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盗剑(1 / 1)

推荐阅读:

“这是在哪啊?”

魏薇只觉得自己全身疼痛,她想站起来都站不了。

她不断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心中一阵不安逐渐涌上心头。

“难道我骨折了?”

说着,魏薇想抬起手,可她刚轻轻一举,手便疼得不得了。

她自言自语的说道:“完了,手脚都骨折了。”

石缝里的水嘀嗒嘀嗒的往下滴着,魏薇探着头想去够一滴水,不料却被一位女人拎起,将她整个人放在岩石上。

魏薇被浇得满脸是水,她大喊道:“你是谁?放我下来!”

那女人一言不发的盯着魏薇看,魏薇见她满头白发,脸色更是苍白无比,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魏薇趁着那女人不注意时又慢慢的挪动着身体,可这一挪,魏薇直接从岩石上摔了下来。

本就全身疼痛,这下更是痛上加痛。

那女人终于开口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魏薇强忍着疼痛说道:“我叫宁沁,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女人一脸不信的看着魏薇,“叫宁沁的能拥有青龙剑?”

“青龙剑…”

魏薇这才发觉青龙剑并未在她身上,她喊道:“把剑还给我!”

那女人飞到魏薇的眼前,掐着她的脖子说道:“说!你是他什么人?”

这话倒把魏薇给问懵了,她不知道女人口中的“他”到底是谁,随着女人的力度越来越大,魏薇紧拧着双眉,好一会才说道:“我…不…知道。”

女人将魏薇狠狠的摔在地上,那阵疼痛无比的感觉又向他袭来。

不知道过去多久,当魏薇醒来时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

魏薇看着这暗无天日的山洞,而自己如今宛如废人般,站也站不起来,坐也不能坐,她眼眶逐渐湿润。

“难道我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

四周一片寂静,无人回答她。

滴嗒,嘀嗒,魏薇朝着水滴处望去,似乎感觉到有风吹过,她立即张开嘴巴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别叫了!能救你的,只有我!”

又是那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

魏薇这次并没有惧怕她,反正横竖都是死,总得死个明白!

女人思索良久后才说道:“你可曾听过积山老祖?”

“积山老祖?”

魏薇琢磨着,这女人该不会想告诉自己她就是积山老祖吧?可是,积山老祖不是个老头吗?

积山老祖看出了魏薇的困惑,她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就是积山老祖,看你这表情,是很惊讶吧?”

魏薇岂止是惊讶,简直就是不敢相信。

“积山老祖怎么会在这里?他…他应该在积山才对,而且传闻中他可是个男的啊!”

积山老祖闻言,突然间发疯似的大笑,“难道积山老祖就不能是女人吗?”

魏薇见状连连说道:“能能能,只是传闻…”

“传闻不假,可积山老祖是人,总会死的。第十任积山老祖便是我李银花!”

“李银花?”

魏薇突然间觉得这名字好耳熟,好像在哪听说过。

“臭丫头,你想活吗?”

积山老祖这问题问得还真是奇怪!能活着谁会不想活呢?

“想!”魏薇没有丝毫犹豫。

“那就告诉我,你怎么会有青龙剑?”

那余念雪本是一番好意赠剑,没曾想这剑一路上却惹来了这么多事端。

魏薇想了一会,好像所有见过这把剑的人都要问上一遍。

“是…问春宫。”

魏薇怕积山老祖找余念雪的麻烦,于是含糊了一下便说是问春宫,反正问春宫那么神秘,就算那积山老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找得到!

积山老祖下巴微微一扬,她厉声道:“当年魏甸老贼骗婚盗剑,没想到这剑最终落到了问春宫手上,如今又回到了我的手上,真是天道好轮回啊!啊哈哈哈!”

“魏甸?”

魏薇心里一沉,这魏甸是魏氏的族长,魏初最惧怕的一个人就是他了。

难怪觉得李银花这名字耳熟,原来是在魏氏祠堂听来的。

可为什么说魏甸骗婚盗剑呢?

魏薇见积山老祖不再大笑,忍不住问道:“前辈,你所说的魏甸可是魏氏的族长魏甸?”

积山老祖一听这话,眼神突露凶意,“怎么?你认识他?”

魏薇见她这副要吃人的模样,纵是认识也得说不认识!

她连连摇头,“不认识,但听说过…”

“哦?”积山老祖一脸好奇的看着魏薇,“说说,你都听说了些什么?”

魏薇顿了顿道:“魏甸,十五岁自创了魏氏剑法,二十岁考取武状元,三十岁创立魏氏一族…从此不光在朝堂上有魏氏立足之地,在江湖上更是得礼让魏氏三分…”

积山老祖“呸”的一声,将魏薇打断,“礼让三分?但凡是姓魏的,我积山老祖定将其碎尸万段!”

碎尸万段?这积山老祖跟魏氏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前辈,您…您跟魏氏有仇?”

积山老祖一阵冷笑,魏薇一听这笑声,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你刚才说漏了魏甸的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魏薇想了一会,又说道:“没听说他二十五岁干了何事啊!”

积山老祖闻言激动的说道:“二十五岁他上积山拜师,我爹见他一表人才,天赋异禀,有意招他为婿。谁知在新婚之夜他将青龙剑盗走,从此便再无音讯!

直到五年后,听说他自立门户,于是,我便找上门。

他居然跟我说,他从始至终都在利用我,利用我爹!为的就是骗学积山秘术,以及盗取青龙剑!

我接受不了!凭什么他伤害了别人可以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提起这件事时还一脸风轻云淡,毫无愧疚之意!

自那夜过后,我爹突发急病,没多久便撒手人寰。而我变得性情古怪,不再相信任何人!哪怕侍女端东西给我吃,我都要检查上三四遍!

是他!是他让我变得不再相信任何人!是他让变得丧心病狂!是他让变成今日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他凭什么能在朝堂立足?他凭什么能逍遥自在?他凭什么能得到江湖中人的礼让?

而我积山却一日一日的衰落!凭什么?凭什么?”

魏薇见积山老祖逐渐疯癫,她连忙说道:“前辈,前辈,你冷静点,你冷静点!”

“你说,他该不该死!”

魏薇毫不犹豫的说道:“该死!”

积山老祖瞬间恢复了冷静,“你在讨好我?”

“没有!如果魏甸真如你所说那般不堪,那他百死都难以补偿你!”

积山老祖将魏薇扶了起来,她低声说道:“好丫头,我能信你吗?”

魏薇一怔,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积山老祖。

信任是基于双方都坦诚的情况下,才能称得上一个“信”字。

如果积山老祖知道她姓魏,那还会问这句话吗?

魏薇告诉自己肯定不会!说不定那积山老祖知道后会即刻出掌,将她活活打死!

积山老祖见魏薇默不作声,她轻蔑一笑,“怎么?不说话?”

魏薇说道:“前辈,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积山老祖看了魏薇一眼,“问春宫怎么会把青龙剑给你?”

魏薇面不改色的说道:“原是给我防身用的,本想回到家中,再让小斯送回去,不曾想…”

“防身用?”积山老祖不屑的看着魏薇,“我看防身未知,惹祸上身倒是有可能!”

“不可能啊!她救过我,怎么会?”

“她是谁?”

积山老祖怒目狰狞,魏薇只好实话实说,“余念雪。”

“哈哈哈!臭丫头,你被骗了!你以为别人救了你,她就不会害你了吗?”

“不,不可能!”魏薇根本不相信积山老祖的话,余念雪不仅救了她,还给她饭吃,怎么会想害她呢?

“不可能?那她为什么要给一把惹祸上身的青龙剑给你防身?”

“这…”魏薇一阵迟疑,“当时匆匆忙忙的,可能她拿错了…”

“这句话能说服你自己吗?江湖第一女杀手会拿错剑?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积山老祖这话并不无道理,只是这余念雪也没理由要害自己啊?

一时之间,魏薇也搞不清楚余念雪到底是好是坏了。

“我可以让你离开这里,但是青龙剑你得送回积山去!”

魏薇一听这话,连连点头,“好,我答应!”

积山老祖一个眼神扫向魏薇,“你发誓!”

这积山老祖果然是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魏薇想举起手来,可怎么也举不起,于是她便放弃了。

“我宁沁对天发誓一定会将青龙剑送回积山,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积山老祖将魏薇的手抓起,魏薇疼得哇哇大叫。

“再说一遍!不光是你,还有你的家人都得说上!”

魏薇无奈的摇摇头,这积山老祖比皇帝还要多疑!

“我宁沁对天发誓一定会将青龙剑送回积山,若违此誓,我和我全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积山老祖见魏薇发完誓,悠悠的说道:“你忍着点,我给你接骨!”

魏薇不可思议的看着积山老祖,“前辈,你…”

“十年来,就来了你这么个小丫头,想来也是有缘。但愿你别骗我!”

言罢,积山老祖便将魏薇打晕了过去。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