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防身(1 / 1)

推荐阅读:

天一亮,赵凌寒便带着魏薇策马直奔京都。

魏薇手里紧攥着余念雪的那把剑,这一举动倒引起了赵凌寒的注意。

“这是什么剑?”

魏薇脱口而出,“哦,防身的剑。”

赵凌寒抿嘴一笑,“可否给我一看。”

魏薇这才反应过来,她毫不犹豫将手中的剑递给赵凌寒,赵凌寒单看了剑柄便说道:“青龙剑,问春宫的东西,你是问春宫的人?”

“不是,这剑只是给我防身用的。”魏薇如实说着,但又恐赵凌寒多疑,又补充道:“我遇到了一个女侠,是她借给我的。”

赵凌寒又是一笑,“你不必紧张,这剑真正的主人都死去好久了,能得到此剑的人都非等闲之辈。对了,前面就是京都了,你要往京都何处?”

魏薇一脸慌张,忙说道:“我,我就是到京找朋友的,你将我送到城门口就好。”

“朋友?”赵凌寒眉头一皱,“你这身打扮,在京都有朋友?”

“啊?”魏薇被赵凌寒这么一说,立即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衣服,才想起自己现在是苗疆人,不应该说是去找朋友的,应该说自己是巫师,受邀请做法的才对。

赵凌寒看得出魏薇在骗他,但他也没继续追问,他扬鞭策马,很快便到了京都城门口。

魏薇下马后,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赵凌寒道:“不用客气。”

言罢,便挽着缰绳往赵府的方向跑去。

魏薇看着熟悉的人和物,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我终于回来了。”

魏府里里外外都有人把守着,现在魏薇顶着别人的脸,想走正门进去怕是不可能了。她绕道走到后门,不曾想后门把守得比前门还要严。

魏薇又绕了一圈,本想翻墙而入,可刚踩上墙角便摔了下来。

“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弱?”

魏薇不甘心,连着试了好几次才放弃。

她抬头看着墙内的屋子,那里面是她的家啊!现在她有家回不得,有亲认不得,一阵阵心酸油然而生。

“这可怎么办啊?不行,我得另想办法才行!”

魏薇又走回魏府的后门,却见徐运良匆匆忙忙的从后门走了出去。

“徐运良,他来干嘛?”

魏薇见徐运良鬼鬼祟祟的,便偷偷的跟在他身后。

那徐运良走到一家玉器店,魏薇先是探头一看,又赶紧躲了起来。徐运良在里面逛一圈后又走了出来,魏薇赶紧跟上去。

奇怪的是这徐运良不断的往胡同里乱串着,当魏薇意识到不对劲时,她已被徐运良绕进胡同里面了。

“臭丫头,你跟着我干嘛?说,是谁指使你的?”

面对徐运良的质疑,魏薇不断的往后退着,企图想逃跑,徐运良将身飞过,挡在魏薇的眼前,他瞟了一眼魏薇手中的剑,“青龙剑?你是问春宫的人?”

“我……”还未等魏薇说完,徐运良便上手准备想抢青龙剑,魏薇一个转身,拨出青龙剑,剑指徐运良,“你别过来,再过来休怪我无情!”

徐运良闻言仰头大笑,“小妹妹,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不适合啊?”说完,他一步一步靠近魏薇,魏薇将手中的剑一挥,许是力度不够,徐运良两指间夹住青龙剑,用力一扯,魏薇竟上前走了几步。

魏薇一直以为自己的武功还在,没想到容貌变了,武功也倒退了。面对徐运良的步步紧闭,魏薇用力将剑抽回后,撒腿将往前跑。

徐运良不费吹灰之力便追上了魏薇,“小妹妹,你这是要跑到哪里去呀?”

魏薇紧握着青龙剑,她想着若徐运良再靠近她一步,便跟他拼了。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徐运良闻言,转身一看,“哟,赵公子,怎么?买完玉了?”

赵凌寒笑道:“看来徐公子对我的一举一动很是了解嘛!”

徐运良双眸看了赵凌寒一眼,又扭头看向魏薇,“该不会你们两是一伙的吧?好啊你,竟敢勾结问春宫的人!”

“问春宫又是什么地方?我又从何而勾结?徐公子,这光天化日之下你欺负民女,还企图诬陷本国舅,走,去魏大人那里说清楚!”

徐运良一听这话,既生气又无奈,他纵身一跃飞向高空,魏薇抬头一看,他走已溜走。

魏薇道:“你怎么在这里?”

“在玉器店看到你跟着徐运良,我便跟过来了。”

“可你不是回赵府了吗?我明明看到你往赵府的方向跑去的,难道你……”

赵凌寒笑道:“你别误会,我快到府上时才想起,我爹那块灰玉被我拿走了,我得找一块一模一样的还回去。还好我没有着急走,不然还救不了你了!那徐运良可不是好惹的,以后离他远点!”

魏薇点点头,说道:“谢谢你啊!”

“不用跟我客气,那你现在还要去哪里?我送你去吧!”

“我也不知道。”

魏府她都回不去,更不用说军营了。

如果能找到阿思,说不定她还能进魏府,可是方才她在魏府溜达时,并没有看到阿思,难不成阿思她没有回魏府?

赵凌寒见魏薇发着呆,他伸手在魏薇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你?要不你先跟我回赵府吧!”

“赵府?”

魏薇暗忖着:“也好,进了赵府就能见到赵诗意了,我倒要看看那赵诗意到底还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这赵凌寒几番相助,看上去并不像坏人…”

赵凌寒见魏薇又是一阵沉默,便猜到她肯定在怀疑自己,“怎么?又在怀疑我动机不纯?行吧,我就是为了你这把剑,总可以了吧?”

说着,便将魏薇手中的剑夺过。

魏薇见赵凌寒已走在前头,连声大喊,“等等我,等等我!”

赵凌寒放慢脚步,“你终于不发呆了!”

“很少有人对一个陌生人那么好,我总得考虑考虑。”

赵凌寒的眼神停留在魏薇的身上,“我想,任何一个人见到一位软弱的姑娘必定会出手相救的。”

魏薇看了赵凌寒一眼,淡淡的说道:“那可不一定,至少徐运良不会。”

wap.

最新小说: 残爱妾妃 假太监:太子竟是女儿身 钢铁先驱 宫心计:且拭天下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重生之帝女谋 汉末第一兵法家 帝后策:金牌医女 家父朱重八 深宫斗红颜