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投军(1 / 1)

推荐阅读:

魏薇站在冠州城楼上看着只有一山之隔的塞外。

如果她没有死,现在的她应该就在那山上骑着马肆意奔跑着。

“阿沁,你在想什么呢?”

魏薇回过头看着赵凌寒,她用手指指着对面,“如果不发生变故,现在的我,一定在对面骑着最快的马。”

“……”赵凌寒痴痴的看着魏薇。

魏薇又连忙说道:“你信吗?”

“我信。”

一阵风轻轻拂过,魏薇的发丝飞到赵凌寒的脸上,那秀丽的头发掺夹着淡淡的清香。

赵凌寒回过神来说道:“阿沁,明天我们就启程回京都。”

“怎么这么快?不多呆几天吗?”

风又继续吹着,那飞荡在空中的一张纸不知从何而飞来,愣是飞到了魏薇的手上。

魏薇仔细的看着那张纸,开口念道:“魏家军广纳贤才,不限男女…”

还未念完,魏薇抬头看着赵凌寒。

赵凌寒看着魏薇两眼放光的模样,低声道:“你想去?”

魏薇毫不犹豫的说道:“想去!”

“那行,我让陈旭安写封信给魏初让他…”

赵凌寒还未说完,魏薇抢着说道:“不麻烦,我自己投军即可!”

“边关虽与冠州离得不远,可毕竟是塞外,你可想清楚了?”

魏薇道:“当然,我一直都很清楚,我就是属于那的。”

这番话明显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就能说出来的话。

赵凌寒也曾怀疑过魏薇,可无论怎么怀疑,他始终都相信眼前这小姑娘并没有什么坏心眼。

“那好,等我爹的病好了,我就去边关找你。”

“赵大人病了?”

魏薇一脸吃惊的看着赵凌寒,他们来冠州时,赵竟还生龙活虎的,怎么几天的功夫就病了呢?这也太奇怪了吧!

赵凌寒道:“昨夜突发急病,我二姐都回去了。”

魏薇暗忖:“赵诗意回赵府了?”

此刻的魏薇有些犹豫不决。

赵诗意回赵府,她本该跟着赵凌寒回去一探究竟。

可现在的“魏薇”即将到边关,也不知她是何等人假扮。

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清楚现在的“魏薇”到底是谁!

魏薇拍了拍赵凌寒的手臂,“那事不宜迟你赶紧回去,替我向赵大人问好,改天我回家乡定带特产登门拜访!”

赵凌寒笑道:“那说好了,我可就等着你家乡的特产!”

魏薇莞尔一笑,“嗯,说好了!”

风再次拂过,赵凌寒向魏薇道别后,便挥鞭策马,他时不时回头看着魏薇。

魏薇不断的向他招手,她不知道经此一别何时才能再见。

少年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魏薇一阵轻叹。

赵氏与魏氏向来不合,若赵凌寒知道宁沁是魏薇,那他该是怎样的反应?他还会如此待自己吗?

一想到这魏薇连连摇头,她并非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

她如果告诉赵凌寒自己是魏薇,赵凌寒也未必会相信。

魏薇慢慢的走下城楼,她牵着一匹白马走出冠州城。

她回头看着冠州,心想:“若翼州也能像冠州这般迅速收复,那该有多好啊!”

魏家军浩浩荡荡的走在前头,蒲今晨在半道上便一直尾随着。

徐运良故意放慢了速度,他见大军已将他落下,这才开口悠悠的说道:“出来吧!”

蒲今晨闻言,翻了一个跟斗便出现在徐运良的眼前,“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真是无趣!”

徐云良挥动着手中的鞭子,“为何要跟着我们?”

蒲今晨笑道:“我是来投军的!”

阿思见徐运良在后面,便骑着马调头跑过来,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蒲今晨一见阿思,立即说道:“魏薇,我们又见面了。”

阿思一怔,心想:“他是谁?小姐认识他吗?”

蒲今晨见阿思沉默不语,又说道:“不是吧!才几日不见就把我忘了?我是那日跟你一起救出赵诗意的那个人啊!”

阿思狐疑的看着蒲今晨,“有点印象,你叫…”

“蒲今晨。”

阿思皱着双眉,故意说道:“是你啊!”

蒲今晨见阿思这模样,以为她在怀疑自己,连忙道:“你又在怀疑我不是俞人?你啊!真多疑!”

阿思顺着蒲今晨的话说道:“你看起来就不像俞人,这莫名其妙的说要投军,真真叫人起疑!回去吧!莫要把别人当傻子耍!”

徐运良道:“你先走,我来解决他!”

阿思闻言,手挽着缰绳,那马儿又迅速的往前跑去。

蒲今晨在阿思的身后喊道:“等等我!”

徐运良挡在蒲今晨的前头,“你脸皮还真厚!都说不收你了,你还跟上来?”

蒲今晨悠悠一笑,“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投军的人?说好的男女不限,怎么到我这就诸多怀疑?而且你们的怀疑根本就是无凭无据!”

徐运良冷冷一笑,他那冷冽的眼神扫向蒲今晨,蒲今晨身躯微微一震。

蒲今晨抽出软剑直指着徐运良,他早就想跟这个百变三郎一决高下了,今日正是一个好时机。

徐运良一眼看穿了蒲今晨的心思,笑道:“我偏不跟你打!”

蒲今晨厉声道:“那可由不得你!”

言罢,将身一跃,坐到徐运良的马上。

徐运良不断的推着蒲今晨,欲把蒲今晨推下去,可那蒲今晨始终稳坐在马背上。

徐运良顿时心生一计,他挥鞭策马,嘴里不断的喊着,“驾,驾,驾。”

正当蒲今晨沾沾自喜以为将徐运良制服了,谁知那徐运良将身飞至上空,而那马儿却不断的往东跑去。

蒲今晨反应过来时,徐运良早已不见踪影。

魏薇抵达边关时,已是黄昏。她看着前方熟悉的士兵,想上前打招呼,可刚迈出一步就想起自己此刻并非他们所认识的“魏薇”,她缓缓收回脚步,一个人站在树下,看着夕阳的余光。

“你在这干嘛?”

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入魏薇的耳中,她转过身一看,是夜墨煊。

昔日最熟悉的人,如今也认不出她就是魏薇。

魏薇恍惚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叫宁沁,是来投军的。”

夜墨煊正打量着她,只见她个头很矮,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脸颊虽是肉嘟嘟的,可那身材却格外的瘦,说好听点是娇小可爱,说难听点就是瘦骨如柴了。

就是这么个一身苗疆服饰,瘦骨如柴的女子说要来投军,夜墨煊一想到连连摇摇头,说道:“就你这身子骨,别说上阵杀敌了,就是让你跑一圈,未必都能跑得动!”

魏薇反驳道:“谁说我跑不动的?我现在就跑给你看!”

说着,正准备跑时,夜墨煊说道:“慢着,我又没让你跑!你是苗疆哪里的?”

魏薇一愣,她完全没想到夜墨煊会问她这个问题,她脑袋飞快的转动着,不一会说道:“雷山县。”

“什么?你也是雷山县的?”

魏薇看着夜墨煊一脸激动,她连连点头,生怕被夜墨煊看出破绽。

夜墨煊在军营数年,第一次见到同族人,一脸幸奋,他嘴角一扬,又问道:“雷山县现在怎么样了?听说又多了几个寨子!”

魏薇并没有去过什么雷山县,她之所以说她是雷山县的,是因为她只知道雷山县在苗疆一带,至于雷山县现在怎么样她也不知道。

她看着夜墨煊那期待的神情,脱口而出道:“好!”

这个“好”字,果然有用。

夜墨煊连连点头,“好,那就好!”

魏薇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夜墨煊没有追问怎么个好法,不然她真的要穿帮了。

“那…那我可以投军吗?”

夜墨煊朗声笑道:“我这可不收女兵。”

魏薇早就猜到夜墨煊会说这话,她将手中的纸递给夜墨煊。

夜墨煊接过后,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又看了魏薇几眼,才将目光移向手中的纸。

“我这可不是魏家军!”

魏薇道:“我不管是哪家军,只要能让我投军,我就去哪!”

夜墨煊紧握着手中的纸,“你为何要投军?”

“为了收复东翼!”

“收复东翼?”这话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说出口,夜墨煊觉得无比可笑!

他与东翼交手多年,都不敢轻易说出这话。

到底是无知无畏啊!

“你一个小姑娘,竟有如此大志,夜某佩服。但,这并不能说服我。”

魏薇与夜墨煊对视着,她顿了顿说道:“我娘生于翼州,死于京都,她希望,葬于翼州。”

短短的一句话,让夜墨煊陷入沉思。

半响,夜墨煊开口说道:“跟我来吧!”

魏薇一言不发的跟在夜墨煊身后,她没想到再次提起她亲娘时竟是为了混进军营之中。

魏薇从未见过自己的亲娘。

据说,在生她时难产死了。

魏薇八岁时知道了此事,还因此自责了好才一段时间。

直到魏初喝醉了酒后,才说出自己的亲娘是自杀而亡。

临死前还不断求着魏初将她送回翼州。

可魏初并没有答应她。

这在魏薇的意料之内,当初她求着魏初给她买冰糖葫芦,魏初都不肯答应,何况是这事。

从那以后魏薇便很发誓,一定要将东翼收回,一定要将娘亲安葬于翼州陵园内。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