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冠州(二)(1 / 1)

推荐阅读:

赵凌寒一见陈旭安,便上前套近乎,得知他还要去魏府道喜,便求着他带上自己。

陈旭安被磨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点头答应。

就这样,魏薇和赵凌寒乔装成陈旭安的随从,跟着他来到魏府。

“进了魏府,你们两个可别到处乱跑,听到了没?”

赵凌寒笑道:“知道啦!知道啦!快走吧!”

魏初并不在魏府,出来接待陈旭安的是魏久夫妇。

魏薇对他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她趁着赵凌寒不注意时,便偷偷的溜出了前厅。

“奇怪,阿思难道没有回府吗?”

魏薇不知不觉中便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她趴在门上,听着里面没有声音,这才推门而进。

她看着房间内一片整洁,而水壶里的水还是热的,不禁喃喃自语,“难道我的房间有人住?会是谁呢?”

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魏薇赶紧躲到床底下。

当魏薇看到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走进来,吓得她赶紧将自己的嘴巴捂住。

“脸还疼吗?”

脸?魏薇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竟是换脸而成!

魏薇那双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徐运良看。

她这才想起徐运良来府上时曾号称百变三郎,他精通各种歪门邪道,想必就是他的杰作了!

一想到这魏薇既难受又难过。

她做梦也没想到死后还要遭受剥皮换脸,魏氏,当真待她如“魏家人”!

“我,我真的要这么做吗?”

徐运良道:“你不这么做,那要怎么报仇?你如果不是魏薇,连赵府的门口你都待不得!若你是魏薇,别说赵府了,就是那皇宫都随你闯!”

“可是,我……会不会……”

“不会!这几日你就别想那么多了,等大人回来再说!”

阿思看着徐运良一脸淡然,她摇摇头,“你说得好生轻巧,死的那个人可是……”

徐运良打断了阿思,“死的那个人是阿思!你控制好你的情绪,那陈旭安还在前厅呢!等大人回来你还要进宫见魏知鸢呢!”

“二小姐?我为什么要进宫去见她?”

徐运良道:“这是大人的命令!”

阿思心如死灰的瘫坐在椅子上,从她换上魏薇的脸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接过了魏薇的使命,她已不在是阿思了。

魏薇看着徐运良走后,本想冲出去质问那女子阿思是怎么死的。可又见那人正在烧自己的东西,只好忍住没跑出去。

少顷,魏薇摸着地板上的机关,轻轻一按,自己便滑了下去。

这个密道是直通后院的,除了她和魏初两人知道,并无其他人知晓。

赵凌寒正四处找着魏薇,一见她从后院走出来,赶紧跑过去说道:“你去哪了?真叫我好找!”

魏薇拉着赵凌寒的手腕,“我们快回去吧!”

魏薇和赵凌寒与陈旭安道别后,走在回赵府的路上。

赵凌寒问道:“你可见到魏薇了?”

魏薇点点头,“见到了。”

赵凌寒看着魏薇的兴致并不高,嬉皮笑脸的说道:“看来这女将军也没传闻中的那么神,瞧把你给失望的!”

魏薇尴尬一笑,“也还好啦!”

“还好?我看你这样子是很不好吧!怎么?被魏薇发现了?”

魏薇摇摇头,“没有,我就躲在远处看着她。她,她很不开心。”

“啊?所以她不开心你就不开心了?”

赵凌寒诧异的看着宁沁(魏薇),从他第一天见到宁沁(魏薇)便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可没想到的是这丫头竟对魏薇这么崇拜。

“不是,就是觉得她很可怜。”

“你这话我赞同,所以有的时候,我觉得我爹对我两个姐姐算是很好了。”

魏薇道:“我听说,世家女子最终都会沦为争权夺势的工具。”

赵凌寒若有所思的看着魏薇,“你是在说魏氏呢?还是在说赵氏?”

“都有。”

赵凌寒微微别过头,“你不是苗疆人,对吧?”

魏薇并不意外赵凌寒质疑她的身份,她也不想骗赵凌寒。

“对。”

赵凌寒没想到魏薇会这么快就承认了,他见魏薇对魏府很是熟悉,便已经起疑了。

此刻,他也不想再追问下去了,有的时候知道得越多,越对自己不利。

“阿沁,我们快回去,今晚赵妈做童子鸡,她做的童子鸡可好吃了!”说着,便拉起魏薇的走,跑向前方。

魏薇一路上都在看着赵凌寒,她想不通赵凌寒为何不继续问下去。

赵府

赵竟方才还是一脸严肃,一见赵凌寒牵着魏薇的手,立即喜上眉梢,“快,宁姑娘快坐下。”

魏薇道:“谢赵大人。”

“叫什么赵大人啊!叫,叫伯父!”

魏薇见赵竟一脸喜悦,她不禁顿感困惑,她讪讪一笑,“伯父。”

“好,好,你们快吃啊!”

赵凌寒见赵竟一脸兴奋,他笑嘻嘻的说道:“我说爹,你至于笑成这样吗?”

赵竟一听这话,脸上又恢复起严肃的模样,“快吃!”

“哦,那么凶干嘛!”

赵凌寒说着,夹了鸡腿放在魏薇的碗上,他低声说道:“赵妈做的鸡可好吃了,你快尝尝看!”

魏薇尴尬的点了点头后便开始埋头苦吃。

赵竟见他们二人吃饱后,正才悠悠的说道:“今日大俞发生了一件大事。”

赵凌寒眉头一皱,“大事?什么大事啊?”

“冠州丢了。”

魏薇一听冠州丢了,双眼瞪得老大,就差脱口而出问为什么了。

“那廖飞花擅自调离夜墨煊,被江一普有机可乘,秦俊霖死守边关,不曾想那江一普老奸巨猾,竟从冠州进攻。那冠州本就依附与边关的骑兵,那些骑兵一走,冠州岌岌可危,这不,冠州就失守了!”

魏薇闻言,紧拧着秀眉,心想:“区区一个廖飞花不足以让夜墨煊离开边关,恐怕背后没这么简单。”

赵凌寒道:“廖飞花与夜墨煊并无交情,何况他一个巡按,没理由巡到边关去吧?很明显就是皇帝让他去的,如今出了事了,自然是拿他说事!”

魏薇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赵竟笑道:“我已经向皇上请命,让你去收复冠州。”

赵凌寒一听赵竟这话连将口中的水吐出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竟,“我?”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