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劫银(1 / 1)

推荐阅读:

边塞的天刚泛白,军中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的排列成一排。

魏薇一走出军帐便看到士兵们在操练着。

前面几排的士兵都是生面孔,其中一排还有几个女兵,想必是新招来的。

魏薇站在最后一排跟着他们操练着。

徐运良从军帐内急匆匆走出,魏薇见状赶紧低下头,生怕被他认出来。

当魏薇再次抬头时,那徐运良早已骑着马跑远了。

阿思一见魏薇便走过去问道:“昨夜匆忙,还未来得及问你的名字。”

魏薇听着这如此熟悉的声音,脑海里不断浮现阿思的身影。

这声音明明就是阿思!

可是脸却是魏薇的脸,即便声音不像魏薇的声音,旁人看到了活生生的魏薇,也不会去怀疑声音像不像的问题。

这招真狠啊!

“你怎么了?”

魏薇回过神来说道:“我叫宁沁。”

阿思点点头,“你这么小就出来从军,家中父母可知晓?”

魏薇摇摇头,她那双大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阿思,“他们都...都死了。”

阿思脸上虽面无表情,但内心早已翻江倒海。

她看着眼前这年幼又瘦小的姑娘,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边塞的沙尘尤为多,一起风那风沙就不停的吹着。

魏薇和阿思二人连忙跑进军帐内。

军帐内空无一人,阿思疑惑道:“你可曾看到夜墨煊?”

魏薇摇摇头,“不曾。”

“奇怪,他不在军帐内能去哪?”

魏薇突然灵机一动,问道:“昨夜那位公子也没见到他,会不会是他和夜将军都出去了?”

阿思笑道:“不可能,徐运良一早就回京都了。”

魏薇心想着:“京都?这徐运良来去匆匆的,还真令人捉摸不透。”

夜墨煊和柴非走进军帐,他一脸严肃的说道:“魏将军,我们在巡营时发现了一批官银,现需押送官银进京,你看…”

阿思盯着夜墨煊看了好一会才说道:“夜墨煊,你该不会想让我押送官银回京吧?我可是刚刚到边关,怎么?刚歇上一会就想赶我走?”

夜墨煊那冷冽的眼神扫向阿思,“你不去那就我去!”

阿思气急败坏的说道:“你…夜墨煊,你什么意思?”

魏薇上前说道:“我去吧!眼下东翼蠢蠢欲动,那月朦胧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有你们二位留在边关,边关才能安然无虞。”

“那怎么可以?你一个小姑娘押送官银回京太危险了!”阿思说着,又看向夜墨煊,“夜墨煊,你倒说句话啊!”

这批官银凭空而降,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夜墨煊本想让阿思押送,好引出幕后之人。没曾想魏薇自告奋勇,这下可打乱了夜墨煊的计划。

柴非压低声音说道:“将军,要不我…”

夜墨煊手一抬,柴非便没再继续说下去。

阿思见夜墨煊默不作声,她又看向柴非,这小伙子人高马大的,由他押送定没问题。

“就由你去!”

夜墨煊目不转睛的看着阿思,越发觉得她很是奇怪。

若是平时,她早就去了,今日怎么推三阻四的?

还有这声音,听着好像不是她平常的声音,难道去一趟京都回来嗓音的变了?

魏薇见夜墨煊依旧一言不发,她又说道:“要不就我和柴非一起去吧?”

夜墨煊若有所思的看着魏薇,“好!”

阿思不明白明明一个柴非就够了,为何还要让一个小姑娘跟着去,这夜墨煊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柴非从军中挑选出十五位精兵跟着他们一同上路。

魏薇负责在前方探路,这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异常。

不知怎么的,魏薇的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总感觉不踏实。

“天女散花!”

魏薇闻言,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不断飘落下花瓣。

她伸手接过一片花瓣,“是牡丹花瓣…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牡丹花?”

柴非拔出大刀,呵斥道:“是谁在装神弄鬼?滚出来!”

“听好了,我是问春宫白言言,东西留下,人可走!”

这一声女声格外的刺耳。

魏薇环顾四周后也不见这位白言言的身影。

柴非气冲冲的说道:“少在暗处大言不惭,出来!”

铛,一块白绫从柴非的大刀划过,白言言从上空中飞了下来。

魏薇紧盯着白言言,她一身洁白的素衣,那柔顺的秀发上只用一根玉钗盘着,脸上更是无任何粉饰,纵是如此,也丝毫未能掩盖她那俏丽的容颜。

“东西留下,人可走!我想,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柴非厉声道“:大胆,朝廷的东西岂是你能惦记的?”

白言言甩出长布将柴非手中的大刀紧捆住,她一用力,那把大刀便甩了出去。

“连刀都拿不稳的人,也配叫嚣?”

“你…”

柴非气急败坏,他从旁边的士兵拿过刀,将身一跃砍先白言言。

白言言甩着手中的长布,将柴非缠绕住后挂在了树上。

那十五位士兵见状纷纷上前将白言言围住。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白言言便将他们一个个挂在树上。

“就你们这点三脚猫功夫,也敢跟姑奶奶叫嚣?真是不自量力!”

言罢,白言言又甩出长布,准备将那箱子缠绕住,魏薇抽出青龙剑将那白绫砍断。

“青龙剑?”白言言诧异的看着魏薇,她没想到竟是一个小丫头砍断了她引以为傲的白绫。

“说!青龙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白言言突然间凶相毕露。

魏薇紧握手中的青龙剑,双眸紧盯着她看。

“难道?你是魏薇?”

魏薇一听白言言这话,心中一阵颤动,心想:“她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柴非大喊,“她就是我们魏将军,怎么?怕了吧!”

白言言闻言,连连冷笑,“魏薇?来得正好,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白圣姑的厉害!”

魏薇还未做好准备,那几条白绫纷纷向她扫来,混乱之下,魏薇不断挥着剑。

随着越来越多的白绫,魏薇一个人根本招架不住,她将身一跃不断的转动着身体,好不容易从白绫阵中逃出,那白言言又向她打去一掌。

魏薇的身体往后倾斜着,她回头一看身后竟是悬崖,她脚底一打滑,瞬间跌下悬崖。

(大俞皇宫,太极殿)

大巫师替灵芝做完法后,俞彦文连忙上前问道:“大师,她没事吧?”

“皇上,这位娘娘并无大碍。只是醒来后可能有些事情记不得了…”

俞彦文紧皱着眉头,“记不得了?大师,具体是什么事记不得了?”

大巫师看了看灵芝,说道:“她不想说的事情都忘了。”

“笑话!这怎么可能?”

大巫师一见俞彦文发怒,立即跪在地上说道:“皇上,有的时候退一步是为了更好的前进。”

“大巫师,你这是答非所问啊!快起来吧!”

“谢皇上!”

大巫师起身后继续说道:“皇上,方才老巫用药时,这位娘娘嘴里不断的说着…”

俞彦文好奇的问道:“不断的说着什么?”

大巫师抬眼看着俞彦文,他欲言又止,几次想说出口却又活生生的咽了回去。

俞彦文看出了大巫师的疑虑,他朗声道:“大师,你尽管说,不用多虑,不管你说什么朕都恕你无罪!”

有了皇帝这话,大巫师才放心的说道:“皇上,这位娘娘隐隐约约像是在说,说皇上…皇上…皇…”

俞彦文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大巫师,他心想着那灵芝到底说了什么,让这老头结巴成这样?

大巫师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快速的说道:“皇上不是皇上!”

此言一出俞彦文瞳孔放大,大巫师赶紧跪在地上,大喊:“皇上恕罪!”

不到一会的功夫,俞彦文又恢复了冷静,他将大巫师扶了起来。

“大师,快起来,快起来!”

大巫师站都站不稳,他干脆就瘫坐地上,战战兢兢的看着俞彦文。

俞彦文诡异一笑,“大师,受惊了。”

大巫师闻言,立即站起来说道:“老巫该死,老巫该死!”

俞彦文悠悠的说道:“大师,你说,要怎么才能让一个人永远将秘密烂在肚子里呢?”

大巫师不断的转动着眼珠子,他折磨着俞彦文并没有要杀死灵芝的意思。

若是想杀死她,为何还要费劲将她救活呢?

“皇上,老巫以为,忘记了就不会说出口了。”

俞彦文抬手重重的拍了拍大巫师的肩膀,“还是大师懂朕啊!不光要让她忘记,大师还要帮她重塑记忆!”

大巫师张大着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俞彦文,“皇上,老巫,老巫不行…这不行…”

“大师不是宣称苗疆秘术全本倒背如流吗?朕今日就给你这个机会实操!”

大巫师额头上的汗水如雨水般不断的滴落在衣襟上,他时不时瞟向俞彦文,只见俞彦文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又赶紧将眼神收回,看向灵芝。

他战战兢兢的走到床前,从怀里拿出一瓶药开始往灵芝的脑袋上散去。

俞彦文站在一旁观看着,他那冷冽的目光落在灵芝的身上,此刻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