处看到了阿音连扇灵芝的情形。

“慧妃正丫头好生跋扈啊?”

魏初连忙说道:“皇上恕罪,老臣这就…”

俞彦文并没有听完魏初的话,他大步走向前,见宫女已将灵芝扶起来了,脸上愤怒的神情才有所缓解。

“阿芝,你怎么了?”

灵芝一见到俞彦文立即扑在他怀里哭诉,“皇上,臣妾初来乍到,想着来见见慧妃姐姐,岂料被赶了出来,还…还…”

说着,又捂着脸痛哭起来。

站在俞彦文后面的魏初一听这话,心中顿时惊恐不安。

魏知鸢向来温顺,怎么可能会刁难其他妃嫔呢?就连那赵诗裴她都不曾为难过,何况这刚进宫的才人?

魏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俞彦文带着灵芝走进殿内,魏初紧跟其后。

魏知鸢和阿音一见到俞彦文,立即跪在地上。

“臣妾参见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

俞彦文冷眼看着她们,他对着魏初说道:“魏大人,这丫鬟可是你府上的?”

魏初说道:“回皇上,阿音原是魏府的丫鬟。”

俞彦文那犀利的眼神看向魏初,“那好,你说怎么处置她?”

阿音闻言,脸色苍白,她抬头看向魏知鸢。

魏知鸢刚想开口说话,魏初抢着说道:“皇上,宫婢阿音以上犯下,应将其打二十大板并逐出宫,以儆效尤!”

阿音一听要被逐出宫慌忙说道:“皇上,奴婢冤枉啊!”

俞彦文眉头一皱,“你这贱婢,死到临头还敢狡辩?朕问你,赵才人的脸可是你打的?”

“是,是奴婢打的!可是,是赵才人打慧妃娘娘在先,奴婢气不过才打的赵才人!”

魏初一听是灵芝先动的手,他连忙看向魏知鸢,“她说的可是实情?”

魏知鸢道:“皇上,阿音句句属实,还请皇上明察。”

灵芝一听这话,将眼泪擦干后说道:“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初来乍到,怎么可能敢打慧妃姐姐呢?”

阿音喊道:“你进来的时候可嚣张了,一言不合就打人!现在仗着皇上来了,你就开始颠倒黑白!”

魏初抬手打了阿音一巴掌,“放肆!”

俞彦文对着魏知鸢招手,“你过来!”

“是,皇上。”

俞彦文看了看魏知鸢的脸颊,确实是一片红红的,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凑近一看总能看得出。

“魏大人,把外面的宫婢都叫进来!”

“是,皇上。”

魏初将锦华殿一众宫婢带了进来。

“奴婢参见皇上。”

俞彦文问道:“你们可曾看到宫婢阿音打赵才人?”

只见那群宫婢一个个低着头,“看到了。”

“可曾看到赵才人打慧妃?”

“不曾。”

魏知鸢一听这话,瞬间慌了神,“你们说谎!明明是她打人在先,你怎么能当着皇上的面颠倒黑白呢?”

那群宫婢一个个低着头,魏知鸢跑过去拉扯着一位宫婢,“你说话啊!你就站在门口,你不可能没看见的啊!”

那宫婢连忙说道:“娘娘我真的没看见啊!”

“你说谎!你为什么要说谎?”

“够了!”俞彦文拍了一下桌子,“慧妃善妒,收回代管六宫之权!无朕旨意,不得出锦华殿半步!来人,宫婢阿音以上犯下,拖出去杖责二十后立即逐出宫!”

言罢,便拉着灵芝离开了锦华殿。

魏知鸢一直喊着:“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冤枉啊!”

魏初见俞彦文已走远,他呵斥道:“够了,皇上都走远了,别喊了!”

阿音被侍卫拖出去时,还不断的喊着:“娘娘,不…小姐救我啊!小姐!”

魏知鸢跪在魏初的眼前,“大伯,你救救阿音吧!”

“救她?老夫连救你的本事都没有,还能救她?赶紧拉下去!”

那侍卫闻言硬是将阿音拖出了锦华殿。

魏知鸢痛哭道:“为什么啊?明明是她挑衅在先,为什么最后受惩罚的是本宫?还有那些宫婢为什么要污蔑本宫?本宫与她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如此陷害本宫?”

魏初看着魏知鸢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他连连摇头,“若说错,那就是错在太蠢了!”

“大伯,蠢字从而说起啊?”

说魏知鸢蠢,她第一个不服!她虽没有魏薇那般足智多谋,但她从小到大每学一遍东西便记住了,从不用反复学习。

如果她这样还叫蠢,那她真是不明白何为“聪明”?

“第一蠢,暂管六宫只知严苛银钱,却不思凡事过犹而不及。何况是这银钱之事?

你看看,方才那群宫婢看你的眼神满是怨怼!严管宫中各项支出是好事,可你也不想想下面的人是怎么办的事?一层压一层,她们早对你有了意见!

哼,方才她们估计都巴不得你早点下台!

你呀!真是读死书!

只顾着讨好皇帝,却忘了安抚下面的人!”

魏初越说越气,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第二蠢,过于娇纵宫婢,导致其目中无人!

纵是赵才人打你在先,也该是你打回她,而不是让一个小小的宫婢替你出头!

第三蠢,明知来者不善,不思对策,反而落入他人圈套!

阿鸢,你就好好在这里思过吧!”

魏知鸢看着魏初离去后,锦华殿的大门被关上,此刻她不知道该恨灵芝,还是恨魏初!

若不是魏初带她进宫,她岂会有今日之祸?

昨日还是风光无限,今日却落得如此凄惨!

魏知鸢不甘心,她飞奔过去,不断的敲打着宫门,“开门!开门!放本宫出去,放本宫出去!”

无论魏知鸢如何叫喊始终无人理会她。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